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永生之羁绊:逆时空欺骗4:拥有香气的家族前篇

消失了3年的凯尼突然间出现在这条街的尽头,棕色帽檐很宽很低,没有怎么修理过的胡子爬满两腮,嘴里叼着的烟头在一吸一呼的嘴唇动作下忽明忽暗,常年不变的长款黑色大衣下藏着各种武器,匕首和枪支必不可少,双手插在大衣兜里,令人看不清楚他手里的暗器将会指向谁。利威尔与凯尼三年后的相遇到底不怎么愉快,利威尔第一眼绝不会认出变化如此之大的凯尼,况且常年在外的凯尼卫生条件绝对过不了利威尔这关,从行头、外表乃至所有习惯都与原来截然相反。

“喂,不想死就别在这儿晃悠,臭死了,混蛋!”利威尔嫌恶的对着看着希娜城区大门的瘦高烟味浓郁的男人说道。

“哟,小混蛋!你还真是长肥胆儿啦!”凯尼略带沙哑而又浑厚的声音响起,引得利威尔从记忆里面迅速搜寻了这道声源的主人。

“……??!!嗬~老家伙,你怎么舍得回来啦。我看你还没有玩够啊。“

利威尔以以前俩人惯用的相处方式和语气说话,仿佛时光倒退了4年,凯尼将母子带回这条街道之后,凯尼对利威尔说:“喂,小混蛋,不想被人欺负,那就先去欺负别人,知道么?你那些书本上学的待人之道狗屁的才不适用在这些劣民身上,况且你也并不是什么多么高贵的家伙,知道么!不想你老娘被那些泼妇欺负,那你就给我变强!跟我来,这才是这条街的生存之道!”凯尼抡起拳头就毫不留情的砸向街边正在欺负人的混混,直到将人打得起不来为止,然后,你就赢了,守护有时候不只是保护,还要懂得如何破坏,这即是凯尼的生存之道,以至于后来找利威尔母子麻烦的人,凯尼直接将利威尔扔出去,直到利威尔想办法把闹事之人赶走了,才会开门让 他进来,否则,利威尔无缘那天的晚餐,尽管屋内的库谢尔紧张担心直到哭出来。进门的利威尔最惨的一次是别别人打得鼻青脸肿,衣服被暴力拉扯得凌乱不堪,已经快要达到衣不蔽体的地步,双手无力的垂在身体两侧,以至于库谢尔拉利威尔入怀的时候,利威尔突然忍不住喊疼,举起手臂的力量全无,库谢尔非常嗔怒的瞪着凯尼,但是对于自己哥哥的教育又无可奈何,凯尼拿起利威尔的手臂轻松的说道“只是脱臼了而已,没有断!“利威尔一直认为凯尼是一个别扭的家伙,因为每次自己受伤严重的话,凯尼会面无表情的将他的晚餐分一大半给自己,利威尔与凯尼有一个共同点,对于自己母亲库谢尔的厨艺不敢有任何挑剔。

”臭小子,这是你该对我的态度吗?“凯尼的语气少不了调侃与无奈。

”“嗬,那你觉得我该用什么态度呢?老家伙!”利威尔皱眉嫌弃的看着凯尼,表示对凯尼身上浓郁烟味的抗议。

“库谢尔还好么?”

“库谢尔?亏你还记得这个名字!”

“我有我不能回来的自由!”

“……自由?你…………”

利威尔转身,却早已不见凯尼的身影,利威尔不禁摇头苦笑,凯尼这个家伙从来都是这样啊,为何放不下的总是自己,真是不公平啊。

利威尔按照自己的调查思路,已经摸清大部分的事实,希娜大门的诅咒圈,那天要不是赶来的艾伦接住自己,利威尔觉得自己没有机会还站在这里,艾伦脚下摩擦地面生出的蓝紫色火焰,撞倒自己的那匹马身上异常的湿润,马车与地面生出的火焰传到马身,生出的温度高的可以瞬间吞噬整匹马还有装满货物的马车。艾伦同样接触的那片地面,但是火焰没有顿时像燃烧的火龙一般缠绕全身,难道问题出现在进入诅咒圈的人的本身?于是利威尔在艾伦的帮助下调查了所有人的被火焰吞噬前3天的活动记录,这个记录显示这些人都去过一个地方——希娜王城唯一一座最大的教堂,这座教堂祝福过刚迈入新婚殿堂的新人,洗礼过如天使般出生的婴儿,包容过犯下致命打错的囚徒,更请听过来这里祈祷的每一个人的心声……所有的善良与邪恶,似乎它都可以包容,但是又什么都不可容忍。殊不知越是圣洁无暇的地方,越是住着肮脏邪恶的恶魔,这个恶魔滋生于权势,滋生于金钱利益,滋生于人心最深处的那段黑暗。

利威尔走进离希娜教堂不足半英里的地方,便觉得身体非常疲惫,整个身体好像被抽干的力气一般,头脑里混混沌沌,出现一些看不清楚的画面,现已接近午时,利威尔索性转身往回走,越是离家越近,头脑里那张脸越来越清晰,棕色中分头发,碧绿温柔的眼睛,英气挺拔的鼻子,薄润温暖的唇……该死的,怎么头脑里全是那个混蛋的样子——艾伦·耶格尔!利威尔使劲不停地摇动自己的头,大口呼吸冬季寒冷刺骨的空气,从鼻腔一直贯通娇肺,这样的刺激才令利威尔的头脑稍微清醒一点。快到飘雪的季节了,街上的人都在忙着屯着圣诞节的食物和礼物,但是利威尔每年与母亲一起的过的圣诞节与平常无异,当母亲身体还好的时候,她总会为利威尔准备一个美味的蛋糕,尽管库谢尔制作一只蛋糕会花费掉现在利威尔3个月的薪资,不论是水果,巧克力还是奶油等原材料,库谢尔都会用最好的。当利威尔问母亲为什么会这么重视自己的生日的时候,库谢尔都只用这样一个回答“为利威尔做的也只能有这么多了”,最初懵懂的利威尔以为是母亲做的蛋糕的大小,但是现在想起这句话,越来越觉得会有更深层次的意思。不知今年的圣诞,利威尔会得到库谢尔精心制作的蛋糕吗?

“利威尔,你回答啦。来,进来休息会儿吧!”

“艾伦……嗯……”利威尔闭上眼之前看到的是艾伦有些惊讶和担心的脸。

“利威尔!利威尔……怎么了?”

艾伦赶快扶住向自己倒来的利威尔,他整个身体瘫软在艾伦怀里,艾伦把利威尔打起横抱,将利威尔抱入自己诊室的里面一个房间,这里是艾伦今天才整理出来的,一只小圆桌和3张椅子,一张占据大部分空间的大床,艾伦的意图很明显,想将利威尔邀请到自己这里,也方便自己的某些意图。淡蓝色的床褥里睡着不安稳的利威尔,脸色稍显白,额头微微冒出细汗,艾伦猜想利威尔 可能是又忘记给自己补充体力了。艾伦无奈得去准备糖水,心想这个利威尔比起兵长的脾气其实还要倔强,都是不好接近的主儿!艾伦端来一杯温热的牛奶,往里面加了不少的蜂蜜,将利威尔扶起来,一勺一勺的喂利威尔吞下,刚开始利威尔的反应有些抗拒,但是尝到蜂蜜牛奶的味道以后奇迹般的很听话任艾伦喂他喝下,当然,利威尔还没有醒,半醒半睡的利威尔深得艾伦的喜爱,修长的睫毛微微颤抖,连带整个身体一起,令艾伦差一点没有忍住,感觉自己的肝胆都在颤儿!补充完能量的利威尔终于睡得安稳了,揉揉发酸的眼,在温暖的被子里换个姿势继续睡,这可让特意关了大门来照顾利威尔的艾伦吃尽了不少苦头啊 。当你日日夜夜都在想念的人儿此时此刻就正谁在你的面前,那些在梦里和心里编织的俩人拥抱相濡的场景在现实面前却实现不了的落差,足以令人生出罪恶之手的皇冠被艾伦生生打碎,急在此时,以后的分分秒秒都得不到利威尔的原谅了。但是作为补偿,艾伦还是蹲下身子,在利威尔侧脸烙下一个炽热的吻,当做对自己的一点奖励。艾伦的唇离开利威尔的脸颊后,突然嗅到一股诱人的蔷薇的芬芳,艾伦没有在房间喷洒香水的习惯,难道这股香味……来自……床上熟睡的人,利威尔?!!!

正当艾伦还在汲取越来越浓烈的香气时,自己诊室的大门突然被狂妄的暴力踹开,艾伦第一反应是站到利威尔床前保护他,刚才踹门的巨响使得床上熟睡的利威尔身子猛烈一颤,打乱了他本来均匀平静的呼吸。做好攻击的战斗姿势,映入艾伦鎏金色眸子的是一个看起来和闻起来都邋遢至极的大叔,犀利的眼神,络满腮的胡子,嘴里叼了一根长条细雪茄,看到艾伦保护床上的人,似放松的叹了口小气,嘴咧向一边,笑的有些嘲讽,这不是凯尼还会是谁!但是没有认出是凯尼的艾伦先发制人的朝凯尼出拳,俩人你往我来的没有分出高下,直到艾伦准备使用恶魔之力的时候,床上被吵醒的人儿起来,脸色极其的不好,一直对利威尔脾性了如指掌的艾伦感觉到身后冰凉的凌厉之气,便暂时停下与凯尼的对峙,不料想身后的人儿如平地刮起的飓风般从床上跳起来轮拳揍向对面那位大叔,然而那位大叔不偏不倚的接住利威尔,面对挥来的拳头没有一点闪避之意,这让艾伦不合时宜的想起了审判庭里兵长毫不留情的踹自己脸的事迹,仿佛此时还可以感觉到疼痛。

凯尼接住利威尔之后,毫不留情的嘲讽道:“混蛋小子,威力减退不少啊!打人竟然不疼了。”

“臭死了,老混蛋!亏你能全部接下……咳咳咳……凯尼……”

“没力气就别飞起来揍我,利威尔……该休息的人就老实给我躺回床上,别处去瞎咧咧,圣诞节前的这一周,你都给我不许出门。”

“为什么……要听你的,老混蛋,凯尼!”

“你……嗯,我会看住你的!”

利威尔与凯尼的对视,虽然利威尔眼里少不了嗔怒,但也真的狠不下心,这让在一旁看俩人的关系的艾伦一脸懵,原来这个人是凯尼,可是他踢坏我的诊室门是什么意思,以刚才看来,凯尼和利威尔的关系还挺亲昵,这可让艾伦醋坛子打翻了不少。

“喂,臭小子,给我出来一下!”

“啊?!!”艾伦虽不知会是什么情况,但是在利威尔眨眼同意之下,跟着凯尼出门。出来之后才发现,库谢尔一直在外面等待,待两人出来之后,库谢尔才神色匆匆的进入房间,照看利威尔。

跟着凯尼来到利威尔的家里,开门前一刻,凯尼突然从手里掏出匕首转身之前就往后刺向艾伦,艾伦心里早就有准备,身体往后倒成90度,单手触地往后迅速空翻,立起身做好下一次攻击。

“哟,还不赖嘛!小伙子,你对利威尔那小混蛋有意思?”

“啊啊……?”对于凯尼开门见山的直接,艾伦有些对付不过来。

“是的话,就做好心里准备,不是的话,就给我赶紧滚!”

凯尼变得认真有严厉的表情让艾伦体会到这不是一个简单地问题,艾伦也就认真的回答凯尼,不带一点犹豫:“对,我喜欢利威尔!”

“哼,最好是这样!那个小混蛋不会那么容易让人亲近的,竟然可以在你面前安心的睡着,那也是他的造化吧!”

“那,你说的让我做好心里准备是什么意思?凯尼舅舅!”

“凯尼舅舅?!!……啧,利威尔看上的都是些什么人啊?我可还没有承认你,艾伦·耶格尔!”

“我会努力证明我自己的。”

“啊,最好是这样吧。”

艾伦简单的冲了两杯咖啡,端到凯尼面前,凯尼随意的坐下,端起咖啡小饮一口,放下咖啡,待艾伦关好门后,食指在咖啡杯上轻轻敲了好几下,似乎还在考虑怎样把这件事情或是该不该把这件事情告诉艾伦,事已至此,凯尼也不得不赌一把,与其让利威尔落入教会之手作为牺牲的工具,还不如行办法让利威尔那个小混蛋逃离教会的魔爪。

“我的时间不多,臭小子,你竖起耳朵给我听清楚咯。”

“是,凯尼舅舅!”

“嘁,混蛋小子。别叫我那么亲热。”凯尼本来就飘着黑气的脸上又黑了一层。


评论
热度(1)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