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永生之羁绊

第二部分

Stage2:无骨,无灰
“那群猪猡必须死!”利威尔嘴里说着这些没有温度的字眼,眼神里面不带有任何感情,仿佛他们从来没有活过一样,利威尔愤怒得连让他们觉得活着就是可悲的方式完全抛诸脑后。那晚在场的所有戴着面具的家伙,没有那那间华丽的酒吧做掩护,还会继续寻找另外的场地干一些见不得天日的事情。利威尔让艾伦.耶格尔去查清楚,地下街从来不缺堕落与黑暗,但是他不想去伸张所谓的正义,只想要这些家伙尝到绝望的滋味。
利威尔现在暂居的地方是他以前经常来仰望看蓝天的地方,时常想着地上会不会有所谓的自由。艾伦.耶格尔在他清醒来的那天就变魔术似建起一座小城堡,虽然不华丽,但是足够干净。他问艾伦到底是怎么样的力量可以做到这种事情,却得不到什么实质性结果,艾伦只说契约在此,他名为恶魔,利威尔的胸前已经做了契约标记,左胸前,即心脏跳动的位置有一朵黑色的玫瑰,如利威尔的拇指大小。利威尔心中的仇恨还没有找到发泄的出路,所诶他现在还不想去地上。
艾伦.耶格尔,2个小时后回到小城堡,向利威尔报述调查情况,名为P1的面具人为地下街某黑市交易的老大,埃尔.科奇。
”没有抓他回来?混蛋。“
“利威尔,你确定要把他带回来,可会弄张地板,更会脏了您的眼睛!‘
“那他在哪?”利威尔黑着脸问道,话中明显有怒气。
“在他的场子,正在举行拳击比赛。”
”我们去“
”是!“艾伦每次靠近利威尔的时候,利威尔总是淡漠着疏离,眼里虽不是不信任,但是找不到可以靠近的温度,12岁的利威尔还是充斥的各种孤独,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会有恶魔这种东西,原本从来不相信的诅咒却真正的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个不知从哪里闯出来的家伙,名为艾伦.耶格尔的恶魔,瞳孔的色彩在耀眼的金色与冷静的祖母绿之间瞬息万变,不时对自己露出的温暖笑容,还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归宿,可是心里面却没有一种名为温暖的种子。对于艾伦来说,拥有者前一世的记忆,12岁的利威尔与兵长是同一个人,但又不是同一个人,这个世界与原本那个世界早已经不同,因为艾伦耶格尔已经作为恶魔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为利威尔而来的意志从来不会改变,前一世没有拥有的爱人,请让我从此刻陪你到永生。
艾伦为利威尔穿上暗红色的衬衣,与身体贴切的天衣无缝,配上黑色修剪精致的马甲,外加黑色斗篷,黑色长裤配黑色长靴,手持手杖,利威尔不喜欢繁复的衣饰,再者那些繁复华丽的衣服不适合今晚的行动,为了掩盖利威尔这张脸,艾伦为利威尔精心细致的化了妆,掩住眼神里面时时刻刻透露出来的恨与杀。娇小的身影在街上显得格外妖媚,但是带上斗篷的脸被遮住,无人能看清他的脸。其身后的艾伦.耶格尔紧随其后,引得街道上的行走的人们,不管是真的匆忙,还是假装游荡随时准备偷抢的混混们,都对这个本来就黑暗的地下街还身穿斗篷的人儿看来,却得来利威尔不屑的嘟哝”嘁,杂碎!“。
P黑市交易场前排座位上,利威尔是唯一一位年龄最小的观赛者,虽然脱下了斗篷,被艾伦化了妆的脸没有被别人认出来,可利威尔却认的那些出价拍下他的那些恶心的猪猡门,无论是气味,还是声音,都上利威尔不禁冒出成堆的鸡皮疙瘩,人不会记得气味,但是每当再次闻到它的时候,就会想起上次闻到这种气味所发生的事情,对于利威尔来说,那绝对是不想记起来的污秽的、黑暗的记忆,如今再次这种气味还听到充满臭味的声音,利威尔不再感到当时那种该死的无助和无力,倒是一抹平静如水,原来自己的心态发生了如此的转变,经历得起大风大浪,不再害怕失去了,毕竟灵魂都出卖了,就算是背水一战,也不能无功而返。今晚就是他复仇的开始!坐在贵宾观战区台上,利威尔漫不经心地看着正在挑战的艾伦.耶格尔,还是那身执事的装束,在台山轻松战斗的样子,眼里同样充满着战斗的快感,快到无敌的战术,看不出鲁莽,攻击和迎击都优雅而轻松,点到为止。艾伦在台上轻松的迎战,还不时对上台下利威尔偶尔看过来的双眼,无论面对挑战者是怎样严肃的神情,但是看到利威尔那一刻,眼神里面无不温柔着,温柔得要把利威尔揉进这汪温暖的水,但是利威尔对于艾伦的这种眼神,纵觉得有些不自在,于是好几次有些不耐烦的对着艾伦盯回去。艾伦就只有感叹利威尔真的不解风情。大部分对手算是规矩的退下台,偶尔一两个打算下台时出其不意的攻击,但是都无力的反击,艾伦瞳孔中透出的威严的金色便足使不听话的对手精神崩溃。半个小时不到,随着最后一名挑战者的失败,艾伦.耶格尔获得冠军,主持人通知全场,获得最终胜利的是”威尔.阿曼“,战利品是一同金币,同时艾伦也获得了与P1幕后老板见面的机会。
利威尔不可能用自己真实的名字来这腐败暗黑的地下交易场,于是在出发前,艾伦为利威尔说了一个名字,”威尔.阿曼“,利威尔不知是怎么了,听到这个名字,觉得这个名字本来就属于自己一样,欣然接受了。
豪华客间里,换好衣服的艾伦.耶格尔站在一旁,利威尔站在中央,没有取下斗篷,他不愿,更是不耻坐在这里,觉得到处充满肮脏,恶心的肮脏。10分钟后P1面具人,埃尔。科奇来到房间,讽刺的是他现在身着的不是大衣,而是已经换好睡衣走进来,脸上泛红,那油腻厚的嘴泛着油腻的光,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是显得让人难以忍受,鼻子里呼出的气体有一种得鼻炎的人特有的声音,听着就像还有鼻涕在,特别恶心。利威尔现在脸上难以控制的厌恶,拳头紧握,力道大的快要折断手杖。
“哦,艾伦.耶格尔,亲爱的,你是专门为我而来的吗?”艾伦在台上挑战的时候,埃尔.科奇无疑是对艾伦帅气俊俏明朗的面庞入迷至胜,以至于在艾伦挑战的半个小时里面,狠心的把无辜的”养奴“温暖的口腔朝自己下体按住,进出,深至喉间,兴奋了整场搏击,也让好几个无辜的人儿窒息而死,他却丝毫不在意,在台上优雅战斗的艾伦,已经让这个变态至极的家伙兴奋狂躁,所以进来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利威尔的存在。所以看见毫不畏惧的站在中央的利威尔,P1略微有些惊讶,“这个家伙是谁?”
利威尔慢慢掀开斗篷,嘴角上提“是我,猪猡!’
埃尔。科奇惊讶的嘴大张开,最初是以为看到了身体娇小的,脸蛋美丽至极的某个小家伙,跃动的灯光下那张脸在妆容下发光,心里激动又高出好几分,但是透过妆容看到真正属于利威尔的时候,那双眼睛美丽却充斥着杀意。虽是这俱乐部的老大,什么风浪没有见过,此时却犹如看见梦魇,因为他确信利威尔已经死在了那场大火之中,此时出现在这里的一定不是人,是梦魇?恶魔?可悲的心脏剧烈的跳动,快得令他窒息,身体里面突然滋生出一股名为恐惧的情愫,蔓延至全身,无法逃离,因为恐惧就像影子一样,变形,离开身体,再返回来束缚着四肢以及躯体,犹如藤蔓裹住身体,越来越紧,紧得像被一群疯狗撕咬。P1转身欲拉门,门却砰地一声紧紧锁住,任凭其如何敲打拉扯,纹丝不动,门外也察觉不到任何异样。利威尔原地不动,看着P1 的脸慢慢变得扭曲,看他因为恐惧惊慌,再到精神失常,可是这样的恐惧完全不及利威尔当时所忍受的十分之一。艾伦.耶格尔渐渐向埃尔.科奇移近,眼神里面充斥的笑意,不带任何温度,仿佛就像玩弄无法逃脱的猎物一般。埃尔.科奇近乎疯狂,眼睛鼓得快要突出来了,身体里面的水分因为强大的压力,畅快得往外面冒出来,不一会儿,P 1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脸色煞白。
”那天去酒吧的人,除了你,还有谁?“
”不......不知道,我们都是独立的,不....知道‘声音几近沙哑,吐字不清。
“说谎!”艾伦.耶格尔拿出他查到的一份名单。
埃尔.科奇的精神已经崩溃,从他眼里看到是的惊讶,即使是一闪而过,也足以证明这是正确的名单。
埃尔.科奇欲起身反抗,抽出藏在睡衣后面的匕首刺向艾伦,艾伦身体微微一闪,踢去匕首,P1软塌塌的倒在地上,艾伦像领着路边的野狗一般把他提到利威尔面前,利威尔拿起手杖抵在他的眉间,埃尔不敢动弹,“嘁,真是肮脏!艾伦.耶格尔,无骨,无灰!”
“yes! Your majesty!”
艾伦.耶格尔起手,瞳孔已经变为耀眼的金色,手指轻轻在空气里旋转,瞬间房里的蜡烛火苗汇聚在他的指尖,眼睛的瞳孔颜色在火苗映射下已经暗红,嘴角上扬起44恶魔微笑的弧度,埃尔.科奇此时脸已经扭曲,嘴里有暗红色的血液流出,精神已经崩溃,他爬向利威尔脚下,欲伸手抓住利威尔的脚求饶,但是毫不留情地被利威尔踹开,“滚开,猪猡!”
利威尔走向艾伦.耶格尔身边,艾伦.耶格尔手中的火苗越来越大,一挥手,火苗飞向埃尔.科奇......
第二天,埃尔科奇的死讯传遍地下街,有人欢喜,有人恐惧!

评论
热度(5)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