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笠利 2016-2-24

“……怎么回事?!!混蛋!不管我试多少次,这个长着翅膀的巨人根本没有被伤到分毫,而我跟利威尔一样,被他把所以的武器都捏碎。他的眼睛里看不出来有任何泼动,就像深有城府的人一样,把真实的感情封藏在心底最深处,深到可以把自己给骗了!只有对利威尔是个例外,这只奇怪的巨人面对利威尔的时候,他不仅会笑,而且会生气,也会逼着利威尔跟他玩游戏,虽然艾伦反应比较迟钝,但是我看出了此时这只巨人某些时候露出的温柔,完全与外面那些可恶的巨人不同,他到底是巨人还是身高比较好高的人类而已?他的身高不超过5米,也许是为了在这个地下生存而不能太高的原因,但是逆天的长个翅膀是怎么回事!当然这些都只是我的碎碎念而已了。利威尔竟然会答应他像个小孩子一样的玩捉迷藏,我现在才明白,我们三个在他的面前造不成任何威胁。
“三笠,艾伦,现在你们是巨人化不了的!不如跟利威尔一起来玩个游戏怎么样?”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猪猡!”利威尔本来就没有什么耐心,听到这句话时,气的冒青筋!
“……呐,利威尔,刚才的游戏你根本没有用心吧!所以我怎么会把那么重要的石头给你嘛!”巨人说完话以后,眼神竟然有些回忆往事的伤感,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利威尔与这个巨人还会有什么连利威尔都不知道的羁绊么?
“……啧,你那什么眼神!猪猡!”
“好,怎么玩儿?”我再也看不下去他们俩的眼神交换,虽然只是巨人单方面的!可我心里拥有一股不是滋味的滋味儿!我这是吃醋了么,呸,才不是呢!利威尔只要我给他温柔就够了,别人不行,况且还是个不明原因的长着翅膀的奇怪巨人!
“咯,三笠,艾伦,利威尔,游子规则就是这样。谁能首先跳上我的手心,那我可以告诉你们石头的线索!”
“啧,这是什么鬼游子!”利威尔不爽的咋嘴。
利威尔以最快的速度卸下艾伦的立体机动,迅速穿戴在自己的身上。准备向巨人抛锚固定器,然而巨人不会这么听话的站在这里等我们追上去,张开他的翅膀就飞走了,与利威尔的立体机动速度可是相当,坚硬的柱子下段是另外一种材料制成的,所以,利威尔看准这样的机会飞起来,但是位置远远低于巨人的飞向高度,我们用比较大的宝石向巨人的翅膀扔去,有好多次都成功打到,满天飞的宝石只有现在才显得有些意义。直到仰望上面,我和艾伦才发现,这里的石壁并非全部封闭,最高处有出口,可是我们不能巨人化的话是根本没有办法出去的,柱子可有那么高,但是没有任何着力点可以供我们爬出去!
“艾伦,看到了吗,那边的低位置,也许是更深的悬崖,我们也许可以利用这个地势,把巨人追到那,再趁他不休息的气候跳上去,所以,艾伦,我需要你……”
“利威尔~小心!”利威尔比我先想出了这样的计谋,并且一个人就去实施了,没有跟我们商量。柱子上的锚突然松掉,利威尔正在飞在空中的身体失去支撑,往脱落的方向摔去,速度很快,快到我还来不及跑到他的身边拉住他,而他就不偏不倚的掉入了那个不见底的黑洞……

“利威尔~”几乎力竭声嘶,用力往前扑的我还是错过抓住固定器的机会,眼睁睁看着固定器带着漫天的宝石横飞,可我的眼里就不出泪水。“三笠,这边~我抓住了!三笠……”
“艾伦~撑住啊”
艾伦发现了另外一边没有脱落的锚,正在用尽全身力气拉住那条钢索。
我迅速跑过去,与艾伦一起抓住钢索网上啦,正悬挂在下面的利威尔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尽管我们一边拉一边大声呼喊他的名字。
“利威尔~”
“兵长,兵长~”
我们企图把刚索拉到不远的柱子后面,可以找到一个着力点,但是脚下往下滑的钱币正阻碍着我们的行动,甚至还会把我们进一步往下拉。
此时,巨人飞了过来,看着我们此时的样子,竟然出声调侃,
“哟,怪不得我等了这么久,他还没有追上我,原来是落去黑洞了啊!鸟儿终于累了,利威尔,该上来了!”
“嗯?你要干什么?”我的警觉醒告诉我,这只巨人会干些什么异于常理的事情。
巨人慢慢扑腾着他的翅膀飞过来,离洞口越来越近,虽然我们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我和艾伦不能松手!
“……嗯~”巨人发出有些难受的声音。原来是利威尔把固定锚发射到了他的身上,我和艾伦按兵不动,等着利威尔的下一步计划。
“……!”巨人生生把锚扯出来,受伤的部位马上冒着热气恢复。
“别放开!”
“……哟,放心,我不会放开的!”巨人拉着钢索往上飞去,轻而易举的把利威尔拉上来了,我与艾伦同样被救了。这个巨人,颠覆了我的观念,冒出想知道那些过往之事的想法。艾伦疑惑的表情与我一样,尽管艾伦心里的仇恨不容易消除。

“利威尔,没事吧!”利威尔被拉上来的时候是昏迷的,可想而知,他是有多大的意志力来发出那个最后的固定器的!在巨人的手心,我强行爬上去,把利威尔抱在我的怀里,心里强烈的痛处冒出来,我怎么能让他这样艰辛,怎么能让他豁出性命去干这种事情,难道真的是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么?记得那次转身之时,他的表情,已经是无所谓了吧,【如果回得来,就给你吧!】原来是这样啊,利威尔,你有些残忍呢,不固自己的生死,也要成功是吧,可意外的是,你遇到了我,怎么可能让你死去呢,你还不是真正的属于我,不是么!
红色鸟儿,“稚萸之歌”来了,在利威尔身边再次吟唱那优美的诗歌,美丽悦耳的歌喉连,我们也被治疗了,真是神奇的事情啊。
“利威尔,醒了!”
“嗯,三笠,艾伦!”利威尔睁开眼睛,微微皱了眉头,就像是刚睡醒一般,有些诱人!
“利威尔”
“……啊,什么……嗯……啊……你……啊嗯”
当亲吻他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而且此时的他又是如此可爱,真是受不了,他越是想挣脱,我就越来越深的侵入他软濡的唇,直到彼此的呼吸都快没去。
“……啊,三笠,你!又在发什么疯,随处发【情】,混蛋!”利威尔不断的喘气,我就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三笠,下次请你不要在面前对兵长做这些事情啊,我很难为情啊!”艾伦,在咆哮?
“……啊,嗯!”真的没有注意到,在艾伦面前,犹如家人,可我却不知怎么的脸红了。
“咳咳,你们,给我打住!”巨人被忽视了?有些生气!
“石头在哪里?混蛋巨人!”
利威尔毫不犹豫的问起了石头的下落,地上的战争进行到哪一步了。地下的我们还在被不知名的巨人玩得团团转!

“哼,利威尔,你真像你母亲,脾气同样的倔!就不能好好地心平气和说话么!”
“……啧,废话多,你……?嗯?知道我的母亲?你究竟是何人?”
反应过来的利威尔顿时变得警觉,对于母亲的回忆是痛苦的吧,而且,母亲这个词语挂着关于母亲的任何回忆都被他埋葬了吧。
“利威尔,冷静点……别……!”我想说别像个受惊小猫似的炸毛,炸毛?不对,现在的利威尔应该是不安又迷惑。
“兵长!”艾伦比我更先走到利威尔的身边,扶起犹如失去重力般双膝跪下的他,但是他却不为所动。我走过去,同样跪下,把他往自己的怀里揉,期望这样可以拯救陷入无尽痛苦回忆的他。
“利威尔,回忆是痛苦么?你果然被艾尔文洗脑了嘛,丢弃回忆就能前进了么,但是回忆这个东西有紧紧抓住你不放,因为你先入为主的认为你的回忆都是悲惨的。在你面前生命慢慢消逝的母亲,库谢尔,而你却也在将要死去的边缘,无能为力是么?被凯尼捡到,以为这就是归宿了么,可他还是离开了你!利威尔,你真是可怜啊,被人利用,还失去自己最信赖的搭档,你输得了够惨!即使你把巨人削成碎片那有怎样?利威尔,错误的决断,终究会带来厄运,连紧有仰慕你的佩托拉死在女巨人手里,真是可悲啊,利威尔,看到凯尼死在你的面前,你又是何其的无奈,做“英雄”的感觉如何?哈哈哈……利威尔,就在这儿吧,这里才是你真正的该留的地方!”
听着巨人荒唐的言语,我和艾伦却无论如何也动不了,不知是中了什么样的诅咒。唯有紧紧抱住怀里捧在发抖的身子,期望这样可以给予他力量,我们是永远不会离开你的,利威尔!
“……嗯,呃……啊~”利威尔正在努力挣脱脑海里不断出现的画面,就像巨人所描述的一样,他现在一定不好受,可我更讨厌这样不能动又不能安慰他的我,我必须想想如何解决的办法才行!艾伦一副驱逐的样子,他也一样难受吧!
“……啊~,嗯……你这个混蛋巨人!思想是我自己的,我怎么可能控制不了呢!哼!至少,回忆里不全是悲剧,至少,还有现在这俩小鬼跟着我,至少,我还有力气来跟你这怪物对抗,最重要的,时间记录了一切,我们要打倒巨人的意志,时间可以治疗一切,但是却又什么都治愈不了。不是每个人都想被时间治疗,至少我不是!你说这些话有何意义吗?连最重要的人都保护不了,你其实很一样吧,是个满口谎言的骗子!”
“……”巨人听完利威尔的话语,没有作任何反驳,可能是默认了吧,可是那句【连最重要的人都保护不了】,利威尔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这巨人以前来到过人类世界,遇到过什么样的人,而那个人偏偏就是利威尔的母亲!我被我的想法吓了一跳,这被我想象成了一个烂得不能更烂的凄惨爱情故事,果然是被阿尔敏的奇怪思维影响到吗!
“利威尔,你比我预计得还要快从我设计的催眠中醒悟过来啊!”
“……催眠?……你!”
我和艾伦瞬间可以活动自如,我首先的任务不是问巨人石头的落,而是抡起拳头向巨人的脚上砸去,再飞腿踢向他的大拇趾,并成功地把他的拇趾踢掉,顿时温度很高的蒸汽闹出,拇趾迅速修复!
“三笠?!!”
艾伦很是惊讶的看着我的行为,更惊讶的是巨人没有任何反抗或者生气,这一切都是他的咎由自取!
“这是对你的惩罚,混蛋,竟然让利威尔……”
“……三笠,够了!还是快点找到石头要紧!”利威尔看着我的作为,眼睛微微睁大,显得些许吃惊,但是马上就抹去了。
“……哟,你体内的巨人真的是厉害啊,三笠,但绝对不是王!王在那个臭小子体内。艾伦,你很关键,不要被愤怒牵着走。”
“……你,巨人,别对我说教,我不会忘了我的母亲是怎么死去的!”
“艾伦,冷静!”利威尔过去抓住艾伦的手,试着让艾伦冷静下来。
“莱卡夫曼,石头在哪里?!”
“……利威尔?”
“我记得事起,我母亲曾经念叨过这个名字!就是你吧,我不管你是谁,为什么与我母亲有这样的瓜葛,但是,你现在必须告诉我石头在哪里,我不想再与你玩什么破游戏!”利威尔现在又是那个坚毅沉稳的利威尔,与刚才那个被回忆拖入深渊的利威尔判若两人。
“可以,但是我们必须做一个交易,利威尔!”
“交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交易?”
“啊,利威尔,我把石头给你,你得留下来!”
“留下来?!你在搞什么鬼?”
“嗯,不愿意么?”
“……”
“不行,利威尔必须跟我们出去。这个交易……不可能!”听到这样荒唐的交易,我怎么可能答应,利威尔,可是属于我的啊!
“!哼”巨人笑了,“三笠,你舍不得!可笑,利威尔的归宿是这里!”巨人指了指上面那道投射出光的口,那里……?
“兵长,不能答应他!兵长~”
艾伦不知怎么的,同样的也慌了。害怕利威尔会答应巨人的条件,我也一样!
“好!我答应你!”
“哼。这样才听话嘛!”
我欲冲上去与他决斗,可我现在没有办法巨人化,利威尔拉住我。“三笠,别冲动,这是缓兵之计而已!见机行事。艾伦,跟上!”
“是,兵长!”
“……啧,小鬼,小声点!”
我们跟着巨人在巨大的金币山跋涉,体力渐渐不支,这里也没有任何可以吃的。

“兵长,兵长~要是我们可以消化金币就好了。呵呵,兵长三笠,我又说了什么蠢话呀!……可是,咕噜噜~大家的肚子都贴着背了。”艾伦本来就饿得快,况且进来的时候还巨人化过,我们身上带的干粮已经全部被打落,我还好,利威尔一路都时刻警惕着巨人的一言一行,就算独自已经开始唱交响乐了,也没有在意。
此时的气氛有些安静得诡秘,除了脚下金币和宝石清脆的碰撞声,可能这种声音才是那些贪婪的家伙最喜欢的声音吧!虽然利威尔不在意肚子发出的交响乐,可是我在意,这个人在我看来,总是逞强,但是私底下却又很温柔,就是这种坚强又温柔的性格才是我对他中毒最深的地方吧。
“唉~巨人老家伙,还有多久?”他倒是在上面飞得轻松,可我们在后面跟得越来越吃力啊。况且不知道他到底多少岁,叫他老家伙什么的,没有问题吧,就算他是如我猜测的一样,可能是利威尔的什么人,但是还没
有到要我尊敬一个会飞的奇怪巨人!
“……老~家~伙,小鬼,你难道不知尊敬长辈的礼仪么?”
“三笠,别跟他多话。”利威尔转身又对上巨人的眼睛,
“啧,老家伙,还要多久!”明显的肯定语气,还带有些许怒气。利威尔的脸色果然很不好看,一定是饿了!
“……利威尔,你……好吧,再走10来分钟,这个地下可比你们想象的要大得多。”巨人也对于利威尔故意袒护我而懊恼吧,呵!
“那还不快点走!混蛋。”
“……”巨人无语!利威尔太过毒舌。
“连脾气也这么像!”
“……嗯?!你!哼,老家伙,你对我们到底抱有什么想法。”
“是你,不是他们。利威尔,重点不要错了。”
巨人的话语明显表明他的目的是利威尔,不是我们,果然还有一段陈年往事需要被说出。
“为什么?兵长,你以前认识这个老家……啊,不是,巨人么?”艾伦本来要说老家伙的,活生生的被巨人还有利威尔瞪回去了。
“臭小鬼,不要乱猜测,这个家伙的话,你也信?”
“啊?不是,兵长~”
“啧,小鬼就是麻烦。”
“嗯,艾伦,你说的没错,我认识你们的兵长啊,他可是库谢尔的儿子。”
“你和我母亲库谢尔到底是什么关系?老家伙!”
“啊,利威尔,就别叫我老家伙了,我在巨人的世界算很年轻的了,在人类世界里,算下来,我才20岁岁左右而已!”
“那你真实的年龄是多少?老家伙!”
利威尔,你故意的吧!”
“……啧,不说算了,我也没有兴趣知道”
“啊,给我听好,我有86岁了,利威尔!”
“86岁,关我什么事,我母亲和你是什么关系?老家伙。”
“啊~”巨人掩面,在利威尔面前斗嘴,他输的很惨。
“……你的母亲…”巨人语调慢慢降低,好像这是他不愿提起的往事。“啊,利威尔,到了!”
诡秘的气氛来了个大反转,巨人的有些兴奋?!!
“……嗯,石头在上面的那个洞口么?”
“呐,不是,是终于可以吃好吃的东西了哟,利威尔!”
“……混蛋,我说的是石头,不是吃的!”
“可是,你不是饿了么?利威尔,相信我,你会终身难忘的!”
“啧……嗯?”突然从顶上的洞口出现耀眼的光芒,这是?阳光!美丽的阳光在雾气里发出七彩虹,宝石也因为阳光的照耀,反射出五彩缤纷的颜色,整个地下变成了如城堡一样的仙境。“啊,还不赖!”
我稍微有些惊讶,利威尔会说还不赖的话,说明他现在的心情有些不错。转身看艾伦,他似乎也被这奇妙的景色吸引了,整个人也想宝石般亮闪闪的。
利威尔,怎么样,还不错吧。”巨人说完,拍了拍手,“稚萸之歌”再次出现,从洞口一一飞进来,嘴里叼着一串串蓝紫色的果实。落在利威尔的肩上,巨人的手里……这个是?
“补充点营养吧!小鬼们!”
巨人连利威尔一起算在内,都被叫成了小鬼。
“啧,老家伙。”
利威尔可能终于意识到自己肚子的交响乐了,转头直接用嘴从“稚萸之歌”叼着的蓝紫色果实咬下一颗,含在嘴里,咬了一下,停顿,在继续咀嚼吃掉。
“嗯,还不赖,没毒!三笠,艾伦,过来拿!”
艾伦和我走到利威尔旁边从“稚萸之歌”最里取下果实,艾伦迫不及待的往嘴里塞,“啊,兵长~三笠~果然很好吃啊!”
“啧,小鬼,慢点!”
我没有动,直直的看着利威尔。“利威尔,我也想尝尝!”
“嗯,自己拿……嗯……啊嗯……小鬼……”
呵呵,就如大家所见,我直接从利威尔的嘴里品尝到了最甜美的味道!
“……啧,三笠!”利威尔有些不爽的咋嘴,可是微红的脸可没有逃过我的眼睛。
利威尔,你真像你的母亲!”
“……嗯?!”利威尔嘴里被我塞满了果实,发出嗯的声音有些低沉,有些软。
“不仅长得像,而且性格,脾气也想,要不是你是男孩,我真以为你就是她……”
“别拿我母亲说话,老家伙!你的过往,我不感兴趣!”
利威尔……所以,我才要留你在这里啊。”
“……做梦!”

“呃~~兵长,好饱啊,你们好了么,三笠!你敢不敢让我也来抱一抱兵长!”艾伦看着我一直占据这利威尔的视线,竟然心有不甘。
“……不行!”艾伦活生生被我瞪回去以前我不可能这样对艾伦的啊,果然喜欢上一个人之后,就会有强烈的占有欲。
“三笠,好了,我已经吃饱了!”利威尔的视线留在那只一直落在他的肩的“稚萸之歌”,眼里有些不耐烦,但却破天荒的没有赶走它,也许是感谢它为我们叼来食物。
“啧,老家伙,这破鸟怎么站在我的肩上不走!”
利威尔,我不是老家伙!叫我莱卡夫曼也不要叫我老家伙!”巨人就像老熟人一样跟利威尔生气,果然利威尔能把所有的人掌控啊。
“太拗口了,还不去老家伙来得好。”利威尔的视线没有离开“稚萸之歌”。
“唉!好吧,利威尔,这只“稚萸之歌”认定你了,你现在就是他的主人了。奇怪,你是第一个人类来作为它的主人。
“嗯?主人,他会听我的么?”
“你试试!利威尔。”巨人的声音竟然有些温柔。
“喂,去那小鬼头上!”果然,“稚萸之歌”飞到了正在处于惊讶状态的艾伦头上。
“啊~兵长!”
“嗬,还不赖!”
利威尔转身面对巨人,双手抱胸前。
“啧,老家伙,现在该往哪边走!”
“啊,好吧,我们继续走!”
“喂,老家伙,你飞得倒挺轻松啊,可我们在下面追赶还要克服这个多到让人发吐的金币。啧……有没有兴趣载我们一程!”
“兵长~不行啊,他是巨人啊。万一……”艾伦的担心也是我想到的。
利威尔……你……”
“三笠,艾伦,这么久的相处,他没有要伤害我们的意思,所以我们不必太警惕他,况且这个老家伙救过我,就来赌一把吧!”
我们转身巨人已经把手伸向我们,艾伦和我习惯性的又要攻击,而利威尔很是淡定的阻止我们,就像艾伦那次不小心巨人化一样,相信他的的也只有利威尔。
“喂,冷静,我说过的话你们没有听进去么,两个冲动的小鬼!”
“是,兵长!”
“啊,利威尔。”
“老家伙,既然你可以带我们,为什么不早说?”
利威尔,你没有请求我吧!如果真的是我主动提出要带你们,你会相信么?”
“我相信你心里有鬼!”
利威尔,毒舌比库谢尔更胜一筹呢!”
“哼!”利威尔现在巨人手心的最前面,在巨人起飞的时候,利威尔身体有些不稳,我上前很自然但是又得意的从后面抱住他,把下巴搭在他的右肩,闻着他好闻的气味,虽然有些淡淡的汗味,但是这让我更相信这个男人真实的一面。
艾伦在我们面前,脸很黑!
“三笠,你……我可以相信你么?”巨人突然闹出这样的话,让人摸不着头脑。
“我需要你的信任么?难道你还真的是我岳父大人?”啊,说完才发现把心里所想真实的表现出来了,这个可怎么好?利威尔会炸毛吧,此时的我不敢有任何动作,连毛孔都竖起来了!
“……三笠,你在说什么?”利威尔的低气压!!!
“……啊”不出所料,我被利威尔踢倒在巨人手里,他的脚还在我肚子上碾压!看得旁边的艾伦发抖,出着冷汗,不敢乱动。这个就是祸从口出吧!
“三笠,你真的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都怪我太惯着你么?”
“……对不起,利威尔,可是,难道你没有这样怀疑过么?为什么这个巨人会执意留下你,为什么巨人会救我们,还会带我们去找消灭巨人的石头!”
利威尔在我的第二个问题时放松了脚下的力道,我趁机把他压在我的身下,我们的体位来了个360度的大反转。
“啊,我怀疑过。”
利威尔,过去的往事我会告诉你,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石头。巨人与人类的战争需要消停一下了!”
巨人在我们僵持不下之时,说出了这样的话。仿佛他比我们更加想消弥这场残酷的战争。
“老家伙,什么时候到?”
“我们到了!利威尔,剩下的要你来发现了!”
“嗯?……”
我们从巨人手里下来,落地之处全是上两次我们从巨人后颈削出来的晶石,最大的有拳头那么大。

利威尔都在最前面,带着我佛在这漫漫的宝石山上寻找那块独一无二的石头——力量之源。如何找到他呢,利威尔以我与艾伦作为感应它的所在之处,但是现在我佛都没有巨人化的能力了,因为我面对这么多的晶石却没有上次那种发热至失去清醒的意识。艾伦同样没有任何不适或是巨人化之前的愤怒。我们就算了,利威尔本来就没有巨人之力,只是个普通的人,他会不会也像上次那样因为体温过低而晕倒?想到这里,心里马上就慌了,不能让利威尔受到任何伤害,至少在我面前。于是我很快的跑到利威尔后面,从后面抱住他,因为速度过快,我差一点把他撞倒。
“啧,小鬼。”利威尔的声音有气'。果然收到影响了,利威尔怎么不跟我说呢,可我更气自己没有早些想到这样的情况。
利威尔,你又冷了吧,不能离开我超过半小时哟!我们,还是一起走吧,艾伦,跟上!”
“唉?好~”艾伦的反应神经果然够长。
“三笠,我们这样找事徒劳的,你和艾伦现在都不能巨人化,那么你们能感应石头的能量之源,所以,源头还是在那个老家伙身上!”
我们往回走,巨人还在原地等我们回去,这一切仿佛是他设计好了的。
利威尔,终于想通了?”
“嗯,老家伙,石头到底在哪?”
利威尔,给你三个宝石,由你来扔,看到了吗,这些墙壁上的水晶盒,其中一个是真的,其它的事陷阱,要试试么?”
“啧,我还有得选择么?我们全部人的命都在你的手里。你要杀我们,早就下手了!”
利威尔,真的是什么都被你猜到了。”
“啧……艾伦,你先来!随便扔一个!”
“兵长~,我……嗯!”
艾伦拿起手里的宝石,往墙壁上的一个水晶盒子扔去,墙上满满的都是水晶盒,不知哪一个才是真的。
框框~
盒子落下,被打开,里面什么都没有,但是我们正准备退走的时候,盒子里面出来一头没有睡醒的巨型狮子!
艾伦,小心!”我把艾伦拉在后面,回头往利威尔身边跑,巨型狮子醒来,对着我们狂吼,声音足以震破耳膜,飞起的钱币打在我们身上,仿佛快要把身体贯穿的疼痛。等我跑到利威尔面前把他抱在怀里之时,钱币突然停下,回头一看,巨人把盒子打开,把巨型狮子装进去了?这是怎么做到的?
“三笠,艾伦,没事吧!”利威尔看向满带笑容的巨人,
“啧……混蛋,你在干什么?你倒是乐在其中么,混蛋老家伙!”
“哟,利威尔,那是他自己选择的啊,不关我事哟!”
“……啧!”
“三笠,你来!”
“……”巨人竟然指名让我来,难道……不管了,反正只要利威尔在就不会有事的。


评论
热度(2)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