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永生之羁绊:逆时空欺骗最终章【艾利】

凯尼突然被乌利的来信叫走,离开的瞬间,本来温暖的气氛突然冷下来,教会突然同意与调查兵团在审判庭上对峙,最为重要的阿克曼家族的那本笔记被人转移,家族中孩童和刚成年的孩子危在旦夕,教会一边扮演接受对峙的审判,一边私底下不会放弃今年的第一次”圣杯之礼”。也就是说利威尔躲过初发香气的3天,也有可能躲不过明日的”圣杯之礼“。察觉到气氛不对的艾伦马上将利威尔和库谢尔保护起来,将利威尔和库谢尔挡在身后 ,凯尼开门的瞬间,还没来得及走出去,街上突然冒出许多暗门,从里面出来的都是黑衣黑袍的教会走狗,宽大的袍子和帽子遮住这群人的身体和面貌,唯有手里拿着的利剑在街道的路灯和的雪花里发出暗冷刺眼的光,凯尼双手拔出匕首冲出去跟那群人战斗,回头向艾伦吼道:“利威尔母子!就交给你了。”

还没有等艾伦反应过来,利威尔就从艾伦身边跑过想冲出去和凯尼一起战斗,但反应的瞬间,艾伦双手抱住利威尔的腰部,顺势将利威尔扛在肩膀,少不了会被利威尔拳打脚踢。带着库谢尔准备从后门出去,可是令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利威尔家里的地底下早已被人挖空,一阵机关的响动,一阵爆裂的轰隆之后,地面顿时碎成六瓣雪花的形状向下塌陷。艾伦、利威尔和库谢尔悉数从崩裂的地面落下去,爆裂的地面整齐规则的崩塌在两边,利威尔三人落下去之后被人用大网接住,落在厚厚的垫子之上,艾伦在下,将利威尔和库谢尔护在自己的两边,艾伦脑子始终很清醒,落下之后马上将利威尔和库谢尔扶起来,冷静下来的三人才发现一群穿着制服的和皮带的家伙,其中还有令艾伦熟悉的笑声,对,就是韩吉!果然在这个世界,利威尔对于韩吉的笑声依然厌烦至极,正准备跳起来飞踢韩吉的利威尔被艾伦抱住,此时的利威尔炸毛得越来越像只小猫咪。

“哈哈,不好意思啊,没有提前跟你们说清楚啊,我是韩吉,是调查兵团兵长,今天这个样子来接你们是埃尔文的计划。”

“混蛋四眼,你知道骗我的后果吗?”艾伦汗颜,这个世界的利威尔虽然没有见过韩吉,但是骂韩吉的话还是那么的一模一样。

“哟,你就是利威尔?终于见到本人啦,那位陛下宠爱的王子果然没有说错啊,阿克曼家族时隔7个13年的金色蔷薇出现了啊,哟吼吼~~~”

艾伦想起了韩吉看见她养的两个巨人的表情了,还真是令人色彩鲜艳的回忆啊。

“那韩吉……兵……长”艾伦对“兵长”一词十分敏感,有一点瞬间的恍惚,“审判庭那边已经开始了么?”

“啊,你是利威尔的保镖吧,真像王子长大后的样子啊,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这位阿克曼家族独一无二的的“金色蔷薇啊”!出去的路已经找好了,我们出去吧!”

“等等,我凭什么相信你,挖空我家地底下的变态,我要出去看看凯尼那个混蛋怎么样了。”

“利威尔……你……”库谢尔处于利威尔和凯尼安慰的矛盾之中,不知道该不该让利威尔出去救凯尼,但也担心凯尼此时的生死。

“母亲,别担心,我会安全回来的,我只是去看看那个老家伙还是不是活着,你跟着他们先出去,母亲,请答应我的请求吧!”

“利威尔……好吧,答应我,你一定要回来。”

“嗯,妈妈,我答应你!”

此时韩吉那边的士兵送来一封戳了王室徽章的急信,韩吉打开看了以后,眉头皱了皱,答应了让利威尔上去的要求,带着库谢尔先离开这里。

“艾伦,跟我走吗?”

“当然,MY LEVI!”

艾伦执起利威尔的左手,放在胸前,用自己的心跳送出自己的决定。利威尔瞬间有点脸红发烫,抿了抿嘴,将手从艾伦炽热的掌心拖出来,利威尔的心跳也有了加速,似乎有艾伦在的地方,就不会有担忧,利威尔仿佛越来越喜欢艾伦了。只是当事人自己不知道而已。

艾伦发誓不会让利威尔受任何伤害,但是这种伤害来自艾伦·耶格尔本人的话,又会怎么样?

从废墟跑出来的艾伦和利威尔,跑出自己家的大门后,看见的是满地失去行动力的教会的黑袍人,一片静谧,冰冷洁白的雪花快要将这片鲜红的血和罪恶的黑覆盖,一眼望去不见凯尼的身影。

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消一会儿的功夫,这群黑袍的教士倒地不起,这到底有着怎样一种神秘的力量。背对着艾伦的利威尔不知道,此时身后的人眼瞳中充满着掠夺的暗金,嘴角是属于恶魔的独一无二的44弧度的微笑,美如致命!利威尔不知道就在与韩吉对话的时间,艾伦退出光亮从黑暗飞出,利用恶魔的力量夺取了众多邪恶的灵魂,然后在悄无声息的的回到利威尔身边。

“艾伦,刚才你离开过我么?”

“……利威尔?”

“回答我,艾伦!”

“是的,离开过一会儿……”艾伦终究不善于在利威尔面前说谎,将自己曾离开的事实对利威尔告白。

“你来后,看见的就是这个样子了么?”

“……算是这样吧。”

“怎么不早说,艾伦,我们去教堂!”

“利威尔?!!”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利威尔终究没有怀疑这是艾伦的杰作,只是以为艾伦上来是要救凯尼,事实也确实是这样,可是当时艾伦上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凯尼的身影,唯有眼瞳变得鲜红流血的如行尸走肉一般的黑袍人。于是不得不将他们全部抹杀掉。

没有人烟的教堂显得特别阴冷,曾经庄严肃穆的教堂现在却笼罩在一片黑暗里面,利威尔蹬开厚重的大门,里面传出的湿冷带着血腥的气味令利威尔皱紧了眉头。教堂里面俨然一片狼藉,桌椅遍地,断裂的刀刃,散落满地的子弹壳,窗户和洁白墙面生硬留下的弹痕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过怎样的激烈战斗。

利威尔不管艾伦的阻止,决意往偌大的教堂中间走去,艾伦稍微观察了四周开始跟在利威尔身后,可是还没等艾伦迈出第一步的时候,突然尖锐刺耳的机关响动,如大山在迅雷中鸣动一般,以利威尔为中心的地面成直径10米炸裂圈,整个圆形地面迅速往下塌陷,利威尔在圆形塌陷的地面上来回翻滚好几次,如风浪中大海里抓不住残枝的海鸟,稍不注意便会被猛烈的海浪拍翻。随着爆炸尘烟的弥漫,利威尔看不清楚艾伦的位置,本想开口呐喊,但是开口之后浓烈的带着高温的空气和灰尘使得利威尔嗓子就要坏掉一般,之后就是一阵接一阵的猛烈咳嗽,眼里也被灰尘和热气熏出不少泪水,迅速下沉的这块圆形地板,利威尔找不到可以扶手的地方,唯有紧紧扒在上面,想接下来该如何是好。艾伦这边也好不到那里去,地板炸裂之后,向着利威尔扑去的艾伦被又一次爆炸的热浪无情的拍回,在空中翻滚几回之后狠狠砸在坚硬的墙面,顿时艾伦的肋骨全断,断骨刺入胸腔,刺破了肺和气管,此时之间艾伦口中一张一合,鲜血不断涌出,艾伦邪魅的笑容爬上脸颊,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早就一命呜呼了,但是拥有巨人之力和恶魔之力的艾伦便不再把这些伤害放在眼里,左手撑地,右手抓住心脏前面的衣服,强忍着剧痛站起来,被刺破的肺部肋骨和皮肉已经开始慢慢长合,冒着热气的身体,金眼生辉,迈向利威尔落下后留下的黑洞,毫不犹豫的往下跳跃,失重感强烈袭来,但是心里面那片空缺依然无法填补,改变了利威尔原来的未来,却也不能让利威尔在这个未来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没有利威尔的未来才不是我艾伦·耶格尔要的未来。

双脚落在圆形地板之后,毫秒之间,目光所及之处完全不见烈的踪影。艾伦仰望,刚才跳下来的那个地方现在看起来只是一圈光晕,艾伦顾忌这里大概有30米的深度,地板上有利威尔掉下的一把匕首,摆在艾伦面前有两道紧闭的大门,左侧铁栏之后是一个类似的模糊的好像在哪里见过的场景,雪白的床,两侧的铁柱,还有被砂砾敲得脆响的发着暗光的铁链,铁链所及之处便是一尊耶稣受难的高大雕像,雕像旁边是一个大型的熔炉……艾伦如雷灌额,这不是梦中所呈现的场景么,这个世界真的存在,利威尔的未来究竟有没有改变?

摆在艾伦面前的两道门,艾伦不得不做出选择,抽出锋利的匕首,艾伦选择了左边的暗门,打开之际,映入眼帘的是一条见不见尽头的长廊,墙面上锈迹斑斑,不像是有人来过的额样子 ,于是艾伦退出想要选择另外一扇门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另外一扇门凭空消失,唯有已经打开的这扇门里面传出来的与野兽般嘶吼的刺耳轰鸣,本来还算稳定的圆形塌陷地板,不知何时开始剧烈摇晃,艾伦不得不进入打开的这扇门……

艾伦·耶格尔充满心跳的冒险开始了!

艾伦刚进入长廊,身后的门突然关闭,满地的毒蛇爬出,吐着鲜红的蛇信子向艾伦发动攻击,艾伦手中的匕首挥舞,力量全开,嘲笑这下等生物竟然出来挡路,“如果利威尔喜欢全蛇宴就好了!可惜不可能,利威尔讨厌蛇!”利刃飞舞,冲来的蛇头如烟花般爆落,艾伦行进的速度如离弦之箭,在冰冷与血腥中狂欢作舞,艾伦不知道他的心正在被恶魔的力量慢慢侵蚀。

利威尔本来趴在圆形地板等待坠落,可是不知为何身体突然落空,被一阵无法抗拒的力量吸入一个另外一空空间,全身无法动弹,意识就像被冻住一般,呆呆的站在世界中央,就如没有灵魂一般。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一袭王族戎装棕发鎏金眼瞳的年轻王子慢慢朝利威尔靠近,执起利威尔的左手,低头温柔一吻,

“终于找到你了,我的金色蔷薇,如果我们都能历经这场劫难,我必与你缔结永恒,我的金色蔷薇,我的王后!”亲自调查这场阴谋的王子艾连·叶卡给了利威尔一个誓约之吻。

利威尔只觉温暖的掌心将自己手包裹,温润的唇被谁温柔地吻过,利威尔沉溺于这场邂逅。

利威尔如梦初醒时,自己身处一间明亮的大堂,原来这里是教堂最高楼,对于自己怎么到的这里,利威尔无从说起,但是围着自己而来的穿着灰袍的拿着麻醉枪的教徒使得利威尔马上警醒,时迟时快瞬间,利威尔躲过飞过来的十几个麻醉枪,本来怀里的匕首不知什么时候丢了,躲在大柱子背后实则不是什么好计策,利威尔迅速在几个柱子回见调换,只待对方的麻醉枪用完。满地的麻醉针管突然爆裂,里面无色的液体迅速蒸发冒着白气,渐渐地室内被一种甜腻的香味充满,利威尔这才发觉到身体的不对劲,越来越燥热的身体,越来越甜腻的空气,利威尔这才反应过来为何对方射击的技术如此之差,原来只是为了将管子铺满地板而已,这种气体才是对付利威尔的武器——类似于专门对利威尔有效的催化剂。

利威尔软软瘫倒在地上,浑身使不起力气使得利威尔非常狼狈不堪,难道真的要栽在这种猪猡手里,利威尔努力支撑的身体往后退,可是对方走来的步伐越来越大,距离越拉越短,本以为就会这样被抓之际,楼下震耳欲聋的轰鸣一层接着一层的往上传,最后地板中央突然蹦出来一个对于对方来说的不速之客,艾伦·耶格尔,灵敏的鼻子使得艾伦嗅到了利威尔身上的蔷薇香气,尤其此时的香气特别浓。当艾伦好不容易在暗黑的长廊斩完上千条毒蛇出来,鼻子便灵敏的闻到属于利威尔的独一无二的香气,这样浓烈的香气除了利威尔成年前的那3天以外,绝对不会这么浓烈,这就让艾伦全身细胞都猛烈的警醒,利威尔被迫进入那3天的状态,这可绝对不妙,于是艾伦·耶格尔便一层一层往上打破楼层赶到毫无抵抗力的利威尔身边,脱下外套裹住利威尔,将沾满血的匕首往后扔去,扛起利威尔从13楼一跃而下。

楼下已经被调查兵团包围,凯尼也在其中,当凯尼看到利威尔的样子的时候,便皱起眉头,眼里发出的光令利威尔和艾伦胆寒。

“小混蛋,怎么不跟着调查兵团一起逃出去,偏偏要来找死!”

“凯尼舅舅,我先带着利威尔回去吧!”

“回去?回哪里,那条街已经不存在了!跟我来!”

中间部分见【http://pan.baidu.com/s/1dF9EeFv】

艾伦抱着利威尔去浴室一起清洗身体,偌大的浴缸里面完全可以容下两人,利威尔随了艾伦的勤快,让他全程为自己擦洗身体。换水之后的浴池热气氤氲,艾伦和利威尔讲述起了回忆里面的事情,利威尔并不知悉这是另外一个世界的转生,上世的回忆里面也只记得自己是个兵长,身边有个不依不饶追随自己的小鬼艾伦,其余的回忆如抹上一层纱,看不真实。

温暖的床铺,艾伦的拥抱,利威尔在圣诞节后的第一个清晨有些慵懒的醒来,发现艾伦早已经起来,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利威尔几乎是艾伦抱着去洗漱,抱回来穿衣服,再抱去诱人的早餐桌边,再一勺一勺的喂利威尔吃下所有食物,经过这一折腾,利威尔算是清醒了,就在艾伦要抱他出门的时候,往艾伦肩上来了一拳,说道:“我能自己走,别得寸进尺!”

“利威尔???”艾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就清醒啦?!!

利威尔出门前被艾伦套上了一件洁白毛呢大衣,足以全部裹住利威尔的长度,着使得利威尔看向艾伦的眼神发出几分寒光。艾伦不傻,利威尔的所有表情和心思都被艾伦看的真真切切,兵长与现世的利威尔性格不一样,兵长很温柔,但也很有距离,利威尔有些毛躁,可是不会有距离,两世的阅历铸就了两人的性格,但是有一点是一样的,就是有点别扭,傲与娇并存。利威尔解开艾伦好不容易才系上的衣带和繁扣,径自迈步出了大门,艾伦没有动,他知道利威尔一定会回来的……果然,出门走了不到10秒的利威尔就被厚重的积雪和凌冽的寒气逼回来,终于乖乖的让艾伦重新系上衣带和繁扣。再一次出门时,艾伦关好门将利威尔抱了起来,走过厚重的积雪之后才放下利威尔。

“哟,艾伦,好像你已经习惯这样对我了么?”

“因为积雪会弄脏利威尔的衣服和鞋子嘛,现在的兵长不是那个兵长了,没有巨人的世界请您依靠一下我吧。”

“依靠一下吗?嗬,还不赖!”

利威尔与艾伦并排着走,艾伦主动拉起身旁人的手,开始有点点抗拒,但是利威尔还是被艾伦手心的温度征服,刚打开庭院的大门,就迎来了坐着马车回来的凯尼和库谢尔,审判以调查兵团的证据完美而完胜,教会的腐血流干,静默着等待新生。对于突然走到身边的凯尼,这股亲热劲儿使得利威尔完全接受不了,兵长的回忆禁锢着利威尔行动,因为兵长与凯尼在上一世可没有什么好的交情啊。

“哟,混小子,怎么有点躲着我,嫌我臭?”

“……恶劣的猪猡,别理我这么近!”利威尔明显厌恶的表情让凯尼有些手足无措,心想平时虽然傲娇但是足够亲近的侄子怎么变得这么暴躁毛糙起来。

“哟,小混蛋,难道艾伦那个家伙没有在你身边,你就这么不待见我?”

“艾伦?……他……”利威尔感觉不对,回头看艾伦明明站在这里啊,凯尼眼瞎了吗?

利威尔不管凯尼,拉着艾伦走出大门,从马车上缓缓走下来一位夫人,利威尔还以为是凯尼的妻子。

“利威尔,这么早,要去哪儿?”

“嗯?!!!”这个熟悉又遥远的声音此时此刻突然在耳边响起,这个熟悉的声带发声方式,难道是……库谢尔,自己的母亲?

“库……?母亲?”

“嗯,利威尔,怎么了,昨晚到现在,我们才一晚没有见而已,忘了我了么?利威尔?……艾伦呢?”

“母亲?……”利威尔望着库谢尔的眼睛突然非常酸痛,明明从小就没了的母亲,现在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利威尔心里五味陈杂,眼里的生理盐水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库谢尔有些惊讶和担心,利威尔从小就很少哭泣,现在看到利威尔眼里流出这么多的泪水,总感觉此时的利威尔有些陌生,库谢尔拿出洁白干净的手巾将利威尔的泪眼擦干。

“利威尔,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新王登基的王后了,王族依然不肯解开阿克曼家族作为王后候选人的契约,对不起,利威尔,现在才告诉你,但是新王说你们已经见过面了……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库谢尔轻轻拍了利威尔好几下利威尔才回过神来。

回过神来的利威尔才意识到为何凯尼和库谢尔看不见艾伦,艾伦的手松开自己身体慢慢离自己越来越远,利威尔迅速绕过库谢尔朝着艾伦消失的方向追求,利威尔一边跑一边扯掉碍事的大衣,不管寒风如何凌冽,他追随着艾伦越来越快,几乎快得将要飞起来一般。一直追到解开诅咒的希娜大门,艾伦才停止移动。

“艾伦,你在干嘛,为什么要跑?你个混球!”

可是对面的艾伦似乎没有回应,淡淡的笑容感觉将要消失一般。艾伦从凯尼和库谢尔看不见自己的时候感到不对经的,马车身后果然跟来的是艾伦不想见的两位神使,酷似三笠和阿尔敏的脸,唇语诉说着时期已到,艾伦的身体变得不听听自己的使唤,仿佛被岁拖着往一个地方快速移动,身后的利威尔呐喊和追赶,自己是多么想停下来啊,停下来对利威尔说这是对他的一个小捉弄,一个小玩笑,谁叫利威尔生气的时候这么可爱呢,然后再被利威尔打一拳头或是被踢一脚,然后再抱住利威尔给予他温暖,吻他的发旋……可是这一切都被可恨的神力阻止,艾伦的时间到了,与利威尔的邂逅就要结束了。

艾伦看见停下来的利威尔身体也突然不能动了,就像被点了穴一般,利威尔身后出现的两位神使,“阿尔敏”拿出一个如星空闪耀的蓝色葫芦瓶,“三笠”左手他在利威尔左肩,右手突然变为尖利锋锐的利爪,从利威尔的后背一贯而入,将利威尔的心脏捏住,一把掏走,不留一点余地,利威尔被掏出的心脏化作一股美丽耀眼的光被装在了“阿尔敏”手里的星光瓶子里面,顿时那个瓶字因利威尔的闪光变得闪耀,仿佛手里握着的就是一片星空。被拿走心脏的利威尔倒下,被挖出心脏的那瞬间,利威尔的眼睛突然瞪得鼓圆,艾伦不知道人的眼睛还可以瞪得那么大,也许利威尔是看见什么了吧。

利威尔身体迅速修复完整,这一世的利威尔回来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只是时限到了而已,你想知道为什么利威尔兵长的眼睛会瞪得那么圆么?还真是迷人呢!”

“为啥?”

“因为在没有巨人的世界,他看见你被巨人拆骨入腹!”

“啊?!!!!”

刚给予的温柔马上被夺走,是最残忍的伤害。

艾伦站在离倒下的利威尔唯有2步之远,可是艾伦却跨越不了这条界限。

“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的人都像你,却又不是你,是装有你三分之一灵魂的完整人格的躯体,利威尔,不管哪一世的你,都深深牵动我的心。看着你躺在冰天雪地,我却不能拥抱你,温暖你,看来我也要快消失了吧,身体便便变得透明了。”

远处传来的马蹄声喧嚣,可以听出骑马人的心情,一定是着急的不得了吧。

一袭华丽高贵的王室戎装之下,是一个棕发鎏金瞳孔,精致英气十足的脸庞,一个叫艾连·叶卡的新王,艾连看着这位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庞的人急匆匆的下马,脱下自己的优厚尤暖的大衣裹住利威尔,将利威尔打起横抱抱入后面赶来的一辆装修气派的马车里面去了,与艾伦2步之远的艾伦也被某种力量吸进去,听着棕发金眼的新王霸道又温柔地话语。

“利威尔,先找到你的是我,我不会将你还给凯尼,你是我唯一的王后,利威尔!”怀里的人因为拥抱的炽热温度面色面面变得红润,艾伦看着与自己长着相同脸的艾连·也卡新王的话语,想到这个世界的“我”还是一样对身为“利威尔·阿克曼”的人倾情,咧嘴一笑,感叹着真是宿命,再者身为恶魔加巨人的艾伦·耶格尔倾情的人只有利威尔兵长一个,此生的利威尔只是“利威尔兵长”的三分之一灵魂的承载着而已。今生今世,自有人作为艾连·叶卡的艾伦·耶格尔追随并爱慕者作为“利威尔兵长”的利威尔。

艾伦不是没有想过要跨越着2步的距离,但是神使的警告让艾伦不敢逾越。

“如你你想让利威尔的寿命再减半的话,你大可以随便跨越这条界限!”

利威尔兵长的灵魂在此生的利威尔身上寄生沉睡到苏醒,与艾伦邂逅不到2天边被神使剥夺权利,原本此生的利威尔在艾连·叶卡新王的怀里醒来,他在这短暂的几个月说完时间好似在做梦一般 ,梦见一个棕发碧眼的家伙对自己万般的爱护,可也不断惹自己生气,梦见棕发碧眼的家伙在冰天雪地守护自己3天3夜,梦见开门时看到的那个好似雪人的家伙,梦见自己曾在某教会的密室受到万般侮辱和侵犯,梦到那个棕发碧眼的人温柔的亲吻,甜蜜的抚摸,与他鱼水之欢肌肤相亲的人,和他羞涩机动的第一次……可是醒来之后,果然看见了相同的脸和发色,精致挺拔的五官,唇瓣粉红,唯有碧眼变为金瞳……可是利威尔却感觉如此的陌生,如果那是梦,那又为何这样真实?被拥在艾连的怀里,利威尔觉得这种温暖陌生又熟悉,可是心里面那种隐隐的疼痛确是真的,严厉的酸楚是真的,并没有哭意的利威尔竟然在流泪,啊,不受控制的流,眼睛里泉水的源头永不枯竭,竟让新王艾连·也卡有些无措,还以为让怀里的人儿受了委屈。凯尼一路跟在马车后面,申请与皇室解除阿克曼士族婚约的是凯尼,他想了断与王族的纠葛,但是看着样子,新王不会那么容易放手。

筹备婚礼的3天,利威尔脑海里的梦境慢慢变得清浅,但是心里的某种依舍感仍然不减。

婚礼当天,婚礼誓词的最后一刻,艾连·叶卡新王给予利威尔一个誓约之吻,离开唇瓣的那一刻,利威尔如梦初醒,就如才反应过来“老子为啥会跟你个小鬼结婚一样”,当场将我们的艾连·叶卡新王踢翻在地,全场的宾客大惊,唯有凯尼一人笑的出来,凯尼身边的黑发黑瞳的凯尼另外一个外侄女眼神不善,“混蛋利威尔,竟然踢艾连!”

利威尔成为了第一个在国宴婚礼现场踢飞新王的王后!

新婚之夜,任新王艾连·叶卡如何诱导,与利威尔的初【哦呀】夜始终没有成功,于是新王提出让利威尔出游世界2年的承若,利威尔眼里才有了一点反应。

征服高山,越过大洋,熬过沙漠……新王王后的自由之旅,在艾连·叶卡·管辖的版图上留下脚印,利威尔走到哪,艾连·叶卡就将回程的列车修到哪,只为自己的王后可以顺利回归。

2年的归期已到,库谢尔病重的消息加快了利威尔回归的旅途。

2年的旅途,让利威尔身心都忘掉梦里面的那个棕发闭眼的家伙,恶魔艾伦·耶格尔待在利威尔身边2步距离的界限消失,艾伦开始了恶魔的沉睡,等待下一次与利威尔兵长三分之一的灵魂邂逅。

10天10夜的1000公里每小时高速列车上,利威尔除了每天的固定行程,就是坐在宽敞的专有的王族列车车厢拆看艾连·叶卡着2年来的信件,数量众多的信件诉说着艾连的思念和治理王国的方式,数量众多的信使得利威尔拆信将手磨破,于是不得不开始使用拆信刀。利威尔知道,艾连专门派了15个高手在身边暗中保护自己,这两年来都没有主动在利威尔面前露过面。

列车终于迎来归期的那一天,利威尔下列车的那一刻,才发现这列车直接开进了王都,直接开进了艾连·叶卡的王宫,迎接自己的是艾连·叶卡本人,还有阿克曼家族所有召唤回来的族人,还有与艾连·叶卡相关的所有王族贵族,7个13年的轮回唯一一次出现的金色蔷薇——利威尔,是新王艾连·叶卡及整个自由王国的唯一的王后。这整整2年的等待,等回来的是利威尔的真心,下了列车的利威尔对于迎接自己的人数略微惊讶,接受了艾连·叶卡的拥抱和亲吻。

时而利威尔的梦里还会有那位棕发闭眼的温柔的人儿出现,但是利威尔只把他当做上天的礼物。

某一天,利威尔终于看清梦里面的那个人,与国王艾连·叶卡一模一样的面庞,一模一样的迷人英气,他对利威尔说:“利威尔,愿意与我走吗?”

“啊,还不赖!”

这一天,利威尔在艾连·叶卡的怀里走完人生33岁的旅程。

(第一碎片完)



评论
热度(13)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