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永生之羁绊:逆时空欺骗完结篇

逆时空欺骗(完结篇)

“喂,艾伦?……喂……艾伦……”均匀的呼吸传入利威尔的耳朵,利威尔以为艾伦累了,将手抚上艾伦柔软的发丝,抚顺艾伦有点凌乱的柔发,就像小时候躺在母亲怀里,库谢尔对利威尔做得事情一样。在这温柔的抚摸之下,在利威尔胸前蹭来蹭去的艾伦的头安静了,传来一阵有一阵熟睡的呼噜声,惹得利威尔微微歪头一笑,种上了安心的种子。至于利威尔是如何把艾伦搬到床上的,利威尔很不客气的将艾伦仍在地上,拖着艾伦的腿拉进房间,再把艾伦三两下拖到床上躺好,看在眼里的库谢尔微微摇头不知该如何评价利威尔的所作所为。

盖上被子睡下的艾伦在半睡半醒时明了利威尔对他做的所有事情,心里面倒是甜甜的,心想要是兵长的话,早就在客厅直接将自己当成球踹到床上,将自己拖进来的利威尔算是很温柔的了。雪夹着细雨在微风中打转,乍一看还以为是舞池中央优雅跳着交谊舞的情人在众人瞩目之下随着音乐旋转,街道上除了匆匆行走的人儿以外,还有一张艾伦特别熟悉的脸,长款大衣下是一具还未成熟的身体,黑色秀丽的头发被微风缭乱,手里还拿着的巡逻棍得知利威尔还在执勤,街道的尽头的那座希娜最大的教堂,依稀从里面隐隐约约传出祈祷吟唱诗歌的声音,悠扬的钢琴声冲破雪与雨的阻挡,径直传入利威尔的耳朵里,这琴声具有魔力,利威尔听着它仿佛着魔一般,身体被支控,无视身体主人的命令,径直走向教堂大门,琴声戛然而止。大门被推开的吱吱呀呀的刺耳的声音,终于令利威尔如梦初醒,这是在教堂?利威尔一遍又一遍的叱问自己,凯尼及母亲严厉交代过绝对不能来这个地方,可是今天是从家里悄悄跑出来的利威尔如梦游般道往此地,难道还真的是受了什么诅咒么?大门开后,一位大主教服装的男人开门,半遮掩的面具使得利威尔看不清楚对方长什么样子,后来出来的教徒直接押住利威尔的双臂往教堂里面拖去。利威尔不是那样逆来顺受的人,好好的拿出自己的武器反抗了一番,                                                                                                          眼看就要逃出大门之时,没有躲过大主教手里的麻药针,头脑开始浑浑噩噩的睡去……直到醒来之时,看到的是被绑在十字架前面的凯尼和母亲,凯尼俨然已经是浑身是伤,母亲的眼泪一直流个不停,嘴角的鲜血和脸上的伤可以看出这些畜生殴打了自己的母亲。正当自己想要开口斥责这群混蛋时,才发觉自己的声带已经被别人破坏,唯有沙哑的“啊……啊……”,发觉自己的声音被破坏之后,利威尔才想起来看看自身的情况,自己躺在一张雪白的床上,双手被铁链束缚在两边,更可恶的是自己全身尽裸,一丝不挂,双腿被分开固定在床两边,腰部也被固定使得臀部在床沿的位置,利威尔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分身被红色丝带紧紧拴住,出口也被堵住,这样被侮辱的姿势使得利威尔想尽快逃离这个地方……不久,凯尼和母亲被拖出去,大主教开始念诵一些听不明白的诗歌,在利威尔耳里却是咒语,说利威尔乃至阿克曼家族是污秽之物之类……隆重的仪式过后,从大主教开始,声称自己的分身是权杖,是洗尽污秽的法器,便开始了对利威尔的侮辱和侵犯,完全没有经过润滑的硕大的粗暴的进入利威尔身体,利威尔喉间发不出任何声音,唯有沙哑至极的“啊……啊……”和利威尔心里的咒骂,没有缓和的时间,进入利威尔的身体之后,便开始了急速的进出,利威尔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皮肤被撑裂开的痛楚,来自陌生人的羞辱,朗诵诗歌的教徒围观的羞耻,任何一样对于阿克曼家族来说都是足以自缢的罪孽,大教主到达高潮释放之后,接连着是后面的家伙依次来,到最后一共是13次,每一次污秽都完全摄(射)入利威尔的体内,但是前面被堵住的利威尔痛不欲生,积聚在体内的不能被释放。经过13人的“洗礼”,利威尔早已没有反抗的余力,但是身体的痛楚一次又一次的提醒自己刚才发生的事情,凯尼从外面吼出的咒骂,库谢尔无助的哭喊,都化作一声箭矢之后的沉默……利威尔眼里彻底失去了光芒,将舌头伸到牙齿之间准备咬下之前,被人阻止,利威尔唯有用尽全身余力恶狠狠的盯着那些侮辱自己的家伙,发誓就算变为厉鬼也不会放过这些家伙……快要昏睡过去的利威尔被穿过自己手臂尺桡骨与小腿胫腓骨之间的铁链痛醒,殷红的血液随着铁链流出淋在大十字架上面,血液慢慢被抽干的利威尔身体降至冰冷,全身细汗如雨,呼吸仿佛被扼住喉咙一般,身体慢慢抽搐,意识慢慢消逝……利威尔、凯尼、库谢尔三人的身体被送入熊熊大火,大主教脸上露出恶魔般的微笑,摘下面具,一半萎缩的脸上瘆人的伤痕慢慢长好,恢复如初,合上圣经,感谢真主作法成功,驱赶了自己身体里的恶魔……今年的“圣杯之礼”,教会的未来一定更加繁荣……一切尘埃落定!

“啊!!!!!”艾伦从床上弹起来,浑浑噩噩抓住自己的头发使劲拉扯,刚才看到的画面绝对不是真的。

“我看到了什么?”

“未来!”

“未来?不可能!你在骗我!”

神使意义不明的一笑,酷似三笠的脸却没有三笠的可靠。

“啊,那是未来,那时利威尔原本的未来,因为你的到来,抱住利威尔的那一刻,利威尔的未来会因为你而改变!”

“改变?啊,有我在,我不会让利威尔遭受任何伤害。”

神使微微一笑便慢慢变得透明消失,在艾伦看来这个笑容可不是天使,更像恶魔啊。

如果不让利威尔受到任何伤害的话,那如果这个伤害来自于艾伦·耶格尔本身的话,又会怎样呢?

看到那样利威尔的未来,虽然是个梦,原本的世界的利威尔会遭受这样的命运,艾伦剩下的唯有愤怒,想此时此刻就就将教会毁灭得干干净净,不放过一个喽啰。

“利威尔”艾伦叹了口气,稍稍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

此时门开了,进来的是端着食物的利威尔。

“我以为你醒来后会饿。所以……啊……”盘子落地碎掉的声音,和利威尔贴在艾伦耳朵听到的富有感染力的心跳声。从刚才的噩梦中醒来,看见实实在在的站在自己面前的利威尔,艾伦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于是在利威尔的肩膀和脖颈蹭来蹭去,蹭到利威尔敏感的地方,惹得利威尔忍不住发出软濡的“嗯……啊艾伦”。

“!!!!!利威尔?”利威尔的声音太过诱惑,使得艾伦的小耶格尔迅速起了反应???

艾伦突然停下来,利威尔才意识到自己发出了那样害羞的声音,顿时害羞变得傲娇,往艾伦的小腿使劲踢去,顺带往艾伦肚子上补上一拳,艾伦痛的龇牙咧嘴。

“┗|`O′|┛ 嗷~~利威尔,你好狠!”

“活该,你这个色狼!”利威尔一脚踩在艾伦头上,命令艾伦收拾好自己精神十足的分身,打扫碎掉的盘子擦干净地板!

“\(^o^)/YES!利威尔!”利威尔搞不明白艾伦什么病翻了。

利威尔转身,库谢尔正站在自己后面,目睹刚才发生的一幕。

“利威尔,艾伦3天3夜都在保护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艾伦呢!”

“我……对不起,母亲!”

库谢尔转身,利威尔回头盯着艾伦,眼里出来的刀子足以将艾伦杀死。

“故意的吧,艾伦·耶格尔~绝对会找个时间把你揍死!”

“悉听尊便!”艾伦对利威尔一眨眼,仿佛胜利一般。

“利威尔,你在说什么?”

“啊,没什么,母亲,我说再为艾伦准备一份食物!”

惹毛利威尔的下场果然不好,晚餐上,艾伦吃着利威尔为他准备的“爱心晚餐”,艾伦唯独没有忍住热烈盈眶,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不断夸赞利威尔的厨艺,惹得库谢尔非常开心。可谁知利威尔在做艾伦的培根三明治的时候,狠狠地加了半瓶的芥末酱和昂贵的辣椒酱!

“母亲,今晚的三明治,我特意给艾伦加了不少碳烤牛肉和调味酱。”

“艾伦,快尝一下吧!”库谢尔微笑着很有礼貌和风度的对艾伦说道。

“啊,利威尔对我真好!”可是艾伦使劲咬下一口之后,感觉整个人全身毛孔都通透了,心里狂呼“利威尔,其实你可以不用对我这么好!”

“啊,艾伦,那你要把所有东西吃完哦!”哦,利威尔竟然用“哦”,这下完蛋了,艾伦逃也逃不掉!恨自己在利威尔所给予甜蜜中鼻子的嗅觉退化了!但艾伦转念又想如果早点嗅到的话,那岂不是更难演。

一句话,惹毛利威尔不会有好下场,这是艾伦的肺腑之言!

凯尼第二天回来了,离利威尔16岁成年之期只剩下一天,埃尔文团长那边对于扳倒教会的取证已经全部准备好,关于所有的奇怪现象都由怪人韩吉担当,只待一天后的审判庭开庭。所有尘埃还未落定,凯尼心里面的大石头还在悬着,嘴上虽然说着小混蛋利威尔给他尽找麻烦,但是心里面对利威尔母子有着足够的提心吊胆,库谢尔重病在身,留在现世的时间本就不多,利威尔将会可能面临一场被毁灭的灾难。凯尼他在赌,赌自己这几年的努力没有白费,在赌艾伦对利威尔的感情到底有多深,是否可以深到为利威尔不顾一切。经过那3天的考验,凯尼对艾伦的印象稍微有点改观,对艾伦也不用那么浪费脸色,可是艾伦·耶格尔时时刻刻不离利威尔的目光,使得凯尼对艾伦的印象又减了大半,仿佛自己养了一头狼在利威尔身边,偏偏身临其中的利威尔本不是羊却又像一只羊,这可苦了我们的变得侄儿控的舅舅凯尼,用一句库谢尔的话说,就是凯尼想得太多了!

圣诞节前夕,库谢尔如约要为利威尔制作一只精美又可口至极的蛋糕,熟知母亲制作蛋糕的手艺精良,今天的利威尔显得比平常高兴很多。也让一直看着利威尔心情好的艾伦有了稍许的期待。凯尼盯着艾伦的眼神始终好事带着警觉,如野兽般的直觉告诉凯尼艾伦绝不是普通人,那种感觉就像狩猎羔羊的虎狼一般,令长久没有这种感觉到凯尼顿时提高警惕。但是从艾伦的各种表现来看,似乎他只是对利威尔感兴趣而已,阿克曼家族的人无论对于同性还是异性都有着相当大的吸引,对此凯尼也有种苦恼,着让他想起了一年前在教会调查的时候差点露馅的时候,一个叫乌利的家伙救过自己的事情,凯尼隐约感觉乌利是一位隐身的王族进入教会调查,时至今日,那位乌利也没有中断与凯尼的联系,因为对那次帮助有愧,凯尼不好直接拒绝乌利的各种邀请,当然这样的邀请都只建立在相互交换情报的前提下。

平安夜即将来临,艾伦在利威尔的默认邀请下来到利威尔的家里,准备平安夜的充满幸福和欢乐的晚餐,房间虽不大,但是经过艾伦和利威尔的努力,整洁的房间在圣诞树的点缀下充满欢乐的色彩,尽管利威尔邀请艾伦过来的目的是帮着整理和打扫房间,但是艾伦厚着脸皮不走的情况下,利威尔也无可奈何,况且库谢尔非常乐意让艾伦留下来。有艾伦陪伴的时光,利威尔脸上也增添不少笑容,这是作为一个母亲的安慰。利威尔对母亲制作的非常美味的蛋糕满心期待的样子,在艾伦眼里竟然越来越像期待抚摸的小猫咪,艾伦使劲甩甩自己的头,尽量让这些足以削了自己后颈的想法消失掉。小猫咪~小猫咪~……我们的耶格尔先生快要幸福得崩溃了,因为利威尔充满期待的脸庞回眸对自己一笑,倾城倾心,仿佛蔷薇花在微风中骤然绽放一样。


评论(2)
热度(2)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