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永生之羁绊

第二碎片衔接:变速的三年

自利威尔那次离开我的怀抱之后,我与利威尔之间的距离好像变短了,尽管我与利威尔相处的时间少得可怜,只有我每周例行去库谢尔夫人家里拜访,直接一点就是我家的后院。利威尔除了兵团的任务和训练,剩余的时间绝大部分是与他的母亲库谢尔待在一起的,余下的极少部分时间来与我见面。利威尔一直更喜欢绿眸的我,对于金眸的艾伦·耶格尔有些抵触,金眸的我可以拥抱、可以亲吻,可以聊天,但是金眸的艾伦·耶格尔就不会有这样的待遇,通常是利威尔怎么野蛮怎么来,这比炸了毛的猫咪还要难管和难以接近。

这三年,对于利威尔来说是极速创痛与不安的三年,因为利威尔一直品尝着失去与无赖,从第一次出墙遇见巨人开始,利威尔就在不断的失去,不断地伪装自己的心脏,明明痛的快要炸裂,却还是硬生生的承受了下来。我仿佛看见利威尔的心脏一次又一次的劈裂,一次又一次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一次又一次的骄傲被巨人压倒性的力量粉碎,他不是英雄,但是能够一次又一次的回来,被人们附加的寄托接踵而来,他不是英雄,他说他连自己的朋友同伴都救不了,看着他们在自己的眼前如流星般陨落,自愿的或是被迫的将生命燃烧殆尽。

这个世界是否终将迎来光明。

虽然我每次也会去墙外,但是我保护的目标也只有利威尔而已。57次壁外调查,那犹如噩梦般的记忆再次袭来,大的离奇的巨木森林,还是那些事,还是那些猜想,利威尔班的最终陨落,利威尔飞着滑过四人的面前,为佩托拉合上眼的那一刻,我似乎看见了利威尔的眼角痛的发红。

这个时空与那个时空的距离被削减,我作为恶魔金眸的艾伦·耶格尔失去了人们的视线,淡出名为记忆的东西,甚至连利威尔脑海里少的可怜的回忆都被无情的清空,仿佛又是一个崭新的世界一般,艾伦·耶格尔带着记忆,美好的或是残酷的,再次回来了。与相同的人做不同的事情,与利威尔的记忆一起回来,但是那时的利威尔脑海里已经没有了名为艾伦·耶格尔的恶魔。

很滑稽的是,艾伦竟然作为王宫的公主回归,作为调查兵团的资助人。

“嗬,还不赖嘛!”说完利威尔便去稍作休息,以便接下来的对人格斗训练做准备。艾伦.耶格尔听了那一句“还不赖”后,心情莫名的很好,但是他知道,利威尔除了在正事上会与他搭话,其他的就没有接近的机会了,他也不着急,因为利威尔俨然住进了自己所编织的牢笼里,57次壁外调查,他失去了自己信任的并且很重要的利威尔班,其中也包括利威尔心里占有一席之位的佩托拉,每次看见利威尔走到他们的房间面前驻足,望着四个空着的房间,虽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心理的创伤不会消去,艾伦.耶格尔几次不经意间的看见这些事情,心理默默的心痛,但是无能为力。他知道利威尔不是那么容易相信别人,除了自己同伴,尽管利威尔现在并没有真心将谁当做同伴,因为失去的时候会更加心痛与不舍。艾伦.耶格尔要接近他的人,更要接近利威尔的内心。利威尔那张被岁月与战争洗礼的脸,已经没有更多的表情来表达了,但是说他是面瘫的话,也是有点过分的,因为眉眼的阴郁一直加重,偶尔还是会舒展的,那就是艾伦在利威尔在睡着的偷偷潜进房间的时候发现的咯,而且艾伦也忘不了要给利威尔一个晚安吻。

“米克,那个,你为什么看见艾伦.耶格尔就躲呀?哈哈,难道说?害羞了”韩吉看着米克,就像恶作剧的小孩子一样,眼神不定!

“韩吉,你的想法怎么那么特别!受不了!”米克没有理韩吉,自己走开。

对于这件事呢,时间回到艾伦来的那天,米克来到埃尔文的办公室,商量艾伦·耶格尔来兵团的事宜,令人麻烦又头疼,那些内阁大臣的会议要求把艾伦调离王宫来到调查兵团,这边接收了,不管怎么样都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因为艾伦·耶格尔在王都的商会黑白通吃,掌握着王都的经济主脉。而且据说艾伦名声不怎么好,还是恶魔什么的,虽然米克本来就不信这一套。艾伦跟着埃尔文在办公室,米克走进来就看到艾伦,这个人他没有见过,于是按着平常的路子,径直走到艾伦面前,用鼻子开始嗅......艾伦的脸直接黑掉,可以离自己这么近的只有利威尔,正在考虑要不要揍他的时候,米克离开了,埃尔文的脸色也是尴尬。“哎米克,这是.....”

“我是艾伦·耶格尔,初次见面,请多指教!”艾伦在埃尔文说的前一秒就打断了他,此时,艾伦有了一个“好主意”,为米克的鼻子来一场气味的盛宴。

米克来到利威尔这边,艾伦.耶格尔正在准备上训练场,米克又看见了艾伦,感觉今天的艾伦眸色改变,气味也改变了,不管,先闻一闻,当米克走到艾伦身边时,准备开始用鼻子获取信息,利威尔见状欲拦截,被艾伦.耶格尔噤声的手势阻止,艾伦看着身边正在嗅自己的米克,出了声“米克分队长,您好啊!”米克抬头。

“哇!!!!咳咳咳咳咳..........啊?!!”呵呵呵,艾伦笑了,阴谋得逞!看来米克的鼻子要废掉一段时间了。

藿香汁 薄荷汁 姜汁 辣椒水  花椒水 角豆树雄蕊花汁【此花的气味很邪恶,类似人精@液的气味】这些精品混合,艾伦在米克嗅自己气味的时候朝米克的鼻子狠狠的喷出去。米克的鼻子是废了,但是心得问题来了,米克正因为鼻子灵敏才作为兵团的猎犬,此时米克暂时没有作为猎犬的资格。

“艾伦·耶格尔,那你就代替米克当一条狗吧。”利威尔没有将揍艾伦想法付诸于行动,因为一种揍这人的熟悉感袭来,令利威尔稍稍慌了神,于是就让艾伦来顶替米克的位置。

“利威尔……兵长?!!”

艾伦心里有些哭笑不得,没有记忆的利威尔还是对自己一如既往的绝不手下留情,米克是猎犬,是整个兵团的猎犬,我作为一条狗,也是只是利威尔唯一的忠犬。艾伦跟在利威尔的身后,眸色有一瞬间变深。

距离壁外调查还有一周,利威尔带着士兵们在树林里训练,如何才能更好的利用立体装置,用更少的气体达到更高的效率,完全只凭气体是不够的。气体用完,失去战马,那就等于把自己做成一道菜送给巨人。利用身体的惯性是最重要的一环,士兵们看着利威尔的示范,速度一流,旋转无人能敌。不禁感叹出生!“兵长果然厉害呢!不愧是兵长,不愧是人类最强呢!”

“嘁,不想死就好好练!”说完就走到树林边,开始命令一轮一轮的训练,最先用完气体的前10个家伙,自己给我跑回调查兵团!路程10公里。利威尔命令完过后,士兵就开始一个一个的出动,利威尔带的士兵都很不错,表现很好,但是利威尔绝对不会夸奖的,因为夸奖对于一个将要出击的士兵来说是一种松懈,那将是以性命为代价,利威尔受不起!等士兵都出动完了,利威尔用手拍了一下正在痛的左腿,难道还不可以这样强度的训练吗?我可没有时间了,治疗什么的,韩吉那个不尽职的烂医生!!艾伦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利威尔却不为所动,艾伦以为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揭穿他,利威尔背负的太多。

“利威尔兵长,我要跟着士兵么?”艾伦.耶格尔问道。

“嗬,这个还不赖,让我看一下你到底几斤几两,别让我的士兵折损太多就是!”利威尔完全没有承认艾伦的作战能力,没有经历过战场的家伙,啧,真麻烦!

艾伦蓄势待发,射出固定锚后发动飞行器,开动瓦斯气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向树枝,在中途马上换上另外的一对固定锚,身体顺着变换方向,熟练程度满分,顺势旋转也做得相当好。这是利威尔的视线,“嗬,还不赖嘛,果然还不赖么?!!!把最好的资源留在自己身边,整天浑浑噩噩的。那些个猪猡!”利威尔又一次不爽的咋舌。艾伦对于立体机动俨然熟悉不过了,赶上士兵的时候,所经过之处,如鬼魅般的速度,令人后背发凉,那些看见自己的士兵的表情,以为是鬼来了。

    利威尔看着回来的士兵,心理感慨着,壁外调查你们都能回来就好了,但是这个想法停留不到一秒,利威尔就开始发话:“艾伦.耶格尔留下,给我跑回去!”

“啊?兵长,怎么会呢?明明我……?”艾伦一时语塞。

“啧!还好意思说,本来你们的装置就是特制的,比我们普通的士兵要好几倍,那速度快也是当然的,再说,你们的瓦斯消耗的是最快的,所剩无几了吧。不懂得团队合作,为了速度,有为其他同伴着想过么?艾伦!”最后两个字,利威尔吐得很重,是强调也是讽刺。“在王都,气体补充什么的,当然不是问题,所以才那么浪费是吧。给我一路跑一路道歉!”

所有士兵都面面相觑,利威尔兵长是不是太严格了一点。况且这位还是兵团的资助人,以后兵团的物资生么的......

利威尔咋舌,“嘁,回调查兵团!”士兵们一一骑马狂奔,利威尔留在最后,“给我跑起来,不能比我的马慢,否则回去再做100个俯卧撑,中午不许吃饭。没有人是特例!”

一记扬鞭,利威尔的马跑了起来,艾伦也追着马跑起来,而自己的坐骑早就被先行的部队带走,真的是死也要跑回去!利威尔的温柔,要用另外一种眼光才能看得见。利威尔在马上驰骋,扬起的鞭在空气中回响。艾伦.耶格尔望向利威尔的背影,在阳光的照耀下,艾伦.耶格尔觉得利威尔就是一位美丽而庄严的神,那飘扬在身后的自由之翼,背负着全人类的希望。没有什么时候比此时更让艾伦.耶格尔心动,仿佛世界都被这种心动与美好填满。利威尔,此生,你逃不过我的的。不。是生生世世!我都要找到你!

“午餐后,请务必让我看一下利威尔兵长的腿吧!”艾伦看见回到调查兵团的利威尔拴好马走回去的样子有点不自然,那多半是强忍着左腿的疼痛吧,再怎么是人类最强,身体的出了故障永远也逃不出艾伦的眼睛。

“啊。麻烦”利威尔嘴上虽然不耐烦,但是自己的情况确实有点糟糕。

艾伦拿着药品箱来到利威尔的房间,轻轻推开门之后才发觉这样做不知会不会引起利威尔的反感。

“嘁,不嫌挤么?”利威尔从浴室出来说道。

话说利威尔洗完澡出来,为什么衣服穿得这么整齐,从浴室出来应该是只披着浴巾什么吧,哎!艾伦.耶格尔叹气,停止了他有点妄想的想象。

“利威尔兵长,请跟我说下你的腿受伤后疼痛的部位。”艾伦坐在利威尔床边的椅子上,抬起利威尔的腿放在自己铺好纯棉毛巾的腿上,利威尔明显很不适应,把腿放到男人腿上什么的,况且他跟这个小子还不熟!但是看到艾伦严肃而认真的表情,于是把心理的不爽抑制住。

“左腿外侧全部,尤其是脚踝。胀痛,刺痛都有,非常妨碍行动,发作的时候,拿着热毛巾敷会有好转!”

“天气变化会疼么?”

“嗯,遇阴雨天就会加重,腿提不上力气,很麻烦!”

在交谈的过程中,艾伦戴好很薄的棉手套,在利威尔腿的外侧按压找到利威尔疼痛的范围。几乎真个左腿的外侧都是疼痛,而且有几处特别敏感,利威尔的眉头也皱的很厉害,几乎是憋气强忍下去的,看得艾伦.耶格尔非常的心疼。

“利威尔,你这个情况不是普通的镇痛药就可以解决的,况且你的镇痛药服用的太多了,效果也不好了,而且含有吗啡的药物是不能让您服用,所以,我会对你进行你没有尝试过的治疗”艾伦手里拿出了银制的针具,“所以麻烦利威尔兵长把整个腿都露出来么?”

“啊?整个左腿?需要脱裤子吧!”

艾伦转身回避,利威尔脱掉很修身的长裤,换上睡觉用的宽松短裤。

“利威尔,请放松。”

“怎么,连敬语都难得说了么?艾伦·耶格尔。”

“恩,利威尔……兵长!”

“……”

艾伦.耶格尔扶着利威尔的腿,帮着利威尔放松腿部肌肉,由轻到重,点穴以及弹拨肌肉肌腱,艾伦轻轻按揉的那段时间,利威尔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甚至对于艾伦的这种治疗的不屑。于是艾伦读懂了利威尔的意思,慢慢开始用力,这时的利威尔显然已经不能好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开始慢慢皱眉和咬着牙关。这个过程中,艾伦会有点坏心眼的按住利威尔某处敏感的穴位,让利威尔忍不住发出一点呜呜呜的声音,以此来逗弄利威尔,利威尔已经不能像刚开那样释然,从刚开始的舒服放松到后面越来越强烈的酸麻胀痛,额头以及背心的汗已经微微浸出,打湿了衬衣,双手也一直不停的抓住床单,直到床单也被抓的变形。艾伦期间会停下来用毛巾帮他擦额头上的汗水,利威尔也乖乖地没有反抗。30分钟后,艾伦的第一个步骤已经完成。

“兵长,利威尔……还好么?”

“啊,还好!”

“那我继续了啊,利威尔……兵长!”

“随你!”

“那请利威尔兵长侧躺在床上吧!”

“啧……麻烦!”

接着是艾伦开始用镊子夹着棉球蘸取酒精开始为利威尔的腿消毒,把检查好的的银针毫不犹豫的刺进了利威尔腿上的穴位,利威尔此时侧躺着,根本就感觉不出来有针刺入,只有慢慢升起来的酸胀感告诉他,而且腿上外侧有三条线路的胀感,这正是自己疼痛的外侧三条线路,觉得很是奇怪呀,突然有一处酸胀感从小腿的外侧传到内侧,脚踝内侧哇哦,这种感觉虽不是疼痛,但是也让利威尔不好受,不久又有热源接近腿,利威尔实在忍不住,转头一看,自己的腿上扎了好几针,还有一个点燃的东西熏烤……利威尔搞不清楚艾伦在干什么,只觉得自己有些疲惫,长久紧绷的神经突然松了,好久都没有这样松懈下来不会想事情了.......

“睡着了!”艾伦.耶格尔小声的说道,看着利威尔睡着的样子,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心,好像这个人就不会离开自己一样,有一种自己握在手心的踏实感。平时脾气臭臭的利威尔在睡着的时候,也是这么的像孩子一样。眉眼间的阴郁淡去,呼吸平稳,稍微还有点湿的头发搭在额头,艾伦温柔地帮他拨开,利威尔的脸就在眼前,着个睡颜太美丽了,恍惚间艾伦以为自己的利威尔又回来了。

艾伦到了时间取针,等待的期间,艾伦强大精神力才忍住没有去碰利威尔,只是一边看着利威尔,一边在回忆往事。等到取针完毕,艾伦将利威尔扳回平躺的姿势,自己也顺势上了利威尔的床,双手撑住在利威尔头的两侧,右手的指尖轻触利威尔的额头,脸颊,下颌,脖颈和锁骨,最后将大拇指放在利威尔的唇边,从左滑到右嘴角,艾伦感叹利威尔的嘴唇真的是好软,于是忍不住的亲吻了上去,停留了好一会,身下的人儿好像感觉到了压迫,于是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镜。

“嗬,艾伦·耶格尔!混蛋变态猪猡在干什么呢?!!!”利威尔也觉得自己的脑子秀逗了,怎么会这么轻易的相信从王宫来的家伙。

“哈……利威尔先生,要是你再不醒来的话,我可是真的忍不住自己啦。”艾伦的话语里面有些疲倦,碧眼的艾伦感到了疲倦,他感到自己快被金眸的艾伦给占领了,心里面对利威尔的执念越来越浅,越来越找不到自己执着的灵魂到底是哪一个利威尔。

“艾……伦,我……艾伦,你……怎么了?”利威尔看着竟然会流出眼泪的家伙感到心软,心里仿佛有一扇门被打开一样,此时趴在自己上面的这个蠢家伙应该是自己内心最深处的被紧紧掩埋的脆弱……利威尔不知不觉,竟然轻轻抚摸着艾伦的脸颊。

“利威尔……兵长!”艾伦哭的像一个孩子,身下的这个人不仅是自己的爱人,但更像自己的父亲一般,啊,最初喜欢上利威尔的感觉是什么呢,是不是这种温柔的像亲人的爱呢?

艾伦双手将利威尔抱在怀里,没有任何理由的,在每个世界都遵循着某些约定俗成的规矩,可是却觉得真正的利威尔里自己越来越远了,要该怎么样才能抓住利威尔呢?怎样才能停止住内心那不断膨胀的渴望呢。

最深处的渴望变为拥抱和亲吻的肌肤相亲,艾伦从利威尔右侧脖颈开始,想留下属于自己的东西,利威尔绝不是因为震惊才没有推开艾伦,那是艾伦疲惫的眼但又鉴定不移的信念打动了吧,此时此刻自己回抱着的是心里面的某种思念,利威尔也同样渴望着艾伦。


评论
热度(8)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