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回忆之城20160724

水晶棺里的利威尔

陷阱

经过3周的整顿,调查兵已经恢复活力,全程民众还浸没在巨人消失的喜悦之中,有很多人在流传着什么时候可以拆除高强。玛利亚,罗塞,希娜三面墙依然屹立,回到西甘西娜区的人们开始打算如何开始自己的耕种,好像一切事情都很美好,希望正在咫尺。

三个兵团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现在最受人们欢迎的不再是宪兵团,也不是驻扎兵团,而是调查兵团,现在调查兵团人数很少,于是从驻扎兵团选拔每期的前15名收入调查兵团,兵团大多数人对于这样的改变觉得很自豪,殊不知我们是用了多么大牺牲才换来今天的成就。巨人,战斗,政治、商会交涉,没有哪一步走得轻松,于是调查兵团的高层对于这样的改变没有多大的态度,这是我们理所当然得到的。

看似一片祥和的景象也许就是某个阴谋和灾难的序幕而已!

调查兵团同时还肩负着巡逻的任务,现在巨人虽然没有了,但是某些隐患还是必须要排除,这是基于女王与壁内最大的商会之首——罗伯弗曼,两人之间最后的战役,掌握经济命脉的女王才有实际的权利来改变壁内的现状。根据埃尔、韩吉、利威尔文的调查,罗伯弗曼除了掌握着巨大的经济,还在暗中培养了一个巨大的黑暗组织,为自己所用。按照利威尔的话来说,就是罗伯弗曼想利用经济以及手中的势力来掌握西斯托利亚女王,让女王成为他的傀儡而已。可是比内的大局势不可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于是着才是我们调查兵团的巡逻的主要目的,借巡逻之名,去一般情况下去不了的地方,比如贵族们现在仍占有的圈地,比如罗伯弗曼。

经过1周的巡逻,我们完全没有找到罗伯弗曼的地下组织,也许他的势力范围遍及的地下街也说不定。最大的可能是在赌场或者是地下拳击场也说不定。埃尔文与韩吉因为战后的各种会议而抽不开身,一边参加会议和聚会一般打探罗伯弗曼的势力到底有多大,况且埃尔文与韩吉都是不走寻常路的人。

于是壁内的巡逻重任落到了利威尔的身上。因为利威尔是艾伦的监护人,所以利威尔带着艾伦一起,我和阿尔敏一起,萨沙与科尼还有让一组分别从西区,东区以及靠王都的南区巡逻。埃尔文的猜测,罗伯弗曼在西区的势力可能才是最主要的,于是利威尔担任了最重要的区域。三队齐发,朝着目的地行进。

我和阿尔敏巡逻的东区进行得还算顺利,但是在中途,我们经过一片人烟较多的区域的时候,那里的居民对我们非常抵触,眼神完全不像是普通民众,更像是训练有素的打手之类,我嘱咐阿尔敏通知士兵准备好立体机动,也许我们会遇到一群不速之客!果然,经过一片林子的时候,周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对于我们经常在壁外作战的士兵来说,听觉和嗅觉还有视觉都极其敏锐,阿尔敏趴在地上,仔细听声音的来源,说道

“三笠,人数大概有25人左右,骑马,但是现在已经弃马,改成了立体机动,里我们大概300米左右远。”

“这样啊,我们如果继续骑马,他们必定会追上我们,而且马蹄声作为了最好的定位,所以,现阶段,我们可以先弃马,利用马蹄声来掩盖我们的行迹。”

“大家听明白了,我们只有12人,对方有25人,恰好是我们经过那个村庄所有人数,我们被埋伏了,大家赶快弃马,利用立体机动寻找隐秘点,马上行动!”

士兵弃马后,再给了马匹一鞭,让马儿继续往前跑,为我们的隐秘争取时间。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近,他们身上的立体机动比我们现有的差,速度也没有我们的快,我们在树顶看得清楚,果然是那个村庄的伪装者而已,也许真正的村庄已经被他们洗劫一空。带头的是几天前被贴上逮捕告示的人,此人是地下街现在的拳击之王,以为搭上了某贵族的儿子,现在正被逮捕。难道我们遇到的不是莱卡夫曼的势力组织,而是一个普通的强盗团伙而已。看着他们在我们下面飞过,

以为就这样可以了,但是马上这群人却返回,听下面一个喽啰说道:“老大,调查兵团的人没有在前进了,他们的马低声轻了很多,完全不是载着人的马在跑传来的声音,而是没有人骑的马传来的声音。”

“你确定?”

“我确定,老大,我的听力可不是一般的”

“嗯,是这样没错,那他们现在在哪呢?抢不到他们的装置,我们被抓的机会就会变大呀!”

一行人在我们所在的下面开始收索,没多久一个人就发觉了我们利用立体机动飞上树的痕迹。再加上某个士兵不小心弄掉的树叶,不偏不倚的落在头目手上,我们暴露无遗,在对方发动袭击之前,我命令士兵往前飞去,尽量拉开距离,再想办法消灭他们,毕竟我们两者之间的人数差不得不选择这样的行动,对方既然有像阿尔敏这样只根据声音及辨别我们弃马的人在,甚至可以不用趴在地上,那对方其他成员的实力可想而知,况且是在地下街可以生存的家伙们,但是他们的势力一定远不及利威尔,因为就目前我们你追我赶的现状来看,混混的头子并没有主动向我们袭击,如果是利威尔,那一定会抢占先攻击的先机,看来这只是一群共同行动的胆小鬼而已。

“三笠,我有一个办法,这样下去迟早还是要面对面战斗,还不如.......那边的几个小山丘就是最好的地点。”

我们听从阿尔敏的建议,就在那几个小山丘的地方来消灭他们,在于巨人作战的我们必须拥有随时躲开障碍物的能力,那几个小山丘绝对可以阻挡他们的部分视线,那我们就可以出其不意的制服这群强盗。

果然在山丘的掩护下,这群强盗很快就被抓住,只剩一个拿着阿尔敏要挟我们的头目。

“嘁,一群猪猡,真没用!喂,让我离开,否则.......”他把刀拿的离阿尔敏的脖子更近些。

“三笠,别管我,你们先走!”

“阿尔敏,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我丢下武器,慢慢走到头目的身边,对阿尔敏说道:“阿尔敏,还记得我教过你如何打败比你高的混蛋么?”

“啊?”

“别乱动,小鬼!我可是真的会杀了他的!”头目的刀片已经快刺入阿尔敏的脖子,殷红的血液已经顺着阿尔敏的脖子流下。

“啊,三笠,别管我,我.......有拖累你们了”

阿尔敏在对头目示弱?哦,不对,而是趁他稍有松懈的时候,腿尽量往后抬高,不偏不倚的踢中头目的胯下,疼得 他顿时放下刀片,阿尔敏趁机逃开。可是头目却迅速抓住一边的我,说道:“哈,跑了个小鬼,不是还有一个小鬼么,哈哈!”

“哈哈?哦,那你会怎么做呢?”

看到阿尔敏有点不在乎的语气,头目竟然有些慌,低下头看我的时候,我一个肘击在他的肋骨,在抓住一边肩膀,直接一个过肩摔把头目狠狠撂倒在地,动弹不得。

“要抓人质也要看准人,狗眼!”

我这招是学利威尔,因为我曾经亲眼看到过他把一个挟持他的混混及这样撂倒在地,说了同样的话。

我们一行人带着俘虏回到兵团,对于我们没有巡逻完,但是抓住了一直以来难以抓住的地下街混混,埃尔文没有对我们进行深究。可是回来的只有我们和萨沙2对,去西区巡逻的利威尔和艾伦,并没有回来。

我主动请求带着阿尔敏去西区接利威尔,埃尔文同意了,他也在怀疑,利威尔是不是已经遇到了什么,就像现在的天气,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我和阿尔敏带着12名士兵换上新的马匹朝着西区行进,心里不断默默祈祷他们没事。一路上乌云密布,雨点很快落下,我们带上帽兜继续不停的前进,没有看到利威尔和艾伦之前,我们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西区没有东区的树林多,更多的是灌木丛之类的,一片稀疏的林子里面,也许是大雨的缘故,此时显得非常阴冷,慢慢地我们问道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三笠队长,我们发现3具士兵的尸体!就在那几棵大说后面。”

我马上弃马跑去,映入眼帘的是3具残缺不全的身体,这个样子的尸体好像在哪里见过?对了,就在那次凯尼追杀我们的时候,那种杀伤力极强的武器,现在居然还有,不是被禁止了么?

“三笠,看来,这是3个回来送信的士兵吧,而且还是在其他地方被杀,然后转运到这里的,也许敌人在误导我们?我们走的路线不应该是这条?......”

后面阿尔敏的分析我完全没有听进去,我脑海里想的全是利威尔和艾伦是不是安全的。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我都来不及思考,我的指挥能力快消失了,幸好有阿尔敏在,他很快反应过来,指挥2个士兵回去报信,一边往回走,一边发信号弹,以求尽快通知埃尔文和韩吉。2个士兵一组分别寻找真正的巡逻路线,留下阿尔敏和我在树林等待消息,再决定何去何从。

“三笠,看来罗伯弗曼已经开始行动了,他的目标很可能是艾伦,如果我们失去了艾伦,就失去了一个筹码,还记得我们从艾伦家地下室找到的一盒巨人化药剂么,存放在王都的王宫某处,可是几天前失踪了,这是我不经意间路过埃尔文团长房间外面时听到的。”

“丢了?那么重要的东西竟然丢了?”

“嗯,我觉得这是埃尔文团长故意让我知道的,因为这么大的事情,我不可能随便说出去,然后在我们巡逻时候遇到袭击,那么我就会说出这个秘密,让我们警惕,如果是罗伯弗曼得到这批试剂,那么他会怎样利用呢?”

“啊,我们在墙外遇到的莱卡夫曼并没有明确说明巨人化有哪几种途径,除了智慧巨人可以让普通人变成无脑巨人,还有就是药剂吧!”

“壁内又会有一场巨人的恐惧了,到时候调查兵团......”

“不管到时候是怎样的,我都不会让艾伦受到任何伤害。”

如果有利威尔在的话,艾伦不会有什么事的,利威尔是那么强大,我心理如是想着。

“三笠,你看,先后出现2发红色信号弹,看来这两组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我也发信号弹让他们回来吧。”

“嗯,阿尔敏,现在按照你的思路来办。”

阿尔敏分别发射2发信号弹,示意2组回来,在等待其他组信号的时候,却先后出现3发不同地方的黑色信号弹,黑色信号弹,那不就是遇到某些进击情况,可是3发,3处紧急情况?

阿尔敏当机立断发出3发信号弹示意他们先回来集合。

雨渐渐变小,视线也不那么模糊,回来的士兵的马上除了他们以外,还分别搭上一具死去士兵的尸体,死后的惨状跟刚才我们发现的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分别在哪里发现他们的?”

“报告组长,跟在这里一样,在树下找到他们的,但是周围并没有打斗的痕迹,下雨的缘故,冲刷掉兵长一组的行动痕迹我们没有发现特别的事情!”

“并不对,阿尔敏,你有发觉吗,出来利威尔和艾伦,士兵的尸体还差一个人,难道还跟着利威尔和艾伦么?”

“三笠,现在......左边20米处树上,三笠。”阿尔敏小声对我说道。

可能真是因为一时的不够冷静,连在面前的敌人都没有发现。我以眼神示意士兵不要轻举妄动,看来他们来是想处理剩下的三具尸体的吧,看来真正的冲突地点就是这里了。我和阿尔敏装作故意往前寻找线索的样子,走到利于用立体机动的地点,突然发动装置飞上去,那个家伙还有些措手不及,他迅速的闪躲,偶尔与我正面交锋,可是他戴舍帽兜,是我看不清他的真实面目。他的实力完全在我之下,等我跟着他到地上时,才发现这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一群家伙。他们的实力不容小觑,善于利用大雨的优势,模糊听觉和视觉,悄然潜入我们面前,而我们有难以发觉,要不是因为雨变小了,我和阿尔敏也不可能发现他们。

一共有5人,被我们削掉3人,活捉一人,正在我想追上去的时候,阿尔敏拦住我说道:“三笠,穷寇莫追。我们首要任务是回到兵团,向团长汇报这件事情,也许团长已经料到这件事了。”

“阿尔敏......好吧!”

“报告组长,犯人死掉了!”

“啊?怎么回事?”

“我们也不知道,只看见他突然全身发抖,吐血倒下,才发现他已经死掉了。”

倒下的那个犯人全身都是乌黑的,吐出的血也是暗红色,看来这是一群莱卡夫曼培养的死士,他们手腕都纹有一个纹身,蛇一样的图案。

韩吉带着一队人在2个士兵的引导下赶来,我们简单报告了事情的经过,我就迫不及待的问韩吉:“韩吉队长,利威尔和艾伦回来了吗?”

“啊,放心吧,艾伦小天使没事!”随后转向大家,“所有人,把尸体搬到马车,准备回兵团!”

“是,分队长!”

利威尔和艾伦在我们离开后不久回到兵团的,听韩吉说,艾伦没事,我就放心了,艾伦没事,那么利威尔也不会有事的,在回调查兵团的路上,我是这样想的。

“三笠,我觉得利威尔和艾伦那组的士兵中有内奸!”

“内奸,阿尔敏,你为什么这么想。”

“我们这组全是调查兵团的老部下,不会有问题,萨沙和利威尔2组可都是有新成员的,滑稽的吗,从驻扎兵团选拔来的新兵!可能混有莱卡夫曼的手下。”

“真的吗?.......”虽然阿尔敏每次说的事情都八九不离十的,但是这次的事情仅仅是因为有内奸才这样的吗。

回到兵团,我来不及换下湿透的衣服,马上朝利威尔的房间跑去,想要见到他的心情从来没有这次强烈,可是奔去他门前的我,看到的是艾伦,萨沙,让,科尼一幅幅悲伤的样子。不是吧,难道利威尔他......

“艾伦,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利威尔呢?他好像不喜欢这么多人站在他的门前吧。”

淋湿的衣服还啪嗒啪嗒的往下流着水,可是这样的气氛,我不用问也想得到利威尔出事了,可我还是在自我催眠。

“三笠,对不起!啊啊啊........”艾伦一句话都没有说完就开始嚎啕大哭,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哭泣的艾伦。

“艾伦,别哭!”没有等艾伦说出利威尔到底怎么了,我直接推开门进去,看到的是利威尔无力的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嘴唇也没有任何血色......心好像被什么抓住,动弹不得。我一直以为的人类最强,有利威尔在,艾伦就不会有事之类的,可是我却又忘记了利威尔也是人,利威尔也会受伤,利威尔也可能随时离我而去......不敢想象的后果,以前我明明对他说过,你再强也是人类,也会受伤,口口声声说过我会变得更强,比他还要强,我要来保护他,利威尔是我的.......爱的人啊......可是发现利威尔和艾伦没有回来的时候,我还庆幸着有利威尔在,艾伦就不会有事,有利威尔,事情怎么都不会很坏,甚至在问韩吉的时候,听到他说艾伦安全的时候,我却忘了问利威尔是不是好的,是不是完整的,只是想到艾伦没事,那么利威尔一定也不会有事的,毕竟利威尔可比艾伦强多了。可是我忘了,利威尔是艾伦的监护人,他会保护艾伦,他会尽全力保护自己心爱的部下,就算自己遍体鳞伤......

眼泪在打转,可是我不能让它流出来,如果利威尔看见我哭了,一定会说我是小鬼吧。艾伦和他们也走进来,看着床上的利威尔,声音有些呜咽,艾伦说道 “利威尔中了毒箭,韩吉正在研究解药,都是我的错,三笠,对不起!”

“艾伦,别胡思乱想,利威尔知道了会踢飞你的。”我此时冷静的语气,殊不知这是我最无助的表现,不敢动一下,以为我一动,就会慌了阵脚,忍不住抱着利威尔大声哭泣,可是我知道这样不能,本来此时的利威尔就很痛苦,如果我在大声哭泣而吵醒他,利威尔会更痛苦的。


评论
热度(1)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