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笠利 2016-2-12

阿尔敏捧出晶石,暴露在阳光下,巨人的行动果然收到限制。战斗过后,愤怒的艾伦仰天大吼,目光充满怒气。我知道,这是艾伦的巨人之力,他可以起到命令巨人的作用。于是巨人除了行动变慢以外,还在自相残杀!这给我们抹杀巨人获得宝贵的时间,利威尔在眨眼之间,抹杀的巨人是以前的2倍,虽然气体不够,但是利威尔滑翔的能力实在令人吃惊!在我们调查兵团正在感谢艾伦的巨人之力时,宪兵团的家伙却忌惮这份力量,说艾伦背叛人类,乱使用巨人之力,如果不把艾伦削出来,那就会攻击人类。我心里很痛,我们这样卖命的斩杀巨人,内部却被宪兵团的菜鸟吵的人心不安。我才是真实的外忧内患!利威尔没理宪兵团的家伙,因为这不是奈尔的带的头,因为此时的奈尔正在艾伦争取到的时间里斩杀巨人。直到,阿尔敏发现,宪兵团的几个家伙试图对艾伦做出危险的事情,我才过去看看什么情况。原来,那几个家伙为了立功,把他们所认为的艾伦失控会袭击人类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班上台面,对正在作战中的艾伦出手,阿尔敏正在竭力阻止,可是终究不是4和个宪兵团士兵的对手,阿尔敏受伤,从艾伦的后颈落下,危机四伏。艾伦正在与巨人对抗,并没有注意到背后正在靠近的危机!
我恨我现在不能及时赶到艾伦身边,我恨我现在气体突然没了,我恨我没有利威尔那样的混账能力……只有失声力竭的大喊,希望艾伦可以注意到,此时我怀里正抱着昏迷过去的阿尔敏,他的气体同样已经用完!那四个人的飞行技巧以及战斗能力比起其它的宪兵团士兵简直好太多,而且他们的目的就是艾伦,不是壁外这些可憎的巨人。留在他们准备从后颈削出艾伦时,利威尔如神灵般感到,三两下就击退了那四个找麻烦的士兵。
“猪猡,你们的眼果然被屎糊住了!”

    利威尔现在艾伦的肩上,在保护他的同时还指挥艾伦的作战,至于那四个找事的家伙,已经被艾尔文亲自拿下,交给奈尔自己处理。我把阿尔敏送到医疗组,再换上新的装置告诉支援。途中山体突发崩塌,传来的声音足以震破耳膜,里面出来的无臂巨人更是气焰嚣张,他们不受晶石的影响。像猴子一样的灵活,但就缺少那滑稽的双臂!
“大家给我听好,这个巨人后颈有牵制巨人的晶石,只要砍到它们就算胜利!”韩吉双眼神不稳定,我知道她正处于亢奋状态。
“啧,混蛋四眼!”利威尔看到无臂巨人出来,飞出去首先斩杀,速度很快,我留着也飞出去,在他的旁边合作,毕竟他的气体不够啊,利威尔与我的一起合作把无臂巨人处理得出不多,落出来的晶石确实帮到了不少的忙。
这次混乱的作战换来的事暂时的平静,回到临时点的我们发现奈尔根本没有所谓的处理那四个人,而是在听他们的无聊说辞!
“奈尔团长。艾伦巨人化时,那样大吼大叫,是在失控吧!我们理应制服他,就算实在危险的现场!”
“……”奈尔没有说话。默默的听着那四人的说辞。
利威尔嘭的一声踢坏了那道门,进入后毫不留情的把其中一个言论最不堪入耳的人狠狠的踩在脚下。
“啧,猪猡,到底是谁派你来的?哪个愚蠢的家伙做的决定!”
“……利威尔,你算什么?竟然敢跟罗伯夫曼侯爵作对,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利威尔听到罗伯夫曼这个名字,身边的低气压瞬间到达最大值。脚下对那个发话的家伙更加用力的碾压,马上就看不出脸型。
“罗伯夫曼?早就该死的猪猡!奈尔,你是得罪了他?”
“……嗯,他以他的权势及掌握的财物为由,控制着西斯托里亚女王!我不得不谴出来与巨人作战,现在壁内的权势之争如日中天,只等这调查兵团回去,没有了巨人那么就该是那些贵族分权的时期!”
“哦,那这次潜入这里的猪猡的狗腿还有多少?”
“……不知道。”奈尔脸很臭,艾尔文的表情也甚是凝重。
“怎么处理,艾尔文,如果是要杀了他们,现在是易如反掌!”
利威尔,你的刀是对付巨人的,不是用来杀这些肮脏的人!我一会处理。”
利威尔狠狠瞪了四人一眼,放出危险的信号便转身离去。
回到艾伦注意地方的利威尔脸色仍然不好,我连忙起身去迎接他。
“兵长,那四个人是怎么处理的,如果是要削了他们,我可以来!”头脑晕晕的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三笠,艾尔文自会处理,他的手脚可比我们干净多了!”
利威尔,休息一下吧',你很累了,背负太多,让我来帮你分担吧!”我向前跑起来,撞上他的后背,展开双臂拥抱他,把头埋在他的肩窝,闻到了淡淡的汗味与皂角香的味道,安心又觉得心疼。
“……三笠,抱够了就放开,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陪你。”被我抱了不知多久的利威尔终于出声,语气里面带有些许不耐烦!
我还是乖乖的放开了他,在他转身的时候,突然上前吻住他,这么久的担心与信赖,化为这软软的吻,利威尔没有推开我……第二天,艾尔文的决定是让这四人参加斩杀巨人的任务,如果成功,才能有资格带走艾伦,利威尔对于这样的决定没有做出异议。而我根本不能接受,直到后来那四人全部葬身巨人之腹,我才明白,艾尔文的精明与残酷。他早就看出来那四人虽然身手敏捷,但是没有实战经验的他们终究逃不过死亡的命运,就算他们其中两人想逃,但是却更深入的进入巨人的老穴,倒是为墙外作战做了一回好诱饵。利威尔在艾尔文的临时办公室讨论了一整晚,我晚上过去送早餐的时候,发现他竟然在椅子上睡着了。所谓的早餐,只是一块小的可怜的面包,在加一杯水而已,墙外作战的物资用得很快,奈尔带出来的物资,经过艾尔文的三寸不烂之舌,终于同意与调查兵团分享。要不是阿尔敏与艾伦拉住我,也许我现在正在写检讨书!把食物轻轻放下,解开我自己的披风,虽然没有洗过,还是轻轻披在他的后背,我从侧面观察他的睡颜,整晚没睡的结果就是浓墨重黑的黑眼圈,睫毛也是不安的微微跳动,呼吸并不均匀,好像正在做着并不安稳的梦,嘴唇紧闭,没有了微微张开的软濡,我把手轻轻地放在他的耳边,他的体温果然比较低,我的手对于他来说简直可以当做暖炉……
利威尔!起来啦,哈哈哈……”不出所料,这个不见其人,先闻其声的人一定是韩吉,她毫不讲理的踢开门,这震耳欲聋的声音终究是吵醒了利威尔,把正在做梦的人吵醒,而这个人又是利威尔的时候,我就该哀叹韩吉接下来的遭遇了!显然醒来的利威尔没有在意我的存在,而是首先把韩吉这头奇行种修理了一顿,我没敢看,说实话,我不敢看的也只有利威尔发脾气修理韩吉的时候,我怕我会帮韩吉,实在是惨不忍睹!
“啊……利威尔,不是你叫我喊你的嘛!太不仗义了!”韩吉趴在地上不打算起来。
“……啧,混蛋四眼,什么事?”利威尔的低气压仍然没有褪去!
“啊哈哈!三笠啊,给利威尔送早餐啊!你果然看上了我家的老处男利威尔么?呵呵……”
韩吉,你那发红的脸和流下的口水是怎么回事?!!!
“……嗯?……啊,嗯!”
我转身看利威尔,他正在洗漱,完了之后,就坐下开始用餐。
“韩吉,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吉抚了抚眼镜,说到
“艾尔文让你过去,马上就是真正的最后的战役!”
“……嗯!”
利威尔与韩吉出去的时候,没有让我跟上去,于是我回去找了艾伦与阿尔敏。
后来我才问了韩吉,找利威尔到底是怎么回事。哪天韩吉带着利威尔出去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严肃,利威尔也预测到,接下来的战役凶吉参半,成功了,人类就获得了自由,失败了,人类再次被高墙囚禁,之后100年里,没有调查兵团!也就无所谓自由了,人类就会真正的变成家畜了!韩吉说她之所以那么惹怒利威尔,那是因为那可能就是最后一次可以心脏无所忌惮的与利威尔来玩笑,最后一次可以被他踢到趴下。那次的作战会议就是,利威尔带着有着巨人之力的我和艾伦深入三女神的地下,那里无尽的宝藏之中一定会有消灭巨人的能量之石!

也许这就是我们最后一次战役,我们从此回不来!韩吉说那天会议结束以后,利威尔再与艾尔文告别的时候,艾尔文突然紧紧地保抱住了利威尔,久久没有放开,就像与英勇的战士最最后的告别,又像是拥抱这自己的孩子一样那样恋恋不舍,抑或是其它的情感,反正,韩吉说她也搞不清楚艾尔文这个家伙那天的表现,他与利威尔的羁绊不只是上下级与深厚的信赖之情,也许还有更多其他的。反正艾尔文会做出主动拥抱利威尔这件事情已经让人不能理解了,况且还是利威尔提醒他放手的。利威尔没有像踢韩吉那样踢艾尔文,反而我听到这件事,我想踢艾尔文那个老流氓,光是祸害阿尔敏还不够么!竟然对利威尔也……啊啊啊!是我想多了吧!
    利威尔出战之前,去所有士兵注意的地方去看了一下,虽然停留不久,但是士兵们仿佛知道了长官的心情,也接受了这份来之不易的问候!直到利威尔来到我,艾伦,阿尔敏注意的地方,利威尔指导了艾伦的战术,艾伦也是像是有预感般突然抱住利威尔,嘴里大喊着“兵长!”利威尔如往常一般“啧,小鬼,又想挨揍!”艾伦放开他,拉着阿尔敏跑出去,留下我和利威尔独处。
我没有多的语言表达此时的心情,只是无言的拥抱,心里那种极其渴望与他在一起出墙探索这个世界的想法不断膨胀,但是没敢说出口!我只要行动来证明我的渴望,我相信一定会迎来最终的自由的。吻也来的很天经地义,没有谁开始,只是不知不觉的贴在一起,互相吸取对方的味道,很久都没有分开。我也任性了一回,就像上次巨人化一样,把他推到墙角,把手放到他的后脑勺,更加深入的吻,更加用心的吻,也同时充满占有【河蟹】欲的吻。直到他亲自推开我,穿着粗气说到“我要到艾尔文那里去了,作战马上开始了!”在他转身离开时,我不自觉出手抓住他的衣服。“利威尔,等我们都自由了,请……把您给我吧!”
“……,嗯!”他转身之后,在没有回头。
如果真的回得来的话,就给你吧!【这是利威尔心里想的吧】

    按照艾尔文的指示,利威尔带着我和艾伦进入地下,至于这个洞么,是利威尔踩在艾伦头上指挥艾伦向地下卖力的挥拳打出来的,因为地质被挖过的原因,所以打准位置的艾伦很轻松的捅出洞口,弄得士兵们都以为这是地震!
洞口大小已经可以顺利进入人的身体,奈尔不知道这下面是宝藏,所以没有跟过来,艾尔文是用了什么手段才能迷惑住同样老谋深算的奈尔,至于是不是他俩合谋也说不定。我们进入洞口,这里亮的可以不用火把,这是精心设计过的吧,是怎样的能工巧匠才能做出来的艺术品,只是他里面又混杂着怎样的恩怨纠缠!
我们顺着阶梯往下,这个阶梯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但是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铺满灰,而是还算光洁的石板,上面还反射着微弱的光。艾伦此时一边走一边吃着被利威尔强制要求补充的能量。随着旋转的阶梯,我们不知有了有多久,可是下面的路依然还深不见底,随着越来越深的地下,温度也在不断降低,我担心利威尔会像上次那样冷的昏倒,于是我脱下自己的披风,还有艾伦的披风,两层直接裹到利威尔的身上,同时伸手触碰了一下利威尔的皮肤,果然的,有些冷!
利威尔,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跟我说!”
“……嗯!别做多余的事情!”
对于我的好意,利威尔似乎不太领情,不过,算了吧!谁叫利威尔就是这样的性格呢!
旅途没有那么顺利,我们接着往下走了10来分钟,阶梯突然下滑,剧烈抖动,这里没有任何扶手可以握住,只能相互间握住手来保持平衡。
“兵长?这是……地震?
“不是,你看,只有这里一段在剧烈抖动,上面的阶梯都没事,所以,大家掌握好平衡,慢慢往下再走一截就行!”
利威尔说完,首先第一个保持这平衡顺利的走到下面没有抖动的地方,安静地看着我和艾伦一个一个的走下来,果然,这是个陷阱,我们离开那里,那截阶梯就变得安静。可是这里确实最后的阶梯,下面漆黑的一片,看不清楚还有多高。我们站立的地方摇摇晃晃,就像马上会塌掉。利威尔点燃火把,正努力往下面看还有多高之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漫天飞来血红色的鸟,眼睛同样是红的,这些鸟的个头比地上的鸽子还要大一倍左右。成群结队的落在刚才摇晃地方,利威尔看着这片红色的鸟,在光线不足么这地下,显得特别阴森森的,犹如来复仇的厉鬼般。
“三笠,艾伦,装好刀片,随时准备迎战这些恶心的生物!”
“……是,兵长!”身体此时没有出现任何一样,所以,这些讨厌的红鸟应该与我们的巨人之力无关。等红鸟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阶梯又在不断的摇晃,连带这我们站立的这里也摇晃起来。“三笠,艾伦,准备削掉这些可恶的鸟!”
“是,兵长!”我们移步上前,挥刀开始削向这些红鸟,在我们刀片快要触及它们,突然这些红鸟张开长长的喙,发出比乌鸦还要尖锐又沙哑的声音。当这声音进入我们的耳膜,头开始痛并且发晕,眼睛看到的红鸟不断旋转……一股强烈的恶心感袭来,然而利威尔的情况要比我和艾伦严重的多,他的眼睛已经出血,而且意识慢慢模糊,手里的动刀刃被震断,一种强烈的不安从我的心里涌出。
“利威尔~”我喊得失声力竭。因为我眼睁睁的看着利威尔从我的手里滑落……

红鸟,是巨人还与人类一起存在的时代生活的一种生物,它们可以通过悦耳的歌喉来咏唱优美的诗歌。它们经常被医生们用来辅助治疗那些忧郁的病人,而且效果出乎意料的好,而这种鸟也认主人,只要它认定某个人是主人的话,只有主任的要求才会展现优美的歌喉!这种鸟当时被人们称为“稚萸之歌”,总有好事的人类抓捕他们,并且在此过程中意外的发现这些稚萸鸟所在的地方,总会有宝藏。因此,人类封藏的渔网【欲望】被呼唤,于是有了这个无尽的地下宝藏。巨人与人类的战争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吧,这些本来善良的鸟儿竟然变成了地狱之剑!
我与艾伦在利威尔掉下去后,不久,也因为阶梯的掉落而落到不知有多深的深渊,直到我们醒来,才发现,嗯,我们躺在一堆金币和银币的山丘,放眼望去,没有那里不是被无数的奇珍异宝覆盖,这简直是一座地下金银之城。
“艾伦,好些了么?快起来寻找利威尔!他应该也在不远处。”
“好,三笠!”艾伦,没有多说,只是对于我的话表示顺从。
踩到这些钱币上面,钱币滑动,我们的脸深深的被埋没,至少到了膝盖,这使得行动特别困难。
“艾伦,我们这两条看见的宝藏太多了吧,至于现在我看到他们都么周任何感觉!”
“呐,三笠,因为我们的心里都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东西!”
有很多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宝物,大的,小的,五颜六色的,各种形状的……以至于现在看到这些东西想发吐。
“啊~三笠~”
“艾伦!”
突然艾伦往下滚去,这是个斜坡,也没有可以着力的地方,于是艾伦往下滚的速度越来越快,发出的固定器完全没用,就算是有柱子也固定不住,这个柱子到底是什么?看到艾伦不断往下滚,我想利威尔也会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啊,于是我也往下跑起来,带动这钱币到处飞,里艾伦越来越近……不知这样滚了多久,终于停下来了!
“艾伦,没事吧!”
“啊,三笠,我没事,为什么我的固定器抓不住啊?三笠,那是什么做的!”
“世界上最硬的石头!”
“……”我与艾伦同时转身,发现利威尔正在离我们不远的另外一颗柱子后面!
利威尔!”
以我最快的速度跑到他的身边,抱住他,更想马上亲吻他,但是不得不忍住,这里对于我们来说太过陌生,任何的疏忽都会发生意外。我跑过来的速度过快,掀起的钱币悉数打到艾伦身上,艾伦后来过来,把我和利威尔抱在怀里,啊,他的个子长很快啊,现在可以把我们都抱在怀里!
“兵长,后面有巨人!”
“……”
顿时心跳加快,艾伦的脸越来越严肃,这个巨人,长着翅膀!!!

这只巨人并不大,但是他身上发出的一种令人窒息的气场,我和艾伦都收到了影响,艾伦受的影响比我还要厉害,他本来想巨人化与之对战,然而艾伦3次咬破手,根本没有巨人化的任何迹象。
“兵长!这是……为什么?我又巨人化不了了!”艾伦明显着急了,看到离我们越来越近的守护巨人,这股压迫力也越来越大!
“艾伦,冷静下来,这个巨人跟我们在外面遇见的完全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兵长!难道是因为他的外形跟一般巨人不一样?完全像正常人的皮肤,而且还长着翅膀么?”
“艾伦,冷静!听我说,他可能对我们没有危险!我掉下来的时候是他接住我,我当时还非常诧异,准备跟他战斗,然而他却说话了,他说“你伤不了我,人类!你受伤很严重,还是让“稚萸之歌”来治愈你吧!”而我根本不会听他的一派胡言,照样发出利剑砍向他,而他却异常轻松的卸掉我的所有武器!后来,我就慢慢失去意识,耳边微微响起一种声音,可以算悦耳的声音,醒来后,我还在他的手里睡着,而我身体的伤好了一大半!他无聊的让我与他玩狗屁的捉迷藏游戏!还有,三笠,他认识你!”
“认识我?啊,兵长,他认识的可能是我和艾伦体内存在的巨人吧!话说你跟他捉迷藏,那他在我们过来的时候不就发现你了么?”
“三笠,你自己已经感觉到了体内巨人了么?艾伦,你呢?”
“兵长,我还没有这种感觉,而是一些间断的画面而已!”
“……啧,搞什么鬼,这个混蛋巨人!没事长什么翅膀!”
“……”啊,利威尔现在的表情好……可爱……就像玩游戏的小孩输了的样子,有些不甘心,有些……诱人?
“……利威尔?我……想……”
“……说话,别……嗯哼……啊”
后面的话语没在我不算温柔的吻上面,不知是为什么,现在真的很想对这个人做些乱七八糟的事!把旁边惊讶的艾伦丢在一边。
直到利威尔的气喘吁吁的推开我,生气的说到“……三笠,你这小鬼,怎么?又要发作了吗!”
“……并不是,我没有任何要巨人化的迹象,只是想……”
“……麻烦的小鬼!”
利威尔是以为我又要巨人化了才没有马上把我推开么?哈哈,我暗自高兴,这个方法还真好用!
我们再柱子后面站了不知有多久,那位捉迷藏的巨人慢悠悠的飞来,落在我们面前,艾伦一副想驱逐他的样子。
“呐,利威尔,又在最后10秒钟的时候找到你了!石头我不能给你哟!”
“啧,混蛋,你故意的吧!每次都这样,没能和你好好较量一场我了不会认输的!”
我跑到那个巨人旁边,拿出刀片使劲往他的身上削去。


评论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