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永生之羁绊

CP:艾利

#艾利##利威尔#

场景:地下王城
人物:levi 艾伦.耶格尔
Stage zero:逝者如斯
利威尔,你怎么就这么安静的走了
断壁残垣,不完整的身体,艾伦.耶格尔说自己绝对没有哭,到底是内心的水已经干涸,没有利威尔的时间,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哭泣。洁白的白蔷薇覆盖的利威尔不完整的右臂,双肩,左腿,看上去利威尔只是在蔷薇花里安静的睡着了。
为人类献上心脏,利威尔,你无畏的献出心脏,而我呢?心脏随着你的离开全空掉了。生命中,娇小傲娇【艾伦单方面认为】,精悍,洁癖,严谨,无尽的别扭的温柔,启明星.......对于我,利威尔,你毫无预警的进入我的生命,全部,走得也绝不拖泥带水,所以,我痴痴的以为,你先去旅行而已。
在接受利威尔的灵魂后,就没有平静过。熊熊的烈火燃至尽头,利威尔也随之消逝。
艾伦.耶格尔,取明镜之水,随着古老的咒语,变身恶魔!
爱的另一面是恨,这样的羁绊,已使我中毒已深,利威尔。等着我,我会再来找你。

Stage1:契约
不管地上是阴雨密布还是阳光明媚,利威尔生活的地下王城还是那么的阴暗潮湿,年仅10岁的利威尔已经是一个半小孩半个混混的身份,是象其他小孩子一样的孤独求助,【虽然没人愿意施舍】,还是要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他似乎已经默认了后者。是自己逼得,还是地下的秩序使然。不,他只相信自己的力量才会有生存的资格。
利威尔已经不记得上一次笑是什么么时候的事了,一张慢慢形成的面瘫脸,对自己还是对别人,他总是没有表情的时间多得多 ,但是偶尔会笑,自己也不会发觉吧。尤其是那双冷冷的眼睛,是为了随时发现敌人还有保护自己炼成的。
利威尔行走在黑暗的地下街,扑面而来的冷气让他收收自己的单薄的要命的衬衣,在一个拐角处靠着墙站立。忽然另一个拐角处发出了惨叫,宪兵队正在暴打抢东西的小偷,这种事情见怪不怪,每天都会有,最多可有20多次。大约10多分钟后,那边有恢复了安静,沿街的混混依然游荡着,找机会下手。利威尔为了避免与他们直接冲突,转身离开,走到了刚才宪兵队打小偷的拐角处,嗯?利威尔一惊,在那不起眼的石头缝里面,掉落了一把匕首......,着便是以后利威尔成为小混混的有用工具。
一年以后,利威尔依然游走于地下王城的小巷里,与之前不同的是,他现在一惊有了属于自己的一个小根据地,是他看见属于这里的混混已经被宪兵队处决,随意就捷足先登占领这里,虽然有其他混混来抢地盘,但是都被他不服输以及比较高的战斗力给轰走了,他认认真真的清扫了这里,虽然身处在地下王城这种肮脏污秽的地方,但是利威尔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爱干净的习惯,也许他就是这个肮脏之初唯一一个最干净的混混。
在这个新的根据地生活了一个月之久,他听来了这样的事情,有一个被贬到地下王城的没落贵族,住在地下繁华街道,虽有没落之名,但还是贵族。这个贵族是克洛斯家,因为是地上国王的老对头,是地上国王心理的一个梗,想处之而后快,但是迫于政界压力,剩下了一个女子多拉,男子蓝吉和几个仆人被流放到这里。他们一来就招揽地下街的混混为其卖命。虽说是卖命,也只是出来是有人保护,怕地上的国王不会这么轻而易举就放过他们。利威尔跟着这条线开始寻找生存下去的契机。他已经观察了半个月,每每跟着多拉回去的混混,不管是真保护还是假跟随,到了家门都可以领到一个面包。当那些领完面包就离开了的混混,多拉转身嘴角上提,露出一个难以形容的笑。到了后来跟着的混混大多数是小孩子的时候,多拉的笑更加有心思,活像一个恶魔。但是这个笑没有被利威尔看到,要不然他就不会有接下来的遭遇。
随着时间的流水,利威尔发现只是像以前那样抢夺其他恶混混的方式已经满足不了当下的条件,他经常一天都抢不到或者一天没有进食的情况。一次,他看到一个中年混混在市场强取豪夺别人,就一路跟随他到一个拐角处,趁其不意拔出匕首朝那中年男子削去,那人一闪躲,划开了捆东西的绳子,东西掉落一地,顿时一群黄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来抢走所有东西,因为他被中年混混抓住,没能拿到东西就走掉,虽然极力反抗,但还是比不过力量的悬殊,被打了好几下,幸好有宪兵队路过,才侥幸逃脱。嘴里不禁大骂:”妈的!“
虽然利威尔是小混混,但是他却不怕强欺弱,抢的更多的是比他更坏的混混,刚才被打那几下,只是有点红,幸亏他行动灵巧,躲得快。不知不觉,利威尔走到了多拉的门前,这时候多拉正在发面包,虽然很违心,但还是跟着队伍排到了最后,奇怪的是,多拉留下了一些与他出不多大的一些小孩,站在门前排着,有他哥哥蓝吉看着,还给他们发毛巾擦脸......终于到了利威尔,多拉看见了他,眼里有点惊讶,但是这并没被利威尔发现。多拉递了一个面包给他,利威尔犹豫了一会,慢慢猜伸手过去接住,”谢谢“,冷冷的声音传出,但却不失孩童声线的柔软。利威尔还是表达了他的感谢。
”明天我会真正的跟着你保护你”,说完,利威尔欲转身走,却被多拉拉助手。
“哦呀,小哥很认真呀,那请给我一个面子,到家里坐坐吧!”
在抓住手的那一刻,利威尔本能的转身,右脚后退,战斗模式开启。但是听到多拉的话,再看看他现下的姿势,觉得很不好意思。想挣脱逃跑却又被哥哥蓝吉抓住。
“哟,你要干嘛?!难道不答应我妹妹的请求?”

利威尔眉眼紧凑,脸上温度低了好几度,但是刚才是自己失礼,所以勉强答应。可能利威尔是最干净的小孩子,蓝吉也就没有递给他毛巾,这是看得起他还是蔑视他?利威尔这样想着。

等回过神来,他已经和其他6个差不了餐桌上。仆人拿来点心,每人一份,其他六个小孩都很高兴,并且开始吞口水,但是利威尔只是看着, 表现出超越年龄的老成,多拉微笑着走过来,让他们开始吃点心,其他六个小孩立即就开始狼吞虎咽,但只是利威尔没有动,他总觉得这是一场阴谋,凭什么只留他们这些个小鬼头,期间客厅的门开开合合,进出的人越来越多,有很多生面孔,利威尔站起来,说道“多拉小姐,谢谢你的款待,但是这天我并没有保护你什么的,所以,这个面包就已经足够了。我想我应该走了!”
“哦呀,小哥很有魄力嘛!那明天就拜托了”,多拉看着这个个子最小的利威尔说道。心里拿定了主意。
走在回家的路上,利威尔总觉得不对劲,但还是说不出哪里奇怪。
第二天,利威尔如约而至,穿着自己认为最干净的衣服来到多拉门前,正好赶上多拉出门,“哦呀,小哥,来的可真准时呀”,多拉回门拿了一件披风出来,让利威尔披上,“这是能跟在我身边的条件,你得披上它”。多拉的话语不允许拒绝。
披上披风的利威尔,眉头紧凑,这个?披风已经到他的脚踝,本来身高不高,身高与年龄一样,但是披上披风的利威尔显出一派小小的英气,但还是瞒不住他年仅11岁的有些许稚气的脸。
利威尔跟着多拉走遍了整个地下王城的繁华街道,他也不知道多拉每天这么走大街到底要干什么。期间也进过几家高级俱乐部,心想虽是没落贵族,但是气场依然很强大,向她卑躬屈膝的人不在少数。这些都是利威尔心理想到的。
几近下午6点,多拉才慢慢从街道走向回家的方向,在结尾拐角处走进了一家酒店,虽然外面看着不怎么样,但是里面装修却异常豪华。
走进顶楼的包间,多拉让利威尔跟着她,同时利威尔也觉得很可疑,多拉去其他俱乐部都没有让他跟进,只是让他在房间等,有两次多拉出来时,头发有些凌乱,衣衫不整的,利威尔就猜到了多拉干了什么,心想这个女人表面上看着正经,其实在地底下买通某些关系呀。利威尔转身欲走,却发现身后跟了很多保镖,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他双手拳头紧握,随时准备干一架。在众多思绪中,多拉带着利威尔已将来到顶楼的包间,这个房间是其他房间的好几倍大,利威尔站在房外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多拉坐在房内的沙发上,姿势盛气凌人,手拿一杯红酒,对着利威尔似笑非笑。利威尔一皱眉头,这原来是早就设好的圈套,在他反应之际,身后的保镖把他踢进了房间,利威尔在 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儿,咬牙忍受着伤痛,用冷的要命的眼睛盯着多拉,仿佛一只刚学会捕猎的狼崽,那眼神,稍不注意就会被卷入深渊。突然房间里的另外一扇门打开,走进来的是带着面具的蓝吉,只是这面具只遮住了眼睛及半边脸,是多拉叫了声哥哥利威尔才认出他是蓝吉。
“哼!”蓝吉嘴角上扬 ,用鼻音发出这个声音,无不充斥的戏谑与嘲笑,“这个小鬼,果然很有脾气呀”,对着多拉笑了出来“多拉,这个商品应该比昨天那几个小鬼有趣,至少这张脸绝对是上品,昨天那几个小鬼真的不够玩啦,哼,那些个猪猡‘。最后一句是蓝吉心里想的,他没有敢说出来。
”哦呀,是的呢,今天那几个老板看了都挺满意的,这个小鬼,哦,是利威尔,长的本就不错,还装老成,真是少见呀”。“话说他们都到了吗?”
利威尔被死死地压住,没有反抗的力气,嘴里只有恶狠狠地混蛋两个字。
突然房间灯管暗了下来,只留利威尔在房间中央,他现在已经被灌了某种药,现在全身没有反抗的力气。灯光打在他身上,双手还是牢牢地抓着, 嘴里吐着不清楚的字眼,眼睛依然还是冷的令人发憷。房间的里的另外几道门,开了,走出10几个同样戴着面具的家伙,坐在暗处的沙发上,看待利威尔犹如玩物与商品,看着利威尔身上发生的事,时而还玩味笑出有声,似乎很享受利威尔现在身上的情况。
利威尔被两名男子撕掉衣服,布料被撕碎的声音何其的刺耳,但是这刺耳的声音却引来更多欣悦的笑声,仿佛在高雅古典的大剧院欣赏优美的意大利歌剧一般,感情恰到好处时,还会优雅举杯,品味“歌剧”与“音乐”所带来的独特享受。可是遭受着这一切侮辱的利威尔却在强壮的保镖大个子强势并且压倒性的力量面前,毫无还手之力。旁边还有一个“热情”的解说员,吧嗒吧嗒说着他身上发出的每一件事情,“哦~挣扎吧,我的甜心,啊,挣扎吧,欢迎来到黑暗,啊,~挣扎的美味,反抗的甜心~各位一定会用有最高的享受……”“解说员”尽职尽责,把即将成为“美味”的利威尔,当成一道绝世佳品,情绪高涨,收缩自如,气氛恰到好处,经过他的一番解说,利威尔作为“商品”的价格有翻了好几倍。利威尔被撕掉衣服后,被提到一个小房间清洗,他用尽全力的反抗,战斗,不管是用尽全力的抓还是愤怒的撕咬,拳打脚踢,身体剧烈扭动……但是对于这两个男人来说完全没有阻碍。利威尔被扔进温暖的水池,那上面还漂浮着泛着香味的粉色玫瑰,利威尔毫无准备的被仍进去,在池子里翻滚了好几下,也呛了好几口温水,最后被穿上粉红女仆装放到房间了已经摆好的床上,此时解说员拿了一小管东西,抓着利威尔的脸,很有熟练技巧的分开利威尔的紧闭的嘴,逼迫利威尔吞下一瓶淡粉色的液体,由于利威尔的反抗,解说员直接捏住利威尔的鼻子,强行灌了进去,但还是吐出了大部分,药从利威尔的嘴角流下,淡粉色的液体顺着嘴角下滑至优美白皙细腻的脖颈,显得极其诱人。此时,那些戴面具的“老板”脸已经泛红,迫不及待的想要拥有这个儿完美无缺的“商品”。
等利威尔的事身体不寻常的越来越热,越来越口干舌燥,呼吸变得没有急促又规律,利威尔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对劲,仿佛置身于温热又湍急的涌流,某种奇怪的感觉,自己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奇怪热感……有人开始想触碰他,利威尔用尽全身吼出来:“敢碰我,绝对杀了你’,那个男人却嘴角一翘,”哟,精力还是那么旺盛呀。“
利威尔在反抗中渐渐明白,多拉带他出来是干什么的,那件披风就是他们称谓的“商品”,原来他是穿着披风被多拉当成商品来给人取乐,同时做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交易,这些戴面具的家伙非富即贵,都是有权有势还有钱的家伙,地下街就是这样一个罪恶与贪婪的摇篮,孕育着黑暗,同时也将黑暗消弭与无形,利威尔就算被玩到死去,也不会有人注意到这样一个满大街都有的混混小孩。无法理解他们的这些恶趣味,他已经想到了昨晚那6个小鬼的下场了,现在多半没命了吧。
不好,身体里不断涌出的燥热快要吞噬者具年仅11岁的身体,那种饥渴难耐的滋味让人崩溃,这下身体就更提不起劲了,想到自己完全没有生长到第一次射【哈哈】精的年龄,利威尔有些无助和绝望的闭上眼。男人慢慢走到利威尔面前,虽有上扬的嘴角,但是笑容里面除了玩味与讽刺没有一丝温度。他慢慢撩起利威尔身上的女仆裙,同时在利威尔两腿之间摸索,慢慢靠近却又不触碰最为敏感的地方。顿时利威尔身体直起来,没有完全发育的身体在燥热的支配下没有了抵抗的力气,嘴里发出难以忍受的痛苦之声,忍道极限就会不停使唤的喘着粗气,喉咙里面微微发出些许呜咽之声,利威尔的痛苦呻,在观赏“商品”的面具贵族来说却犹如可爱小猫咪一般可爱诱人的“晚餐”。气氛愈加暧昧,暗处那些面具脸笑的更狰狞,还不时发出享受的“哦---”
愤怒,全身上下乃至心灵只有愤怒了。可是现场被“解说员”调的很高,恰到好处之时,主持人开始发话,让这些家伙竞价,出价最高1位才有随意玩弄商品的资格。最后出价最高的代号P1的一位面具男获得所谓玩弄的资格。
利威尔双手被反向绑在床上,眼睛蒙上黑布,出价最高的这个家伙要对他做些什么呢,用肮脏肥腻的双手享受的抚摸全身,狂暴无礼撕碎了身上的衣服,濡湿烫人的嘴在美丽的胴体上啃咬.....利威尔忍不住的恶心,此时愤怒的只想要杀人,只怪年仅11岁的自己依然太过天真。当晚,利威尔全身最柔弱柔软的地方被狠狠虐着,贯穿,不断进与出,殷殷的血从两腿间流下,剧烈的疼痛使得利威尔的嘴唇已然被自己咬破,强烈忍者嘴里发出的声音,心想,如果能够活下,绝对要报仇。绝对!被人玩了很久,利威尔以为完了,结果接下来却是细细的皮鞭或轻或重地抽打在自己身上,本来痛的身子又引起一阵又一阵抽搐.....
“哦---,这是死掉了吗?哎呀,真可惜,真想再玩一会,难得有可以玩这么久的。”一阵冷水的冲刷,利威尔动了一下,还没有死。突然门外急切的敲门声打扰了这一切,他命令把利威尔先关在这里,养好了再玩。利威尔被粗鲁地套上了一件衬衣。利威尔现在意识还是迷糊的。
利威尔慢慢睁开眼,看着这个自己被凌虐的房间,此时房间已经没有人,他艰难的爬起来,心理求生的欲望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高过,即使移动一点也全身剧痛,他也不断向门移去,薄薄的嘴唇再一次被自己咬破,鲜红的血从嘴唇无情地流下,使得红白相间的皮肤触目惊心。嗯?门?哼!利威尔自嘲的说,当然会是锁了的呀。此时是怎样的心情呢,绝望,不对,更多的是愤怒,还有复仇的杀意。他伸出手望向天花板,谁能救我呢?谁能,无人能吧。沉默,不管是谁,救我吧!利威尔发着高烧,但是还是不允许自己睡去,心里还在想着,救我,谁来?要是平时的利威尔绝不会心生出这样“救我”这样的想法,他不相信命运,只相信自己能够掌握命运,但是自己现在连自己都不知道命运掌握了自己,还是自己掌管命运。最后一次,利威尔说道“救我,不管是谁,救我!”
天花板似乎有了一些变化,纹路变得扭曲,开始盘旋,利威尔认为是自己眼睛已经花了,自己就要死了。
“我是艾伦.耶格尔.your majesty!”艾伦从那个世界穿越而来,即使变身恶魔也要找到他的心爱之人,在时间的流河里,艾伦不知寻找的多久,几年,几十年,还是几百年,艾伦已经忘记了时间,在那犹如漩涡一般的时间隧道里听到了绝望的呼喊,仿佛死去的心脏再次醒过来,看到名为希望的曙光。只因为条件是等到召唤才能现身,他此时看着11岁的利威尔,心里痛如刀绞。但是必须忍住,艾伦与利威尔必须有契约才可以,艾伦.耶格尔执起利威尔的手,此时利威尔已经无反抗之力,要不然不会这么容易握住他的,“majesty,与我签订契约吧,在您愿望达成之时,你的一切,包括灵魂都属于我。”
“无路赛~救我!”利威尔的说道,眼里快没有了焦距。
“那契约就算定成了”艾伦.耶格尔微笑着说道,随即双手擦掉了利威尔嘴角的血,温柔地把他抱起来,拥在怀里。
“烧了这里!”
“yes,your majesty
熊熊大火尽情的燃烧了这个酒吧,第二天人们才发现除了这个酒吧,俨然成了一堆灰烬,旁边的建筑却一点影响都没有,包括昨晚在这里没有离开的人。

评论
热度(7)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