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回忆之城——完结2

意外之外的突然来临

我们出来以后,正准备回到兵团旧部训练场训练,而在我们刚好到达那里之时,训练场的士兵一脸的惊恐,循着眼线望去,几道黑影如闪电般闪过,所经过之处,所有士兵都毫无征兆的倒下。

“幽灵骑士来了!”阿尔敏也是有些惊慌,还没有来得及适应在兵团本部发生这样的惨事。

“大家闭上眼睛作战!”我一声令下,大部分士兵都闭上眼睛认真听敌人飞来或者跑来的动静,有一部分反应灵敏的士兵可以躲得过攻击,而另外一部分未闭眼的士兵和反应不是很快的士兵受伤或是被杀。闭上眼睛,出去视线的干扰,凭借听力及反应能力倒是可以与之匹敌。我一边掩护一边带着士兵后退并立即通知利威尔他们,这些家伙为何这样急躁,竟然毫无顾忌的打入兵团旧部,还真是以为我们弱不经风?还是自大的以为他们的计谋没人破解?

闭上眼睛的对人格斗这是利威尔对我们利威尔班的而特殊训练项目,而且都是严格到底,甚至用上真刀真枪。我手里的双刃随时准备着削这几位危险的不速之客,左耳边传来的些微动静,就算在嘈杂的打斗声中,我依然可以清晰的屏蔽掉杂音,专一的攫取那不寻常的带着杀意的动静,一刹那,我身体迅速右转,同时挥刀迅速削去,接着就是某样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我猜那时那个人的手臂……除了落地的闷响,还有带着些许温热且浓腥的血飞溅到我的脸上,真是糟糕透顶的体验,他们已然被药剂“加工”成了怪物。散会的时候,团长对我嘱咐道,敌人的目的可能还是艾伦,艾伦体内的血液可是他们快要耗尽的能源,只要资源不够用,随时都会来带走艾伦。

没有视觉的战斗还是以我们调查兵团战胜结束,那些被我们削下来的某些身体部分,现在就如巨人的体质一样,开始慢慢变成蒸汽而消失,唯独留下数目不少的躺在地上起不来的士兵,巨人的世界不是已经过去了么,怎么还会有这样失去同伴的事情出现,天不合时宜的热烈干燥,使得我不能够以雨水来遮掩我眼里的液体,要是下着雨就好了,我开始慢慢地理解利威尔面对同伴死去的心情,那份把悲伤深藏于心底的隐忍,却还被说成是无情。天要是在下雨就好了……

“三笠 ,现在我们去通知团长他们吧,除了这样的事情,还好没有侵犯到团长的秘密办公室,否则……”艾伦现在 已经不会那么冲动,但是他现在的愤怒还是藏不住,紧紧握住的双拳青筋暴起。

“啊,艾伦。我们走吧!”

回到埃尔文秘密办公室的路途对于慌忙中的我和艾伦来说有些遥远,在三重门的遮掩之下,这间办公室无疑是全团最隐私的地方,但是对于像现在这样的突然情况来说,一点都不好及时通知。

“团长,兵团旧部被袭击了,我们已经失去一半以上的士兵。”

“啊,怎么回事?”整间房间安静的只听得到我和艾伦粗糙的呼吸的声音,气氛为重如细线上的磐石,颤颤巍巍,随时都会断裂一般,自从巨人消失以后,再也没有那种紧张到恐慌的氛围,现在却因为一个崇尚阴谋论的家伙再一次卷土重来。

“我们刚到训练场就遇到一群来无影去无踪的家伙,跟阿尔敏口中的那些袭击我们巡逻的对手很像。”

团长微微低下头,看着手里的文件,快速分析着目前突发的情况,也许连埃尔文也没有料到事情发展的如此之快,比一匹脱缰的野马还要狂野好几倍。

“啧,那些恶心的家伙,动作还蛮快,连我们呢的地盘也无所顾忌的老搅乱,难道这只是一个他们的引子而已,这次没有掳走艾伦也是他们计划好的么 ?”利威尔站起来,皱眉他深深的眉头分析道,双手抱在胸口,微微低着头,眼睛的似乎是看穿了围在我们身边的三堵墙,预见了表象以后的事情。

“啊,利威尔,在我看来,我们的计划仿佛被人看穿,这已经不是内奸还是卧底能干的事情了,他们一定还有其他什么渠道打定到我们的计划么?”

“啊,埃尔文,我们的对手不简单啊,明明这个计划才刚刚提出来而已。看来以艾伦作为诱饵的计划已经行不通了,他们不屑于我们的陷阱,知晓的信息就像与我们同步一般,我们的一字一句都仿佛被监听。我们兵团与罗伯弗曼那边还有什么介质不成,就像他们掌握艾伦的巨人药剂或者其他的东西,可是刚才我们讨论出计划的时候,艾伦可不在啊。”

“嗯。”埃尔文也在怀疑,消息的渠道是怎么流通出去的。

“啊,埃尔文团长,利威尔兵长,我……我……可是……没有把兵团的任何消息透露出去啊!”艾伦以为自己再被怀疑,连忙为自己分辨,就像不被信任的小孩渴求大人的理解一般。

“啊,艾伦,我们没有怀疑你,我们只是怀疑罗伯弗曼在巨人与你之间有什么可能相通的地方,就像风吹过水面一般总会留下波纹一般,罗伯弗曼会不会透过我们对你的影响而猜出或者看出真么信息而已。所以,艾伦,这不是你的问题。事先在怀疑这个可能的时候,我们还没来得及跟你讲清楚,现在看来不得不坦白了,我们的敌人控制着比我们更加锋利和恐惧的力量和武器,现在看来,我们就像被玩弄于鼓掌之间。”

“啊,这个?兵长?”

“那接下来呢?你们刚才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听完一席话至今,我有些不清楚我们的处境了。

“我们的计划也就是先下手为强而已。利用目前的形势,西斯托利亚女王暂时还能压得住他之前,虽然女王的权利不可否认,但是敌人的阴谋就好像随时可以推翻现在的政势一般,女王与敌人的势力可见相当,目前情况也是非常的微妙,三个兵团的势力……”

就在我们还在毫无结果的分析的时候,门外的士兵惊慌,不,是恐慌的跑进来,完全忘了会议中这件房子是禁地。

“啊啊啊啊……团长……埃尔文团长……巨……巨巨人……巨人来了……整个希娜墙内以及王都之中,全是巨人,还有一批巨人直往兵团旧部而来,士兵们已经做好战斗准备!”

“马上进入戒备状态!”

“是,团长!”

通报的士兵马上跑出去准备战斗,还好巨人消失以后,我们兵团始终没有放松懈怠的训练,新兵在老部下的带领下依然做好战斗准备。

“利威尔、三笠、、艾伦、韩吉准备战斗!”

“是!”

迅速做好刀片以及瓦斯的补充工作,我和利威尔还有104期的同伴们再次踏上讨伐巨人的征程。这次出现在最里面一道墙的巨人一定是被某种药物或者能力突变的巨人,艾伦作为坐标巨人,应该可以让巨人停止攻击,我抱着这样的想法骑马奔在利威尔身侧。

“不知串来的巨人到底有多少,但是我一定一只也不会留活的。”利威尔纵马奔在前列,矫健的身姿沐浴的阳光之下,对付巨人势在必得。

直到我们真正的面对跑来的巨人时,情况完全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子,我之前愚蠢可笑又天真的想法实在是太轻敌。这些巨人可以说是全部都是奇行种,而且拥有思维!

利威尔如离弦之箭一般没入巨人群里面,飞跃起的身体稳稳落在巨人后颈,深皱着眉头,带着热气的巨人后颈从刀锋之下飞出,然后巨人倒下……我和艾伦也跟着利威尔飞上巨人要害之地,以极快的速度削下后颈,然后奔赴另外一只,如此反复……空气中的水汽夹杂着血腥味越来越浓,直到巨人数目变得稀少之后,我们才停下,骑上马迅速离开,我们的目标是进入王都,希娜之墙里面的巨人才是我们的目标。在离开巨人群之前,我回首望去刚才战斗的地方,在巨人蒸汽之下,隐藏着多少我们的同伴,他们的身体一定都不会完整吧……我身边的艾伦,握着马缰的手一直都没有松过,脸上愤怒与驱逐的表情正展示着他的悲伤,又一次体会这种与同伴惨离别的场景,这个世界还是依然残酷无比……利威尔奔在最前面,我看不到他的脸,一直都是,他走在最前面,默默隐忍去失去的痛苦,跟在后面的我们也看不到那份悲伤罢了。艾伦被利威尔命令暂时不能巨人化,因为艾伦的力量要留到墙内,保护更多的民众,还有那群龟缩在宅邸的猪猡。

阿尔敏、让、莎夏组成另外一组队伍,迎击我们身后洒落的巨人,兵团这个大本营暂时还不能丢弃。距离我们战胜巨人已经过了将近半年时间,在噩梦中惊魂未定的人们还没有完全醒来,有再一次遭受这个不可能的灭顶之灾,这次巨人突然出现在人口密集的王都,那里从来都是远离巨人的摇篮,这次与巨人的会面到底会给他们带来如何的影响,结果不想而知,以往墙外的民众向往墙内避难,这次的情况却是一个大翻转。艾伦与阿尼对战的时候,也是在墙内,然而这次数目众多的巨人再次出现,遭到破灭的美梦更加残酷……

“三笠,看见前方墙壁,城门根本没有开,巨人在墙内肆无忌惮的虐杀人类,看来这次是他们有计划的行动。比起以往的巨人,这次更加难以对付。所有人补充好物资,准备飞入墙内,战斗开始。”

“是,利威尔兵长!”

利威尔、艾伦和我三人一起,一起开启瓦斯,除了炽热的阳光之外,还有划过脸颊的剧烈热风,这50米的高墙并不能阻挡我们进入墙内斩杀巨人的决意,后面的士兵也陆陆续续的跟上我们,站在高墙之上,墙内的景象完全超出我们的想象,仿佛再次回到我的而是记忆,再次回到儿时,眼睁睁看着艾伦的母亲被吞入巨人之腹的情景,墙内与墙外简直就是地狱与人间之别,

“啧,可恶的猪猡们,我会再次把你们削得一个不剩!艾伦,准备巨人化。”

“是,兵长!”

利威尔说完便开启立体机动飞入巨人群,在一次又一次的旋转与滑翔之间斩杀巨人于无形之中,虽然这次的巨人们似乎拥有回击的思想,但是在利威尔面前还是遭到了毁灭性的攻击,我们经历过巨人战争的还好,但是士兵中的新手还是不能放下心里的恐惧,或是被抓住钢索,或是被拍在墙壁,或是被抓住塞入嘴里……熟悉而残忍的一幕幕在眼前重现,我们还是如此渺小……

不!我的想法与现实出现巨大偏差,直到艾伦巨人化成功以后,与我们周旋的巨人直接朝艾伦的方向奔去,完全不理我们,在情势还能追回来之前,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飞到艾伦身边,斩杀汇过来的巨人,艾伦再怎么强大也只能在一面迎击,背后的巨人还是由我来打到吧。巨人形成的屏障把利威尔与我分隔甚远,我只能在巨人的缝隙中隐约看到利威尔边斩杀边飞过来的身影,艾伦拥有智慧与格斗术,在另一面迎敌还算能应付过来,可是这无休无止的围过来,不论是艾伦还是我,还是利威尔我们都会因为精疲力竭而葬于巨人之腹,墙内的民众也……艾伦的想法我大概知道,他是想破坏那道门,至少可以让部分民众可以逃脱这个地狱般的内墙。要是艾伦的话,一定可以做得到,于是我改变了攻击方向,在利威尔赶来之前与艾伦一同方向击杀,面前也剩下4头巨人而已了,艾伦因为一直高强度的战斗,站在他肩膀的我明显听得到他的喘息,但是发着绿光的眼睛还是一样不变的笃定,愤怒以理智在艾伦体内不相上下,艾伦双手出击达到两只巨人,两脚交替在巨人后颈狂烈的踩踏,直到头颅与身体的分离,剩下的两头有我飞上去解决就可以了。但是令我惊讶的是那两头巨人对于飞来的我没有一丝要攻击我的意味,倒是从他们的脸上看到了些许阴谋得逞的笑意?连刺入他们体内的钢索都不去理会,难道他们没有痛觉?我照往常一样飞到他们后颈,当要站稳之时,一只巨大的手掌向我拍过来,索性我还是有百分之百的警惕,才得以在手掌拍过来之前飞着对开,从一头脖颈划过,再次回旋至一只的后颈,举起刀片好不容易斩杀其中一头,它倒下后,另外一头的巨人明显向我投来不善目光,甚至我能感觉的到怒意与杀意,以至于他的动作更加灵活,身后的墙壁阻挡了我的去路,硬生生的看着它抓住我的钢索,提起我甩向墙壁,我犹如飘飘欲坠的落叶,随时都会殒命,我投出去的刀锋削掉他们手指,可是钢索依然还在他的手里,我以抱头的姿势等待撞上墙壁的痛苦,却在瞬间听到他的悲鸣,它手里的钢索滑落,我顺势飞了出去,一阵浓密的雾气散开之后,我看到的是利威尔身后的自由之翼……

“三笠,别傻愣着,战斗开始了!埃尔文现在已经在王都城堡了吧!”

“啊,是!兵长。”

“艾伦已经破坏了大门,我们引开巨人之后,事情自然就会解决。”

“利威尔,我是埃尔文团长的计划么?”

“啊,这才是埃尔文的计划,虽然还是被对方占了先机,现在看来,他已经掌握了敌人的决定性证据。”

利威尔看向艾伦的眼神突然有些深沉。

那些巨人的目标是艾伦,所以艾伦打开大门之后,迅速往另外的方向跑去,利威尔和我分别站在艾伦的肩膀,利威尔指挥着艾伦的行动,后面是追来的巨人,还有与巨人正在战斗的士兵。

直到王都最宽阔的地带,王都的城堡面前,韩吉已经在哪里待命,韩吉以及身后的士兵如起飞的鸟儿一般飞向我们身后,从立体机动中射出的特殊药剂使得巨人停止行动,这本来是艾伦的“呐喊之力”都做不到的事情……

”艾伦,可以了,出来吧!“

艾伦从后颈脱出,闭上眼睛还现在”无意识的沉睡“状态,我去吧他接住拖出来,放在韩吉准备好的毯子上。

”啊,利威尔,辛苦你了,埃尔文已经向女王提交申请,全程搜捕罗伯弗曼。这些巨人……“

”这些巨人就是从墙外带回来的那些恢复过来的巨人吧,他们回来之后也没有受到所谓的平等的待遇,被困在特定的牢房里面,没有引起重视,现在却被再次利用了而已,我说的没错吧,韩吉。”

“啊,利威尔,就是这样。我们快去埃尔文那边吧。”

“啊”

我们本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的时候,我们身后的房顶之上,却听到了恶魔的颤音。

“啊,你们以外这样就完了么?”

“啊?”我们众人都是一惊,回头之时,房顶上的那个人,不,不是普通人,长者翅膀的巨人,还有丰满的黑色羽翼……

本来因为韩吉的药剂恢复人形的巨人再次被某种力量召唤,再次变身巨人,朝我们张开着血盆大口,脱出后还没有完全恢复的艾伦,在利威尔的命令之下,再次巨人化,投入战斗……

艾伦不顾一切的冲在最前面,扑向迎来的巨人,顿时厮打在一起……

“不对!艾伦,给我回来!”

就在利威尔感觉不对的时候,艾伦被压在地上,被巨人从后颈咬出,举起在空中,利威尔神色是那么的不顾一切,往艾伦的方向直直飞去,完全不理会巨人伸出的魔爪,我跟在他的身后,不断为其斩去阻挡,眼看就要到达之际,房顶上的“黒翼巨人”突然飞出来,从巨人手中抢走艾伦,飞走之际,回首颇有意味的眼光看着利威尔,撕开那薄的锋利的嘴唇,说到:“利威尔,你以为你们是如何战胜巨人的?……我的公主!”

利威尔与“黑翼巨人”对峙之时,罗伯弗曼说我们是如何战胜巨人之时,我们才意识到我们所有人都“失忆了”,关于那段记忆连些许的片段都回忆不起,我们只有结果,没有过程,身体或是心脏的本能记得我们最终的胜利,那段时间犹如被岁月的怪盗夺走,只剩下如今心脏的某个部分空空如也。一阵微风吹过,“黑翼巨人”后面的话语被它卷走,能听见的唯有利威尔而已,唯有利威尔表情的骤变中得知那是个怎样的秘密,恶魔嘴角上扬的话语,那一句低沉带着某种诡笑的“我的公主”,我的身体仿佛瞬间被固定,失去要去控制他的意识,公主,公主……这个称谓犹如某扇紧闭的记忆大门的钥匙,引导着我们追寻打探门后面的记忆,可是,无论怎样的努力,我们都是劳而不获的愚蠢之徒。


评论(1)
热度(4)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