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回忆之城

 巨人莱卡夫曼说过,就在那次利威尔昏倒之后,在他醒来之前,他说到“三笠,艾伦,你们都对利威尔有不一样的感情的吧,不同于战友,不同于朋友,不同于亲人,更不同于爱情!但就是有种离不开他的情感,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那是巨人之力的本能,这个人是库谢尔的孩子,阿克曼家族的人不会被巨人的初代王洗去记忆,而他恰恰又是我的孩子,同时拥有阿克曼家族的能力,又同时是巨人的血脉,所以他对于拥有巨人之力的你们会有致命的吸引力,我给予你们的巨人之力,那是思念啊,所以你们仅有一部分力量就走这样的情感,那你们可知我对他的思念又有多多浓呢。所以,你们战胜那些与你们为敌的巨人后,我会回收我的巨人之力,到时候,利威对于你们只是利威尔兵长而已,没有其他什么意义了。可是,这个孩子,对你们的感情已经收不回了,他艾伦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而三笠,利威尔对你,已经有些喜欢了。如果你们没了巨人之力,对利威尔没了那种依恋,特别是你,三笠,只会伤害他的,可是利威尔这个孩子感情藏得很深,又这么温柔,不会表现出来,只能默默承受了吧!所以,在他受到伤害之前,我得把他就在这里,跟我回那个世界。”
    怎么可能,利威尔属于这个世界,怎么可能被你这老家伙带回去。所以,我必须拿出我的真心,证明就算我没有了巨人之力,也是同样爱着利威尔的!
举起右手,放在嘴边,把心里最神的情感发挥出来,不管是思念,愤怒……狠狠咬下右手,狠到咬下之后,我的右手已经动不了了,可是,在这逾加浓郁的的疼痛与无力感之后,我还是巨人化不了,强忍的泪水还是流了下来,心里越来越浓烈的思念占据我的整颗心脏,利威尔,你在哪……
手上的疼痛慢慢消失,手也慢慢愈合,巨人之力把所有伤痕都带有了,包括利威尔。好了再咬,一次比一次狠,我都忘记了到底咬了多少次!
知道耳边响起熟悉又悦耳的声音,才发现肩上站立的稚萸之歌!
利威尔!”可是转头之后,没有他的身影,唯有有些疲惫的稚萸之歌。
“呐,稚萸之歌,利威尔呢?”
它没有回答我,只是头转向某个角落,那是地下室的地方,只有够拇趾大小的稚萸之歌飞出来而已。
利威尔篇:
    他带着士兵冲出去的时候,在巨人之间,利威尔本来斩杀巨人的能力超强,可是这次的巨人不到不好斩杀,而且就像是用了兴奋剂一般,不断对士兵发起袭击,而且灵活性明显增高,这个到底怎么回事?连韩吉和艾尔文都收到袭击,而且反击很困难,这些发出的光线利剑只是减慢巨人的行动而已,还有出来的狮子也是,对于巨人的杀伤力没有多大,艾伦手里举起那颗石头,身体不能动!难道,这是在吸取艾伦的力量给这些恶心的巨人?啧,这个到底是什么情况?一个巨人突然从后面袭击艾尔文,而艾尔文正在与面前的巨人纠缠,

没有注意到后面悄然无声的危险,而自己现在离得太远,没能即使赶过去,只见那个身体显得不是很强壮的黄发少年飞过去,削掉巨人一颗指头,但是巨人似乎被激怒,一掌把阿尔敏拍出去很远,发觉后的艾尔文马上削掉巨人后颈,赶过去扶起阿尔敏,可是阿尔敏的情况不容乐观,不断从口中吐出鲜血。利威尔眉头深深皱起。转身之后,艾伦身边不断聚集无脑巨人,三笠的体力有些吃不消了……这个?从衣服包里探出头来的稚萸之歌,发出微弱的叫声,被利威尔听见,利威尔把它放在手里,看着它打滚,巨人似乎对稚萸之歌有些惧怕,纷纷离开利威尔去袭击其它的士兵,然而利威尔想起了巨人莱卡夫曼的说过的一句话“你会后悔现在出去的!”震惊如利威尔,记忆回来了,地下的记忆全部回来了,原来这都是自己固执要出来的后果,他们三人同时失去正确的记忆,留下的都是些混乱错误的记忆,所以,所以……才是这样的后果么?选择了就不后悔,可是,现在心里的感觉是,就如失去法兰和伊莎贝拉那时的感觉,后悔么?不,是心痛,是自责!
利威尔头也没有回,在稚萸之歌的带领下回到地下!
就在利威尔回到巨人莱卡夫曼身边,三笠与艾伦的记忆慢慢恢复……莱卡夫曼对利威尔说了上次跟三笠说得话,利威尔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淡的对稚萸之歌说到“出去为士兵们救治吧,然后听三笠的吩咐!”
利威尔,你还是不肯死心啊!”
“……”

名为“一见钟情”的毒药
“莱卡夫曼,老家伙,哼,”利威尔叹了气,继续说到“你坚持要把我就在这里的契机是什么?”
“利威尔,你是我与人类的孩子!”莱卡夫曼好像陷入回忆。
“呐,又怎么样呢?你说你是那个丢下我和母亲的那个混蛋嫖客?呵,还真是令人吃惊呐。我和你还真没有狗屁父子重逢的激动呢。你做这么多只是为了留下我?那你真的是费心了。”
“利威尔……唉,32年前,人类与巨人还在僵持阶段,人类的壁外调查还没有成立,我被王命令潜入人类世界调查,与我一起的还有10个同伴,但是能回来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我们趁着当时还在修葺的高墙最低的部分潜入,调查期限为半年,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寻找机会潜入王都,直到王宫里面。假扮成侍卫的我们被分担不同区域,开始一切都很顺利,直到调查快要到期的时候,中央宪兵团里有一位曾经在巨人这边的人类发现我们的存在,于是我们被王都清查,已经有4人被认出,被经过残酷的刑法后被处死。我们没有王的允许不能进行巨人化,但是直到第8个人被处死的时候,我忍无可忍的巨人化了,把王都搅得天翻地覆,我再怎么厉害也没有抵挡得过众人的立体机动的攻击,终于在体力不支的时候变回来,在蒸汽的掩护下,我逃到了地下街。又累又饿的我找不到地方,阴差阳错的被你母亲救了,包括我唯一的同伴,他已经受了很重的伤。我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正在一个潮湿的屋子里,库谢尔给我拿来了一些水和食物,虽然不好吃,但是已经很好了。我总共在地下街待了9天,期间我帮库谢尔清理过来讨债以及来找你母亲那个的的家伙,我自己身上也没有什么财物,只有一个当侍卫时一直装在身上的一颗宝石而已,我用它典当换来钱交给库谢尔。我很想保护这个女人,但是却又无能为力,我身为巨人世界的王储,虽然不缺相亲的对象,但是没有像库谢尔这样吸引我的,不知是否是因为她是阿克曼家族的原因,也许是相互吸引吧,在我离开的前一晚,我们发生了关系。第二天中央宪兵团派人来地下街调查,我在库谢尔的帮助下逃到商人的运输车里面,来到嘴外一道墙,趁着夜晚逃出去,可是要逃出去必须巨人化才可以,我的巨人化招来不少士兵,而我的同伴也因为掩护我而死去,逃出来的只有我而已!”莱卡夫曼在回忆的时候,就像在述说别人的故事一般,不带走情感,连一直装的深沉也没有了。
“那你们去王都调查的目的是什么?”利威尔呼了一口气,问了一个莱卡夫曼没有讲明的问题。
“我们的目的,哼,为了想知道当初三女神为什么要离开王都,并且建造那3道高墙。”
“你的意思是高墙与三女神有关?”
“呐,只有找到三女神才可以破坏墙壁吧,巨人才会真正的消失。”
“真正的消失?”
“利威尔你难道不知道那3道墙是巨人形成的吧,他们只是在沉睡而已。那颗力量之石已经把他们都唤醒了吧!”
“你?!!”利威尔有些担心,要是没有找到三女神的话,那么,人类是不是要……
“呐,利威尔,你知道你的姓是什么吗?”
“管我屁事!老家伙,快告诉我怎样才能找到三女神!”
“屁事???”莱卡夫曼有些无语,扶额道“利威尔,我跟你说过最后的武器吧!你怎么这么健忘,果然你遗传的更多的是人类的种子啊!”
“稚萸之歌?它现在……三笠!”
“啊,利威尔,终于想起来啦!这个权利我已经交给三笠那个士兵了如果他能想起让稚萸之歌唤醒三女神,我就相信她真的爱你,否则,那只是我的力量的原因而已,我不能……”
“你给我闭嘴,猪猡!不要把所有事情,甚至连人类的最后的希望都押宝似的押在我身上,我没有那个心情来跟你玩游戏!”利威尔第一次这么失控,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是因为这场战斗没有让他参加,还是因为三笠……
“冷静!利威尔,相信三笠吧,现在我没有在玩游戏,只是你出去的话又会引起三笠与艾伦的记忆出现错乱!利威尔,我是把你当做赌注与他们作为交换,失败了我也逃不了责任!”
“赌注?他们?是谁?”
“是巨人世界的主宰者们!”
“他们正看着这一切呢!”
“他呢在哪?”
“你要去看看他们么?”
“呐,把我当赌注的家伙,我倒是到看看,我竟然这么值钱,竟然比人类的自由还值钱!”
“哈~利威尔,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莱卡夫曼在心里咆哮!
莱卡夫曼手里护着利威尔从稚萸之歌飞来的地方飞去,直到上面的出口,莱卡夫曼带着利威尔来到那个世界,与人类世界完全不同,心里完全就是阿尔敏嘴里经常说得那个童话般的世界,现在这里,显得非常不真实,就像置身油画里一般,有些耀眼的光照在利威尔身上,这种温暖的感觉如梦境,要不是身边有莱卡夫曼那张讨人厌的脸,利威尔以为这是被催眠了。
“利威尔,在阳光下,你更像库谢尔了!”
“你不是巨人的样子也不赖!”
莱卡夫曼拥抱住利威尔,把他拥在怀里,把长久的思念传达给利威尔,但是利威尔并不领情。
“啧,老家伙!给我放开。别把我当小孩子!”利威尔的黑了,不知是因为被人触碰还是因为莱卡夫曼比利威尔高得多的身高!
“……嗯?!!”莱卡夫曼被利威尔踹了!

利威尔不理莱卡夫曼的纠缠,朝着巨人掌权者的方向赶去,但是所到之处除了一望无际的草原还是草原,于是耐心本来就不好的利威尔终于还是炸毛了。
“喂,老家伙,到底在哪里?那个恶心的跟宫殿!”
“真喜欢看利威尔生气炸毛的样子了,你该早点跟我说嘛,我飞起来可快多了!”
”啧......嗯,带我去!“利威尔微微偏着头,忍住去踢莱卡夫曼的冲动。利威尔认识到这个世界的不同,在莱卡夫曼的面前,有时候服服软最好用的招数,莱卡夫曼这个家伙,完全对他的威胁不屑一顾,没有马,没有立体机动装置,对于身处这个陌生的世界来说,无疑像是一个荒野求生的流浪狗一般,但是利威尔唯一认识,而且也是唯一一个在身边的家伙,莱卡夫曼,没有一点合作的意思。 说起打一架,利威尔可能会赢,但是可恶的莱卡夫曼可以变成会飞的巨人,到时候脸着老家伙都跑了,自己就真的是无人可以问路。
”啊,好啊!利威尔现在就去么?“
莱卡夫曼抱起还没有转身准备好的利威尔,展开翅膀就飞起来,这次他没有巨人化!!利威尔整个一个人是一个公主抱得形式被莱卡夫曼托在怀里,利威尔的心情更加不好了。
”喂,不用巨人化也可以飞嘛!......你能换一个姿势么?“
”嗯,可以哟!要不单手?还是你自己抱住我的脖子?“
”......啧,算了,不换!先带我去洗澡换一身衣服。“利威尔想像莱卡夫曼单手托住自己更像一只小动物,嘁,恶心死了。
”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利威尔随着莱卡夫曼飞到了一座建筑,看起来很像希娜墙内那些还没有拆掉的老旧建筑一样,当时自己跟着埃尔文到王都参加会议,看到了那些破败的建筑,虽然只是断壁残垣,但是利威尔可以肯定它们是完整的样子有多么雄伟和壮丽,那该是多么华丽庄严的城堡啊。但是自己心里想的那座建筑就在自己眼前,心里稍稍有点震惊,难道100多年前,巨人与人类真是一起的么,那为何现在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喂,莱卡夫曼,这是哪里?“
”这是.....怎么说呢,是我的房子吧!怎么样,还不错吧。“
”“啊,还不赖!,利威尔看着有整个调查兵团3倍大的城堡,有些诧异。
”跟我来吧,我带你去温泉。“
”温泉?“
”啊,就是不经过加热,本来就是热的泉水吧!“
利威尔脱了衣服,走进那个堪比壁内湖泊那么大的水池,这简直是那些猪猡也享受不到的待遇。温暖的泉水带去污浊与疲惫,坐在池子里,利威尔理了理事情的头绪,待会该怎样与巨人这边的掌权者交涉。洗好之后,转身看见已经换好衣服的莱卡夫曼。
“啧,你穿着是什么衣服,太过华丽了吧,真以为自己的贵族的王子么?只是一个普通的.....?莱卡夫曼,你给我解释清楚,我也要穿成你那样,确定不是把我扮成布偶?再送给那些恶心的家伙?”
莱卡夫曼表示,对与这么炸毛又可爱的利威尔,自己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但是看见自己的孩子可以露出这么真实的一面,作为父亲却很欣慰。在利威尔沐浴的不远处,一直蓝紫色的稚萸之歌停落在那里,心想,墙外的那位三笠,已经找到方法了么,如果三笠正在看的话,会不会......
“喂,在想什么,你那恶心的笑!给我换一套。”
利威尔披着浴巾跟着莱卡夫曼来到房间,本来以为会找到一套正常一点的衣服,看来自己想多了,低气压无限被放出,各式各样的礼服,足以把眼睛看花。而莱卡夫曼在房间里默默的不做声,微微的笑而不语。
“我还是传自己的衣服好了。”
“哦?你的衣服?哦,已经不见了呢!”
“你.....啧!”
被逼无奈,利威尔认为自己可以称得上嘴粗鲁的无赖,但是遇到一个更加无赖的家伙。【莱卡夫曼说:姜还是老的辣】
    利威尔最后,选了一套主打黑白系的礼服,柔软纯白的衬衣,与自己身体大小非常合适,就像量身定做一般,黑蓝色的马甲同样紧贴自己的身躯,把本来干练的身体修得显得有些柔软,长度只到膝盖上方的黑色短裤,配上到大腿黑色的长筒袜,把膝盖密密麻麻的伤痕遮掩。再是前方2厘米脚跟5厘米的黑色中长靴子,虽没有穿过有跟的鞋子,但是这双鞋合适到令利威尔厌恶,最后就是利威尔最不想穿上的外套,虽然是黑色没错,但是后面那团如在王都宴会上看到的那些花瓶样的女人裙子后面的配饰,看起来让整个人都显得娇俏,可是利威尔不想穿上它,因为后面不仅翘起来,而且还留长至拖地如裙摆样的尾巴到底是怎么回事?狭长的尾巴上面绣着稚萸之歌的团,因为褶皱的关系,看起来就像要飞起来一样......
突然问道一股香甜的气味,头脑变得有些昏昏的,看见莱卡夫曼那张带着笑意的脸,真想揍他.....利威尔睡下后唯一能想到的事情。

“你也想利威尔了吧”

三笠尝试了好久的巨人坏,没有利威尔的吻,果然是不行。
手里捧着也有些疲惫的稚萸之歌,想必它才从战场那边回来吧,治好了那些士兵,会被韩吉发现的吧,那个咳血狂人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会好好研究你的。
“......嗯,你也是?”
“.....啊????”会说话??
“你会说话?稚萸之歌?”
“呐,是的。利威尔都还不知道。”
“跟主人一样傲娇呢”三笠心想。仔细回忆地下的经历过得事情,三笠想起了这只稚萸之歌的终极武器的话来。如何唤醒三女神么,不如就趁它可以沟通的话,来问问稚萸之歌。
“小家伙,你知道如何唤醒三女神?”
“嗯,知道,但是要等利威尔的在里面拿到机关。”
“机关?”
“相当于钥匙吧。”
“那么说,你可以知道利威尔在里面干什么也让我知道,告诉我?”
“啊,不仅能知道,还能看到,在那边有跟我一起接应的稚萸之歌。”
“那,让我看看他怎么样了!”
“利威尔直到后,会.....”
"不会的,我就说是我逼你的。生气了我来扛。"
于是奇迹的一幕出现了,在山体的一块石板上,出现了有画面的石板,刚好是利威尔在温泉池的时候。三笠目睹了利威尔沐浴,换衣,炸毛的整个过程。
“三笠,鼻血掉了!!!”
“啊,不好意思!”三笠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利威尔的,所以,血脉喷张之类的该是正常的吧....

明明是看得到的,但是不能触碰,不能拥抱,不能亲吻,三笠的心理充满一种名为嫉妒的怨气,此时此刻正在以诡异的速度往外冒。
“三笠,我们还是不看了吧,利威尔知道了真的会生气的哟!”
“不行,我眼看,不能错过利威尔拿到钥匙的那一刻。”
三笠目不转睛的看着一幅幅画面,恨不能直接从石头穿过去,当然,三笠已经文公稚萸之歌这个事情了,可是小家伙说没有办法。。。
---------------------------------------------------
利威尔被莱卡夫曼抱着来到一座宫殿,醒来后除了莱卡夫曼那张欠扁的脸,还有3个陌生的人,但是从服饰上来看,应该是莱卡夫曼口中的掌权者吧。更令人气愤的是,莱卡夫曼帮自己穿上了那件奇异的服饰,感觉自己真的 像是被打扮成布偶放到这里被人观赏,可是脸上不赖烦的表情可就会让这群猪猡失望了。。
莱卡夫曼!你给我解释一下??”
莱卡夫曼没有说话,而接话的是其中一位看起来和善?的长者。
“利威尔公主,你醒了。终于看到你了,以前听莱卡夫曼说你真的存在,今天看到了真的是相信了呢!”
“......公主?你,眼睛没问题吧!”利威尔身上发出一种名为危险的信号,低气压散发得很快,但是对于这些陌生的怪人来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哦,莱卡夫曼没有跟你解释吧,在这个世界,王族的未到50岁的孩子,无论男女,都叫做公主。”
“不是我不说,而是不敢.....”莱卡夫曼在利威尔的面前可是永远败北的。


评论
热度(3)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