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永生之羁绊:艾伦与城堡里的利威尔(二)

艾伦与城堡里的利威尔(二)

阳光格外的美好,初夏的天气温暖又清爽。稀疏的蝉鸣不会特别吵闹,河边的绿草莹莹,落下的柳枝如轻抚恋人的脸一般与清澈流动的河水接触。小荷露出尖角,几只调皮的蜻蜓便落在上面。轻风吹过,带来阵阵清香,把正在看书的利威尔吹得醉了,索性放下书,从窗台一跃而下,一楼的窗台不高,利威尔利索的落在软软的青草上面,青草上开着洁白的小花,在风的拂动下,轻轻摇曳,利威尔蹲着摘下一朵,放在鼻尖,舒畅的香气使得利威尔嘴角上扬,露出极少有的微笑。被艾伦.耶格尔强制在屋里看书,利威尔的心情有些烦躁,但是此刻舒缓的轻风让他忘掉了疲惫。几近中午,艾伦.耶格尔在去调查兵团的总部还没有回来。利威尔蹋着轻松的脚步走在花园的青石板上面,碎石头铺成的路,毫无疑问,利威尔第一次走就知道了其中的玄机,城堡的建筑是“L”形状,花园,凉亭,小河,树林.....这些景物组成了其他三个字母“E”“V”“I”,就像是专属于他的地方一样,出生于黑暗的地下街的利威尔仿佛快忘掉了那段不堪的生活,但是偶尔出现在梦里的片段,还是会轻易搅乱原本就没有平静下来的心情。

与食人巨人的最后战斗,是把罪魁祸首智慧猿巨人困在了墙外最坚固的山脉,利用韩吉最先进的炸药解决掉的,利威尔甘愿成为猿巨人的诱饵,最后一战人类胜利了,创造了利威尔希望中的世界,但却也对新的世界闭上不舍的眼。艾伦.耶格尔去调查兵团与埃尔文商量出墙调查的事宜,巨人虽然消灭了,但是未知的世界仍然需要调查兵团的探索,人们的活动范围已经扩大到西甘西娜区域以外几百公里,但也没有发现阿明口中所说的大海,沙之雪原,火焰之水,蓝色的海......

利威尔身穿洁白的衬衣,修剪得极好的线条与精美的设计,衬托出利威尔小巧的身材,原本笔直的身体也有了一分曲线的柔美,同样洁白的领巾一丝不苟的系在柔软小巧的脖颈,在微风的吹拂下,领巾下面耀眼的钻石里面如星空一样宝石若隐若现。天空色彩一样的短裤,连着细长的肩带,把利威尔的身影显得更加俊俏好看。到小腿的白色长袜,与利威尔光滑有力的小腿相得益彰,三厘米高的棕色短靴承载着利威尔,慢慢地,似漫步一般,踏过石板路,柔软的草地,来到一片碧绿的树林,此时除了风拂动树叶的沙沙声,稀疏的蝉鸣,利威尔的脚步声,树林安静得如梦境。利威尔走了大段路程,微微细汗,便在林子外的一颗树下驻足。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巾,让微风可以进入里面,把恼人的细汗吹干。

大约几分钟之后身体再一次变得清爽,不远处是艾伦.耶格尔晾晒的纯白被单,清新的香味被风带来,利威尔闻着被单的洗涤剂淡淡的蔷薇香,心情还不错。虽然脚下是绿油油的小草,还有探出头的不知名的白色野花,抬眼望去,简直是一幅出自于画家手里的写生画卷,甚至不止。毕竟画卷记录的只是一瞬间,但是真实的景物千变万化。不知是被这美景灌醉还是微风的关系,利威尔觉得有一丝疲倦,但是此情此景就这么看一次太过浪费。心里闪过一丝想法,便以他最快的速度跑回城堡,拿到画板与画具材料,薄毯,水,再以快于风的速度跑回刚才驻足的那棵树。把薄毯子一甩,薄毯飞出去落下铺好,搭好画架,摆好画具,就开始边看边作画,此时利威尔心里竟然有一些庆幸艾伦.耶格尔逼着自己学格斗,战术以外的东西,让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留住某些东西,即使是这一片刻的美景......全神贯注的利威尔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完成时,看着与真实景物无差别的画卷,利威尔一时楞了神,到底自己这么拼命画出来,会留住什么呢......放松下来的利威尔软软的坐在薄毯上,倾下有些疲惫的身体,侧躺在薄毯,双腿微微弯曲,左手拿住另外的纸默默地写着些什么......不知不觉中,或是在这美景的催眠中,利威尔莫名的感到安心,竟然觉得眼皮越来越沉,直到闭上眼......

早就错过了艾伦平时为利威尔准备午餐的时间,艾伦一路上祈祷着利威尔别生气,同时也担心饿肚子的利威尔会怎样,利威尔其实很怕饿,一饿就会完全没有精神,那个样子简直就是慵懒至极的猫咪.....

回到城堡的艾伦.耶格尔,看见书本静静地躺在桌子上,没了阅书人的踪影,以为是累了到房间休息。但是找了房间后,依然是空无一人,厨房?没人!.......直到艾伦.耶格尔找完所有房间,都没有找到利威尔的身影,就想着利威尔是不是各自跑到调查兵团找他去了,心理越想越急,跑到马厩,马一匹也没有少啊。

中午12点的太阳已经有些炽热。艾伦.耶格尔静下心来才发现,利威尔看书的窗户是打开的,跃出去的艾伦发现了被利威尔摘下的花留下的花茎,沿着并不明显的脚印,艾伦.耶格尔一步一步的往利威尔所在的方向走,果然,这边风景太过迷人了吗,连利威尔都被这吸引了“利威尔当你看到这片美景时,你是怎样的心情呢“,艾伦.耶格尔边走边想着。

不久,越过草地的艾伦看见了利威尔放置的画架,地上薄毯俨然睡了一个安静的人儿,【嗬,发现一只利威尔喵】。利威尔作的画立在睡着的利威尔旁边,俯下身艾伦把这幅与真实景物没有差别的画卷看的更加真切,此时利威尔手里还握着笔,身边散落的白纸上映下一些清秀漂亮的字体,艾伦.耶格尔捡起来一看,嘴角上扬.......艾伦.耶格尔拿起笔,把新的作画白纸固定在画架上面,对着此时转为平躺的利威尔开始作画。艾伦.耶格尔蹲在利威尔右侧,利威尔完美的侧颜展露无遗,虽然14岁了,但是看起来与八九岁无异,清爽的头发自然的垂落在脸庞两侧,白皙的额头露出,看起来犹如为雕琢的璞玉。细长黝黑的柳叶眉,轻轻闭上的双眼,如蝴蝶翼般的睫毛,挺拔的鼻尖,柔美白皙的脸颊,红润微闭的薄唇以及小巧的下巴,艾伦.耶格尔作画顺序就是如此,比起周围的美景,此时睡着的利威尔才是一道最美的风景。在艾伦.耶格尔的记忆里,此时少年的利威尔没有眉间的阴郁,眼里的疲惫,紧皱的眉头,如刀削过一般的脸和下颌,坚硬如铁,肩上沉重的负担,背负人类渺茫的希望......安静得如一幅画卷,在艾伦.耶格尔笔下的利威尔,脸颊多了些柔和,如刚刚开放的莲花的花瓣,白皙中微微透着粉红,脸上映出的曲线也如莲花柔美。

”额?“艾伦.耶格尔看着慢慢坐起来的利威尔,心里一惊。已经醒来的利威尔曲腿坐在薄毯上,右手遮住脸掩盖刚睡醒的惺忪样,左手撑在薄毯,开始下一轮发话,

”艾伦,什么时候来的?“

”啊,这个.....“

”别给我说没有准备午餐吧,否则等着被踢吧!“说完利威尔嘴角轻轻上扬,没有人发现。

”是的!“

艾伦.耶格尔收拾完画架,把披风取下披在利威尔身上,帽子遮住了利威尔整个头和脸,长长的披风有些拖地。在回城堡的路上,利威尔的身体律动带着披风,活像一颗会跑来跑去移动的绿蘑菇!【绿蘑菇什么的,利威尔才不会知道】

回到城堡的利威尔把身上的披风往艾伦.耶格尔身上一甩,就快速的去浴池洗澡了,还不忘留下一句,”嘁,臭死了,满身汗味!“留下艾伦.耶格尔看着被扔的披风独自凌乱。

当利威尔洗完澡出来,客厅里面已将摆好了丰盛的午餐,利威尔轻轻哼了一声”还不赖!“

艾伦负责对利威尔的体能,格斗,战术,立体机动的训练;历史,美术,礼仪,剑术的指导。利威尔明显对的课程更感兴趣,艾伦对于利威尔的表现自然是算满意的;但是在剑术的指导上,利威尔总是学得不够!

”哦,那就如你所愿“,艾伦的嘴角露出恶魔狩猎前的微笑。

”上,下,左,右,回击我!“艾伦加快出剑的速度,利威尔也明显来了兴致,凭着灵活的身体以及扎实的体能基础,回击艾伦慢慢加快的速度是没有问题的。

中场休息时,利威尔赶快补充水份,艾伦走过来说道,”还不赖嘛,我出剑的速度已经达到6级,对于刚学不久的你来说,很不错!“

”什么很不错,慢死了!再快一点吧!“

中场休息过后,艾伦出剑速度达到7级,利威尔回击的速度也跟得上,索性艾伦直接增到8级,突然增快的速度让利威尔有些吃力了,不断的回击,艾伦的力道加大,利威尔回击的时候开始后退,很快利威尔的体力有些跟不上了,而艾伦却一直很淡定,看着节节退后的利威尔,艾伦也没有给利威尔喘气的时间,终于,利威尔被逼到墙角,行动受到阻碍,几下就被艾伦退去利剑,摔倒在地。

”怎么样,受伤没?利威尔。“

”啊,.....没有!“喘着粗气的利威尔没有抗拒艾伦的搀扶,走到椅子上坐下稍作休息,离下课时间还有1个小时,利威尔补充水分,缓过劲来。站起来对艾伦说:”艾伦,我们再继续吧,以你刚才打败我的速度与力道来吧,我准备好了!“

”哦!了解“对于,利威尔的倔强,艾伦表示无奈又钦佩,便由着利威尔的要求来。

“上,”啪!“左”啪!......艾伦念出一句,利威尔快速阻拦,直到后面没有发出攻击命令,随机出击,着又给利威尔加大了训练难度。在这短暂的1小时之内,利威尔被艾伦去除利剑5次,打趴下16次,但是每次利威尔都顽强的站起来对战,没有浪费掉一分钟。在最后一击中,艾伦出剑从左下斜飞右上,是至今为止没有出现过的方式,利威尔反应依然很灵敏,反方向接住攻击,化险为夷;接着艾伦.耶格尔从元路径反向出剑,本来刚当下剑的利威尔也循着从右下斜飞至左上,两利剑相碰,金属发出响亮的碰撞声,这次利威尔的力道不足以直接当下艾伦的攻击,现在俩人利剑相碰,利威尔用尽全力对峙着,眉头的紧锁让艾伦看出利威尔的力量已经不是很足,利威尔为抬头看见艾伦,对方的眼里并没有轻视的目光,倒是很认真的与他对战,仿佛还等着利威尔会如何化解现在的情况,如果一直这样剑与剑的对峙,利威尔早晚会进退两难,精疲力尽的。唯有出不同于平常的路数吧。利威尔身子往左一闪,顺着艾伦利剑力道方向退去力量,当艾伦的剑行至力道的终点,利威尔已经移至艾伦的右方,从退去力道的剑再次往右攻击,艾伦转身接住,再次两人正面对峙。

“哟,利威尔,干得不错!”

“嗬,是吗。”

    利威尔努力拿到出剑的主动权,向艾伦快速出剑,怎奈利威尔对艾伦的攻击完全无效似得,不仅每招都接住,而且被艾伦步步紧逼退到死角。利威尔不甘心,再一次退到死角则会再一次被打倒,而且非常的惨烈,体内不服输的力量马上灌满小小的身体,使出全力想艾伦出剑,他现在并没有考虑什么安全问题,举起利剑,把全身力量集中在手臂,如闪电般往艾伦挥去,“啊~~~~”,艾伦看见利威尔脸上的表情变化,不禁愣了愣神,眼前的少年如审判者,举起利剑向自己挥来。

..........终于,在两件相碰的瞬间,艾伦的剑被力道弹掉,利威尔也因为力道的关系,被艾伦的剑反弹,把手中的剑震了出去。

利威尔喘着粗气看向艾伦,“哈,终于可以退你的剑了啊,虽然是因为你一时愣神了。”

“啊,利威尔,干的不错!”

利威尔把双手紧紧握住,仿佛可以减轻受伤的痛苦,自己的手从开始练习就磨皮,出水泡,水泡破裂后,没有表皮保护的皮肤被磨出血,在后面几次攻击,尤其是最后一击中,自己的手被剑柄震出伤口,他不想让艾伦知道,所以此时此刻把手紧握,也许可以阻止血液的流出,但是钻心的疼痛忍得出汗。在利威尔思考的瞬间,艾伦握住利威尔的手,鲜红的血液已经不顾主人的阻挡,毫不留情的出来了,滴落在地上,留下鲜红一片。

“利威尔,给我看看吧,你受伤了”

“没事,这点伤,随便包扎一下就可以了”

   “……”

艾伦.耶格尔的脸越来越难看,从艾伦手里夺过利威尔的手,打开一看,触目惊心的几道口子,利威尔你真是能忍啊。

“艾伦!赶快给我处理啊,混蛋!”

好久没有骂脏话的利威尔再一次骂起了“混蛋”。 利威尔的意识渐渐模糊,身体软了下来,可能是高强度的训练加上太过于注意力的集中,精神紧张,此时松懈下来,身体就像脱力一样往艾伦怀里倒去,艾伦的呼唤声也越来越远,这是个什么感觉呢,仿佛这种经历是真实存在一般,大脑中某扇紧闭的门快要打开.......实在是累得脱力的利威尔没有管什么脑海里那扇门,依偎在艾伦.耶格尔的怀里沉沉地睡去。

利威尔醒来已经接近傍晚,睁开眼睛,看见自己躺在淡紫色的床上,同样淡紫色的窗帘在夕阳的映托下,仿佛是某个仙境打开的门一样,吸引着利威尔灰蓝色纯净的瞳孔。利威尔坐起来,摇一摇头,无奈的笑一声,这些有的没有的想法怎么就突然跳了出来。他害怕太过真实也是太过于虚假,11岁以前的记忆正在慢慢退去,利威尔心里空空的,如果这真是一场梦的话,那么自己什么时候会醒来呢,醒来?????利威尔猛地抬头,地下街的情景再一次清晰,潮湿又发着恶臭的地下水沟,看着母亲在自己面前咽下最后一口气,没有任何办法的利威尔独自蹲在某个角落,幼小的心灵几乎被这漫无边际的黑暗吞噬,连自己的母亲都抛弃自己了,自己也该是不是随她而去呢。独自抱着膝盖,把脸埋下,已经很长的头发遮住瘦削的只剩下一张皮的脸,潮湿破烂的衣服已经留不住一丝温暖,不断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但是都是一张张冷漠到极致的脸,自己甚至看不清楚他们的脸庞,眼里某些液体留下,本来以为不会流的。直到一个带着帽子的人把自己拖起来扛在肩上,把自己的母亲埋了。直到后来,那个戴着帽子的人交给自己一些生存的方法,当自己有些依赖后,那人却不知不觉的离开,可笑的是,自己竟然连对方的脸都没有看的清晰啊。自己再一次被抛弃,......抛弃,抛弃.....利威尔的头痛的像要快炸裂似得,双手掌抱住自己的头,依然无法减轻这种痛苦,脸上已经难受得扭曲,喉咙仿佛是被人扼住,用尽全力也发不出一丝声音,果然现在是在梦中吗,醒来依然会在那个肮脏潮湿的地方,没有依靠,任人欺凌吗......

“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艾伦.耶格尔进屋看见痛苦的利威尔,马上跑去抱住利威尔,大声呼喊他的名字。

被一个温暖的坏跑环绕,利威尔冷得出汗的身体往艾伦.耶格尔身边靠,仿佛这个温暖的港湾为自己打开大门,住进去就不会醒来,不会回到那个凄凉黑暗的地方。

“有谁在叫我吗,谁啊?.......”在混沌中的利威尔听见遥远的声音,冲破围绕自己的黑暗,射出一道白光,白光之中有一双温柔地手向自己伸来。啊,光芒啊,利威尔朝那双手跑去,伸出自己的手想要抓住她,跑了很久,离那双手越来越近,身体也越来越温暖,当自己终于抓住那双手时,才看清手的主人,“艾伦.耶格尔,艾伦……。”

“艾伦.耶格尔!”利威尔睁开眼睛,嘴里同时呼喊出艾伦.耶格尔的名字,自己的手也正被艾伦.耶格尔握住,无比温暖。

“利威尔,做噩梦了吗,没事了,我在!”

“梦?”利威尔小声说出这个字,“我现在不正在梦里吗,啊,艾伦?。”

艾伦.耶格尔把利威尔抱到窗台,让利威尔坐在上面,让利威尔感受这个并不是梦境的真实存在。傍晚的风吹起利威尔本来就宽松睡衣,风里面带着荷叶的清香,被夕阳染红的天际映在利威尔的脸上,留有余温的夕阳,把利威尔整整的包裹住。

“看呀,利威尔,这些都是真实的呀,你喜欢的红茶园,荷叶田,你画过得那片绿草地.......对吧,利威尔。”

“啊,是的呢,不是说疼痛可以分清现实与梦境吗,为什么我不痛呢”,利威尔用手掐着自己的脸说道。

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利威尔发出一声大叫,“啊,混蛋!”

艾伦捏住利威尔的下巴毫不犹豫的就亲吻起来,甚有将舌头伸进去的意思。

“艾伦,你干什么啊,混蛋!”利威尔说着就要站起来,艾伦怕他摔下去,双手扶住利威尔的双腋下,利威尔弹跳的本领真不是盖的,竟然抬腿飞踢向艾伦的脸,脚不偏不倚的踢在艾伦的脸上,被踢到的鼻子,鼻血很不争气的留了出来,而艾伦却没有生气,利威尔的脚没有离开脸,艾伦眼睛斜下,看着利威尔下面美丽的风景......利威尔意识到艾伦的鼻血不只是因为那一脚,一下子又蹦到床上,利威尔一脸嫌弃的看着艾伦和自己的脚,沾了些艾伦的鼻血,更加的嫌弃呢。

“利威尔?!!!嗷~~~!”

“嘁,活该,艾伦还是一如既往的色狼呢!”

艾伦对于不买账的利威尔,只有自己独自凌乱了,想不到利威尔什么时候变得腹黑了,难道他睁开眼的那一刻就真正的醒了,后来的他的精彩表演??????【利威尔,你什么时候又没有安全感了,总是这样调皮呢】

艾伦回到王城,选好做手套的材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手工把细如发丝的蚕丝编织成防伤的手套,不眠不休。。

时间快到中午,利威尔让艾伦.耶格尔先回去准备午餐,自己再练习一会儿。专门为自己打造的立体机动,利威尔用起来已经得心应手,在草地那片树林快速滑行,在林子间追逐起飞的燕子,还算灵活健运的身体在树与树之间穿梭,任风声在耳朵充盈,在一次滑行中,利威尔展开双臂,头往上仰起,很享受的让风拂过自己的脸颊,被风吹得往后仰起的黑发不断摇曳,露出利威尔整张优美俊俏的脸庞,仿佛利威尔就是这片林子的精灵一般,林子的树也记住了这个每天都来叨扰的美丽的人儿吧.......

享受完滑行的利威尔带着立体机动往城堡的方向走回,路上的花草也把利威尔此时的心情刻画的无比优美一般,当利威尔驻足在河边,看着已经半开的荷花稀稀疏疏的落在水面,蹲下用手拂过水面。

“啊,真凉快啊,......啧,还不赖!”利威尔吧心中所想付诸实践,站起身,哗啦把立体机动卸掉,脱掉外套,解下皮带,现在只留了白衬衣和卡其色的裤子,光着脚站在地上。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仿佛有一股淡淡的汗味,“啧,受不了,得拿上洗掉!”迅速解开口子,扯下,露出健康白皙的上身,肚子上的腹肌微微有一些,还没有完全成型啊。接着脱下长裤,叠好放在地上,穿着银白色的小四角小库,毫不犹豫地迈着步子走向河里。位置较浅的地方水已吸收了太阳的热量变得不是那么冷,温度用来降温刚刚好,但是这水位才到膝盖而已,利威尔又往前走了几步,脚底的温度慢慢下降,越来越冷了。直到水位达到低腰,利威尔就没有再往前了,用手捧起水洗脸和身体。

“嗬,真不赖啊,河水就是凉快。“虽然艾伦.耶格尔很早就对自己说不能来这河里,虽然这条称之为河,但是此处确实泉水的发源地,自己所在的地方离泉眼很近,所以城堡里的用水直接取自于泉眼的水,味道也很不错。准备好城堡里的事情,艾伦还没有看见利威尔回来,心想那小家伙是不是训练的太认真了吧,现在还没有回来啊。

”啊???难道???“艾伦.耶格尔不希望自己想的是真的,河边那叠好的衣服和装置,利威尔下河了吗,怎么不见人影,河面水慢慢流动,河面波光粼粼,看似美丽的河水,却快要吞噬掉利威尔的生命以及灵魂。艾伦.耶格尔来不及脱衣服,纵身往河里一跃,潜下水,在水里睁开眼,没有看见利威尔的身影,难道是被冲走了么,不会的....艾伦.耶格尔继续往河中间游去,再次睁开眼,发现困在漩涡中的利威尔,利威尔胸前微微发着紫光的印记引导艾伦.耶格尔游过去,利威尔薄唇微启,身体内微弱的气息被这冰凉的水温慢慢夺去......艾伦.耶格尔一把从漩涡中拉出利威尔,嘴对上利威尔的嘴,将剩下的空气吐向利威尔,并且迅速游到河面。

”利威尔,喂,利威尔,听得到我吗??“

艾伦对利威尔开始做胸外按压,30次过后,艾伦.耶格尔拨开利威尔如花瓣一样的唇,吹了两次......

”利威尔!”

“咳......咳......咳咳咳咳.....”利威尔艰难的吐出一口水,终于苏醒过来,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艾伦平静地脸,没有责怪,倒有些担忧。

“利威尔,可以跟我好好解释一下吗?”艾伦.耶格尔用手覆盖住利威尔胸前的紫红色玫瑰契约说道,渐渐变为金色的眼眸仿佛还在说,契约还没有解除,想死掉可不那么容易。

“啊,太热了想降温。回城堡你才不会让我用冷水,况且我看到有红色的鱼.......”

“红色的鱼???利威尔,你是想去抓鱼啊,你可知道河面看似平静,其实地下暗潮汹涌啊,河底不平,又大又深的坑会形成漩涡呀,你到底有没有自觉爱惜自己的生命呢!”还没有等利威尔说完,艾伦就打断利威尔,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

利威尔的脸上出现一个大大的“井”,任艾伦.耶格尔把他裹起来,抱着走回城堡。

利威尔回到城堡的一段路上,回想起他落水的那一刻,以为生命就会这样终结呢,因为他的挣扎对于河下面汹涌如吞噬生命的恶魔般的漩涡简直无力,反而越挣扎越会被它卷入其中。利威尔在及腰的水位捧起水把身体洗得很干净凉快的时候,准备上岸穿衣服回城堡,不告诉艾伦.耶格尔这件事,算是可以蒙混过去,又想着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怎样。但是时机刚刚好的在利威尔眼前出现几条红色和彩色的鱼,利威尔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鱼,想着也是好久没有吃鱼了【吃货!】,于是抬起脚步轻轻往前接近目标,看见红色的鱼近在眼前,奇怪的是那些鱼竟然也不怕,还在悠哉悠哉的享受似得。利威尔眼疾手快地双手举起如剑一般插入水里,毫不费力的抓到一条红鱼,出水的那一刻,利威尔清楚的看见,红鱼不同于他见过的任何一条,颀长的鱼鳍,如人身上的手臂,柔软灵活的鱼尾在不断摇摆,而且鱼身也显得特别瘦长,这与艾伦跟他说过的奇怪的故事中美人鱼很像,也不知是不是眼花,竟然在某个瞬间看见手里的鱼变成一条真实的美人鱼,鱼鳍变成人类的手臂,鱼头的鱼鳍变成尖尖的耳朵,唯有没有变化的是那颀长灵活的鱼尾。更令利威尔惊讶的是本来全身通红的鱼身慢慢变得透明,显现出人类洁白美丽的肌肤,鱼尾还是半透明的红。手中的人鱼也慢慢显现出属于人类的脸,脸???????利威尔放开一只手,不可思议的放在自己的脸上,因为他看见的那张脸与自己极其相似,甚至是一模一样,利威尔就像在看自己一般,同样是美丽柔软的黑色的头发,同样的脸型,同样的五官,只是灰蓝色的眸子此时变成了如天空一样的深蓝,深蓝????妖艳的紫????还是热烈的红????人鱼不知是因为被利威尔看的久了,还是利威尔松开了一只手的缘故,竟然张嘴就往利威尔手咬去,利威尔有些吃痛,还没有反应过来,人鱼修长的鱼尾摆上来,在自己的脸上啪一下犹如打了一巴掌,利威尔手一滑,人鱼挣脱自己的束缚快速逃走了,而此时水里看不见一条鱼,利威尔于是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眼花啊,但是手上的咬痕和脸上依然存在的疼痛感告诉他这一切又似乎真实的发生过。利威尔想想那条长得和自己一样但是只有自己手臂那么长的人鱼,不禁笑笑,准备转身回去,岂料脚下竟然一滑,身体往前倒去,学过游泳的利威尔游起来也不费力,只是讨厌的水草缠住自己的脚,深水区冰凉的水使得自己行动并不是那么灵活,在往上的过程中,突然一股旋转的水流把自己拉进去,整个身体被束缚,怎么动弹都是徒劳,越是动越是被卷入得更深,当自己最后一口气被呛出,身体突然失去力气,任凭旋转的水流把自己困在漩涡

......意识渐渐模糊......但是利威尔此时眼里却看见了另外一种景象:在一片蓝色的水域,宽阔如蓝天,一望无际,自己在水上面漂浮着,正在享受阳光与潮湿带点咸味的风。一位美丽如天使的人如跳水般游入自己所在的蓝色水域,离自己越来越近,温柔地拥抱自己,动作始终那么轻柔,仿佛自己是他的珍贵的艺术品一般,慵懒的睁开双眼,睁开眼瞧见的是一张熟悉到不能熟悉的脸,艾伦.耶格尔。自己微微笑了,笑得那么温柔,仿佛拥有魔力般,艾伦.耶格尔低头吻住自己.......当醒来时,却真实的看见艾伦.耶格尔,但是场景是自己偷凉的河边不是蓝色的水域,原来自己做梦啦??????

利威尔回到城堡,被艾伦.耶格尔说教一番,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经历讲给了艾伦.耶格尔听,但是艾伦.耶格尔与艾伦脸上并没有露出惊讶,反而是早就知道的表情,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怎么会去河里的,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去么?“

”啧,我看见,昨天你这家伙不也去游泳了么?“利威尔说着看向艾伦。

”啊,我....这个.....倒是,利威尔,你看见我游泳了,全部?“

”啊,该看的都看了。“

”哦......“艾伦声音上扬,还以为利威尔对他敞开了心扉。

”........“利威尔回敬艾伦一片眼刀。

艾伦本想把给利威尔做得手套给他,岂料自己刚一靠近利威尔,便被他躲开,“嘁,一身臭味的家伙,离我远一点!”

“啧!”利威尔毫不留情的抬起左脚往艾伦腿上踢去。

戴好利威尔的右手,大小很合适,米白色的丝紧贴利威尔手的皮肤,看起来非常柔软,利威尔脸上的表情也证实了这一点。当看见利威尔左手的咬痕,明显是牙印,但是有够小,利威尔发生的事情一目了然。

“喂,你要握多久?”

“哦,不好意思,失礼了!”

“嘁!”

晚上,月光下。

利威尔遇见了美人鱼,那条在水精灵的羊水里面孕育出来的美人鱼,世上只有唯一的一条,它们的特点是会读取抓住自己的人类的灵魂,如果它感兴趣的话,就会进化成那个人的样子,一模一样,唯有多变的瞳孔是不一样的,世界上所有自然的颜色都会映在眸子,成为自己的瞳孔颜色。”

如果利威尔没有正好抓住那条美人鱼,那利威尔就变成那人鱼的腹中餐。

那条人鱼现在还很小,需要很长的时间成长,有水精灵的保护,他不会有事的。他已经咬了利威尔,沾到利威尔的血液,那么利威尔的记忆他也会有。

清凉的晚风吹拂,艾伦起身回城堡。此时城堡里的利威尔已经进入梦乡,微风从打开的窗户偷偷溜进来,吹进了利威尔的梦里。

利威尔,在你的梦里,会有我么?

我到底要以怎样的速度生活,才能与你再次相遇。


评论
热度(7)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