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回忆之城 20160808

“我去找韩吉。”丢下这句话后直接出门找韩吉去了,我站在这里不会有任何改变的,我舍不得等在哪里看着利威尔的生命流逝,我必须做点什么。一边快走,一边思考,真希望有阿尔敏那样敏锐的头脑,从毫无头绪中理出一点希望。就在路上,碰到了狂奔过来得韩吉。

“啊啊啊~三笠呀,我终于找到解药啦,哈哈哈~~........艾伦的血真是好用啊,太棒了!”

“有解药了?!!!”

突然心情像狂风暴雨的天空劈开一丝阳光,不管是希望还是奢望都从心底发芽,我的希望要回来了,利威尔。跟着疯狂的韩吉跑到利威尔的房间,看着韩吉马上把解药推进利威尔的手臂,推完之后,韩吉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道

“利威尔,我的老搭档啊,你终于还是没有死掉啊,啊啊啊~我太开心啦。”

“利威尔兵长?没事啦?......呜呜呜~啊啊啊真是太好了,韩吉分队长,以后还要多少血可以完全治好兵长,你随时可以来抽!”

“啊,艾伦,没事啦,好好歇息下,晚上海鸥会议要开。”

我默默的没有做声,走到利威尔身边,轻轻抱起他,把他往我的怀里圈,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快要失去了,马上又回来了,我爱的人,此时就在我的面前,就在我怀里。利威尔的脸没有那么苍白了,嘴唇也恢复了些许红润,我想轻轻吻上,但是又不得不在这么多人面前忍住,我爱的人,我发誓,我一定会履行我的诺言,我要保护你,我不能失去你。

不久利威尔慢慢睁开疲惫的眼睛,看见的是我依然狼狈的样子,被雨水浸湿的头发贴在脸上,还有泪水在打转的眼睛,咕噜噜的盯着他,鼻子还在不断的抽泣,脸因为激动而发红......

“......啧,收起你的蠢样......喂”利威尔的声音很小,但是不缺乏不耐。

“。。。。。。嗯,呜呜呜~”终于还是忍不住,把脸埋在他的肩上,大声哭出来,这种像失而复得的心情再次让我体会到,除了艾伦,利威尔也是我不可或缺的家人啊。后来不仅是我,还有艾伦,还有萨沙和科尼,全部都围过来大胆的从不同方向抱住利威尔,哭的一塌糊涂,让依然别扭的站在一旁,但是别扭的表情还是忍不住擦去要流出来的眼泪........

“喂,你们这群臭小鬼!快给我.......滚开!”我们第一次一起违抗了长官的命令,而此时我们的长官拿我们没有任何办法。

韩吉看着利威尔别扭又要臭脾气发作,但是又不好发作的样子,韩吉捂着嘴贼贼的笑了。

“嘁,混蛋四眼,臭四眼!”

    “利威尔的毒虽然解了一大半,但是毒箭的伤口还没好,你们悠着点,我看利威尔正在考虑伤好了以后要怎么折磨你们呢!哈哈哈~”

“韩吉,利威尔兵长的伤口由我俩处理吧!”

“好,就这样定了。艾伦,你跟我来,利威尔的解药还需要一些你的血液,剩下的你们三个,快去训练吧,晚上还有会议!”

“是,韩吉分队长!”

等艾伦他们都走完了之后,剩下我和利威尔单独在房间。转身看见的不是大病初愈稍显柔软的利威尔,也不是刚才任由我们拥抱的利威尔,,更不是我心里想的那个温柔又诱惑的利威尔........而是看着地上有雨水,自己身上有我们的鼻涕泪水的黑着脸的,不断冒出低气压的,正在炸毛的利威尔。

“啊,利威尔,别......我马上处理。”

马上拿起抹布在地上擦起来,可是擦干的地方又再次滴水,看来我是在做无用功啊。

“啧,小鬼,回去先把自己打理了再说吧!”

看他的样子是想要脱掉衣服去洗澡,我连忙说道:“利威尔,你的伤口不能沾水啊!”

“嘁,我知道!你最好在我洗澡出来之前,把这里给我擦干净!”

“是,兵长!”

跑回去的路上,想起刚才炸毛又洁癖的利威尔,心理有些高兴,这样的利威尔才是恢复元气的利威尔,我再次感觉到有神明在助我一般,让失去太多的我得到了一些无比珍贵的东西。

我回到自己的宿舍,以比平常还要快一倍的速度换好衣服,再以平常训练长跑时最后冲刺的那阶段一样,把自己最大限度的潜能释放,跑向韩吉的实验室,韩吉正在以艾伦的血液提取治疗利威尔的解药,我虽然不知韩吉为何这样做,但是韩吉会在晚上那个的特别会议里面提出来的吧。

“韩吉分队长,我来拿药箱!”

“哦,可是利威尔的药还不用换啊。”

“利威尔在我们走了之后去洗澡了,万一弄湿了......”

“啊,”韩吉扶额,“怎么能忘记那炸毛小猫咪的洁癖呢!拿去吧,三笠!”

我接过韩吉手里的药箱,说声歇息诶之后转身跑到没影,脸韩吉都感叹我跑步速度怎么又快了。

等我提着药箱来到利威尔的房间,发现利威尔已经沐浴完毕在床上坐好,穿着比较宽大的睡衣,感觉又像是裙子之类的,当然这是我自己再脑海里想象的,说出来的话一定会被毙了。比例可算完美而修长的腿耷拉在床沿,露出大腿上隐隐约约的因为长久缠皮带勒出的显得有些棕红的痕迹,还有左腿因为中箭而缠绕的纱布,于是我脑海里全是一幅幅我可以把睡衣往上撩起可以看到那些美景,也许我现在目光停留的地方实在是有点色气,利威尔用它充满想狠狠揍我的心情说出:“喂,混蛋小鬼,在看什么呢?还不快给我把地板擦干净!”

“啊?”我硬生生的被我自己缔造的世界里拉回来,面对这个要擦地板的现实。“是,我马上擦干净!”

把药箱放在桌子上,从浴室拿来抹布,蹲在地上开始了我漫长的擦地板的职业生涯,一边又一边,不知道是不是利威尔在故意报复我,但是在我擦地板的期间,利威尔不发一语,我几次抬头看他,他都是在想什么事情。

“利威尔,都已经擦了15遍了,您看还满意么?”

“啊,还不赖!”

“那,兵长,我来帮你换药吧,洗澡的时候没有把纱布打湿吧。”

“啊,没有!”

放下抹布,我便端起药箱蹲在利威尔旁边,本开始给他换腿上的药,但是哈没有等我靠近,我的脸迎来利威尔的脚掌,不偏不倚的踩在我的脸上。

“先去洗手,你想拿刚擦完地板的手来给我换药?”

本来想那首抓住他的脚的,但是被他说的话生生憋了回去,利威尔说得也不错,不该拿刚擦完地板的手来触碰他。

“记得把手洗干净,还有抹布,钥匙我检查到你没有洗干净,三笠,你别想再靠近我,每天等着被踢死!”

“啊,明白!”

于是忙了一大通后,终于肯定可以过关了以后,才出来,因为听到利威尔那句“别想碰我”,我真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现在的我,因为我之前经常不理解想现在的我的艾伦,被利威尔逼着去做这么多事情,而且还是心甘情愿,看来,我已经越来越搞不懂现在的自己,以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可以不顾一切的想办法占利威尔的便宜,不管是拥抱还是亲吻,可能我真的被利威尔忍让着,现在的我也懂得忍让,在对于利威尔的事情上,我变得更有理智。但是在对于艾伦的保护上,我依然没有一点退让。

“利威尔,我们开始吧!”

“啊。”

蹲下后,我轻轻抬起利威尔中箭的左腿,轻轻拆开之前的纱布,上面大部分都被血液浸湿,待到把纱布尽数拆完,看见被箭所伤的部位并不深,可能是因为刚好射在皮带上,被皮带当了很大部分的力。伤口边缘不算整齐,那是韩吉把中毒的腐肉剜去的缘故,可以想象利威尔当时忍受了多么大的痛苦,本来因为救我和艾伦受伤的膝盖还没有恢复完全,现在又添新伤......

“喂,停止你胡乱的想象!动作给我快点。”

“哦,是!”

拿出消毒液消毒,擦干,最后在轻柔的包上纱布,整个过程我都非常小心翼翼,不敢用多大的力气,因为我不想让利威尔疼痛,可是利威尔并不领情。

“喂,臭小鬼,动作快点,我是易碎的花瓶吗?”

“啊,不是,在我心里,不是易碎的花瓶,是非常珍贵的易碎的.......花瓶。”

“......”

啊,艾伦,我又得到了你作死的真传。利威尔虽然没有踢我,但是我可以感觉到接下来几天,我没有机会靠近他了。接下来是右肩,这边就没有腿上那么轻松了,在换药的过程中,我是不是会瞄到利威尔解掉2颗扣子方便我换药而完整露出右肩,再上面一点的精细的脖颈,我的长官虽然没有自觉,但是换药我可有好多想法,想触碰,想亲吻,可是我必须把精神集中在换药上,右肩比右腿伤得厉害多了,换药过程中明显可以感觉到利威尔在忍,细细的薄汗从洁白的额头渗出,于是我的动作加快了些,不让此时正在受苦的人儿更多一分痛苦。

药换完了,我把药箱整理好,再把换下的纱布收拾好,利威尔伸手拂去额上的薄汗,正愁着要在哪里擦掉,我握住她的手,把他手里细细的薄汗擦干,利威尔看着我的作为有些皱眉,真是的,这个男人连自己新出的薄汗以嫌弃,真是洁癖的不可救药。利威尔的手绝不是光滑的,长久使用刀和立体机动,使得他的手长了厚茧,皮肤稍显得粗糙,还带着许多大大小小的伤痕,但是整体的手形是非常好看的,手指节分明,岁有些变形,但是手指依然修长,如果我能保护这双手的话,不知它该有多好看。一时想到这些事情,我情不自禁的抱住利威尔,想在他的肩膀我颈间寻找想念已久的味道,可就在我沉浸在花香之中时,利威尔却给我谈起了正事。

“三笠,今天,你们的巡逻有什么关键的发现?”

“发现你没有按时回来,这就是关键!”

“你?!!!干什么?混蛋。”

“我想好好抱你,利威尔。”

我利用身体优势把利威尔压在床,把他禁锢在我的臂弯里,我知道利威尔绝不可能是只小绵羊,所以我把右腿放在他的两腿之间,一边更好的把利威尔圈在怀里。

“我的关键,利威尔,就是你现在还好好的被我抱在怀里。”

“啧......”

尽情在利威尔的肩膀和脖颈之间,用我所有能用到的方法尽可能多的沾上利威尔的气味。

“你是狗吗?”

“不是!”

直接覆上利威尔柔软的唇,那有些凉凉的触感简直可以把身体里的所有细胞激活,忍不住想要攫取更多,利威尔整个身体可以说是被我圈在怀里,肩上和腿上的伤使得他不能灵活的动。

“三笠,给我停下,我的毒还没有解完!”

“没事,我不会有事,因为我和艾伦一样,我也有巨人化的力量啊。倒是利威尔你知道的,我巨人化需要你的唾液,刚才我已经得到了,利威尔是不是要考虑一下事情的严重性。”我更加贴近利威尔的耳朵,“如果我巨人化了呢。”

“.......你,混蛋小鬼!”

我呼出的热气让利威尔耳朵有些发红,怎么这么可爱,没有人能理解白天英姿飒爽、战斗力爆表、洁癖又有些粗鲁的利威尔,其实退去面具之后,又是怎样一副诱人的画面,这种极大的反差 让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这件事就真真切切发生在我面前,所以,这样的利威尔怎么可能让别人看见。

再次吻上利威尔已经温润的唇,还是同样的软,却更多了一份热度。含起利威尔的一片薄唇,用我最温柔的方式捻转吮吸,舍头划过他的两排贝齿,企图更深一步侵入,邀请利威尔的小舌共舞,但是利威尔却有些使坏的不让我进去,于是我不得不把右手移到他的头下,使他不能从我的怀里躲开,非但没有成功反而被利威尔有些笑意的眼睛嘲笑,似乎是在跟我下挑战书一样。不管我再怎么理智,这个时候还是有些气馁呢,攻略利威尔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利威尔就是这样的人,心里没有你,任你如何往里面进击,心门没开,就是进不去。我想我不属于这一类,利威尔可能忘了我的右腿还在他的双腿之间,在于利威尔争执的时候,我不小心右腿轻轻上台,触碰到了一个绝对不能碰的地方,惹得利威尔一惊,贝齿起开,我顺利的进入那片更加温热的地界,缠绕利威尔的小舌,深入这个来之不易的亲吻,直到利威尔和我都有些喘不过气来才放开。等到一放开我就被利威尔左拳袭击,幸亏我及时抬右手才避开着突如其来的一拳,利威尔的脸有些微红,但是眼神很有杀气。

“利威尔,怎么,内奸抓到了,你就踢开我?”

“你知道?”

“嗯,我拿药箱来的时候就发觉了,这片地带太过于安静了,来到房间我才发觉有人跟来。”

“那你还?.......”

“当然,我就是瞅着这样的机会来的,你也不是么,对于我的热情,你也是半推半就,因为这样可以混淆犯人的视线,还能随时观察敌人的动向,怪不得你在我吻你的过程中你的心却不在我身上,不够认真啊。”

“啧,混蛋小鬼。”

门外的内奸被埃尔文施计巧妙的拿下,甚至连利威尔的房间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只是利威尔房间里镜子里已经瞧不见偷窥者的身影。

“离韩吉送解药过来还要一段时间,利威尔我们继续吧。”

“滚!!!”利威尔又在释放低气压。

“好吧,现在确实不适合做这种事情。”这种事情要利威尔心甘情愿才行,况且现在利威尔受伤,还加上中毒,我怎么忍心欺负一个伤员呢。

我走到利威尔身边,扶因为中毒精神还不是很好的利威尔躺下,盖上被子,利威尔还是很配合的闭上眼睛,确实是累了吧。看着他越来越安静的面容,我想着利威尔今天真的是听话呀。听话?怎么可能,除了埃尔文的命令外,利威尔从来都不是听话的人,就算是受伤。于是我仔细观察利威尔的脸,面色红润慢慢消逝,渐渐又变得惨白,难道是因为还没与完全解毒的关系?我开始有些慌了,连忙转身去找韩吉,就在我刚跑到门前,韩吉踢门的脚就来了,看见韩吉的脸,从来没有这么好看过,也是第一次觉得韩吉踢门的声音真是太悦耳了,胜过教堂里那些祈祷的声音。

“啊,幸好我赶上了,研究解药花了一点时间。”

韩吉很快的走到利威尔身边,拿起他的左手臂,把药物全部推进静脉里面。

“啊,利威尔,是不是要感谢我和艾伦呀,这次解药是长效的,下午五注射的只是短效的,还得感谢艾伦愿意出那么多血才是啊。好好休息一下吧,利威尔。”

利威尔一句也没有回答韩吉的话,只是一如之前的在沉睡,但是面色慢慢变的正常起来。想到艾伦抽了很多血,我也是个有巨人化能力的人,我却没能帮上忙,因为韩吉说过,我和艾伦的血不能混用,要不然会增加风险。艾伦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我看到艾伦便走过去二话没说的抱住他,说谢谢你,艾伦!

“应该是我该感谢兵长才是,要不是我一时冲动冲上去,利威尔兵长也不会因为救我而中箭。”

“可恶的家伙,我一定要找出他们,削掉!”

艾伦和韩吉先回去了,我留在利威尔房间,坐在床旁,静静地看着利威尔苏醒,直到晚上的会议开始。

晚上会议,毒已经解了的利威尔起来换上平常的衣服,我跟在他的后面走进会议室。

首先开始讲话的是埃尔文,他说了关于这次与莱卡夫曼作战的主要计划。

“我们眼下的巨人没了,但不代表我们战胜了所有巨人。这次是莱卡夫曼的战役,他的势力和经济脉络我就不用多说,反正这次作战很是微妙,他的目的好像还是艾伦,三笠遇到的那团盗贼现在已经证明是莱卡夫曼设计的袭击而已,目的是拖住巡逻的步伐,但是到底是那一边在巡逻前都不清楚,三笠和利威尔所在队伍遭到袭击,证明内奸出在这两支队伍里,下午的审讯已经得到一些结果,他们只是受到高额的奖金来我们兵团打探消息,并没有跟更上一层的人物接触。但是这也是我们打出的一个烟雾弹而已,征收兵其实是我已试探,看看莱卡夫曼到底会做到哪一步。下面的情报就是莱卡夫曼窃走了艾伦家地下室找到的巨人相关的药剂,但是于此相关的人全部死掉,王都没有走漏一点风声。接下俩就是随时准备城墙内又会出现巨人的情况。韩吉你来说。”

“啊,利威尔中毒箭的事情,我发现利威尔体内的毒与巨人化药剂有关,艾伦体内有2中解毒血清,一种是加快中毒的,还有一种是解毒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下午注射的其实是加快毒药的?混蛋韩吉?”

“啊,利威尔,原谅我啊!现在想起来,真是太吓人啦~如果利威尔你真的死掉的话,那么我会被调查兵团所有人攻击吧,三笠、艾伦会把握的皮给拔了吧!啊啊啊啊啊~”

“啧,混蛋四眼,事情已经过去了,你继续说吧!”利威尔毫不留情的给韩吉的脸上印下一个脚印。

“从利威尔体内提取的毒液跟艾伦巨人化有关,那时可是控制巨人的毒药我想,莱卡夫曼是不是想捉到艾伦后想利用艾伦,不仅是威胁,要是可以操控艾伦,恐怕.......。”

“嗬,再怎么操控,我照样可以把小鬼削出来!”

“兵长!!”

“不是想出来的问题,而是逼着你杀掉艾伦的事实!”

“......啧,是有些难办!”

“利威尔,你们出去巡逻,到底遭遇了什么?”

时间回到我们三个队伍出发的早上,利威尔带着艾伦和12个士兵出去巡逻,去的是壁内西区,刚开始一切情况都很正常,没有发现明显异常。但是快到了一片林子,天生敏锐的利威尔察觉到一点不对劲,这个西区利威尔不是没有来过,但是某些隐藏得很细微的差距还是得到了利威尔的关注。除了调查兵团,没有谁有权利来巡逻这一片区域,但是这里多多少少留下了人来过的痕迹,虽然事后被清理,但是如果只是一般盗贼的话,干嘛要刻意清理留下的痕迹,显然这回有心人所为。

利威尔敏锐的察觉不对劲,用眼神示意艾伦策马回头,不再往林子更深处前进,后面的士兵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跟着利威尔的后面返回,并且全部换上了立体机动装置。果然不出所料,刚往回走不久,后面就传来追赶的立体机动声音,发射器,猛烈抓在树干上面,连整棵树都在颤抖,这个立体机动装置比利威尔的好上好几倍,可能与之前凯尼交战时候用过的,如果还有那种武器的话,情况就不妙了。眼看后面的人用立体机动追赶得越来越紧,利威尔下令用最快的马速前进,争取在出林子之前甩掉后面缠人的家伙,要不然贸然的面对面作战会损失很大。利威尔减慢速度到队伍后满观察对方的情况,就如利威尔所想一样,对方有那种武器的。

“兵长,前面被堵了!”

“嗯?!!换上立体机动,作战开始!”

“是!兵长”

看来对方势在必得,已经看出利威尔的计划了么,到了平地,没有立体机动的话,就算有杀伤力很强的枪,在马上我士兵也会有机会反击,可是只有利用立体机动的林子里面,利威尔的队伍情况很不乐观。利威尔开启立体机动往敌人来的方向飞去,速度快得令人惊讶,反手几刀,先发制人的做掉2名对手。接下来对方反应过来后,枪派上用场,利威尔除了攻击以外还要躲避杀伤力极强的枪火,回头看前面的士兵,已经有4名死在枪口之下,样子非常惨,利威尔忍住不去看。倒是艾伦有些不能接受,反击起来也很吃力。利威尔在躲避枪火的情况、下飞到艾伦身边,

“艾伦,先不要巨人化,这里离王都太近,可能那些猪猡正在某个地方看着这一切。”

“是,兵长!”

边打边跑的速度实在是快不起来,几回合下来,士兵们只剩下一个,利威尔带着艾伦和唯一剩下的士兵终于跑出林子。对方的弹药也所剩无几,利威尔带着两人按早“Z”字跑,对方的弹药再也没有打准过,但是飞到身边的弹药爆炸后飞起来的弹片时不时的会伤到利威尔三人。只要对方没了这种弹药,利威尔带着2人回击,对方有些乱了阵脚,利威尔趁着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机会眨眼间削掉一半的人。围在艾伦身边的4人合力攻击艾伦,艾伦没有利威尔那么有对人战斗的经验,回击得非常吃力,然而剩下的那个士兵竟然没人去攻击他,这也太奇怪了,利威尔顺利解决掉身边的人,赶去艾伦哪里帮忙的时候,那个士兵竟然举起信号弹,发出的信号是一朵烟花莫不是兵团的信号弹,难道是在搬救兵?果然如埃尔文所说,兵团里面混进了内奸。

利威尔赶到艾伦身边的时候,那4个人马上散开,站到内奸的后面。

“嘁,猪猡,原来你是那个混蛋内贼,猪猡!”

“利威尔士兵长,你们今天回不去的,还是把艾伦交给我们吧。”

“休想啊,猪猡!”

“这是脸埃尔文也不能马上找到的地方,你们不会来救兵的,放心吧。我们抓到你和艾伦,艾伦就由我们处置,你嘛,好像老板对你很有兴趣!”

“你们究竟是谁?”艾伦忍无可忍,抓自己就算了,竟然连利威尔兵长也要被打主意。

“艾伦,冷静,问了也是白问,猪猡是不会说人话的。”

“他们来得真快啊。”

利威尔望向后面,果然又来了不下10人,不仅来了不下10人的穿着立体机动的同伙,连带来得还有限飞过来的弓箭,速度和力量完全不输于萨沙。

利威尔单手带着艾伦飞到树上,才勉强躲开弓箭的袭击,不仅是带弓箭的家伙,还有那剩下的5人也围过来,放开艾伦的利威尔迅速抓到一个人,放在前面当下弓箭,中箭的那个人顿时吐出黑色的血,中箭之处的皮肤发生溃烂......

“原来自己的人也不会手下留情么?果然是狠毒的猪猡。”

“艾伦,小心,别被箭射中!”

“是,兵长可是,务必小心的是您,兵长!既然要抓我的话,是不会让我中毒死掉的,目的可能要杀掉你!”

“啧,是这样啊!”

天淅淅沥沥的开始下雨,视线开始模糊,利威尔想着机会来了。果然因为下雨的关系,对方的弓箭命中率大大的降低,利威尔绕过正面,带着艾伦来到对方的后面,少数没有反应过来的人就趁着雨水的关系被干掉。对利威尔有利的是丰富的壁外调查经历是自己有了躲开障碍物能力,但是不利的是自己和艾伦的气体不够了,这是在哪里战斗都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利威尔兵长,请让我巨人化吧!”

“啧,艾伦,不行!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巨人化!”

“可是.......”

“时机还不到,艾伦!”

 

不断飞来的箭矢让刚才那个内贼发话了“你们子啊干什么,老板要的是两个人!”

“艾伦,部分巨人化吧,给我变一双大手出来,捏爆那些猪猡!”

“是,兵长!”艾伦此时的心里是崩溃的,兵长说“捏爆”,真是有点可爱啊。


评论
热度(3)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