越鞠

笠利 地下城战斗篇

利威尔已经把第一位格斗者打败,前宪兵团的队长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赢得了利威尔刁钻的格斗技巧,眼看争取的时间差不都的时候,利威尔连续袭击对方的小腹和小腿前部,在一拳砸向对方太阳穴……就这样,利威尔第一场的格斗胜利。开始第二场时,走出来的家伙简直乖乖,高达2米的壮汉,堪比小型巨人一般。

“嗬,真像某个该被削后颈的家伙!”

我在通风道里面爬了将近5分钟的时候才找到那间房间的通风窗,这个位置可以非常好的听到和看到房间里面的一切。多亏了这身厚重华丽的礼服,让我再通风道爬动也不至于引起房间人的注意。

交易开始了,除了大笔钱财的交易,还有就是一个黑色小箱子里面的暗黑色药剂,窸窸窣窣的对话完全传入我的耳朵,这就是他们的交易记录,暗黑色的药剂就王宫失踪的艾伦家地下室的药剂,通过更精密的研制,已经可以用在人身上,增强战斗力,还可以增加人体体格,但不至于巨人化……所有一切秘密完成后,他们开始销毁证据,所有罪恶消弭于这场格斗之战。

时间只剩最后5分钟,我如果从与原路返回再到那扇门的话,时间绝对来不及,于是我把裙子多余部分垫在通风处,双拳握紧使出浑身解数往下一砸,格子窗松动并掉落,啪的一声落地,我瞬间从窗洞钻出,如离弦的箭一般,快得令人无法看清,我做这些事情,从来就不会犹豫什么,我的目的就是要把证据拿在手里,以至于忘了原本的危险性。我想利威尔给我服下的那颗药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就像现在,我面对的不是那几个谈交易的家伙,显然这里没有罗伯弗曼这位主谋。但是除了交易的那几个家伙,还有一圈黑漆漆的枪口对着我,看起来至少20人以上吧,我怎么这么疏忽呢?自己咧嘴自嘲的笑了笑,还有就是这几位交易的大家伙,眼里没有刚才的慌张,反而是一幅知我于死地的狠戾,露出的笑容就如狮子看着路边的小野猫一般,充满鄙视与不屑。

药效还有3分钟。

“看来哪里的臭水沟跑来了一直可怜的小猫咪!哟,真是美丽啊,可是……”说话之人微微上抬下巴,眼里无不是狠气和暴怒,可是被隐藏的完美,表面看起来好以为他是在邀请美女共舞的绅士,接下来的话语,便是本性,“可是,来到了不该来的地方,不能好好疼你啊。可是呢,来到这里的小猫咪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哦,来,给这只小猫咪来点自产的红酒,要多开些洞,不然不够喝的!哈哈哈……哈哈哈……”他把手放在脸上,指缝间的眼空了洞,红了眼,尖利的牙齿如要撕碎猎物一般,很是阴森,周围几个恶心的家伙也同他一起笑起来,发出的声音简直如恶魔的声音还要难听,尖锐又刺耳。20多个枪口离我越来越近。时间还有2分钟。

“看来走之前还有个余兴节目,真是太好了!伯爵!”

“哈哈哈……哈哈哈……”回答的声音唯有恶心的笑声。

“看来游戏到此结束了呢!”我轻声低语。“到底谁是狮子,谁是恶心的老鼠,我来给你看看!”

此时身体里涌出的不是悲伤恐惧,不是绝望无助,不是等待被杀的厄运,而是自己化身为修罗,铲除多余的老鼠而已。

面对离我越来越近的枪口,我立起身子,深呼吸一口气,啧,空气也这么臭!捏紧拳头,准备酣畅淋漓的打一场,那几个家伙真被往门走去,我怎么会让你们就这么离开呢!还的请你们好好看看我为你们酿造的红酒呢?红得如雪,原本就是血!开枪之前必有子弹上膛,就在那清脆的声音整齐的传来之时,我一跃起身,全盘抓住桌子上的刀叉,不多不少刚好10支,两脚登上主题往上跳跃,身轻如燕,因为我如凭空消失一般,某些眼力不好的家伙已然开枪,消灭了8只老鼠,为我省去不少力气。从房梁跃下之时,左右手分别夹住5支刀和叉,毫不偏离的射向10只老鼠额头,随后还剩下5只么?给我活动下身体还是不错的。双手拿出靴子里的匕首,反手拿刀,跑向愣在刚才情景里面的剩下5只,喉咙里完全没有发声的能力,举起枪颤抖这首向我开枪,当然,在它们扣动扳机之前,我已经在它们身边,顺便脖子上多出一条的口子。

时间还剩下一分30秒。

我从黑暗里出来,向着正往门那边走得大老鼠说道:“红酒已经开好了,怎么?不留下来品尝一点。”

他们在我战斗之时毫不知情,房间太大也有坏处。而我的声音倒是传去了他们的耳朵。转身之后的事情,不用说,除了震惊就是惊恐了。

“你……你你你……简直就是恶魔!”

“啊,我只是让你们看清到底谁才是老鼠呢?”

妄想袭击我的家伙,被我一个不漏,悉数干掉,怎么也想不到刚才对我嗤之以鼻的家伙现在正在求饶的样子,依靠别人的力量,再怎么嚣张都是长久不了的,一刀落下,避开飞溅的恶心的血,打开门提着证据往利威尔所在的会场跑去。

时间剩下最后30秒。

我迅速挤入人流,利威尔现在正在与第三位挑战者格斗,他除了各自有2米之外,还很强壮,身体也很迅捷,可以瞬间模仿利威尔的招式……着个确实是个难办的家伙。可是利威尔的招数从来就不是有规律的,后来我才知利威尔能撑到现在的秘密 。

当两者对峙的时候,我走到利威尔视线范围之类,向他示意我这边已经完场任务,利威尔当然也看到我了,啧了下嘴,唇语里我知道他是在嫌弃我慢死了。

利威尔接下来的战斗令对手完全跟不上节奏,我仿佛看到了利威尔审判庭里利威尔飞踢艾伦的一幕,对方在怎么高大都是无法面对利威尔的,因为利威尔跟我一样,表现出完全不属于我们人类可以发挥出来的能力,以至于现场的人全部都安静下来,直到利威尔把对方打趴下,再也起不来。这就是那种药剂的作用。到底是什么呢?难道就是巨人药剂改良版么?对方看起来也使用了这种药剂的家伙,只是试验品么?

韩吉又到哪里研制出来的呢?还是,我与利威尔喝下的全部都是利威尔从罗杰丽娜那里拿的?利威尔,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

利威尔从容不迫的解决掉最后一位挑战者,顿时全场人声鼎沸,呼喊着曾经的王者之名。

“利威尔!利威尔!……”

可是利威尔并不对这些事情上心,只是径直下台,从人群中让出的小道走出会场,期间我紧跟着他的脚步,在秘密会议室的事情还没有败露之前,我们必须先离开,否则,就没有机会离开了。这个会场是竞技场,同样可以是屠杀场。

果然就在我们快要出大门的瞬间,被一群昨天跟踪的家伙突然堵截,其中一个首先发话,

“利威尔,三笠.阿克曼,给我站住,把手里的东西放下!”

“嗬?”利威尔冷的凌厉的眼睛瞪回去,即使对方再怎么嚣张,也还是后退几步。“猪猡在嫌弃自己的命太长?”

“利威尔,尽管你很厉害,可是,旁边这位药效已经过了,不能再想魔鬼一样为所欲为了,看我们给你带了一份礼物!”

“嗯?利威尔!??”对方把蒙着黑布的女人拖出来,看来已经受过很多苦头了,身体不断渗血,很是凄惨。

“放开她!你们……”利威尔正欲上去与对方争抢,殊不知当掀开黑布的那一刻,露出的是罗杰丽娜的脸,一张几近被毁容的脸。

我急忙拉住利威尔,因为对方已经把刀架在罗杰丽娜的脖子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利威尔丢开手里的匕首,命令我把箱子放下,我虽然有些犹豫,但也照利威尔的做了。

对方来人提走箱子,还不时放出令人不爽的话语:“哼,早点识相该有多好,利威尔,只要你肯束手就擒,并听命于老板,你还是有一条生路可走。”

“……猪猡,你的算盘打得有点过了。”

“利威尔,别管我,我已经知道自己会有今天……”罗杰丽娜再次被无情的划了一刀。但我也注意到她对利威尔说得唇语“计划不变。”

突然对方来人想绑住利威尔,我头脑一热,三两步跑去踢飞那些想要触碰利威尔的家伙,却不料……

“三笠,任性过头了!”利威尔抬腿不太用劲的踢我倒地,还有就是罗杰丽娜再次被化,我的这一作为得不偿失。

我们被押着走进会场,这里的人们已经被他们强行赶出去,只留下我们几个人。

罗杰丽娜与利威尔一直眼神交流,虽然很难,但是我多少还是猜的出来一些,比如这个会场早就被罗杰丽娜安装好了很多烈性炸药之类。

【血之绊】

事情的发展远远超过我的想象,被带入会场的我们直接被黑漆漆的枪口围住,他们的目的依然是利威尔,但是更多的可能是随时杀掉我们的准备。

“利威尔,怎么好美考虑好,到底要不要跟着那位先生!他可是指明要你。你可别不知好歹!”

“好歹?我从来都不知好歹,我只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

“那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对方那些家伙用武器对着我和罗杰丽娜,完全没有对利威尔有商量的余地。

“交易?”

“只要你答应,我们就可以放了她们。”

“放了她们?”

“只要你喝下这个药,就可以!”

“……”利威尔接过那瓶淡粉色的液体,不言一语。

“利威尔,别喝。”

“利威尔,别……”

我和罗杰丽娜都没有雨说完,就被生硬的拳头砸向腹部。我稍微还可以忍,但是罗杰丽娜已经如此虚弱……

“说过你可以随便对他们动手么?”

“嗯……难道你还有胜算么?利威尔。”

“嗬,我倒是很喜欢干没有胜算的事情。”

利威尔里那个人越来越近,一个响指,我知道该我们反击了。利威尔2下便卸掉对方的武器,并把那瓶红色的液体倒进那个人的嘴里。

“啊?……利威尔,你?……恩恩……”一声应地。

余下的人看着为首的家伙倒地,却没有一点惊讶,看来这些家伙都是训练有素的杀手。利威尔转身拿出两把从那人身上顺来的匕首快很准的射向我旁边两个正准备开枪的家伙,所有事情发生的实在是太快,还没有等架着我的家伙出声命令开枪,旁边已经倒下2人,我索性跟随利威尔的指示,踩脚,后踢,锁喉再过肩摔,架着我的人就瘫倒在地,无法动弹。对于对付这些并没有使用巨人药剂的普通人来说,就算我饿药效已经过了,那也可以轻松撂倒他们这些安于享乐的猪猡。利威尔完全打开战斗模式,我赶紧救下罗杰丽娜,利威尔那般惨叫的声音不绝于耳,我这边按照罗杰丽娜的指示把炸药的机关设置好,并把开启炸药的开关握在手里。正当我准备去帮利威尔时,罗杰丽娜突然拉着我。

”三笠,你是三笠吧。利威尔最多还可以打20秒,剩下的就需要你带着他回到地上了。把开关给我。“

”还有20秒时什么意思?“

”利威尔的药效!“

”利威尔就算没有药效也可以战斗。“

”看来利威尔没有告诉你实话。“

“实话?”

“其实等药效一过,利威尔……就会,全身无力,动弹不得。看到那个喝下淡红色药剂的那个家伙了吗?他已经欲火焚身,自制不已。如果利威尔落入他们手里,你觉得……咳咳咳……啊……”罗杰丽娜突然吐出一大口血,并且不断咳嗽。

“啊?”

“机关……给我……利威尔……离开……快……咳咳咳……”

担心罗杰丽娜之余,我回头看利威尔的情况,根本没有受什么影响,可是想到罗杰丽娜的话,我还是决定听她的。把开关给罗杰丽娜,马上跑去利威尔那里,与他一起对付余下的难缠的家伙。越打越奇怪,这些杀手的战斗力远在我和利威尔之下,但是如果不是致命一击,他们又会顽强的爬起来,就像是没事一般,可是就算是被揍得起不来的时候,四肢,头颅,甚至真个身体,就像体现木偶一般,一次又一次的起来,感觉就象是在跟木偶打架一般,怎么也伤不了幕后的操控着。接着微弱的星光,那几个猪猡木讷的眼神,如机械般的身体,看起来完全就是黑夜里的鬼魅。上不了他们的这点,看起来就像我们只是在跟一群影子在做斗争一样,难道这个也是巨人药剂研制的结果?

“啧?真是杀不死的猪猡么?”

利威尔几经战斗也没有杀掉他们,就算是刺中要害,但是伤口流出血后有马上愈合,愈合能力比艾伦的巨人之力还要快。他们嘴角的上扬,就是在嘲笑我们无法战胜他们一般。

利威尔却偏偏不信这个异常的事实,举起匕首,手起刀落,生生刺入一个人的脑袋……终于倒下了……嗯,不对,……怎么还会移动……

“3、2、1!”利威尔手里的匕首滑落,整个身体完全不停使唤的瘫软下去,只露出依然冷得可怕的眼神。

“利威尔?!!”看来罗杰丽娜说得没错,利威尔的极限,到了。

我迅速弯下身抱起无力的利威尔,整个身体真的是软得没有任何力气,我不敢想象这样的利威尔落入对方手里会遭到怎样的对待。这一群“杀不死”的怪物如提线木偶一般一步一步向我们靠近,形成一股包围之势,他们还渗血的脸和身体在暗黑的灯光下显得冷彻透底,狰狞的面目看起来更像某种暗黑肮脏的生物,专门吸食人的血液,到底是怎样的实验会把活生生的人变成这个样子,想到这里,我不禁把利威尔更加搂紧在怀里,利威尔除了眼神的凌厉,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不管回事怎样的结果,我都要试一下,总比死在这个肮脏潮湿充满邪恶的地方来得好。我拾起身边的匕首,从他们围过来的缝隙之间射出,准确无误的刺到刚才被利威尔强行喂下粉红色液体药物的那个人手臂,现在的他还浸没罗杰丽娜所说的某种【情欲】之中,没有躲过,臂膀流出鲜红的血,顿时一股腥甜的气味充斥着整个空间,我才发觉他的血液的气味跟我们不一样,相比之下,这群“木偶”身体流出的血液显得恶臭无比。“木偶们”的注意力完全被那股腥甜吸引过去,我和利威尔有了离开的机会。虽然现在利威尔的心里绝对不好受,竟然会落得要我来保护的境地,可我不会这样想,保护利威尔是我一直以来的奋斗目标,所以,今天就算是命悬一线也要保护我怀里的人儿。

被此中手臂的家伙,眼神里面明显露出惊恐,眼看自己的同伙变身恶魔要吃掉自己,吸干他的血。抱着利威尔跑到罗杰丽娜身边的我已无暇顾及被我刺中之人的安危,罗杰丽娜说完状况可以说是糟糕透顶,利威尔看着罗杰丽娜的眼神少了几分冷彻,多了几分不忍与愧疚,罗杰丽娜一定是因为为我们提供药物而被抓起来的。在我开开说话之前,另一边传来的惨叫拉回我的视线,苍白尖利的手指刺入他的身体,余下的木偶们疯狂的吸食他的鲜血,吞噬他的血肉,木偶们发出的笑声刺耳无比,此时他们就像正在享受一番美食的盛宴……不一会儿,那人就只剩下渗血的苍骨,不堪入目,我在木偶们刺入那人身体的时候捂住利威尔的眼睛,这幅恶心残忍的画面还是不要让他看到的好,噩梦缠身的结果,我不想再加载在利威尔的身上,就算之后我会挨很多的踢!

我忽略的事情就是,我捂住了利威尔的眼睛,却挡不住传入耳朵的惊恐尖叫,还有血腥的气味。这让利威尔切身再次体会到出墙战斗的同伴们被巨人残忍食掉的场景,利威尔的眉痛苦的皱起来,忍不住的恶心,胃里面不断翻滚,就算利威尔如此的洁癖,还是强行忍不住地吐了,把所有的东西悉数我一边听罗杰丽娜的说的话,一般帮利威尔拍背顺气。

“利威尔,吐了也不会有力气的,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离开这里,资料和药品什么的就别带出去,那本身就是一个禁忌,见不得光。罗伯弗曼不见得把这么重要的资料和药品真的拿到这里来交易。”罗杰丽娜说完再看着我的眼睛说道:“三笠,尽快带着利威尔离开这里!”

“那你呢?”

“我已经出不去了!留下我把这一切带走吧!”

“嗯……!”把喘着粗气的利威尔再次按入怀里,对的,是按入坏里,我这充满保护性的动作可是引起利威尔极大的不满,事后我才反应过来我这么强硬的抱他。正准备起身离开,可是走了2步的我感觉被拉住,转身一看才发觉利威尔不知何时紧紧抓住罗杰丽娜的蕾丝裙摆。

“别……自顾自……的……的……做这样……这样……的决定!混蛋。”利威尔几乎用完所有的力气来说出这句话,但是言语之间的威慑力可不容小觑。

“利威尔,呵呵……咳咳咳……我……不都是……一直这么任性么?”罗杰丽娜举起炸弹的引信,按下开关,大门乃至那群木偶的周围发出强烈的爆炸声,隔断了他们向我和利威尔这边袭来,我把利威尔护在身下,捂住他的耳朵,而后转身看见几个“木偶”在烈火的灼烧之下慢慢倒下,大门因为爆炸的缘故已经完全变形,此时门外猛敲的声音看来是门阻挡了要进来的对手,罗杰丽娜对事情的遇见远远超过我和利威尔的行动速度,我们以及对方的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很难想象她是怎样建立起来的这样的信息网络。

“三笠,别磨……蹭了,快带……着利威尔离开这里,要不然就再也走不了了。”

“可是……你呢?”

“哼,我这个样子也走不出去,只要他没事,我的愿望就算实现了。拜托你,好好爱他!”

“……谢谢你为我们做的这些,但我也只能说谢谢了。利威尔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忘记的!”

罗杰丽娜从她的裙子下面把事先缝在上面的一张地图交给我,并一再嘱咐我按照上面的路线走。我向他点点头,起身抱起利威尔向他深深鞠了一躬,转身走向我刚才消灭那些猪猡的房间,可是利威尔死死的抓住罗杰丽娜的裙摆不肯放开,我那时有些为难,但是罗杰丽娜的坚决的把自己的裙摆使劲拉回去,利威尔的手里只剩下裙摆的一角……

利威尔收回抓住裙摆的手,把头埋在我的怀里,我看不见那时利威尔的神情……进入那房间,房间里依然充斥着浓烈的血腥,我在这间房子的所作所为历历在目,因为房间的黑暗,利威尔没有看到倒下的尸体是怎样的扭曲……根据地图的显示,我打开最左边的柱体后一扇暗门,那里直接通往地下街“贵族们”的专用通水道,当然另外一边也是通水道,但那时恶臭无比的水沟而已。房间外的爆炸声一阵接一阵,不乏充斥着愤怒的腔调,看来大门外的帮手已经进入这个大会场,必须在罗杰丽娜给予的时间之内从这里出去,要不然房子的倒塌只是瞬间的问题。可是外层门后面还有一道厚厚的木板暗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我不得不使出我的回旋踢,背靠在 墙边的利威尔看着我所做的一切没有反应,只是静静的看着,好像正在认真思考我们此时的遭遇一般。根据罗杰丽娜所说,下面一颗炸弹便是炸毁这里所有的大柱子,那个时候房子一定会因为承受不住压力而倒塌的。于是我这边踢门的速度是如此的紧迫……事情的发展总是超乎我们的预料,在我刚好踢开门之后,我和利威尔所在的房间被一群人破门而入,随即一片狂乱的枪声袭来,如雨点一般。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扑向利威尔,把他护在我的身下,以免遭受子弹的洗礼……我抱着利威尔在身边的大柱子面躲藏,可是子弹的声音越来越近,那些人也里我们越来越近,我踢开的那扇门旁边已经被子弹破坏得看不出原形……我看向利威尔神情也有一些波动,似乎是很气愤现在的自己无能为力……我向着那扇暗门慢慢靠近准备以自己来当肉盾,把利威尔送入那道门之后,就算我死去,也必须把利威尔送出……在我起身准备起跳的那一刻,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袭来,我身边的乃至整个房间的大柱子全部裂开,爆炸,巨大的冲击波把我和利威尔送入那道门,我拼命转身用我的侧身先入,把利威尔死死抱在怀里,舍不得松开一分……房子在瞬间倒塌,我和利威尔随着冲击直接落入通水道,顺着水流飘向终点……

在强有力的水流下我们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在冰冷的管道,因为水流太快,我不敢睁开眼睛,途中我以及利威尔都被管壁碰了好几次,幸好管道内还算光滑。落入水道之前我努力的呼吸也大口气,可不知利威尔那时候有没有做好准备,于是我好不容易找到我怀里的利威尔的唇,把嘴里现有的空气渡给他,在管道漂流的时间似乎有点长,我渐渐觉得身体有些乏力……

直到我醒来,我发觉自己已经在管道外面的地下河流处,我平躺在干燥的石板上面,头晕乎乎的,睁开眼睛,看见的事物还是有些模糊,我条件反射性的寻找利威尔的踪影,急急忙忙的挣扎着起来,耳边却传来利威尔熟悉有有些不耐烦的声音。

“啧……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死掉了呢。”

“啊……利威尔,你在真是太好了,我……咳咳……”

“激动什么?现在还是想办法出去吧。那边有可以爬上去的阶梯。”

“利威尔醒来已经很久了么?”

“啊,倒是你睡了一会儿。嘁,小鬼,真是麻烦死了。”

“身体已经恢复力气了么?”

“还没有完全恢复,现在身体依然软的要命,”

“没事,我醒来了,我背你出去……嗯……抱也可以……”

“嗯,醒了就赶快出去,那些猪猡说不定会找上来。”

“好,利威尔!”我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衣服还是湿漉漉的贴在身上,这使得我去抱利威尔的时候有些犹豫。

“利威尔,我的衣服有点……嗯……”

“啧,快点,现在还管得了那么多么?”

“嗯,是的呢!”

此时的利威尔果然还是一点力气没有,整个身体软绵绵的,摸着好舒服。

“啧,你脸红个什么?”

“啊,没什么!”

利威尔可以随时窥探我的心思,但是我却不太看得透利威尔的想法,这也许是我们的人生阅历不同吧,比起利威尔,我还是欠缺甚多。利威尔“乖乖”趴在我的背上,我单手接着扶手一步一步往上面爬,不知上面到底是哪里,还是在地下街么?

直到顶端,我把耳朵贴上去仔细听,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人走动的动静,于是我慢慢打开顶盖,这里是……?罗杰丽娜宾馆的后花园?


评论
热度(2)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