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回忆之城,更新20170112

艾伦拿上往自己的手上咬去,变出两只长臂出现在对方面前,开始疯狂的攻击,果然如利威尔所料,效果不错,对方也是大吃一惊,想不到利威尔会来这招,利威尔跳上艾伦的手,这可比立体机动好用多了,艾伦的巨手当下许多毒箭,中箭的地方冒出许多蒸汽。可是利威尔和艾伦光顾着前面的战斗,但是忘了后面还有袭击,眼看艾伦后面射来许多弓箭,利威尔开启立体机动飞到艾伦后面,把艾伦踢到一边,拿出刀当下弓箭,可是艾伦的有小腿中箭,艾伦整个人往后倒,大腿流出黑色的血,利威尔举起刀,在毒在体内流之前,从膝盖之上一刀砍去,被砍掉小腿没有发生腐烂。的但是不幸的是自己的左大腿和右肩中箭了,顿时觉得中箭的地方传来剧痛,头脑也开始发晕,整个人身体就像被抽干力气一样,无力的往后倒去......

“兵长!”艾伦看到倒下的利威尔,顿时艾伦从剧痛之中醒来,心里充满的是愤怒。艾伦抱起利威尔跳到一颗大树后面,他把利威尔左腿和右肩的箭取出,用匕首剜去腐肉,用嘴吸出毒血,可是利威尔的脸色依然白得吓人,艾伦忽然看见自己被削下的腿还没有开始腐烂,只是中箭的部分变黑了。看来自己的巨人身体有一定的抗毒作用,于是艾伦狠心咬下自己的手吸出一大口血直接喂到利威尔的嘴里,可是利威尔接受不了这么血腥味太重的东西,呛咳着吐出一大半。

后来的战斗艾伦已经记得不清楚了,只是抱着利威尔出去的时候,倒下的尸体遍布林子,但是唯独那个内贼的身影不见了,又是去叫帮手么,看来得 马上回到兵团才可以。

艾伦出林子用口哨引来兵长的马,艾伦抱起利威尔策马回城,艾伦已经不知道该走哪条路,只有相信兵长的马可以带着他们回到调查兵团。

这个事件是由利威尔和艾伦一起讲完的,我听完后很后悔没有跟着利威尔一起,有种失落无无力充满身体,利威尔,我真是的不能不小心,要不然,你哪天不知不觉离开我都不知道。

“报告,埃尔文团长,驻扎兵团说找打了失踪士兵的尸体,总共有5具。”

“看来我们兵团里面还有一只臭虫啊!”

“啊”韩吉表现出非常兴奋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稚萸之歌回到那个世界,同样也带走了这个世界人类的记忆,包括利威尔,总是想不起还有一只会唱歌但是也是很烦人的小鸟。

我们现在正在与一个蓄谋已久的阴谋周旋,调查兵团兵团获得的情报虽然很多,但是无从辨别它的真假。如果就按照当前的情报走,我们会赢也会输的很惨。

那年,我再次陷入选择的困境,最爱的人和最亲的人,选择一边就会失去另一边,心脏总是不能够完整,在一个下雪的特殊日子。

我们收到埃尔文在王都会议中得到的情报,莱卡夫曼大部分组织在地下街的某地下格斗场,那里除了违法的格斗之外,还是莱卡夫曼消化手里黑钱的地方。利威尔曾是地下街的混混的头子,于是调查地下街格斗场的内幕落在利威尔的头上。跟着去的还有我,阿尔敏被埃尔文留在地上和韩吉处理计划的事情,我们从一个由无数阶梯组成的路口下去,越往下走,光线越暗,直到真正的来到地下街的地面,这里常年的潮湿混合着发霉的气味,我们穿着平常的衣服 ,没有穿调查兵团的衣服,利威尔白色衬衣,黑色马甲,黑外外套与长裤,在加一件棕黑色的披风,在冬天的地下街,竟然没有地上那么冷。路上的行人以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从上面下来的我们,利威尔已经在地面生活10多年,来到地下,有谁会想起他就是曾经地下街的翘楚,再者利威尔说避免引起麻烦,我和他还是戴上了帽兜。

总有好事之人来与我们纠缠,最初利威尔不愿理他们,但是我们下来的消息竟然马上就传遍地下街,惹来一个混混的帮派。我还有些感叹地下街的消息传得比地上还快。

“哟,这是谁呢?来地下街逛逛啊,还是来抢地盘的啊?”说话之人浑身泛着痞子气,嘴里叼了根烟,以居高临下的样子看着利威尔。

“滚!猪猡。”

“哟,别以为把脸藏在里面,大爷我就怕了你!”说话的人抬起手想掀开利威尔的帽兜。在利威尔准备踢他之前,我走上前,拍掉他的手,往他的肚子上踢去,他以一个很奇怪的姿态在地上滚,就像是想拉肚子一样捂着肚子。我想他一定是想大喊,引来更多人围观,于是再次走上前把他的头踩在脚下碾压,警告他说:“混蛋,你敢喊一声试试!”

“嗯?!!不敢!放开我。”

我望向利威尔,利威尔皱了一下眉头,没有理我。看来还得自己拿主意,就这样放开他,未必能赌上他的嘴,于是往他的脖子上补上一脚,暂时让他说不了话,在这里杀了他只会引来麻烦而已。

我和利威尔又走了一段路后,利威尔终于肯理我了。

“为什么要出手,是小瞧我么?”

“啊,不是啊.......”原来是因为这件事啊,“我不想那个混蛋用脏手碰你而已!”

“嗬。”

利威尔找到他以前常用的联系网络,拿到进入地下拳击场的门票,2张。后来我再跟着他来到一处房子,他说这是他以前住的地方。因为他不在地下街十几年,这处房子已经有了新的主人。我没有看到利威尔脸上有任何怀旧的样子,但是我苛刻猜出利威尔此时的心里一定不是平静的,毕竟这里还是承载了利威尔十几年的回忆,还有那位与利威尔成为兄弟的法兰,和那位不断喊着大哥大哥的小姑娘伊莎贝拉的回忆。我很少听利威尔说起这两位故人,但是我可以感受到这两个人在利威尔心里的分量。不然利威尔不可能绕一大圈来看看这个早已不是他的房子的地方,利威尔还买了一束花,说要去看一个人,那个人虽然没有陪她多久,但是给予他生命的人。库谢尔,利威尔的亲生母亲。那是一个看不出是个墓地的地方,但是这里可以看见地上的阳光,利威尔把库谢尔埋葬在这里,希望她可以与阳光相伴,我依然看不出利威尔的表情有何变化,但是我却隐隐感觉壁外的某处地方,我听说过深爱着利威尔母亲的家伙,不知道我的记忆出现问题了,还是这只是我的一个梦而已。

“母亲喜欢小鸟,我,法兰,伊莎贝拉以前也经常在这里放走那些不小心迷路的鸟儿。”

“利威尔?”他终于跟我说话了,而且声音这样的柔和,这样的好听。

“怎么了,我说话有那么可怕么?”

“啊……哈哈哈……不是的,利威尔你得声音太好听了。我也要对伯母说一些话呢!”

“啊?”

“伯母,我一定会用一生来陪伴着利威尔的,就算献上我的心脏。”

“啧……你疯了吗!”

“没有,我只是把心里话说给伯母听而已。”

“啧……狂妄的小鬼!”

我跟着利威尔来到一处看起来比较干净的房子里,原来这里是宾馆啊。

“不好意思啊,利威尔,我还剩一间房咯。你就跟这位小哥挤挤呗。”

我这次下来是扮的男装,看来这些人还没有认出我的身份来。

“啧,好吧!”利威尔拿了钥匙往楼上走,我就跟在他的后面,心里有些窃喜,啊,跟利威尔睡在一个房间的机会啊,太难得了。想到这里,我却依然没有不好意思,反而觉得很兴奋。我自己都觉得我脸皮真厚。

进门后,看见这个房间挺大的,除了一张很大的床以外,还有沙发,茶几和浴室,一点也不输于地上的旅馆啊看来。

“发社么愣,小鬼!今晚你睡床,我睡沙发。”

“啊,是!”

啊,没戏了么!有些气馁的看着利威尔坐在沙发上,想着什么事情。

“利威尔,需要我再把这里打扫一下吗?”

“不用,老板娘是我旧识,她知道我的习惯,她亲自叫人打扫了3遍,没有问题的。叫我的名字也是我拜托她这么做的。我来地下街是因为我在调查兵团犯错,被埃尔文赶出兵团,才带着你这个女扮男装的家伙私奔到这儿的。目的就是要让莱卡夫曼有所怀疑,怀疑才能露出马脚。”

“私奔!”哦呵呵,我听到这句话乐开了花,利威尔这样做必然会引起地下街的人来确认是不是如利威尔所说的样子。

“你在乐呵什么呢!臭小鬼。”

“嗯……没有!”

利威尔直接忽略一脸花痴的我,脱掉衣服走进浴室,水哗啦啦的一阵后,利威尔披着一件跟他差不多长的浴巾出来。走过来后不管头发还滴着水,直接坐到床上,好像有什么要说的样子,但是又不说。我走过去,拿起毛巾帮他擦干头发。

“利威尔,今天你怎么了,平常你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三笠……嗯,有件事……我们可能会做做戏的样子,你……啧,我在烦恼个鬼啊!三笠,今晚可能会有些猪猡来确认我是不是跟你私奔出来的,老板娘会尽量帮我们拖住他们,但是如果他们真的上来的话,可能我么会做做假戏。就是这样。”

“嗯,是为了混淆视听么?利威尔,这种事情我会尽全力配合你的,你不用担心,就算假戏真做也没问题!”

“嗯?……嗯……啊啊……嗯……臭小鬼!”没错,我趁着利威尔惊讶的瞬间吻了他。

我走进浴室,脱下衣服,再一层一层的解开我用来裹住胸部的白绸子,虽然我的胸部并不大,但是为了更好的扮演男生,我裹了胸部,腹肌也是另一层伪装,没有那个女生会像我一般这样锻炼自己的腹肌,所以利威尔才会说我根本不像女性 ,更像一个男性,就是生错了性别。打开花洒,我脑海里不断浮现今天所经历的一切,某种场景很相似,就像在哪里听到过一般。

走出浴室,穿上睡衣,径直走到利威尔正躺着的床上,掀开被子,把头发还是湿的他抱起来。

“喂,混蛋小鬼,你干什么?”

“头发都没有干,利威尔兵长真的是很着急么?”

“啧,小鬼,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啊?”

“除了任务以外,我想的除了艾伦,就是你!”

“……”

我把利威尔抱到壁炉旁边,让温暖的火光来烤干他的头发。老板娘送来食物,我接过来摆放在利威尔的面前,红茶、三明治、牛排、苹果、浓汤,看得出来,老板娘对利威尔很好,好到我觉得快没有安全感。老板娘说,当初利威尔救过她几次,也帮过她不少,而且她还说那个时候自己本有把自己托付给利威尔的心,但是生性自由而且利威尔是混混头子,不能给她想要的生活,利威尔没有接受,但是后来两人成为密友,老板娘也为利威尔提供了不少方便。哦,忘了说了,老板娘的名字是罗杰丽娜,一个非常好听又漂亮的名字。却也是我有些嫉妒的名字,这个名字曾经陪着利威尔走过了一段美丽又青葱的岁月,尽管是在地下街,但是也抵挡不了一颗爱慕的少女心。

利威尔用餐的样子很好看,在整个过程,利威尔瞪了我好几次,都是因为我看着他而忘记手上正在吃饭的动作,把食物掉到桌子上。

利威尔再次坐到床上,腿因为没有被睡衣完全遮盖而露出来,显得修长,比例极好,很养眼。

“埃尔文那家伙,判断应该不会出错,留艾伦在上面跟着韩吉也许是最明智的选择,我离开以后,艾伦被外界的人猜疑是必然的,跟着韩吉就是意味着是埃尔文亲自看管艾伦,其他兵团和商户都不会有什么意见,三笠,你大可以放宽心。”

“嗯,我也相信埃尔文团长!”我更相信你 。

“啊。”

利威尔睡到了床靠窗一边,于是我也很自觉地爬到床上睡到里面,利威尔回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表示我下去的样子,于是我就厚脸皮的离他越来越近。

“啧,离我这么近,就不怕引火上身。”

“不怕,如果你能主动那就更好了!”

“啧,我有时候真不知道你的脑袋里面到底是怎么长的。”

“顺着利威尔你长的!”

“不可理喻!别离我这么……嗯?”房间里出现几声铃铛的声音,利威尔起身关掉大灯,留下一盏微弱的小灯,跳上床突然抱住我说道:“三笠,他们来了,我们要做戏了!”

果然,不久后,从门的下面传进长长的人影,窗户外面也是若有若无的影子,看来过来查探虚实的人身手都还不错。嗯在想什么呢,现在的注意力应该在利威尔身上啊。

利威尔跳上床后,抱住我,用被子盖着我们两全身,只留出半个头而已,利威尔在我的颈间蹭来蹭去,痒痒的。

“三笠,发出一点 声音!”

说完利威尔装作在抚摸我,猛烈的亲吻我,有力的进入我,一上一下,全然入境,喉咙里也发出好听到色气的喘息,还有充满力量的低吼。我被他带着也不断出声,你来我往的样子,让外面的人看起来我们正在激烈的爱抚对方,取悦对方,从中得到爱的快感……可是这是外人所看到的,但是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的:看起来抚摸我,其实是在抚摸我身下的被子;亲吻我,其实是在我脖子下面的枕头蹭;什么看起来进入我的样子,而我又很疼什么的,是利威尔在自顾自的挺腰而已,真实的情况是利威尔的双腿跨坐匍匐在我腰上,我很疼的样子是他看我反应不对而掐我腰部而已,我也很配合的叫出来,但是却惹得利威尔突然停顿了一下,看起来就像是利威尔弄疼我了而停下来等我适应。可是一上一下什么的就更那什么了,那就是利威尔双臂在做俯卧撑!利威尔还很卖力的装作很享受的样子配合发出声音。我憋着想笑,想不到利威尔为了完成任务可以做到这一步。今天是我主动要求跟着利威尔下来的,本来是艾伦,但是后面考量后还是我来,艾伦在地上其实更安全,不敢想如果是艾伦的话,利威尔和艾伦又该怎么演,虽然这个时代同性在一起什么的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就像埃尔文有意无意在追阿尔敏一样,虽然是我猜测的。我倒是在意的是利威尔和艾伦的话,谁在上面?啊啊啊,干嘛想这么多啊。

不知过了多久,我和利威尔扮演的姿势都换了3次了,相当于外面的人听了3个回合,但是都是我们演出来的。铃铛再次响起,说明那些人已经走了,这件房间经过特别设计的,外面的人以为我们在里面什么都不知道,但是老板娘转换了灯的位置就让我们知晓一切。完了以后,体位是我在上面,利威尔在下面,在来之前,我在兵团藏书阁看了所有关于生理方面的书,知晓了所有男性与女性之间的事情,韩吉说我为什么学这么快,我说这是人类的本能,本来就不用学!

“喂,已经好了,下来!”

“说不定他们会临时返回也不一定,再等一会吧!”

“啧,……你说的有道理!”


评论(4)
热度(2)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