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honey,拼个桌吧——金枪2

    2次不可思议的经历让迪卢木多有点恍惚。不知如何是真,如何是假。

    “你如此骄傲的一个人,我很好奇,你有惊慌失措的时候吗?”

    “不曾有过。但……除了你的事情。”

    “我的?”迪卢木多还是不太相信对面金闪闪一般的人说出来的话,不禁从鼻子呼出一口气。

     “大雨……”吉尔伽美什欲言又止。

    “大雨??”

   “本王怎能让你知道,哈哈哈……“

    “那还是不要算了,我倒是很期待看到你惊慌失措的样子。”迪卢木多这次变成了笑意。

      迪卢木多在第三次这样与这个声称是自己爱人的人聊天,已然心情平静,没了上两次那种不安了。

    离开那家餐厅,迪卢木多打算走一段路再坐车回去。爱尔兰的雨总是来得很突然,说是百分之20的降雨几率,只要他不带伞,就会演变成百分之百。这不,淅淅沥沥的开场雨就来了,还不赶快走,就得来点风,迪卢木多在感叹自己运气值的时候,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小雨就马上演变成暴雨,风和雨打在脸上,就想被打耳光一般。一遍抱怨着,一边跑到商场楼下去躲雨。此时想到大雨……难道是能够看到自己目前恋人的惊慌的样子吗,心里难免有些小期待,芬恩在迪卢木多面前都是一副骄傲的样子,这可能也是作为α的霸道之处。

    抹干自己脸上的雨水,打算去买一条毛巾一把雨伞的迪卢木多,转身之际,看到了一抹金发,长长的梳起来,干练又迷人。他打着雨伞,迪卢木多确认对方就是芬恩,于是不顾大雨跑过去,想叫住他一起回家……

“芬……?!!!!”爆破而出的名字又在急刹车在戛然而止,不是吧?惊慌的人不该是我吗?芬恩左侧的那位美丽的女人是谁??那种幸福发自内心,这是与迪卢木多在一起,芬恩不可能会有的笑容……

    作为Ω的迪卢木多,信息素此时乱得不得了,但幸亏暴雨的冲刷,埋没了那样的不安。迪卢木多作为Ω的同时,还是一个男人,他不可能因为这点事情就随便哭泣,只是觉得该有的依托没了而已。

    迷迷糊糊的,不知是如何回到家的。迪卢木多没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还是坐车回来的,拿出包里面的车钥匙,这是芬恩买的车送给自己的。无力的将车钥匙丢在茶几,窝在沙发,衣服也忘了换。迪卢木多苦笑“大雨吗?惊慌失措的是我吧!”

    不知何时,芬恩终于回家了,看到迪卢木多窝在沙发里,头发还是湿的,信息素很乱。芬恩赶紧轻轻拍拍迪卢木多 的头,可是没有反应,再摸一摸他的额头,竟然发烧了,而且烧得厉害。芬恩赶紧扶起迪卢,把他抱进浴室,打开热水,迅速地为迪卢木多洗了澡,再扶进卧室,吹干头发,躺上床,把抽屉里面的信息素抑制剂拿出来喂给迪卢木多。躺了一会儿,迪卢木多终于清醒了一点,烧也退了。这次发烧不是因为感冒,而是因为信息素的原因。

    “迪尔,怎么样?好点了吗?你怎么会淋雨呢,人都这么大了……”

    “那个女人跟你在一起多久了?”

    “你说格兰尼吗?有一阵子了,我很喜欢她,是想要结婚的那种。”

    “……结婚?……不是……我吗?”

    “我知道这有点对不起你,但是……”

    “没有但是,你能感觉幸福就好了,芬恩。其实也感谢你,你一直不标记我,你很有责任感,只是该我叹息的,你的这份责任感不属于我。明天我就搬离这里,你送我的车和其他东西,我都不会要。”

    “东西你可以留下。迪尔……”

    “不要!”

    迪卢木多没有再跟芬恩说话,翻了个身,把背留给芬恩。芬恩没有在迪卢木多身边躺下,本能的欲望在理智中镇静,芬恩在客厅沙发上坐下,抽了一支烟后,离开了家,轻轻的关门声之后,是迪卢木多无声的叹息。芬恩连这样都不肯抱他,一定是到了尽头了吧。

    第二天,过来搬家的是迪卢木多的好友阿尔托莉雅,阿尔托莉雅收拾出来一个房间,让迪卢木多住下,她实在不放心她这个老实巴交的朋友去其他地方住,现在又是一个人,身为欧米伽难免会遇到一些麻烦事。

    “谢谢你,阿尔托莉雅,可是士郎那边……”

    “他没事的。他去其他地方当交换生了,我还缺一个厨艺好的伙伴。”

    “啊,我原来是过来当厨子的吗!呵呵……”迪卢难的露出了笑容,虽然他知道这是阿尔托莉雅故意说得话,让他心里好过一点而已。

    “你的舅舅也答应让你住这里,安格斯把你一年的房租都给我了。”

    “安格斯……”迪卢木多看到阿尔托莉雅眼里冒出来的金币星星眼无语。

    “你这里一个月的房租目前都比我半年的薪资还多,你有真多管家和仆人,需要我这个厨子吗。”

    “当然需要!欧米伽的手艺可是一等一的好。”

    “所以你这么喜欢卫宫做的食物?”

     “八九不离十吧。”

    除了叹气,迪卢木多找不到任何话说,这个隐藏的神豪到底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

    “现在没了芬恩,你的信息素没有被保护,看起来挺危险的。但又考虑到你的武力值,我莫名觉得很安全。”

    “放心吧,我不会再让信息素紊乱的。”

    “我倒是有个人选,但是那个人的笑声太难听。”

    “阿尔,你这是要为我安排相亲吗?”

   “哦,不是!哈哈……开玩笑的。”

     几天后,迪卢木多收到过芬恩的表示关心的短信,还时不时秀一个恩爱。迪卢木多实在是忍受不了,就去更换了号码,打算把新号码只告诉了阿尔。

    在新号码刚安装上的一瞬间。就陆陆续续收到短信,迪卢木多以为是套餐信息,结果点开一看,全是一条一条一模一样的消息。

    “honey,迪尔。收到这条短信的话,就说明我们暂时见不了面了。遇到烦心事了吗,杂修~没事,本王会在前面等你的。哈哈哈哈……”

    迪卢木多再去那家餐厅,果然再也没有遇到那个人了。

    一个月之后,迪卢木多听闻芬恩与格兰尼结婚的消息,脸上并未起一点波澜。阿尔托利亚问迪卢木多:“迪卢,你真的放下了芬恩?”

    “嗯……啊,他不是我命中注定的人吧。”

    “你能想这么开,我当然很高兴,真的不需要我介绍一位α给你?”

    “不用,该来的他自己会来。”

    迪卢木多也在考虑,自己为什么会把两个人搞混,也许是自己把所有喜欢都放到了他的身上,而完全忽略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芬恩身上少有或是没有那个金发老者的傲气,明显说话的语气也不一样。

    某一天,迪卢木多因为时间的原因,竟然忘记每个周期要服用的信息素机制药物。在傍晚的时候,被小巷子的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混拦截,许久没有打架的迪卢也想趁此机会活动活动筋骨,扔下手里为好友带的食物,握紧拳头就向其中一个挥去。几个回合下来,那些揍得鼻青脸肿的混混并未就此罢休,才意识到是自己的信息素搞得怪,此场景就像雄性动物打架争夺配偶一般……脑海里闪过几万匹羊驼一般的动物,张着嘴巴哈哈哈哈的跑过……

    感觉不对劲,迪卢又被堵住了刚才进来的路口,只能转身往反方向跑,转几个弯再找大街,最好再有一个医院。迪卢跑多块,那些混混也穷追不舍,迪卢海带一般的宽泪直冒,自己怎么干了这么欠考虑的事情,好想呼叫阿尔托莉雅……

   几经波折之后,迪卢在一个路口看见了大路,临近主要街道了,终于抓住救命稻草。

    一身金色的王者今日突然失去了黄金律,金色的车在路上遇到了一颗顽强的钉子,破了胎,金发王者下车就对着破的车胎猛踢,嘴里不停念道“FUCK!什么破车,竟然会输给一颗钉子!!!”金发王者想起昨日遇到的那个跟自己一样金发的人,年龄比自己大,但样子依然年轻的老家伙,说今天一定更要走这边,会有惊喜出现,还把自己干的事情全部抖出来,说那是未来的自己?WTF?堂堂王者也会犯这样的傻事?!!可是两个人都能放出Babylon是怎么回事,虽不相上下,但那个人了解自己清楚到恶心。

    所以我们骄傲的金色王者今天破天荒的望着自己被扎破的爱车,打电话给追过的前女友求助,倚在路车柱子上,闪闪放光,就像一个路灯之王!

   迪卢凭直觉选择一个方向跑,右边,对右边比较顺手,慌不择路的迪卢已经不知道跑到了哪里,一边跑一边往后看一看追上来的人,哇……怎么还有这么多,都不知道放弃的吗?

    金色的王无聊的往前走着,刚走到转角处,哇,一个人影突然撞到自己怀里,满怀的那种,为了自己不被撞倒,金色的王者出手抱住那个人影,本想推开的,但是看到那个人抬头的样子,而且还闻到了那人身上的信息素香味,一股温暖的蔷薇混合着蜜糖的香味,除了闻着舒服以外,还特别有食欲!

    “哟,杂修!你来例假啦?哈哈哈哈……撞倒本王可是死罪。”

    金色王者心里出现了“血赚不亏”的四个大字。

   “对不起,我……”迪卢木多抬头看到这个人金闪闪的瞬间,还有那句怎么听怎么熟悉的“杂修”,突然有种小鹿乱撞的感觉。

    后面跟来的几个混混,看到了金色王者就止住了步伐,看着这个金属色的家伙怀里的猎物而不敢靠近。

    “杂修~今天开始,这个家伙就在本王的庇护之下,尔等再来纠缠,就以死谢罪!”

    强大的α信息素包围着迪卢木多,也让那些混混不敢靠近,再怎么心有不甘也只能放弃了,便转身没入黑暗。

    “杂修,信息素乱放也敢出来,你是不想活了吗?”

    “谢谢你救了我,但是能放开我了吗。”迪卢木多脸非常红,此时,他被这个人报个满怀,迎面散来的信息素快让自己招架不住了,虽然很感谢他救了自己,但迪卢木多并不打算肉偿。

    “杂修~呵呵,……哈哈哈,你该怎么感谢我?”

    “不可能的……请你吃饭倒是可以。”

    迪卢木多抢先卡断了他可能说的话,说出“肉偿”这句话对于眼前的人来说应该不是什么羞耻的事。

    还是买了药服过之后才去了餐厅,迪卢木多不小心打翻了醋和番茄酱,这两个调料都不约而同的进入了对面金闪闪的汤里面,吉尔伽美什毫不在乎的舀了一勺送入嘴里。

    “呵呵,这就是你的恶作剧吗,但本王喜欢这个味道!”

     扑通,迪卢木多的脸彻底红了,他就是那个人。

评论(6)
热度(23)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