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笠利 2016-2-12

阿尔敏想阻止我巨人化后吃掉奈尔,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聪明又可爱的阿尔敏去哪里了,怎么跟着艾尔文那个充满心机的家伙变成这样,同时感叹阿尔敏的想象力,我突然就不想吃掉奈尔了!艾尔文跟奈尔谈话之间,艾尔文的表情一直严肃,而奈尔则是一点也不在乎。
“艾尔文,你别在这儿危言耸听,这次战役过后,艾伦必须交给宪兵团看管!”
“不行,艾伦只有利威尔可以,不要忘了,艾伦的监护人是利威尔,不是随便可以替换的!奈尔,你这次出来,不考虑危险,你果然是带来了巨人的好饲料!”
艾尔文与奈尔的谈话不欢而散,这边的战役也开始了。
山体突然间摇动,就像是地震一般,周边的士兵马儿受惊,飞快绕开。半个山体l脱落,露出可以进入的洞口。奈尔率先带着士兵离开山体100米,留下我们调查兵团的士兵在山体周围,同样宪兵团的半数士兵被这个吓到,神色慌张。
艾尔文命令我们再次进入山体,利威尔与艾伦一组,我和阿尔敏一组,带着部分士兵,进入裂开的洞口,寻找可以突破的方法,如果可以再次找到上次那样的晶石,那么消灭巨人可以省一大部分力气。我们的行动对于宪兵团来说,简直是自寻死路!
“艾尔文,你的报告有问题,你不是说战役快到了尾声么?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变化?”奈尔对着艾尔文愤怒的发问。
“奈尔,我说过接近尾声这样的话么?我说我们的战役不会耽搁太久,我提到巨人墙的事情,奈尔团长不调壁内贵族们的性命来到这壁外,可真的是为人类献出心脏啊!”
“……你!”

我和阿尔敏,利威尔与艾伦,我们走到分两条路走,最后又在倒塌了半边的密室结合。没有其他的路可以供我们选择,本来周围巨人的脸已经没有,那个本来就在的处刑还在,利威尔慢慢走到它的旁边,细细观察着它,仿佛这就是那把可以打开秘密的钥匙。
“艾伦,站上去!”
“是,兵长!”
艾伦站上去后,没有发生任何事,接着我和阿尔敏也站上去,果然,木板开始活动,摇摇晃晃,墙壁也开始剥落,一层又一层,慢慢的,巨人的脸再次出现!
“兵长,你怎么发现的啊?”艾伦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好好观察一下吧,艾伦,这里所有的东西都被毁坏,只有这个木台没有变化,在外面发现不了任何机关,那么可能机关在里面,艾伦一个人的重量不足以激发它,可我们三人的体重就……”
“阿尔敏,停下,别说!”利威尔发现不对劲,这里的巨人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兵长,是三道墙上的标志,玛利亚,罗塞,西娜之墙的头像!”
“啊,三女神在这里啊,果然,这个应该是最终的力量之源。”
“艾伦,你又什么感觉没有?”
“……啊,没有,兵长!没有上次那样的炽热感!”
“三笠,你呢?”
“兵长,我也没有”
“啧……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利威尔走进墙壁,三女神依然闭着眼睛,似乎在沉睡。
利威尔再次,走到我们站的木台边,忽然跳上来,使劲一踩,突然像整个时空转换一般,墙体开始旋转,木台裂开,在我们还来不及反应之时,我们四人一同掉进了漆黑的深层地窖……通往地窖的路途有些长,漆黑一片,我们没有摸到任何着力点,因为利威尔是站在我们中间的,所以从中间断裂的木台,利威尔首先落入通道,我在最后,直到漫长而不知所措的掉落完成,落地后,我感觉我落到了一个人的后背,所以我没有受伤。直到阿尔敏点燃火柴,微微适应了微弱的光亮,我才发现,我是落在了艾伦的后背,而艾伦犹如母亲保护小孩一样的双手撑开把利威尔护在身下。
“啧,小鬼,起来了!”
“啊,兵长,你没事吧,我刚才整个人都压在了兵长身上,您没有受伤吧!”
“嗯,艾伦,我没事,被你保护得很好,现在可以让我起来了吧,要我帮你么?”利威尔一副你再不起来就要踢艾伦的势头。我过去扶着艾伦起来,毕竟他承受了我和阿尔敏两个人的重量啊。阿尔敏果然是个称职的军师,他已经把所有的灯点燃,于是我们才发现这里堆着的所有宝藏。不知是属于人类还是巨人的财务,数不尽的宝物与钱财,这时我的想法竟然有些可笑,我以为人类与巨人的反目会是因为这些身外之物,所以引起战争的是渔网【欲望】,就如听老一辈的人说“祸莫大于可欲,罪莫大于欲的,咎莫大于不知足”。
“啊,真如埃尔文的猜测么,这些消失的宝藏,才是人类渔网【欲望】所在啊,可渔网【欲望】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真是可笑。我都高步清楚我们的敌人到底是吃人的巨人还是自相残杀的人类了!”
“兵长,埃尔文到底预见了些什么啊?这些宝藏虽然多,但也不至于引起仇恨吧。”阿尔敏一边思索,一边问着在墙壁周围寻找着什么的利威尔。
“我也不清楚,但是我们调入这个该死的坑里面,也许会找到答案吧。根据埃尔文的推测,还有韩吉私底下对于那段历史的研究,当初三女神出逃的时候,就是因为人类与巨人的大战在即,后来不知怎么的,三女神的头像就变成了每道墙壁的名字,这中间缺失的部分,不得而知。”
“兵长,调查兵团的高层里面到底还有什么秘密?我在上次进入者山体内所见到的,还有就是凯尼·阿克曼一族的事情,不知是被背叛还是被贵族解散,这里面一定会有答案的!”我也越来越搞不清楚我们的心脏到底是为谁而献出,而我们就在真想的们面前,却没有通往它的钥匙。
“啊,三笠,我的事情,我也不清楚,那都是往事,不提也罢。埃尔文最终的猜测就是:......除了自由,我们献出的心脏都太廉价!”
我与艾伦都无比震惊,可是阿尔敏却比较安静,就像他本来就猜到了这样的结局。
”什么都舍弃不了的话,那就什么都改变不了。也许我们舍弃了很多,包括朋友与亲情,甚至是自己的心脏,结果换来的,谁也......兵长,三笠,艾伦,团长的意思,我也猜到一二,就如他所说,我们就算胜利了,就算三道墙被推翻,我们人类也不见得真正的自由。到头来,我们还是掌权者的棋子罢了!“
”阿尔敏,结果谁都不知道,可我们有了自由,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去看海到底是什么样子么,我们缺少的不是心脏,而是自由,是希望啊。阿尔敏,说好,我们要一起,走出墙外吧。“艾伦听了阿尔敏略显消极的话,艾伦终于还是忍不住打破这个沉重的气氛。
”阿尔敏,你跟着那个秃头,到底收到了什么影响,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果然不能让埃尔文这个老流氓带你啊,更不能答应他的追求啊!“我只是想调节气氛的调侃而已,真的,但是却让三人的表情各异。他们也许对我口中的”老流氓“一词有点敏感吧。
”啧,不要浪费时间,赶快寻找这个鬼地方的秘密!“利威尔开口了,我们的讨论就此结束。宝藏,除了宝藏,还是宝藏,这里怎么这么多宝藏,一件就可以价值连城,况且是堆满了整个地下室。可以消灭巨人力量的晶石却没有在里面。我们的眼睛已经被这里的宝藏给看花了,各种各样的宝石玲珑剔透,在烛光的反射下耀眼的光,我们四个都是意志坚定的人,要不然一定会被这里数不尽的宝藏给迷失了心。
”兵长,我找到了一个类似机关的东西。“我在墙壁边随意的走,不知不觉的发现了这个机关。
”三笠,这个更像是个钥匙孔啊.....“
”兵长,我也找到了!这边也有一个钥匙孔。“
”兵长,这里也有!“
一共三个,一模一样的钥匙孔,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啊,这是真相的大门,难道也是地狱的大门?
”艾伦,三笠,你们分别站到那堆东西的中央,仔细感受一下,看看能不能以你们的巨人之力来发现真正的大门。“
”是,兵长!“
我和艾伦一起走到宝藏的中间,闭上眼睛仔细体会着力量的来源。
最开始并没有什么变化,直到后面觉得我的脚就像被无数只手抓住,动弹不得,来自某处的力量,让我慢慢看清钥匙孔后面的世界......
直到可以睁开眼,我发现这个空间里残酷而激烈的打斗,阿尔敏已经浑身浴血,喘着粗气,做着战斗的姿态,利威尔一如既往的冷静,同样也是战斗的姿势。地上是还是蒸发着气体的巨人尸体,但是这些巨人都没有手臂,冒出气体的后颈安静的躺着可以消灭巨人力量的晶石。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比起刚才的空间,现在身处的地方慢慢变得大起来,大到可以让10米级的巨人自由活动!
突然一个钥匙孔传出转动的声音,大门打开,十几个10米级的巨人出来了,身体很灵活,就算没有手臂,那也是奇行种一类的灵活度,利威尔带领着阿尔敏再次出击,把巨人斩杀于瞬间。利威尔的战斗力果然不可小觑。我试着动我的双脚,但是发觉有些麻木,我这是站了很久吗?旁边的艾伦也醒来,与我一样,看见此时的情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兵长!“
”啧,小鬼,终于醒了吗?“
”兵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啊,到你们昏过去,这三道门就不断地出现巨人,一直从4米到现在的10米级,他们后颈里面的晶石也越来越大。“
阿尔敏趁没有巨人的时机迅速捡起晶石,拿过来看,从米粒大小的晶石一直到小拇指大的晶石,原来不同级别的巨人后颈隐藏的晶石也不一样啊。
“啧,还真如那个四眼混蛋说的一样啊,当初还以为她说的是胡话!”
“韩吉队长已经发现了么?”
“啊,是的,三笠,你们在里面看到了什么?”
“兵长,不是真相的真相!”
“嗯?”
“兵长,我们在门里面。看到了力量的来源,一道门是没有手臂的巨人,一道是地下无尽的宝藏与一个守护兵长的巨人,还有一道是.....人类......灭绝.......后的荒凉....,我们全军覆灭。”
“三笠,最后一个,是陷阱,我们不会全军覆没,更不会灭绝!”
我终究忍不住,抱住利威尔大哭起来,我希望,我看到的不是真的。
“啧,小鬼,哭什么?喂?”
不只是我,艾伦也一样,拉住阿尔敏,抱着我和利威尔,失声痛哭......

无臂的巨人,地下的宝藏,水晶棺里的利威尔……这一切,我不想是真的,但是事情却朝向预言的方向发展!直到从那道门里面出来的巨人已经达到20级别,我们的刀片以及气体都不够了,艾伦在利威尔的命令下巨人化,强有力的拳头砸向壁面,裂缝不断增大。直到我们可以出去,首先拿着晶石的阿尔敏在艾伦的帮助下扔出去,接着是我,最后是利威尔。出来后,眼前的情景简直犹如地狱,四面跑来的巨人对士兵简直是屠杀,尤其是奈尔带来的那些并没有战斗力的家伙,正在充当巨人的口粮,阿尔敏一时失神,竟然忘了要把晶石放在阳光下,我飞过去把阿尔敏推开,才刚好避开某只巨人的攻击,我启动装置把阿尔敏带到艾伦的肩膀,然后飞去支援利威尔。


评论
热度(2)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