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回忆之城(笠利)2016-5-10

七夕节特别篇
说明:这是后面会出现的软萌萌【大雾】的利威尔,暂时没有战时的记忆。
利威尔:哼,三笠,你这个家伙,昨天欺负我一天,哈哈,今天这里没有墙壁,你壁咚不了我!哼~
三笠:呵呵,利威尔,不要得意,那我就来臂咚!
【利威尔一副得意的样子,可爱极了】
说完三笠张开双臂把利威尔环绕在怀里,任利威尔如何挣扎也逃不了!
【利威尔,请停止傲娇!】
利威尔:三笠~我教你壁咚!
利威尔张开双臂想把三笠推到墙角,可15岁的身体没有什么力气,现在的三笠可又长高了!
三笠:这样?!!
三笠心里乐坏了,利威尔竟然这么主动,于是把壁咚不成的利威尔轻松推倒了墙角,并送上香甜的浅吻。惹得利威尔脸阵阵的红!
利威尔:韩吉给我的饮料,可我扭不开,怎么办?
三笠:我帮你吧!
三笠拿过利威尔手里的饮料,轻松的打开了瓶盖,盖子上前写了两个字“加油”。把饮料给了利威尔,利威尔可坏咯,高兴的说到“韩三笠,你要尝尝吗?好好喝!”
三笠盯着利威尔的脸,说了句“好”,便直接亲吻了一下利威尔的唇,然后说到“味道果然很好!”
利威尔成了一个红苹果!
三笠慢慢意识到,饮料有些不对,怎么身体有些发热?
看着利威尔全身泛起好看的红,三笠捂脸使劲忍……终究忍不住了。
“利威尔,对不起了!”
于是三笠抱起利威尔就往房间跑去……
第二天,利威尔为感冒的三笠送药……昨天三笠把利威尔送到屋里,然后自己在浴室里肚子流鼻血,然后淋了一整晚的冷水浴……
韩吉那家伙,这种要只对女生有影响,不是三笠不做,而是三笠担心利威尔才15,这么小,不可以……
之后3天,三笠看到利威尔不小心就萌的一面。鼻血君依然弃她而去。韩吉,我饶不了你!
正在实验室的韩吉打了个喷嚏,她一直以为三笠得手了,看她一直忍得这么难受,于是相出了这个馊主意!
……真为韩吉担心~

“啧,三笠,小心点,我和艾伦一直在你身边。放心去做吧。”
“啊,利威尔,艾伦,有你们在,我就无所不能!”
拿起巨人手里的宝石,看起来只有拳头那么大,其实挺重的。艾伦选的是左边,那我就在右边试试,微微弯腰,把全身的力气集中在后背和右臂,犹如扔铁饼一样把手里的宝石扔了出去!随着清脆的水晶破碎的声音,一个盒子又掉了,落在坚硬的钻石上面,被摔碎!
“三笠,小心!”
“……啊”我和艾伦被利威尔拉开,而他自己却收到不明物体的袭击。盒子被摔碎之后,发出许多束刺眼的光芒,而这些光芒瞬间变成透明的利剑刺过来,我还在惊讶怎么会有这样的变化时,利威尔就看出其中蹊跷,瞬间把我和旁边的艾伦推开,而散乱发出的透明利剑向四方发射,利威尔心脏的位置被击中,顿时说不出话来,张开的嘴想说什么,却被涌出来的鲜血淹没,利剑很长,它穿过利威尔的身体后,箭头抵在金币上,所以利威尔此时还站着的,暂时没有晕过去。
“……利威尔~利威尔……哈啊啊~”再痛苦的叫喊他也听不到,我被艾伦压住,爬不起来,因为发着光的利剑还在不断射击,可我不能看着利威尔就这样被利剑固定,这样的受苦,还有不断的流血,万一……利威尔……死了……
“兵长~醒醒!兵长~”艾伦的声音已带哭腔。可他还是不肯放开我,尽管我已经把他的手臂咬出血。从来没有这样哭过,嘶哑的声音也无所谓,可是看到利威尔快要离去的样子,心里就像被人狠狠抓住,紧得不能呼吸,在被千万只匕首切开一样,我中午理解到什么叫做痛到无法呼吸……
利威尔~你,不能倒下!我马上来救你!”
“艾伦,放开我~”我发挥自己被利威尔说过的了不起的力气,把艾伦直接从我身上反转,艾伦现在被我压在身下,深入金币……
“艾伦,让我去吧!没了利威尔,我就战斗不了了。”
“三笠,带上我吧!没有兵长,我也……”
“好……”
利威尔离我们不远,但是利剑的速度很快,我们必须更快才行。
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利剑的空位,就算被刺到也无所谓了。于是我和艾伦开始了现有的人生中最快的冲刺。
没有愤怒,因为我的心脏是利威尔,没了心脏,那有什么活。
直到我们跑出去才发现,这些所谓的利剑只是光线而已,只有利威尔心脏那把利剑才是真的!
我们的眼睛被骗了,而且被骗得很惨,连最初利威尔的机会都失去了,跑到闭上眼睛利威尔身边,我没有办法取出他心脏的利剑,只有紧紧抱住他,大脑失去了思考,唯有心痛,还有痛心!
“兵长~”
啪~啪~,两次清脆的拍手声后出现了我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呵呵,人类虽有眼睛,但是却瞎了。怎么样?失去心爱的人感觉怎么样?”
“恶魔~混蛋巨人,就应该把你削了!活该没有得到库谢尔的原谅!”
“三笠,是你在说话,还是你体内的巨人在说话!”
“你说呢?你有办法救利威尔吧。”
“呐,有!我怎么会让利威尔真正的死去呢?5~4~3~2~1!”一个响指,利威尔心脏的利剑化为一道道光芒散去,心脏的伤口啧慢慢愈合,认利威尔是主人的“稚萸之歌”也开始了咏唱。这一切来得突然,结束的也突然,让人有种抓不住时光的感觉,虽然人类本来就抓不住时光。可是现在我心里这种感觉被无线放大,唯有握着利威尔和艾伦的手,我才相信这一切真的发生过,再者,钱币上利威尔的血还触摸惊心的存在着,提醒着我被眼睛看到的骗了,也错过马上救下利威尔的最佳时间!
“三笠,刚才跟我说话的是你吧!”
“除了我,还有谁?”
“那你怎么知道那件往事!”
“我有一个聪明绝顶的发小,我学习了他的思维,多多少少我也才出来了,利威尔的父亲大人!”
看到巨人脸色变化,我想我猜到的都是真的。利威尔的父亲,其实是巨人真正的王。我和艾伦之所以在这里不能发出巨人之力,那是因为,我们的能力全是他给予的,现在他只是收回了我们巨人之力而已!
利威尔在我怀里安静的睡着,这样恬静的睡颜,多久没有看到了呢?
停止与巨人的对话,因为作为父亲却各样伤害利威尔,我怎么样都不能接受!
一个吻轻轻落在利威尔的额头。
直到后来,我才发现,那滩血本不是利威尔的,而是巨人脱出来之后为利威尔挡下剑流的因为,血液可以慢慢气化消失,直到利威尔醒来。
“三笠,艾伦,没事吧。”
“没事,兵长~倒是您……”
利威尔没有回答艾伦的话,而是转头对着巨人说了句“谢谢。老家伙!”

我和艾伦选中的都是陷阱,最后只有利威尔最后一颗宝石了。利威尔看着它,艾伦头上的“稚萸之歌”,低头想了一会儿。
利威尔,你想到了什么?”
“这只会唱歌的家伙,应该会知道真正的力量之石在哪里吧!”
“……??兵长~”
“喂,稚萸之歌是吧,告诉我身正的力量之石在哪里!”
利威尔竟然在对它说话,而且问了这样一个不可能会有回答的问题,还不如直接去问那个怪胎巨人呢。
可是艾伦头上的稚萸之歌有了反应,就像听懂了利威尔的话一般,展开鲜红美丽的翅膀,那红色的羽毛简直堪比炽热的玫瑰。稚萸之歌起飞,向着中间的那个墙壁飞去,利威尔拿着宝石跟着稚萸之歌,就在5米左右之处,我们没了去路,我们所站立的地方迅速上升,旁边的金币哗啦啦的往下掉,落入温度很高的熔岩里面,金币马上被熔化,空间的温度以可以感知的速度上升,而脚下的金币不断落去熔岩。
稚萸之歌终究落在一个显得有些金黄的盒子上,这个水晶盒子非常特别,就如独角兽的头一般,里面肉丸可怜闪着光的宝石,难道这就是那个力量原石么。
“啧,早知道这么简单,就不必要搞出这么多麻烦的事!”
利威尔伸出手示意稚萸之歌过来,鸟儿看懂了他的意思,于是很乖巧的飞回来。利威尔终于可以让它站在自己的肩膀,这从鸟儿有些欢呼的哼了一声可以看出。利威尔那些手里的宝石准备扔那个金黄的水晶盒,但是我有些不安。
利威尔,小心!”
“呐,放心,三笠,尽快拿到它才是要事,不然让那老家伙看好戏么?”
利威尔毫不犹豫的扔出手里的宝石,很精确的打到盒子的盖子,盒子没有掉下来,里面的力量原石终究现出它的庐山真面目。原来,光是由它发出的。盒子还是无色的水晶盒而已。
石头出现后,我们站立的位置慢慢下降,熔岩河也慢慢被遮住,金币停止往下滑,一切又回复如常,仿佛这一切只是梦境。
正当艾伦准备去拿力量原石的时候,巨人却先一步抢去石头。
利威尔,这真是我玩得最高兴的一天,可是石头不能直接给你哟。普通人不能接触它,否则被被烤干的哟,包括这俩小鬼,我把巨人之力给你们的时候,石头才能给你,但是这只是一部分而已!利威尔,还有一半哟!”
“嗯?还有一半?老家伙,你?”利威尔又快炸毛了。
利威尔,安静下来,说过会给你们的,我可不会让利威尔你和这俩可爱的小鬼出去送死而已,这一半石头只能起一半的作用而已,我不会让我重要之人再受到什么苦恼,再说,叫三笠的小鬼可会伤心的,是吧!”
“……嗯,你说得没错!利威尔要是有什么事,我可不会饶了你!就算你是他的……”
巨人做出安静的手势,示意我不能说出他是利威尔父亲的事实。
“啧……可恶!”利威尔捡起一刻红色的宝石随便往巨人的方向扔去,却不偏不倚的砸到了稚萸之歌的鸟窝,里面一颗鸟蛋眼看就要掉出来,巨人很费力的接住那颗相对于他的手来说小的可怜的小蛋,并且试图把他放进去,可是巨大的手却成了阻碍!
“啧,让我上去!笨手笨脚的家伙!”利威尔虽然很生气,但是那颗鸟蛋是他打到的,所以他看不下去巨人笨拙的样子,提出要上去的要求。
巨人停顿一下,似乎在思考什么,慢慢放下大手,让利威尔跳上去,可我和艾伦也趁着巨人不注意跳了上去。因为利威尔一个人上去我不放心呐。这个人该由我来保护!
巨人的手还真的是方便,我们很快到了鸟窝的位置,巨人把他另外一只手的鸟蛋小心的递给利威尔,利威尔看那鸟窝已经坏了,所以并没有放进进入,但是抱怨死巨人的眼神不好。“你眼瞎了么,明明我已经坏了。”当巨人正想反驳之时,利威尔伸出右手让稚萸之歌落在手心,说到“嗨,这是你的么?”
稚萸之歌没有反应,一直盯着那颗小小的鸟蛋出神,我也是惊讶,鸟儿竟然会让我觉得它在出神!
磕嗑~
“什么声音?兵长!”
“是鸟儿要出来了,艾伦!”
“啊?兵长,真的呢!”
这个声音是生命即将诞出的声音,令我们这些斩杀惯巨人的人来说,这个时刻竟然有些小小的激动!
然而,利威尔右手边稚萸之歌正在慢慢变得透明,慢慢消逝。
利威尔,你看稚萸之歌……这是怎么回事?”
……
一边生命正在诞生,而另外一边,生命却又在消逝……
利威尔,你成功了!我们的游戏就要到尾声了。另外一半已经被你找到了。”巨人说完,有些伤感,好像不舍得利威尔一般。
“啧,老家伙,怎么回事?”
“这颗鸟蛋就是另外一颗宝石。那只稚萸之歌只是它的灵魂而已,它的实体只是一根羽毛!”
果然,知道小稚萸之歌出现之后,利威尔右边的稚萸之歌消失只有,留下的只是一片红色的羽毛而已。利威尔举起那片羽毛,小心翼翼的把它装入自己的贴身口袋。而左手的小稚萸之歌正灵动的在利威尔手里跳来跳去,很是活泼!
“老家伙,这个小家伙和那个石头怎么用?”
“把石头破坏就可以了,而这只小稚萸之歌,只要快乐的活着就可以了,利威尔,小稚萸之歌才是最后的武器,不要随意用了!”
“啊,这样啊!唤醒三女神是么?”
“嗯,利威尔果然很睿智哟!”
“啧,我们可以出去了么?”
“可以,但是,你要留下来,利威尔

“我一个人待在这个地下已经50多年了,自从离开库谢尔以来,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也从来没有人进来过,你们的到来真是太好了,所以,一时玩心大起,才拖着你们陪我玩这么久,现在力量之石已经找到了,也到了你们去完成使命的时刻,所以,该是分别的时候。”
“啧,老家伙,我没空陪你伤感,你和母亲的往事我暂时还不想知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怎么出去,莱卡夫曼!”利威尔以可见的速度发出低气压,这个巨人实在是废话太多。
“很简单,我把巨人的力量分给三笠和艾伦就可以了,有了巨人之力,把这里打一个窟窿没有问题!”
“那要怎么才能得到你的巨人之力?”我走到利威尔前面,随时警惕着巨人把利威尔强行留下。
“很简单!”
巨人把手伸向我和艾伦,示意我们上去。我和艾伦也听话的上去了,巨人慢慢把手举起,离墙上的洞口越来越近,阳光洒在我们身上,感觉有一股力量从脚底慢慢上升至全身,身体也慢慢变热,就像要巨人化之前的那种炽热,不知多久巨人把我和艾伦放下,缓缓说道”三笠,艾伦,你们试一下呢!~“
”兵长,我感觉力量又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啧,艾伦,试一下吧,看能不能巨人化!“
”啊,是!“艾伦走到离我们较远的地方,举起右手放在嘴边,毫不犹豫地咬下去......顿时闪电狂风骤起,艾伦成功巨人化了!
啊~~艾伦的怒吼,看样子是没有失去意识。艾伦以巨人的样看着我和利威尔,好像在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利威尔暂时没有让我也巨人化,而是转身看着巨人说道”老家伙,你的翅膀怎么了?“
”啊,利威尔,你这是在关心我么?呵呵呵,没事,只是失去一些力量的代价而已。“
刚才太专注于艾伦的巨人化,没有发现巨人莱卡夫曼的翅膀变成了光秃秃的骨架,失去了丰满的羽翼,看起来更像恶魔了。
”老家伙,你为什么要留我?“
”我可以不留你,到时候你自然会回来的,利威尔。“
"到时候是怎么意思?"
”这是不可泄露的秘密。那个时候你会后悔你现在出去!“
”谁信你的鬼话!三笠,你也准备巨人化。我们出去!啧,这个小家伙也要跟着我么?“
”利威尔,那相当于另外一颗宝石呀。“
”嗯!“
我捡起晶石,感受力量在我体内不断膨胀,直到红了眼,利威尔直到我巨人化离不开他,所以他也没有走开,而是留在我的身边,任我对他索取。热吻似火,利威尔的唾液对我的巨人化有很大的帮助,也许利威尔真的是个特别的存在。左手抱住利威尔的后背,右手放在利威尔的后脑勺,固定住他的头,不让他离开,因为此时我的渔网【欲望】非常贪婪,想把怀里的人拆分入腹,永远属于我!
我的巨人化没有艾伦的惊天动地,没有闪电狂风,只是在一瞬间随着巨大的蒸汽巨人化。巨人化的我依然有作为人类的意识,我想这与利威尔有很大的关系。现在以我的高度来看巨人莱卡夫曼。他简直就是个小巨人而已,唯一不同的是,他那仍然存在的翅膀显示了他在巨人世界里的地位,虽然那双翅膀已经只剩下一副骨架。
”艾伦。打开墙体,我们出去!三笠也一起,帮助艾伦。“
”是,兵长!“
不知哪一面是薄弱的,所以我和艾伦随便找准一个位置,同时做出格斗的模式,在利威尔的一声令下,同时出拳,两个拳头的力量直接打在墙壁上,出现一个裂缝。于是我和艾伦开始对人格斗的第二个招式,同时出右腿向墙体踢去,果然,第二次攻击有了效果,墙体出现一个大的裂缝,已经可以让我们轻易出去。
”利威尔,上来!“我把手伸向利威尔,示意他上来。利威尔把只有大拇指大小的小稚萸之歌放到上衣的口袋里,说道”小家伙,就在这里待一会,把你放手里,捏碎了就难办了。“之后利威尔跳上我的手掌,转身看了看巨人莱卡夫曼,”老家伙,好自为之!“
”利威尔,我等你!“
”......“利威尔没有说话,跟着我们跳出这厚厚的墙体。墙外的世界依然是满满的阳光与温暖,让人觉得这是个和平的世界,但是总有天敌来扰乱安静,制造战乱,令人类失去自由。我们今天就要来创造自由,还人类一片自由的天空。
当我们出来后,拿到裂缝竟然慢慢地合上,好像从来没有打开过一样。一切恢复如初,我们出来的方向不是我们进来时的地方,应该在背后,于是我把利威尔放在我的肩上,与艾伦 开始围绕着山体跑回去。
”这是怎么回事?兵长!“眼前的事情太过诡异,时间就像是凝固了一般,不管是巨人还是士兵们,都保持着静止不动的状态。
”啧,不知道,难道时间凝固了么?可笑,看样子,我们进去之后,巨人突然来袭,但是不知是哪一个瞬间,是将静止了吧。“
”利威尔,我想应该是我们遇见巨人莱卡夫曼之后吧。现在的情况是巨人正在与士兵惨斗,有士兵已经死去,还有冒着蒸汽的巨热倒下,还有士兵正被巨人放入嘴里,还有巨人的后颈正在被削掉......韩吉的疯狂表情依然没变,埃尔文皱着的没有表现出他正在思考,阿尔敏策马正逃出巨人的魔掌.....“
”三笠,先这样,把士兵们都先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再利用力量之石消灭这些恶心的家伙。“
”是,兵长!“根据利威尔的命令,我和艾伦迅速把士兵们搬运到安全的地方,因为不知道这个世界该怎样运转,更不清楚时间开始流逝,巨人什么时候突然活过来,我和艾伦以最快的速度搬运完士兵到我们的后方,剩下的全是数量众多的巨人,4米级的,8米级的,10多米级别的比比皆是,看来士兵们的绝望已经刻在脸上,被时间静止,留下恐惧的心灵。
”艾伦,力量之石!“
”是,兵长!“利威尔已经换上全新的立体机动装置,开始准备战斗了。当艾伦举起力量之石,阳光聚集在石头上面,在发射出几束白光,像利剑一样飞向巨人,我很震惊,这不是我在地下扔出宝石砸中的盒子里出现的东西么?难道这就是力量之石的秘密?光之利剑触碰到巨人瞬间,时间活了过来,士兵们也活了过来,巨人张牙舞爪的向我们这边过来,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被利剑所伤的巨人行动变慢,第二次被袭击时,后颈自动拖出原形,惊恐未定的士兵看到这一切竟然忘了战斗,唯有利威尔飞上去把离得很近的巨人削掉,我也在利威尔的身边战斗,每一拳必须消灭一个巨人,巨人的数量如此众多,难道是墙外所有的巨人都聚集到这里了么。看来这里真是一个巨人的大本营呢。
”啧,猪猡怎么这么多!三笠,加快速度。“
埃尔文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的一声令下。使所有士兵安静下来,并且开始支援我和利威尔,顿死战局轻松多了,力量之石为我们消灭了很多巨人,但是艾伦要一直拿着那颗石头,没有那个高度,石头便没有效用,而艾伦也会进入无意识状态,很容易受到巨人攻击,况且艾伦很容易吸引巨人来袭击。
”三笠,你来掩护艾伦,我带士兵们去攻击其他巨人,啧,怎么这么多。都到这里来了么!“
”那,利威尔,小心!“
”嗯!“利威尔带领着士兵从中间杀出去,必须要把巨人分开,光之利剑能袭击到的是远处的巨人,近处的巨人还必须要我们自己来消灭。巨人莱卡夫曼说,利威尔会后悔当时跟我们出来,我想应该就是这个时刻。即使消耗完瓦斯也斩杀不完巨人,艾伦手里的力量之石慢慢失去效应,没有了利剑,从晶石里面出来的是艾伦砸中的那只发着光的狮子,它的怒吼可以震慑巨人,使其速度变慢,但是就算是有这样的有利条件,巨人也是一波又一波的出现,连刀片都用尽,艾伦再也没了支撑力量之石的力气,直接从后颈脱出,陷入昏迷,我的体力也开始不支。模糊的回忆之中想起巨人莱卡夫曼说过,破坏石头就可以了!我被自己的记忆炸弹,为什么我们刚出来的时候没有想到呢,现在我们再地下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原来离开的那里,我们的记忆会受影响。看着我手里正处于昏迷的艾伦,还有,我的眼睛所看到之处没有利威尔的身影,疲惫的士兵没有了战斗的力量,巨人似乎还是很精神,所以,我,怎么可以忘记那些发生不久的记忆呢?破坏它么?只有这样了,拿起力量之石,放入口中,使劲咬下,石头在嘴里破碎成渣,还有黄色的石头里面流出的液体沿着嘴角流出。对了,力量之石,那是巨人的力量来源啊,所以巨人才这么难以消灭啊!那石头里面出现的利剑与狂吼的狮子,难道是巨人莱卡夫曼故意给我们的缓兵之计?果然,石头破坏以后,巨人又开始出现痛苦的表情,大量的实体从后颈脱出,巨人倒下化为蒸汽消失……方圆几十里的巨人全部消失,了我还是看不到利威尔的身影,不明液体从我眼角流出。利威尔,你在哪?不行,巨人的身体不能很快的思考,我直接从后颈脱出,慢慢回忆地下的经历,力量之石,还有一半,是什么?艾伦醒了以后,竟然大哭一场,不停呜咽着说是自己害死了大家,我不明所以,使艾伦镇静下来,才知道,艾伦把力量之石举起之时,力量之石吸取艾伦的力量把力量分散给巨人,所以巨人才会那么难消灭,幸好有光之利剑和狮子才减少了损失,不只是我们,利威尔也是,自从出了那道墙壁后,记忆都会出现混乱,记不得真实的事情!艾尔文看到倒的巨人似乎有些惊讶,但只是一瞬间,阿尔敏被艾尔文放在自己的马上面,那苍白的脸色可以看出阿尔敏情况不乐观!
“团长,阿尔敏他……怎么了?”
“受了很重的伤。他就先交给你,我还要去指挥战场!”艾尔文把阿尔敏交给我,腹部的伤口可以看出他流了多少血。救阿尔敏固然重要,可我心里还牵挂的利威尔怎么不在身边?难道,他回到了地下???这……
我把阿尔敏交给艾伦,对艾伦说到“艾伦,现在受伤的士兵很多,就算救阿尔敏找到韩吉也很困难,所以,艾伦,我们这样……”
“三笠,这样行么?”
“不试试怎么知道!”
话不多说,我搬出所有的水壶,每个水壶里面滴3至5滴血,我觉得我们的巨人之力可以之间受伤的士兵,也能救下阿尔敏,每个人都很重要!这个方法只是听韩吉胡乱开玩笑说过,但是希望有用。
看着淡红色的液体流入阿尔敏的体内,果然,很快,阿尔敏苏醒了,伤口也慢慢愈合了,真是神奇,现在有点庆幸自己拥有这个力量,虽然是那家伙给的!
“艾伦,把这些水给韩吉,只能跟她说水的效果,别的人不可以透露!”
“啊,是,三笠!”艾伦很迅速的把水送过去,眼里有些兴奋,似乎因为自己的血可以救大家!
可我把阿尔敏安顿好以后,就走出安置地,离开这里去寻找利威尔
“三笠,你要去哪里?”
“我去找利威尔,他一定是回去地下了!还要借稚萸之歌来疗伤,这么多士兵,就算我们的血流干了也治不完!”
“三笠,那我也去!”
“不,艾伦,你就在这里,你能帮到很多忙,记住,你不能再流血了,至少在我找到稚萸之歌之前!”
留下神情有些暗淡的艾伦,我径直策马奔到那座山体,虽然巨人的蒸汽依然还很浓,但是,阻碍不了我寻找利威尔的心情。终于来到恍如梦境的那座山,这里没有了入口,我绕了3圈,没有发现上次艾伦打破的洞口,放入他也具有愈合的能力,把我们所有的伤害都化为乌有。那要怎么样才能进入它里面呢?本来山腰发现的洞口,也不在了,此时的它就像没有裂痕的半球,我突然发觉自己有些无助,没有利威尔我巨人化不了?啊,不对,巨人化!不,我可以的!就像艾伦那样,拥有强烈的意志,掌握好愤怒与情感之间的尺度,对,一定可以!利威尔,我要找到你,把你留在我身边,一生一世!


评论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