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永生之羁绊:终章一:利维尔的心甘情愿

城堡里的利维尔

艾伦很爱利维尔,这个“爱”到底是什么呢?艾伦将之定义为“悸动”和“温暖”,无论何时,艾伦面对利维尔,都是心动无比的,非常的开心,尽管开心这个词语对于一个百分之60是恶魔其余是巨人的艾伦,能有些悸动是很新鲜的,因为除了利维尔以外,没有人可以让艾伦激起任何情感,连愤怒和生气都不可能。何为温暖,艾伦觉得与利维尔在一起就会感觉心脏还在跳动,温暖的血液从心脏流出,温暖着全身。

神明说:利维尔是艾伦还保持着理智的核心,所以成为半个恶魔的艾伦才没有变的饥饿,饥饿到吞噬人的灵魂。

艾伦作为利维尔的执事,带他走出那个名为地下街的地狱,主人与他的狗之间就有了深厚的分不开的羁绊,这种分不开显得就有点滑稽。相处几年的艾伦和利维尔,这种分不开不仅仅在主人与看门狗之间了,还有了一种依托的情感,喜欢,有不仅仅是喜欢,还有一种名为爱慕,还带着一点占有的情愫,总之,此时的利维尔喜欢着艾伦,依赖者艾伦,还爱慕者艾伦……这样林林总总的喜欢,非常复杂,利维尔的脑袋也难得理清这种关系,因为他确信,艾伦不会离开他。

艾伦感到了危机,以他敏锐的恶魔的第六感,早上起来,利维尔还是迷迷糊糊的状态,近期利维尔总是贪睡,而晚上却难以入睡,有时艾伦的眼里会无端出现重影,利维尔的身后有时会跟着一个模糊的阴影。从温暖又带着点寒意的初春醒来,温暖的被窝总像是营养丰富的土壤,利维尔饥饿在那里生了根。

“利维尔,该起来了,已经错过晨练的时间了呢!”

“呜呜……艾伦……恩恩……”这是利维尔无意识的发出的声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诱人,这是当局者迷,旁观者的艾伦可会会被诱惑的,如果利维尔不是他的主人,艾伦铁定会狼性大发,顿时将利维尔拆骨入腹。

终于开始从温床里面斩断根的利维尔在艾伦的帮助下从床上坐起来,脱掉睡衣,穿上微蓝的衬衣和长裤,打好领结,戴好袖扣,利维尔揉了揉因为偏着头睡得有些麻木的右脸,艾伦继续为利维尔穿上短袜和鞋子,扶着利维尔来到洗漱台;艾伦挤好牙膏,深入利维尔半张开的口中,从上面的牙齿开始,从左往后刷洗,利维尔的上颚很敏感,痒痒的感觉能让他呜呜呜的不停,还时不时的要往后面退……几轮是你来我往,上面的总算清洗完成,下面的刷牙对于利维尔来说就是非常得享受了,漱水含着冲洗几番之后,利维尔再任凭艾伦为他洗脸和按摩护肤;早餐之后,艾伦给了利维尔今天的行程,披上外套的利维尔与艾伦一起坐进了马车,开始拜访一位他极为不喜欢的家伙,就是在地下街那种恶意玩弄人质,已经被自己踩灭的组织,最近艾伦和他又才发现了在地上的据点,那位恶趣味的赞助人,明面上是王都有名望的贵族商人,私底下的恶行足以让他恶名昭著,载满恶名的史册。

利维尔此时想起那时的遭遇,虽然已经过去几年,但是利维尔想起那些令人厌恶的手掌在身体抚摸时,那种身体被支配,灵魂反抗无力的无助感,那种无依无靠任人宰割的刺痛如今又不断得从深埋的记忆中强烈得如洪流涌出,利维尔左手握拳靠在心脏,那里本来颜色已经淡化的恶魔契约再次醒来,那朵中心心前的黑色蔷薇深得利维尔意志力的支配,慢慢苏醒,艾伦暗金色的眼眸睁开那一瞬间,仿佛可以毁灭人的灵魂。

久违的穿的很正式,利威尔觉得那样一点也不自在,艾伦还在一层一层的往利威尔的身上加衣服,复杂又繁琐的服饰,利威尔总是嫌弃它们太碍事,今天出门就像一个小贵族,艾伦看起来也像一个正式过头的执事,还假装斯文的戴上了方框眼睛,这在利威尔的眼里看起来非常的可笑。在滴答滴答声有序的马车里面,艾伦为了不让利威尔着凉,还特意为利威尔披上了一件暗蓝色的羊绒披风,利威尔则在认真思考他们去“拜访”的这个猪猡的背景,不管是地上还是地下,在某个层面都是一样的黑暗,地下街那个地狱算是表里俱黑,而地上的世界虽然多了一种叫做阳光的东西,但是越是光明的地方,衍射出的影子就越是黑暗。追逐与人心的本性本没有什么错,但只是追逐本性却是一种莫大的悲哀,将这种欲望强加于别人的身上,这是这个世界错的最离谱的地方,沦为别人随意宰割的猎物,这就是自己的悲哀。

“艾伦,XX目前还在捕捉无辜猎物的几率又多大?”

“一半以上,地下街那些瘦弱无助的孩子当然不说,地上可以被玩弄的不仅仅是普通的小孩,还有那些本身就是贵族的孩子,如果是他看上的猎物,他想尽所有方法都会得到手,大不了被识破了在伪造一个证据就可以了。”

“比他阶级更搞得贵族他也敢玩弄吗?”

“XX虽爵位不是最高,但权势和财力是地上最雄厚的。”

“啧,听起来真是个噩耗啊!”

“利威尔,我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他碰到你一分一毫。”

“那自然不用说,如果办不到,不用我驱逐,你自己滚开便得了。”

艾伦汗颜,利威尔还真是严格呢!

进入那里并不是那样简单,没有特制的邀请函没有人能进入那里。尽管进入那个猪猡的府邸对于利威尔和艾伦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万一打草惊蛇可就不能掌握摧毁他的时机。于是利威尔特意将自己装扮得异常华丽,令艾伦醋意到眼红的地步,可是利威尔的命令艾伦又不得不听,那天艾伦在利威尔的身后,陪着利威尔在西娜望都的大街上毫无掩饰的走了一天,让所有人都见识过了利威尔的风采,想借机会靠近利威尔的人不在少数,有直接来搭讪的流氓地痞,利威尔装作乖巧的跟着他们进了街道小巷,然后一个眼神,艾伦便从天而降,狠狠地修理了那些家伙,可利威尔却是拍拍手,一个白眼继续他在大街上的“闲逛”;第二波来搭讪的是穿着优雅的绅士,他们会装模作样的将手里的鲜花送给利威尔,一副虔诚的样子,利威尔不做回应也不接受他们手里的鲜花,微微点头后便转身离开,留下那些到处发情的猪猡在原地摇头无奈的笑;一路下来,利威尔终于来到了那些人口中所说的禁地,从那些守卫不断转动的眼珠就知道了,这里便是那个XX的领地,稍微观察了一下周围,并没有让他可以溜进去一探究竟的机会。利威尔转身往回走,与一辆装修豪华的马车不期而遇,风扬起的侧帘,让利威尔看清楚了里面人的脸,和他身旁刚收获的两个美丽的少年。利威尔和艾伦回到宅邸的那晚,收到了将近20封邀请函,无非是一些意义不明的舞会之类的,但是其中最精致和华丽的那封邀请函,里面还附有进入那个地方的通行证,利威尔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来到这里刚好是晚上7点,正是舞会开始入场的时候,利威尔在艾伦的陪同下来到会场前,艾伦在下车前为利威尔带上了一顶小礼帽,这让利威尔看起来减少了不少杀气,接到邀请函的守卫很是礼貌毕恭毕敬的邀请利威尔入场。偌大的舞会并没有什么人,看起来倒像是专门为利威尔准备似的,利威尔心里嘲意怒涌,握紧的小拳头一直在发抖,及时握住利威尔肩膀的艾伦安抚着利威尔。

坐在餐桌旁的利威尔全然没有食欲,大方桌的正上方坐着的就是这次舞会的主人,也是利威尔想要除之而后快的猪猡。

“威尔·阿曼少爵,欢迎你来到我的殿堂,我似乎已经等你很久了。”

“我有何荣幸能让伯爵您挂念?”

“从你第一次踏入西娜望都开始,我就想要邀请您艾我这里做客,但是又担心我的热情会吓到你,像威尔少爵这样的体面文雅生得令人爱怜的人儿,我总是会小心翼翼的。”

“……嗬,你还真是费心了呢!”利威尔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意。

侍者来到利威尔身边,为利威尔斟酌美丽迷人香气凌冽的红酒,同样,XX伯爵那里也是,XX举杯庆祝自己成功邀请到利威尔,开始享受自己的美酒,但是利威尔并没有要动这杯红酒意思。

艾伦端起葡萄酒试饮了一下,确认酒里面没有下药。

“利威尔,这里面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可以放心……”

“放心?我才不会碰这个猪猡的任何东西。”

整个完成,xx独自一人吃得甚欢,根本没有注意到利威尔一点没动。餐后的余兴节目,xx双手一拍,仆从缓缓推来一个高大的柜子,xx有点酒意微醺,在利威尔面前炫耀那里面装着的美丽物件。

随着八音盒的清脆悦耳声,暗朱色的柜子慢慢被打开,里面装着的是一尊华丽又耀眼的人偶像,栩栩如生,乍一看还以为是真的人类。Xx嘴角流着口水,赞赏着那个人偶,眼里透露出来的竟是猥亵之意……利威尔看不下去,直接转了身,可是利威尔觉得有哪里不对,这个人偶好似在哪里看到过,

“啊……??!!!”那不是昨天才在xx马车里面见到过的那个美丽的少年吗?难道???

利威尔快步走到那尊人偶面前证实自己的猜想,还残存着的蜡油味令利威尔瞬间明白,这个xx的猪猡才是真正的恶魔。八音盒的音乐越来越轻快,xx的笑声和猥琐的面庞才更觉肮脏,清脆的额八音盒突然停了,随之转换的是歌剧的高昂,另一位美少年被抬上大方桌,强迫着跟着音乐起舞,美少年在音乐里起舞本是无比高雅和美好的事情,但是此时利威尔只觉得无比愤怒和肮脏,那位少年看到自己朋友被弄成人偶,大惊失色,拿起桌子上的额餐刀便奋不顾身地往xx跑来,眼里仇恨之意暴露无遗,他这样毫无计划的刺杀无疑是在自寻死路,可能目前的状况对于他来说死去才更轻松,利威尔不知这两位少年为何会自愿来到这样的地狱。

“艾伦,救他!”

拿起餐刀的少年激怒了带他来的侍卫,强有力的手臂毫不费劲地就将男孩的手臂身体提起来,就像在水里捞起落水的鸡一样,任他在手里挣扎,忽然xx一个响指,侍卫高举起少年就往地上扔去,艾伦在利威尔喊出来的前一刻就一个箭步飞去接住快要落地的少年。少年的臀部正好落在艾伦的右手,鲜红的血液浸湿了男孩的身着的长裙,还染红了艾伦的白色手套,艾伦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看来这个少年被侮辱得不轻,到现在还在渗血……

“威尔·阿曼少爵,你知道你犯下了多大的错吗?要不是你太过美丽,要不是你那镶嵌着蓝宝石的双眼如缀满星辰一般,要不是你,利威尔·阿克曼!要不是你,我的弟弟不会死的那么惨,要不是你,我的地下街食物链不会断,要不是你,我宠爱我的猎物的时候才不会分心被这家伙刺伤,要不是你,我不会让他还是处子就活生生的做成了蜡像,要不是你,我不会愤怒得在他哥哥面前侵犯他……啊啊啊……嗯嗯……利威尔·阿克曼,都是因为你啊!哈哈哈哈……”

“简直就是无药可救的疯子!”

Xx疯狂得抓着自己的脸咬着自己的手指,疯狂是够疯狂,再一次响指,那些被做成蜡像的人偶一个一个的自己走出来,手里拿着长剑一步一步的逼近利威尔,势必要让利威尔惨死于长剑之下……

艾伦收起餐桌上的刀叉,将这些作为利器刺向了那些守卫,再跃身来到利威尔身边,将利威尔护在身后,右手放下那位看着自己哥哥眼神空洞的少年。艾伦一次又一次的击退或是销毁那些涌来的人偶,利威尔则是在用短剑在与xx对峙,xx前面的那两个奴仆身手不在利威尔之下,利威尔和艾伦都将身后交给了对方。此时那位人偶少年手里也被塞入长剑,跟随着哨声,它也开始慢慢举起利剑刺向利威尔,利威尔瞪圆了双眼,但是剑锋从利威尔眼前划过,剑刃指向了后面的人偶,一刀划过,利威尔身后的人偶如成熟的苹果般掉了五颗头颅,这位活人偶残存的意识抗拒着xx的指挥这便激怒了xx,顿时其余人偶的剑锋指向它,眨眼间的功夫,这位美丽的少年终于死去,结果是被削成了碎片。鲜血溅到活着的这位男孩身上,他如疯了一般抓着自己的脸颊,甚至企图将自己的眼珠挖下来……利威尔及时制止了他,尽管现在的他在恐惧中失去了自己的意志……

“艾伦,看来这些人偶是斩不完的了,重要的机关还是xx手里的那把口风琴了,去毁了他!”

“yes,my Levi!”

艾伦将利威尔和那位少年放到暂时安全的位置,便纵身一跃踩着房梁将收集的10把长剑全部扔向xx,看来xx身边的那2个人的身手还不凡,竟然有一个躲过了,但也受了重伤,2支剑分别刺穿了他的左右肩膀,另外一个将余下的8支全部收下,统统收进了自己的胸口和腹部,被刺穿向后飞出好几米。2人身后,站着的xx手里拿着威力不小的猎枪,艾伦不能躲,因为利威尔就在他的身后,大步地往xx走去,xx手里的猎枪对准了艾伦的心脏,本是对着艾伦的头的,也许是以为艾伦英气迷人的面庞而舍不得,也许盘算着将主仆二人调教成自己的玩偶,将火力调小了对着艾伦开了一枪……艾伦没有躲,生硬的接受了这一枪,中枪之处冒充浓烈的烟雾,被枪开了洞的地方在慢慢长合,碧绿的眼眸瞬间变得亮金,瞳孔之中如若炼金的火焰,灼烧着xx的灵魂,xx顿时恐慌,将火力加到最大,对准了艾伦的头……如鬼魅一般,艾伦在xx按下枪栓的那刻用匕首切掉了他端枪的左手和枪身……

“啊啊啊啊……你你是……谁?到底是谁?”

“哼,到自己的生命快要终结了,竟然害怕了?我的名字,你不配知道!”

艾伦一把扭碎了xx手里的口风琴,顿时那些人偶失去了“活力”,静止在原地,接着又像临死前虎口里面的麋鹿,垂死挣扎倒地,四分五裂……

利威尔走到xx面前,此刻xx狼狈的样子令他发笑,再狠毒的恶魔都是人类胆小的的集体缩影,只是xx将自己的胆小放大到无限了,从第一次开始践踏别人开始,这种胆小懦弱就被放大,如果这个人还无比自负的话,那他就会创造属于别人的地狱和属于自己的坟墓。

“利威尔·阿克曼,我要用金银来制作你的人偶,让你永远在我的身边,我要一直观赏你,好好把玩你……哈哈哈……”

“艾伦,这座房子大部分是用蜡做的吧。”

“是的,利威尔。”

“真是恶心。艾伦,这个胆小的恶魔还不配我来动手让他解脱,就像他融化在自己的蜡海里吧!”

“yes,my Levi!”

“利威尔·阿克曼,你这个恶魔!”xx临死前在嘶声力竭的控诉。

“哈!我就是恶魔。”

艾伦带着少年跟着利威尔走出那个地狱,身后的火焰在艾伦的意志下熊熊燃烧,好像是在发泄一般,火焰的怒气可以看见。

利威尔和艾伦查清了这位少年的身世,原来男孩兄弟的家里被xx陷害,家破人亡,他们是xx能放过这一家的筹码。艾伦找到这个少年的远亲,将他托付给了一个妇人,此时少年的眼神依然是空调无神的,就像被抽走了灵魂一般。

一个月后,利威尔收到了那位少年投河自杀的消息。

面对着快要结冰的湖面,利威尔握着手杖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艾伦,我很可笑吧,以为救了他,但事实是掩盖我的虚伪和冷漠而已,为了一个莫须有的安心挣扎着……我很可笑吧,艾伦!哈哈哈……

艾伦第一次听见利威尔的笑声,竟是如此的悲凉,艾伦走到利威尔身后,双手从后面抱住了利威尔,发觉脸颊上有湿湿的东西划过。

“利威尔,你没有错。对于那位少年,死了也许才是解脱,活着,才是真正的地狱!”

“活着才是真正的地狱。艾伦,我也是这样吗?”

“啊,我们都是,可我愿意陪着你在地狱挣扎。”

“嗯,艾伦,我命令你,这辈子都不能离开我,背叛我!”

“yes,my Levi!”

艾伦在利威尔的手心留下温暖的一吻,抬头看见利威尔的脸终于恢复了明颜。


评论
热度(13)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