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master,你的打开方式不对!——金枪

honey,可以拼个座吗?



α对Ω有绝对的控制权。

      不可一世的王是一切骄傲的象征,权利犹如游戏一般,玩弄于鼓掌之间。金色的王有这样的权利去蔑视一切,臣子、奴隶一切平等,是被支配的存在。

      迪卢木多吗?这个杂修,竟然能让本王纪念,本事可真不小啊!在一家餐厅等候多时,终于出现了那个黑发自然卷又面带微笑的骑士,吉尔伽美什略微咧嘴一笑,一种猎物终于出现了的危险信息。

      迪卢木多脱下外套挂在椅背,温暖舒适的餐厅令迪卢木多感觉没有那么糟心了。服务员走过来,为迪卢木多加满温水,并拿走菜单。迪卢木多看起来有些疲惫,脸色也不是很好,眼下看起来还有淡淡的黑眼圈。可能是一天的工作,也有可能是剪不断理还乱得感情。

      哼,这个杂修,还是那么多愁善感。本王就暂且承认你是一个优秀的人吧。吉尔伽美什按下手里的开关,餐厅的时钟声音突然响应,滴答滴答不停,原本这个时间点人就不多的餐厅,其余客人的影子慢慢模糊,直至消失……迪卢木多有些惊讶,揉了揉自己疲惫的双眼,以确认自己是不是累的看花了眼。服务员径直走到他面前,放下托盘,将迪卢木多点的套餐放下,还贴心的加满了快要喝干的水杯,对这样贴心的服务,迪卢木多报以迷人的微笑。

       杂修就是杂修,对着本王以外的人,还这样不自觉的露出自己的可爱之处,简直不要命了,还有没有身为Ω的自觉。吉尔伽美什不想耽误更多时间,走到迪卢木多面前,,用尽量温和的声音说道:“honey,可以跟你拼个桌吗?……杂修!”

      “可是可以,但我和你并不认识,honey是不是有点出格!”迪卢木多再顿了一下,"好像我还听到了……杂修???你本来的声音不是这样吧,不必装作温柔的绅士!"迪卢木多皱着眉头看着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将自己的气味掩饰的很好,在信息素方面没有让迪卢木多引起警惕。Ω不可能放心跟一个暂且不认识的α一起吃饭的。况且吉尔伽美什对面的Ω迪卢木多可是有着把对自己非分之想付诸行动的α揍到住院的光辉历史。

    “你这样说,可真的让本王伤心呐!”吉尔伽美什坐下之后依旧开始调侃迪卢木多。

  “服务员,请叫保……呜呜……”

  “本王可是你的爱人啊,杂修。不知好歹!”

  “我的恋人?……可不像是你这样的老爷子!”

   “真是无情啊……刚才吓到你了吧。”

   “嗯,是有点……”

    突然眼前的景物开始旋转,回过神来的迪卢木多四周看看,刚才那些人还在,餐厅客人也多了起来,而对面谎称是自己爱人的老爷子已经不见了。自己点的鸡蛋培根炒饭还冒着新鲜的热气,仿佛刚才的事情只是一场梦境。

     回到正常生活的迪卢木多现在是芬恩的恋人,高中时期芬恩保护了欺负一群混混的迪卢木多不受牵连。后来,迪卢木多加入芬恩的剑道社团,两人的关系忽明忽暗,似恋人但关系岌岌可危,在平常的生活中已经没了高中时期的激情。会做好吃的饭菜可能是身为欧米伽的特长。今天芬恩下班特别的晚,迪卢木多怕他回来饿了,于是做好一桌子的好吃的饭菜等着。眼睛开始迷迷糊糊的,刚好11点半,家里的门铃响了起来。

    “芬恩,回来啦,我有为你准备饭菜,饿了吗?”迪卢木多还是一直的小心翼翼。

     “谢谢,但是我并不饿,我很累,我想去休息了!”芬恩说话并没有看迪卢木多,直奔着浴室走过去,言语里不见一些温柔。迪卢木多只有落寞的收拾桌子,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那个老爷子果然是在说谎吧。

    第二天,迪卢木多的铁耙子好哥们——阿尔托莉雅,俩人曾经也打过架,可后来又一起打架,关系非同一般的好。说着自己的奇遇,阿尔托莉雅说,可能你实在是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并吃光了迪卢木多带的所有便当。迪尔汗颜,有这么一个好朋友到底是福是祸呢。

    当天迪尔再一次去了那家餐厅,同一个时间点。晚上7点15分,一阵稍稍的眩晕之后,那个人又来了。这次吉尔伽美什没有刻意用温柔的声音说话。

    “可以拼个座吗?迪卢木多。”

    “当然可以。”

    “请为这位美人儿来一份香菇鸡肉浓汤和番茄牛排。我也一样!”

    “……???”迪卢木多脑袋上全是问号,高高在上又傲人的语气怎么这么自然的说出“请”字!哦哦,不对不对,“诶,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还有我喜欢吃什么?”

    “杂修,我可是你的爱人!你喜欢吃什么我还是知道的。

    ……不爽!迪卢木多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不爽,这个人怎么这么高高在上的感觉。

    “包括你喜欢什么样的体位……”

    迪卢木多快要炸毛的时候,吉尔伽美什适时的安抚了他。“别激动,杂修,我说过我是你的爱人,你同样也是本王喜欢的人。”

    “呵呵……你说你是我的爱人,那你对我了解吗?”

    “你可以随便考考我!”

    “我高中在哪个社团?”

     “哼!击剑社。杂修就是杂修,不满自己是欧米伽的事实,还喜欢打架,跟阿尔托莉雅那个大胃王打架成了好朋友。喜欢萨克斯和中欧世纪的历史……”

    “停停停……好了好了,我明白了。你是黑客吧!我的那些小事可不是什么可以威胁我的资源……”

     吉尔伽美什意识到,自己那种抄家底的说话方式,加上语气可能会让对面的杂修以为自己在审问,啊啊啊,真是个麻烦的杂修啊!

    “那我说,我认识你的养父安格斯呢?”

    “嗯?!!这个又能怎么样,你拿我养父威胁我也没有什么用。”

     发觉对面的小甜心真以为自己是黑客,连身体都慢慢绷直,握起了小拳头,吉尔伽美什才退下自己的威严,换做一副温柔的面孔。

    “真是不好意思呢,我的honey。刚才让你紧张了,我没有其他意图,只是证明我是你的恋人而已。”

    迪尔有点恍惚,刚才不可一世的威压消失了,转换成了一种温柔得让人落泪的感觉,对面的人其实很善良吧。迪卢木多摇摇头,这肯定是错觉,再次睁开眼睛来看,对面的人确实没有改变,还是很温柔,眼神里面透露着宠溺。迪卢木多再一次摇摇头,不能被他绕进去了!未来的爱人什么的本来就很可笑……

    “你还知道关于我的什么吗?”

    “你最想去的国家,充满神秘的罗马,我们也一起去了。后来,还去了很多其他国家,德国、法国、雅典、日本、中国、以色列……”

    “等等,好了,能去这么多地方,简直太棒了,简直像做梦一样……但我知道太多也不好,都没有期待了。我们吵过架吗?”

    “杂修……哼,不仅吵过架,而且还打过架,让我知道能把α揍进医院的杂修武力值是有多高!”

    “好啦,我们是谁先道的歉?”

    “……从来没有,到是你的别扭和撒娇就让吵架烟消云散。”

    “我不可能会撒娇的!”迪卢木多对“撒娇”一词表现的有点反感。

    “哼……都有道歉吧。”

    “原因呢?我们为什么要吵架,我猜应该是我受不了你的傲娇自大吧。”

    “倒也不是,孩子的事情。”

    “孩子?!!!!”迪卢木多脸刷一下红了。“还是别说了,虽然期待未来的事情,但也不会现在就想知道。”

    菜端上来了,吉尔伽美什和迪尔开始了用餐,吉尔伽美什在汤里面加了一滴醋和番茄酱。迪卢木多觉得很奇怪。

     “觉得奇怪吗?本王喜欢这个味道。”

     “哦,好吧。看你的样子,平时肯定不会光临这样普通的餐厅吧。”

      恍惚之间迪卢木多再一次回到现实,盘里面的食物已经全部吃完,可是自己从来没有吃完过点的餐,自己看起来确实比较高大,但是胃容量却不大,平时跟阿尔托莉雅吃饭,都是阿尔为自己吃掉一半的。

    叮铃铃~~手机铃声想起来了,芬恩说明天下班后有时间一起吃饭,迪尔抑制不住自己欢呼雀跃的心情。第二天在芬恩定的高级餐厅里面,迪卢木多为芬恩点了一份香菇鸡肉浓汤和番茄牛排,贴心的为芬恩的汤里面加了一滴醋和番茄酱。

    “为什么加这些?一般不都是加香菇精提升香味的吗?”

     “啊?嗯。”迪尔没有说话,感觉有点怀疑。

     

      

评论(5)
热度(30)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