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回忆之城——笠利

城门打开的那一刻,全程沸腾了,所有人高呼“调查兵团!自由万岁!”“利威尔兵长,埃尔文团长,自由之翼!”
诸如此类的欢呼声不绝于耳,诸多崇拜的声音传来,英雄回归,讨论着“自由与信仰的问题”,同时更多的人说的是“我们的税款终于不是白交了。”
此次西斯托利亚秘密出城的消息还没有暴露,回到王宫,处理接下来的事情,埃尔文带领调查兵团回到旧城堡,让仍在胜利喜悦氛围的士兵各自自由干自己的事情,安抚伤员等,整个旧城堡又开始有了生机。这一切其实是利威尔与埃尔文讨论出来的结果,其实就是要保护艾伦的安全。壁内的势力还没有完全掌握在女王手里,旧贵族仍然还是占着大部分,其中有很多想置艾伦于死地的家伙,所以104期的士兵现在的任务就是保护艾伦。

回到调查兵团的旧址,经过利威尔一周的强制性的打扫命令之后,整个兵团简直就像新的一样,除了埃尔文、韩吉、利威尔高层之外,全团的士兵都在进行着唯一的任务——打扫!期间兵团不管哪里都飘扬着清新的洗洁剂的气味,而这个气味却完美的愉悦里他们的长官,利威尔。一回到兵团,埃尔文一直在为战后的会议及城内的的任务缠住,脱不开身,所以兵团的只会任务交给了韩吉和利威尔,所以利威尔完全的利用了职权的方便之处,虽然没有这个职权,利威尔同样会这样做。
稚萸之歌被莱卡夫曼召回,所以利威尔之前利用稚萸之歌来监视士兵的打扫情况的事情也就没有终结,于是我们身如矫燕的利威尔兵长亲自穿着立体机动来巡查大家的干活的情况。其中不叫惨的是莎夏,因为她总是偷懒去吃东西,被利威尔罚去训练。艾伦、让因为老是吵架,而阿尔敏老师在中间劝架,阿尔敏虽然向我求助过,但是我只是摇摇头。
“三笠,你来劝劝艾伦和让啊!我劝他们劝得好累。”
“阿尔敏,别理他们。我觉得这样挺好。自有人来拉开他们的。”我听着缓缓传来的立体机动的声音,确信利威尔就在不远处,这俩小子又要被修理了。我现在对于利威尔修理艾伦一事,不再那么保护过度,就像利威尔说我一样,简直就是艾伦的老妈子之类的话,我现在只是报之一笑而已。
“三笠,你听到了么?利威尔在飞的声音......?”
啊~噗噗....阿尔敏还没有说完,艾伦已经摔在地上,让被过肩摔也砸得不轻。
“兵长~你怎么来啦?”
“你个混球,任务还没有完成,就皮痒了么?”利威尔的声音还是那么冷冷的,但是却比起以前已经有了些许温度。
“啊~兵长!你变温柔了么,打我都没......噗噗......”艾伦很不应景的说这些话,被利威尔再次踩在脚下碾压。
“艾伦,让,把这里全部收拾了,三笠,阿尔敏,回去休息!”
利威尔说完,直接转身走掉,没有特别的多看我,而我确是一直盯着他。
“哼~巨人在的时候你急着送死,巨人没了,你还是急着找死啊,艾伦混蛋~”让痛在地上还爬不起来,还是嘴巴恶毒的嘲讽艾伦。于是我去帮利威尔给让补了一脚。
“让,不要说艾伦。”
“三笠?你竟然.....你果然还是艾伦的老妈子啊......噗噗......”再补上一脚。
“三笠????”阿尔敏愣在现场,不知道该拉住谁。
“阿尔敏,我们留下来帮艾伦吧!”
“啊,是的,三笠!”
--------------------------------------洗刷刷-------------------------------
工作完成了之后,我准备去找利威尔,艾伦和让在不休不止的小吵小闹中终于各自回到自己的宿舍休息。走之前,我拉住阿尔敏,把嘴凑近他的耳朵,惹得周围的人,还有阿尔敏自己一阵脸红。
“三笠?你......”
“别紧张,阿尔敏,我不会跟团长抢人的”,不知怎么的,阿尔敏的脸更红。“送给喜欢的人,选什么花比较好?”
“你要送利威尔兵长?三笠,你确定??”
“看你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尽管说吧,现在墙内到底有什么花可以表达我的喜欢。”
“送给兵长的话,蔷薇花吧!就在本部有几株蔷薇,红色,白色,粉色都有!”
“谢谢你,阿尔敏!”
“三笠,可它们都在利威尔兵长的房间周围啊!”
“嗯?”
离开阿尔敏后,我一边走一边思考,如果就在他的房间外面的话,我摘掉了会不会惹他生气啊,如果要是被他发现了的话......哎呀,真难办!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扛起浇花的水壶去,比起摘下来,把他们都打理好了,整棵都给他,这样是不是更好。
然而结果总是出乎意料,我来到利威尔的房间外面,这里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的,仿佛我是一个搞破坏的过客而已。有些气馁的我放下水壶,轻轻敲响利威尔房间的门。没有人回应,哎,把手放在门上,原来这个人没有回来?......啊,门开了??没有锁门??脱下靴子,轻轻走进房间,隐约听到窸窸窣窣的水声,难道?利威尔在洗澡?我用左手捂住嘴,生怕发出一点声音,然而心跳的声音确实只增不减!利威尔在洗澡,这是一个多么诱人遐想的场景,而我现在就在这房间里,脚步慢慢往于是挪去,虽然心里有点小躁动,但本能的力量却不能抗拒。堪比蜗牛的速度,我终于走利威尔浴室的门前,浴室的水声也越来越大,心跳声也出卖此时我强装的冷静......耳朵贴到浴室的门,水声戛然而止,准备离开的我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被开门的利威尔踹得满地滚。
不好意思抬起头,与利威尔正在发怒的眼睛对视,顿时心跳漏了好几拍,浴巾没有遮挡完的地方若隐若现,在水汽的围绕下,越发的诱惑。
“是你?三笠,你来干什么?”
“我?”
“来看我洗澡么,你这臭小鬼,哪里学来的?”
躺在地上的我也不打算起来,准备就赖在这儿,总有机会接近他。
“我想送你鲜花,可是正好碰见你在.....所以,不知不觉就.....”有些发红的脸出卖了我的意图。
“嗯?!还不滚出去!”
“......”最终抵不过利威尔,我起来准备转身,然而利威尔马上要做的事情让我打消这个念头,他竟然毫无顾忌的在我身边换衣服,很是嫌弃地把脏衣服丢在一边。
“韩吉那个混蛋,竟然把墨水泼到我身上,应该踢她更狠一点的!”
换好衣服的利威尔转身看见还在的我,不明不白的说了一句“花呢?”
“种在你房间周围呢,我每天来照顾它们,养好了全部送给你!”
“啧,小鬼!”
利威尔衣柜里挂着那件礼服,被利威尔洗干净后好好保存着,想必利威尔再也不会穿它了吧。
拿起洁白的毛巾,在利威尔转身关闭衣柜的时候,我从后面盖住他的头,帮他擦干依然往下滴水的头发,他也没有生气,更没有推开我,利威尔现在只穿了一件普通的白衬衫,黑色的裤子,真个人显得都很干练整洁,非常有吸引力,要是这样的利威尔被别人看见了,我想我会嫉妒得发疯吧。擦干头发后,我准备展开手拥抱他,他却推开我。
“想抱我?不可能。”
“又想来跟你过几招呢!”
说完我率先出拳,朝他们右肩砸去,而利威尔迅速躲过,在回我一拳,我也算是轻松的躲开。
“三笠,不要让我洗第二次!否则.....”
“没有否则,大不了我陪你!”
大约十几回合之后,我有些呼吸加快,然而利威尔却没有任何不适,他不愿与我纠缠,到头来我还是得发挥我的强项——直接扑到会比较好。
“利威尔,你在抗拒什么啊?”
“抗拒?”
一边交手一边对话的我们就像在吵架一样。
“不管我有没有巨人之力,我都爱你!利威尔,不管你之前是不是听了埃尔文的命令故意管着我,现在我就是爱上你了,利威尔,不要怀疑我!”
“爱?怀疑?”
果然,利威尔的动作有了一些延迟,抓准机会的我朝他扑去,紧紧抱住他,惹得利威尔不禁后退几步,撞到床沿,我不偏不倚的压在他的身上,脸撞进了他的颈窝,留下一排红红的牙印。
“啊,三笠,起来!”
“利威尔,你觉得,我会起来么!”
就从留下的那排牙印起,开始亲吻,从细致美丽的脖颈一直到微薄的唇,简直就是利威尔给予我的极致诱惑,我呼吸出来的热气打在利威尔的脖颈,惹得他微微颤栗,可是这样不就更加惹人爱了么!
“三笠,嗯......哼....停下.....”
“利威尔,现在还停得下么?

覆上利威尔柔软薄润的唇瓣,尽可能温柔的对待,如花瓣一般的唇如涂了毒的花蜜,就算有毒也不会舍得离开,况且这个过程中还有利威尔被我故意的轻咬发出的微微不满的声音,微微皱起的眉怎么这么可爱呢。
就这样轻轻浅浅的吻持续了很久,久到利威尔完全不动,任我亲吻……
最后,我有些使坏的笑了,利威尔难道在想更进一步的事情?
“利威尔,今天你没有准备好,下次吧。我会毫不在意的要了你的!”
“啧,混蛋小鬼!”
我把肩埋在利威尔颈窝,呼吸着属于他的温柔气息,就像在对我的救赎一样。
利威尔这个人啊,不能一次把他逼急了,得慢慢来,等到合适的时候,他自然会把自己献出来的,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殊不知利威尔今天的态度是因为巡逻了一圈之后,想三笠必定会帮着艾伦做事的,于是还不辞辛劳的转了一圈回到三笠和艾伦在的地方,偏是看见了三笠把嘴凑到阿尔敏的耳边……想不通自己为何要来这里,偏是看见了这种事情,现在的小鬼都喜欢这样么?原来莱卡夫曼说得对,不管有没有巨人之力,三笠对自己的感情不会是真的,终究会有一天淡去,俩人没有任何关系!回屋的路上遇上韩吉和阿尔敏,阿尔敏被韩吉叫来帮忙,而韩吉作死般的把墨水泼到自己身上,于是心情坏到了极差!
也许是自己大意了也许气昏了头,尽然没有关紧门。快要洗完的时候,竟然才发现门前有人,出来碰见的却是三笠那个混蛋小鬼!
…………………………
“利威尔,我没有你想象的那样对阿尔敏做了什么?而是我发现你来了,我不想让你听见我们说的话!我在向阿尔敏……”
“向那个小鬼问该送我什么花?”
“是!
“嗯!”
我再次抱住利威尔,说到“利威尔,我不知道爱是什么样子的,又抽象又难懂的字眼。但是就像现在,我抱着你,而你没有推开我,我觉得,这就是爱吧。”
“……”


评论
热度(1)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