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回忆之城

回忆之初第二发

CP笠利#三笠##利威尔#

正文:

第57次壁外调查,巨木森林,利威尔为了就我和艾伦,左腿受伤,回程路上,还把自己利威尔班的尸体丢给了恶心得巨人,连重要的人都没有守护好。我在车里面看着艾伦,同时还会关注那人的一言一行,除了坚强,什么也看不到,要是在以前,我会认为,这是一个怎样铁石心肠的混蛋,但是现在的我,心里面却滋生出许多抹不去的悲伤,连洪水也带不走,顿时有一种想要跟他站在一起的想法,越来越浓烈的感觉,利威尔,我会变强,强大到可以保护你,甚至一辈子!
回城了,他面对佩托拉的父亲,不敢抬起头,我看在眼里,心里又是何其的悲伤。艾伦醒了,我的一半担心已经放下,另一半呢?我望向那个小小的身影!

在对阿尼抓捕之后。艾伦变得越来越强,强大到令阿尼害怕!果然阿尔敏的那句话“什么都舍弃不了,就什么也不会改变”很有效。阿尔敏也在飞速成长,得到艾尔文的赏识,这次阿尼就是阿尔敏的推断。
艾尔文去了王城开会,兵团暂时没有什么事情,我看望了艾伦,等他安心睡着后,我就悄悄走出来,心里想着去找那个小小的身影。利威尔兵长。
几乎找遍全部他会在的地方,但是都没有他的身影。后来碰到韩吉,她给我指了一个方向,我就来不及说谢谢就跑去,果然,那个小小的身影在。这里是逝去的士兵的墓园,阴天,矮草丛,那抹身影显得特别孤寂,于是心里没来由的心痛。这个家伙到底承担了多少生死别离,多少还没有来得及记得的脸庞就这样消失,也许在这艰难的年代,连好不容易建立的感情也不会长久吧!
“是你,来干嘛,回去了”
还在我沉思的时候,利威尔清冷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
“啊,兵长,我们回去吧!”
天冷了下来,淅淅沥沥的雨也落下了,打湿了他薄薄的衬衣,转身之际,他的左脚有这发抖,肯定是因为疼痛吧,我二话没说,脱下外套裹住他,又说揽过他的双肩,左手从他腘窝穿过,打起横抱,把他托起来!
他根本不会想到我会这么直接,没有直接反抗我,再说疼痛的腿也不能就这样跳下去。【我果然很理智】不去理会他愈发阴郁的眼和瘆人的低气压,我直接往兵团城堡走去。回到他的房间,利威尔他竟然睡着了,睡着???不对,他今天显得异常听话【不是吧】,没有我冒犯他的我打趴下,肯定不是因为他对我卸下防备,而是……发烧,疼痛!放下他,我赶去把韩吉叫来,韩吉看见他,脸马上就黑了,没有平日里的嘻嘻哈哈。严肃的处理利威尔的病情。大概过了2个小时,把身上的外伤处理,给了我退烧药,让我想办法喂他。韩吉走后,我先帮他擦干净身体,换上干净的衣服。他睡着了不知不觉,我却在这个过程中浑身发热,脸发红发烫,可以滴出血来吧!衣服但是比较好办,但是这个药,不吃的话会更严重吧,韩吉,你故意的吧!我把药加水兑好,皱了皱眉头,喝到嘴里,扶起他,把嘴掰开,我的嘴也对过去,把药喂他喝下!我脸更红了,我才是真的吻吧!虽然对方不知情,下次一定要在他清醒的时候做。这个家伙,怎么还不醒啊!第二天早上8点半左右,那个让我一直担心的家伙终于醒了。心里一直沉甸甸的,顿时轻松了!
“兵长,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虽然心里高兴,但是嘴皮子的功能还是没有表现出来,语气依然不好
“啊,好多了。”他挣扎着想要做起来,但是显得有这力不从心。
“还没有完全恢复,艾尔文团长说了给你放3天假,好好调理休息!这是命令。我去给你拿早餐。”说要我就开门出去,说谎的本领真是有大大的增长呢,艾尔文团长,我都没有见过他,那里来的假啊!还说什么这是命令的话,唉,这次真的要到团长那里请求一个假期了。
团长办公室
“团长,请给利威尔兵长批准3天的假期!”
“怎么了,士兵三笠?”
“兵长需要休息,他……生病了!”我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理由,只有实话实说了。
“哦,韩吉已经给我说了,假期已经批准了,这些天就由你来照看他吧!士兵三笠。”
“是!”我非常标准的做了一个心脏礼。感叹团长真是英明神武【不会用词】,                  因为想到如果他不答应,我就以我的假期来抵消,再不然,我就来硬的!想想都不可思议,以前我可是只会为了艾伦无所不能,现在又多了一个人,那小小的身影,应该抱起来还不错。也许,为了你,我愿意以世界为敌!【心跳加速】,我是不是疯了?拿着早餐来到他的房间,他已经起来把自己收拾得干净清爽,恢复平日的兵长形象。
“兵长!您的早餐!”
“放桌子上吧,早训已经开始了吧!”
“兵长,你得休息,这是团长的文件,军令如山,你必须休息,您现在的情况连我都打不过!”
“哼,你胆子不小,跟我斗嘴么”
我放下文件,抡起拳头就往他身上挥去,他可以完美的躲过,但是速度却比上次慢了许多,肯定是因为没有恢复好的原因……几回合下来,他懒得理我,坐下吃早餐,看着团长批的放假文佳,脸色很难看,突然冒出一句“那个家伙果然又便秘了吧,竟然会签这种文件!”
    嘛,我想起了我请求团长签这个文件时,他的表情了,微微皱眉,摇了摇头,微笑着签了。也许是对于我的坚持感到好笑吧!不管怎么样,只要利威尔能够听话就好。我给了他一个心脏礼,转身出门,开始我的早训。心里隐隐约约对于利威尔这么听团长的话感到有些不服气!啊啊啊啊,对于这个人,怎么想的比艾伦还要多?

    对于这个人,我果然上瘾了,不管是简单的对话,还是我有意无意的挑衅,他都不冷不热的回应着,这让我有这气馁啊!
经过3天的调养和休息,他的情况已经好转,生活也与兵团同步了,在训练我们的时候,严厉又严格,根本不会给所谓的面子。立体机动装置训练,他可以看出我们潜在的不足,再给我们做个别的特殊训练,严肃中不缺温柔,【尽管只有少数人认同温柔这一项】
训练结束,他就埋头处理文件堆,有事眉头一皱,就想撕掉那些令人恼火的文件。他不愿意做,我就帮他撕了,可是后来我的责罚也随之而来。
“士兵三笠,你这是干什么?”
“兵长不是很想撕掉他们么,我就帮了您的忙而已”
他气急了踢我一脚,被我躲开,然后呢,低气压又来了“明天训练增加两倍!”
“是!”
    虽然很生气,但是我感觉到他心里一定还是赞成我这么做的,虽然他后来把那些我撕掉的文件重新拿来批阅交给团长,听阿尔敏说团长当时看到了撕烂又贴好的文件脸发绿,嘴里说“利威尔,你又‘调皮了’”,吓得阿尔敏浑身出冷汗。团长的声音实在是太过于恐怖。


评论
热度(2)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