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永生之羁绊(六)逆时空欺骗:第一节

逆时空欺骗

就像往常一样,今天是利威尔每周六例行的一件事情,就是去市场购全一个星期的食物与必需用品,身为希娜市区的一个保卫人员,利威尔只有今天才有空余的时间去市场。平时工作的时间全部都在尽心尽力的工作,晚上回家还要照顾生病的母亲,虽然利威尔只有15岁,但是对于当前非常危险的时期,能有机会工作也是上天的恩赐。艾伦与利威尔的相遇是在希娜城市幽灵案件的初期,这是一个被诅咒的城市,生活在这里的居民没有机会走出希娜高墙的那扇门,外面的人也进不来,已经一个月了,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一个月了,利威尔所在的类似于苏格兰场一样的存在,可是利威尔只是其中微小的一员,并不知道其中的内幕。

天空蓝的耀眼,几朵极像蘑菇的白云在空中慵懒的飘摇,温暖的光照耀在希娜城市,街道上的人们都在为自己的目的奔波着,很少有人停下来与朋友聊天或是微不足道的调侃。因为这条街是整个城市丢弃的一条街,脱离于当政的管辖,所以这里聚集的除了普通的居民以外还源源不断的接纳外来的游人,以及一切肮脏的势力。可是这座城市某天却因为奇怪的现象而禁止人们的外出与进城,说那道进出的城市大门收到了诅咒,利威尔被派去当场调查,因为总有一些好事之徒不相信传言,铤而走险,进入了那块禁忌之地。利威尔到达大门之时,围观的人群连连向后闪退,更有甚者连滚带爬的逃开,好不容易从人群的缝隙中挤过去,看到的是他从来未看过的景象,犹如现实中存在的炼狱一般,一眼便足以让人毛骨悚然。传言在这里被证实,进入禁忌圈的恶徒终会业火焚身,直至烟消殆尽。进入禁忌圈的好事之徒,瞬间犹如被锁链束缚全身,动弹不得,脚下的街道形成一大半径约5米左右的圈,随之诅咒的魔法圈启动,身体被极其扭曲的姿势,骨头断裂的咔嚓声响被清晰的传入围观者或是已经没有力气逃走的人的耳膜,当然包括过来调查的利威尔,虽然这幅景象实在是极其残忍,但是作为保卫者的身份,利威尔不得不与一起赶来的同伴维护现场的秩序,虽然一切都是徒然,惊慌失措的人们不会管保卫人员的安排,自顾自的逃离,还有剩有理智的逃到小道躲起来,几乎失去理智的除了惊恐就是胡乱的呼救,已经失去理智的就是选择主动撞上装货的马车,求得解脱。这是一个怎样的诅咒,等利威尔回过神来,进入禁忌圈的几个家伙已经只剩下一团灰白的灰而已,因风起,飘向城市街道的每一丝缝隙,留下一道道诅咒……纵然是利威尔,第一次见到这样过的事情,也感到有些手足无措。利威尔试着把身上带着一把匕首丢到那扇门前,进入禁忌之地,后退几步观察,可是十分钟已经过去,那把匕首还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静静的躺在那里。利威尔怀疑到,难道这个地方不是对所有的事物都会产生刚才那样的业火,紧紧对有生命的人或者是……。正当利威尔还思考的时候,身后的人群突然往回退,一辆失控的马车正向着大门疯狂的跑来,从没有躲开的人们身上碾压过来,朝着大门的方向越来越近,以利威尔的身手,完全可以躲过,但却在你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妇人怀里抱着的3岁孩童被慌乱的逃窜的人挤掉,不偏不倚的往马车来的地方摔去,本来已经跑出马车范围的利威尔猛地转身,如离弦之箭一般身体向着孩童扑去,稳稳的接住了受惊大哭的孩童,但是落地之时,左脚因为踩到坚硬的碎石而崴脚,顿时肌肉拉扯的伤痛占满整条右腿。孩童被妇人接走,但是不知谁的一个急速的推攘,使得利威尔重心向前,被狂奔来的马匹撞个正着。

“啊?!!可恶~啧。”利威尔无法回头,只有闭上眼接受接下来的剧痛,想象着刚才看到的景象,骨头被拗断发出清脆声响,身体被扭成一团像屎一样的形状,再被蓝色的火焰燃烧殆尽……真不是个洒脱的死法!正当利威尔脑海里闪过这些画面之时,先进入禁忌圈的马匹已经开始嘶鸣,巨大的声响犹如被谁从高空狠狠的摔落在地。在自己身体感觉到一丝犹如铁链锁紧后,喉咙像是被谁扼住,发不了声,连呼吸也不顺畅了……人们发出的惊呼,足以刺耳至耳膜脱落。利威尔感觉自己像是被谁接住,眼前闪过一道刺眼的光,一双金色的眼眸吸引住了利威尔的视线,以至于利威尔以为遇见了禁忌圈里面的恶魔,开始要掰折自己全身的骨头……意识不知为何慢慢变得模糊,利威尔眼里最后只剩下那双金色的眼眸,温暖而温柔。

利威尔与棕发翠绿眼眸的艾伦·耶格尔相遇是在一个细雨蒙蒙的深秋,穿着黑色外套,独自走在灰青色大理石板的小街道,细雨已经湿润利威尔的每一根发丝,可是利威尔的巡逻工作还没有结束,这条街道多多少少还是承载着些希望,被当政丢弃之前,这里是希娜城市唯一一条还保留自然淳朴的居民与街景,一场蒙蒙细雨的滋润下,深秋变得更加清爽,利威尔从小到大多多少少受到街道的照顾,尤其是自己的母亲因病被工作的地方辞退以后。可是自从当政决定弃掉这条接到以后,许多人为了生存不得不离开这里,去希娜更大的城区寻找生计。所以还有一岁成年的利威尔谎报了自己的年龄接受了这条街道的保卫工作。这条小街道两旁是稍显陈旧的高层建筑,街边已经没有美丽的鲜花,只有些许黄老的野草而已,人走了,街道已经不再繁华。

灰青色的大理石街道,细雨如针,利威尔洁白的脸上还是脱不掉少年的稚嫩的痕迹,眉眼之间在母亲病倒之后平添了许多忧愁。利威尔一步一步的踩在灰青色大理石板上,整条街道都非常的静谧,今天的巡逻工作已经快要结束,心里一直挂念着家里生病的母亲。但不走运的是,在拐角处却躺着一具“尸体”,是的,利威尔看那人全身被这细雨淋透,棕色的发丝贴在浅麦色的脸上,看不清这个人的真正面目。

“喂!活的吗?……啧,你是今天第三个不走运的家伙吗?”

利威尔脚踩在躺在街道上的人肩上,准备拿出笔记开始记录现场,但是冷不丁的,脚下的“尸体”动了,竟然还开口说话了?原来是个酒鬼,喝醉了躺在这睡着了?

“啊,嗯哼……我没死……活的……”

“嗬,活的就不要在这里躺着,起来走人!”

脚下的人身体一颤,头抬起来,用双手抹掉脸上的水珠,睁开翠绿的双眼,利威尔才看清这个躺下的人是如何的迷人,虽然细雨模糊着他与这个人之间的视线,但是利威尔心底不合时宜的想起了阳光与向日葵。

艾伦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熟悉到刻骨铭心的的面庞,听到那道美丽的声线之时,身体本能的想要挣扎着起来确认,如今亲眼看到利威尔的脸,喉咙先与主人之前喊出了“利威尔”三字,令正在俯瞰自己的利威尔微微一愣。

利威尔心里还想着阳光与向日葵之时,正坐在地上靠着墙的家伙竟然开口喊自己的名字,可是利威尔在脑海里搜索,自己确实没有见过这个人,不禁心里一惊,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惊讶未消,坐着之人犹如上了发条一般蹦起来将自己圈在怀里,越来越紧,一声又一声的呼喊自己的名字,声音渐渐变得沙哑。利威尔觉得自己的身体竟然乖乖站着让这个全身湿透的家伙抱,奇怪的是这个家伙身上没有难闻的酒臭,而是好闻的淡淡的蔷薇花的芳香,还非常的温暖。

艾伦抱着自己日日夜夜思念的人儿,舍不得放开,这是从神那里被神使扔出来之后,第一次遇见自己要找的人。心里的那片空缺暂时被填满,走过这么多的城市,终于在这里遇见,看来神还不是那么的可恶。也许是抱着怀里的人太久,怀里的人终于忍不住使劲踢了自己一下,艾伦不得不忍痛放开。

“混蛋!你到底是谁?”从艾伦怀里挣脱的利威尔犹如矫健的猫,一下子向后跳出很远,对艾伦实施警戒。

“……????”艾伦欲哭无泪,是自己太鲁莽了,这世界的利威尔并不认识自己啊。

“啧,不说吗?”

“啊,不是,我是艾伦·耶格尔,刚来到这条街,我是一名医生!”

“医生?你是医生?”

“啊,我是一名医生。”

“真的?那你为什么见人就抱!”

“利威尔,我是艾伦·耶格尔,是一名医生,我来到这条街,不小心被人袭击了,所以见到你,看你穿着制服,想向你求救来着。我不是见人就抱的的变态!”

“最好是!那你怎么知道我是利威尔。”

“因为你的制服上不是有吗?”

利威尔看向自己制服上的“LEVI”字样,没有说话。

“那你可以帮我个忙么?”

“当然!利威尔的任何要求我都会答应的。”

“帮我母亲看病。”

“没问题!”

“谢谢!”

利威尔领着艾伦亦步亦趋的走向自己的家,因为身后的家伙死皮赖脸的说自己刚来没有地方住,而且为利威尔看病,利威尔提供住宿来弥补诊疗费。利威尔觉得自己捡了一个大麻烦。

领着这个大麻烦,利威尔轻轻敲门,很快,一位美丽又落落大方的妇人来开了门,对着回来的利威尔说道:“利威尔,欢迎回来!”

“啊,母亲,我回来了。”

“利威尔,这位是?”

“您好,夫人,我是艾伦·耶格尔,是利威尔带回来的医生。”

“医生?利威尔,终于有医生来这条接到了啊。”

“啊,他是在这么说的!”

利威尔在艾伦面前,眼里一副你在说谎我就削了你的气场,弄得艾伦倒开始拘谨了起来,幸好库谢尔夫人及时端来红茶和点心,艾伦与利威尔尴尬的对峙才拉下帷幕。艾伦此时感叹,不管在什么时代,自己再利威尔面前总是不能忘记那一世兵长的威严,就算心里一直强调这时的利威尔不是兵长,但是身体却牢牢记住那种服从的使命感。

晚上,利威尔开始准备晚餐的时候,艾伦坐在库谢尔面前,为她诊治,可是诊治的结果令人悲伤,虽然艾伦在说出结果之前,库谢尔已经明了的给艾伦一个微笑,她自己对于自己的病情甚是了解。本来稍显羸弱的身体,加之长期的劳累,工作环境的恶劣,长久以来,库谢尔患了肺癌,一生下来,剩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加上艾伦精心的调治,最多还有一年的存活时间。库谢尔对利威尔隐瞒的病情,这条接到已经半年没有一生来过了,这里的医生不是被调走就是被教会迫害,人们生了病也只有自己扛着。跟巨人存在的世界一样,这个世界还是不断崩坏着。

晚餐非常的简单,麦片,土豆泥和面包,收入低微的利威尔,这是承担得起的最好的主食。既然逃不出这片街道,那就只有适应它,在合适的缝隙间寻找生机。对于全身湿透的艾伦来说,最痛苦的就是洗完澡之后没有合适的睡衣,利威尔的必然太小,库谢尔的也大不到哪里去,正当艾伦考虑要不要裸着出来的时候,利威尔拿着一套合适的睡衣放在艾伦门前。

“这是?利威尔特意准备的?”穿着合身的睡衣,艾伦不难脑补这是利威尔专门准备的。

“不是,这是凯尼留下的。”

“凯尼?”

“他3年前出去就没有再回来了,现在是死是活也不知道。”

“利威尔?”

“休息了。”

“利威尔,不管怎么样,以后有我在!”

“嗬,那还真不赖!嘁~别自说大话。我跟你认识才几个小时啊?别给我自来熟!”

艾伦与利威尔一起睡在一个房间,因为房间很小,也只有一张床,没有足够的空间来给艾伦打地铺,索性利威尔决定让艾伦与他睡在一起,本来床就不大,加之艾伦一米八几的高个子,两人躺上去,整个床就没了空隙。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利威尔,艾伦眼里尽是温柔,还没有满16岁的利威尔身体还不健壮,柔软的黑发软软的拂在主人肩膀,后颈被利威尔打理得很清爽,但是并没有像兵长那样的把后面剃光。整个小脑袋躺在枕头上,枕头凹下的部分遮住利威尔小半后脑勺,加之还很圆润的肩膀,稍显瘦小的后背,已经让艾伦不知不觉中身体的温度上升,微微发热。深秋的夜晚已经有些薄凉,艾伦尽量把大部分被子都往利威尔身上挪去,均匀的呼吸传来,艾伦听着听着也快有了睡意。夜晚,利威尔睡着睡着翻了个身,与艾伦面对面,直至早上,艾伦先醒来,看到与自己这么近的利威尔,心跳猛了漏了好几拍,有点害怕自己的心跳声会吵醒利威尔,正准备往后移一点,才发现自己双臂抱着利威尔,利威尔正把自己的手臂当枕头,抱着自己另外一只手臂,这个暧昧的姿势该怎么向利威尔解释啊。艾伦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懒得解释,这倒也释怀了。此时,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爱人正躺在自己的怀里,不做点什么才不正常吧。清晨还很静谧,艾伦把一个早安吻轻轻吻在利威尔的额头,一次过后,再一次,再一次……直到艾伦意识到小耶格尔起了反应?

良好的生物钟让利威尔在早晨7点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艾伦的怀里,而且艾伦已经比自己先醒来。倒是艾伦稍显惊慌,利威尔则很镇定的放开艾伦的手臂,从艾伦的另一只手臂起来,脱掉睡衣,开始换衣服,留下艾伦·耶格尔还在床上发愣。

“利威尔,我……不是故意抱着你的,你不要误会!”

”误会?这种事情避免不了的吧!别想多了,艾伦·耶格尔。“

利威尔说完径自走出房间,相比起利威尔的淡定,艾伦则觉得自己为什么要慌张,真是幼稚啊。


评论
热度(1)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