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回忆之城

回忆中的冒险

CP:笠利  #利威尔##三笠#

同样接第五篇。

“利威尔,看来我们这次的收获会更大吧!但是奇怪的事,这次没有遇到奇行种。”
我一直觉得这样顺利的没有遇到麻烦,很不正常啊,难道这是巨人这边使用的障眼法?啊,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我们这次是不是太过顺利了,对方到底在打什么注意!”利威尔表情越来越严肃,这是他作为经验丰富的兵长的预感,巨人绝对有计划。绕开巨木之森,我们来到临时的安置地,团长已经在这里等候,“利威尔,我们需要你了!”
“嗯,我知道!我也预感到不对了。”
“三笠,你与利威尔一组,开始安置地5英里之外的大山调查!那里很有可能是巨人的老巢!艾伦,一起去,必要时巨人化!”
“是,团长!”艾伦,不变的初心,为了人类的自由,俨然一副觉悟的样子,但是我却依然担心。担心巨人消失后,艾伦作为最后一个巨人的命运是什么。
“团长,我建议阿尔敏跟我们一起,艾伦如果出现昏迷,阿尔敏有办法叫醒他!”
“……嗯,可以,阿诺的,你跟着利威尔!”
“是,团长!”
艾尔文同意我的建议,想必他一定看出了我们三人之间厚厚的羁绊。

我们一小队人马马上出动,在去的路上,同样出现的是普通的巨人,没有大型巨人出现。阳光还算明媚,视野没有模糊,眼前的大山越来越近,山顶模糊,绕有云一般,如果摒弃巨人的因素,那这座山了可以称之为仙境吧!
“三笠,我们两人一组,阿尔敏与艾伦一组,我们负责进入山体,阿尔敏和艾伦负责周边巡逻和信号发射。”
“马上行动!”
“是,兵长!”

艾伦不能过早进入这里,太危险,阿尔敏不是也没有阻止么?他在外面更安全,至少可以看得见巨人。进去这座埋葬秘密的山洞,艾伦……”
还没有等利威尔说完,我们行走的山洞出现分叉路,2者选一。
“兵长,怎么办?我们走哪天路?”两个路口一样黑,我们的火焰也照不明亮。
利威尔没有说话,他捡了两个石子分别扔到2个路口,闭上眼睛,细细听声音。
“两边都是出路,没有回声,那么这两条路只有选一条了!三笠,走右边!”
“兵长?”
“我的直觉!”
“……是!”
火焰不够了,我们需要加快速度,一路上一成不变的,分辨不清的石壁,没有任何可以辨识的纹路,脚下湿漉漉的,我和利威尔的靴子上都弄脏,果不其然,我看到他的脸比这个石壁还要黑,但是却没有影响到他的思考和判断。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可以一辈子都跟在他的身后就可以了!他的背后,由我保护,我的前方有他保驾护航!火焰慢慢变小,我们的呼吸越来越难受。这里的氧气有点少,终于,火焰熄灭,我佛置身于黑暗之中!
“兵长,我们要不要先退回去?”
“回去?不行,已经进来了,不可以半途而废!”
说完,利威尔拍了我一下,
“三笠,你看,那条缝里的光线,很微弱,但是可以看见,刚才的火把♝阻碍了视线,现在看到了,我想里面一定有我们想找的秘密!
“兵长,那我们去看看吧。”说完我抓住他的手,说到“这样比较方便照应!”
他迟疑了一会儿,没有挣脱我,我的心跳加快,想象这是我们的冒险,当然要手握着一起去!朝着光线的地方走去,眼睛适应了这里的黑暗,慢慢觉得亮了,不对,是本来就亮了,这条路直通前方,墙壁上的石头也不是那么的黑暗,反而慢慢变得发光,若是没有巨人的恐惧,我恐怕会以为是魔法石。
“三笠,快到了,我们看见光的地方,这个墙壁有点奇怪,我看见它似乎变透明了,就像冰晶一般。巨人的秘密果然是这里么?”
“兵长,墙上有变化!”
“……”墙上的泥土剥落,露出如利威尔所说的冰晶,寒气顿时袭来,我不禁战栗。
“兵长……这是?”
“情景回放?我听艾伦说,他有时脑海里会出现的场景!”
“这是什么画面,他们在干什么?”
“巨人的加冕!”一副副画面在眼前播放,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这样的画面仿佛就正在发生在眼前,可是这是人类的面孔啊!不,就是阿尼那样的巨人。他们的盛会,人类的王竟然也参与其中,这是怎样的契约,为了地位的巩固,与巨人类结盟,这个人类的王真的是可耻啊。随着画面的切换,人类王的贪婪,背叛巨人类,本来该醒来的巨人墙,被尼克神父催眠,继续充当着王的象征,真是不可理喻。原来,人类的灾难,就是人类自己自找的么?那无脑巨人是怎么回事?巨人类还有把人变成巨人的能力?艾伦体内的王该如何抉择,拯救人类还是背叛?
当我还沉浸在思索中,利威尔的话语把我拉回现实。
“三笠,别愣了,这些墙在往我们靠近!”
“……嗯?”这些墙可以移动,是谁在操控?忽然间……

“利威尔,没事吧?利威尔,兵长,醒醒……醒醒”现在躺在怀里的我极度的紧张和不安,这个家伙再一次救了我,再一次受伤。我没有更好的办法,在这座墙里,出口已经坍塌,我只有把他紧紧抱在怀里,身体不那么冷,祈求他可以快点醒来。
“利威尔,……”
大约过了十分钟的样子,怀里的他有了动静,这期间我一直看着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们身处的密室的情况?
“……三笠,啧,抱着我好玩么?!”皱着眉眼的他,就像是刚睡醒在抱怨一样。好像很可爱?我一定有问题吧,可爱一词完全不能往我怀里的利威尔身上放吧!稀如果他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
“利威尔,醒了?谢谢你又救了我!兵长。”
“我们是战友,没那么多客气的!话说可以放开我了么?”
“可以,但是你动作要慢,你的旧伤复发了!”
“嗯,知道!”
不久前的石壁里,利威尔发现了像我们靠近的墙,那乎发透明的墙可以移动,任我们如何推,没有任何作用,情急之下,就往光线的地方跑,利威尔挥刀赞开劈开摇摇欲坠的石壁,抓住我的衣领往里面扔去,我几乎是飞起来掉到地上的,回头看他准备往里面跑,不过还是没有抵过墙倒塌的速度,他的身体大半部分被碎石压住,人当场昏迷。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我还来不及思考,他就这样被压住,此时的人类最强倒下了,我的心里猛然一痛,我要救他,以我最快的速度把他从碎石和泥土里面刨出来,身上的碎石很快就搬完了,但是一个极小的缝困住了他的双腿,我拿出匕首,一点一点的挖开泥土碎石,一点一点的把他的腿拖出来,这个过程我花了将近1个小时。为了安全的同时,我更怕把他弄疼了……他的身体很冷,我紧紧搂住他,想把我的体温分给他,这个让我牵挂又令我心痛的人啊!

“三笠,在洞里这么久,有什么发现吗?”
“嗯……没有。”
“那你到底在看什么?”
“……看你!”
“……啧,小鬼!”
利威尔没有再与我纠缠,而是开始调查周围的环境。我的目光随着他,开始审视这个奇怪的密室。
“兵长,你怎么没有让艾伦跟进来,你的话没有说完……就在进来的时候。”
“嗯,我把艾伦留在外面是跟艾尔文讨论过的。艾伦的力量之源在这里,但也可以是艾伦之力的终结,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不能盲目把艾伦带进来。让你跟着我干这么危险的事情,真是……”
“我愿意!不是么?兵长,你看,这面墙好像跟外面的一样,开始变化了!”
“嗯?三笠,离远点!”

“离远点三笠!”利威尔的表情再一次严肃起来,盯着我的后面,那股肃杀之气,在以我可以看见的速度上升。
“兵长!”我中午知道了利威尔为何这样,因为。看到了他的后面,我也同样的警觉起来,做好最好的战斗姿势,准备来一场豪赌与搏杀。利威尔的身后,也许与我的身后一样吧,滑落的墙体,露出的不是晶莹剔透的冰晶,而是拥有丰富肌肉纹理的巨人的脸!我与利威尔对视,他顿时明白我们的处境相同。利威尔眨眼,传达了战斗的方式,只见他微微往右转头,吐出一句冷而镇静的“上!”
我和他同时转身,挥动利刃,砍向身后巨人的脸,留在咫尺之处,我发现巨人在沉睡?努力身体向后倾,脚下的石板擦出一条深深的纹路。
“利威尔,停下,巨人没有醒!”我担心他如果真的砍下去,巨人会被唤醒的。
“啊,三笠。我看见了!这张丑陋的脸,尽然闭着眼睛休眠么?”而利威尔的脚下有着比我更加明显的痕迹。利威尔的战斗必然使出全力,才能够扼杀敌人与眨眼之间!
“三笠,看看我们脚下的地板,有图文,但是超出我们的理解范围,这可能是巨人的古老文字,我们根本看不懂,……啧,现在竟然觉得那个混蛋四眼在就好了……”
“兵长,你看,墙上的覆盖在慢慢脱落吧,又出现了,那些如冰晶一样的墙!”
“看来,我们也许又会,知道些什么了。”
“是的,兵长!”看着利威尔专注的眼神,我心里油然而生想抱他的冲动,但是我忍住了,这个时候,根本不适合拥抱吧。

这些泥土慢慢滑落之后,完整的露出冰晶样的墙壁,为何说是冰晶,因为此时的温度低得令人发冷,我不自觉的往利威尔身边靠,伸手抓住他的手,果然,冷得很。
“啧,小鬼,你在干什么?”
“抓你!”
“问了也是白问!”
“因为,我冷,兵长!我想我们牵手可能会暖一点!”
“……嗯。”
这个谎也撒谎得没有技术含量,幸好这个单纯的男人信了。
“兵长,这个密室的光线太弱,这里有盏灯!”
利威尔拖出自己的手,从靴子里取出两把匕首。举起,使劲滑下,顿时一个火星掉在灯芯上,用匕首取火,那也只有利威尔可以干出来了,代价是那两把锋利的匕首没有了刀锋,成为没用的废铁。灯芯的火苗燃起,顿时就觉得照亮了黑暗。“兵长,没有火褶子了么?用匕首来取火。”
“用完了!”


评论
热度(3)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