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鞠

回归(2017.7.31)——回忆之城

背着利威尔爬到地面,把利威尔放下来之后,我盖好了盖子,现在利威尔的眼神正看着这座房子,它原来的主人已经不在,留下它空空如也。利威尔想努力试着站起来,双手撑在地上显得颤颤巍巍,就像刚学会爬的小孩就想学走路一般,等到撑起半个身子时,双腿还是跪在地上的,利威尔此时就如那是的婴儿一般,可是不会有母亲来帮扶他,只有靠自己站起来。我在旁边看着利威尔一步一步从蚕蛹蜕变成蝴蝶,可现在的我不能给他任何的帮扶,况且一向骄傲的利威尔不会允许我这样做,我却比起任何时候都还要紧张,站在离利威尔不到一步的距离之内,握紧我的双手,随着准备抱住即将摔倒的利威尔,曾有几次我试着轻轻扶着他的手,但是却被他无情的拍开,于是,我一直在等那个机会,一个利威尔不会抗拒我接近的机会。

一直一直我都看不清利威尔那时的眼神,利威尔也不愿意让我看见,直到我要写下这《回忆之城》的时候,我问利威尔为什么不让我看到你当时眼睛 ,他不言一语。但是站在他身旁的我虽感觉凌厉,但是却有种化不开的浓浓悲伤,这个经历过失去无数同伴的人,还是不能把此时的悲戚深藏于心,可能是因为那该死的药物吧……利威尔终于站起来一只脚,加上双手的力量,再慢慢撑起整个身子,虽然不稳但是倔强,他向着这座房子走去,一步一步,身子柔弱得随时会倒下……我跟在他的后面,双手张开,呈将要拥抱他的姿势,随时随地。利威尔手里依然握着那截断掉的白色裙摆,在微凉的清风下独自飘扬着……终于,不到5步,利威尔终于用完刚恢复的那份力气,直直的往左边倒去,一直做着准备的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接住利威尔后,直接打起横抱,此时“软绵绵”的他就像是缩在我的怀里,越来越像公主抱了,利威尔把脸埋在我的怀里,还是倔强的不让我看他此时的表情。

我抱着利威尔很快的来到之前我们一起住过的房间,翻出我们藏在这里的包,拿出衣服,准备换上,在这之前已经没有时间来为利威尔仔细的洗澡,于是我从浴室端出热水,拿起毛巾为利威尔简单的擦洗,此时他的身体简直冷到极限,指甲在微弱的烛光下看起来就已经有些青紫……

“三笠,罗杰丽娜的地图你还带着吗?”

“啊,还带着。”

“给我看看!”

“不行,除非你听话一点让我把你身体擦干净,换上干净的衣服,否则我不会答应你的。”

“……三笠。对不起!”

“……利威尔的一切我都能接受。”利威尔的那句对不起说的很小,但还是传入我的耳膜,听起来不像是认错的小孩子,而是带着一种愧疚与悲伤,利威尔说出对不起的契机是什么呢,我知道的所有,利威尔曾经喜欢过或者是成为同伴的家伙们。

我把利威尔抱起放在柔软的床上,他已经被我全部脱掉,第二次为他擦拭身体的时候,我总会不合时宜的想起昨晚的种种,利威尔也把脸偏到一边,不看我。但是我的动作却没有因为我脑海里的浮想联翩而稍有停顿。把利威尔的衣服换好,扶起他靠在床头,后背垫上枕头,最后才把我之前藏到胸前的地图拿出来递给利威尔。

“那里真是藏东西的好地方,三笠。”

“啊,是的呢。”

对于自己的清洗我就显得很粗糙,脱掉衣服之后,端起一盆水直接往身上淋下,擦干,换衣服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没有拿衣服进来,没有办法,利威尔没有可能会帮我拿衣服,我可不想他因为帮我拿衣服而在此费力的摔倒,于是我拿起一块较大的毛巾遮住胸前走出去,利威尔抬头看到我,扫了一眼,再看了一眼我放在外面的衣服,确信我是因为没有那衣服才会这样子出来后,才低下头仔细研究手里的地图。

“三笠,把我的事情做得井井有条为什么对自己这么粗糙,在一个老男人面前不穿衣服出来,那可是绝对不行的,有意的人会以为你是在邀请。”

“那我邀请你,你会答应吗?”

“……啧,不会!至少现在。”

“啊,那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我想邀请的人没有这方面的意思,那我还怕什么呢?”

“……嗯,我是……没什么。”

“其他人也不可能有机会看到这样子的我,除了你,要是真有可能看到这样子的我的人,那他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啊,是你的话,一定会是这样。”

”嗯。“

在不知不觉的谈话之间我已经把衣服全部穿好,走到利威尔的床边,

”嗯,利威尔,有看出什么吗?“

”啊,罗杰丽娜这座房子下面有立体机动!我们可以利用立体机动出去外面,现在想从来的那条阶梯,已经不太可能了,那里一定是被罗伯弗曼的人盯紧了。“

”啊,地下室?“

”嗯,你看,这里的地图,我们此时也许就在地下室也说不定,按照罗伯弗曼的做事速度,他不可能会不管罗杰丽娜的老巢,我们现在这里相对安全,没有人来打扰,所以我们可能已经在地下街了。而是地下街的地下。我们从会场那里随着炸弹落下的高度与我们从梯子爬上来的高度不一样,后者显然矮得多。“

”那对方会不会已经发觉我们会从水道逃生到这里。“

“啊,可能,现在水位因为爆炸的原因慢慢降低,他们的人不一定会等到水位完全下降,所以我们被发现也是迟早的问题。”

“那现在我们马上去地下室吧!”

利威尔任凭我横抱起他,按照利威尔所说的路线找到一扇门,可是上面还挂有一把大锁,没有钥匙的我们科没有机会进去。

“三笠,把门打开。”

“可是们上的锁?”

“既然罗杰丽娜会料到现在的情况,连把我们的房间可以通过机关移到下面都可以做到,那么她不会给我们一把难开的大锁的。”

“嗯,我试一下。”

我的手刚触碰到门,轻轻一推,那把 大锁就掉下,门吱吱呀呀的开了,里面果然是黑漆漆的一片,但是等到我刚试着往里面走一步的时候,我头上突然落下2点火星,点燃了我左右两边的白烛,接连这两点白烛的光一个接一个的跳跃,不一会儿所有的灯全部点燃,整个房间瞬间明亮起来,在我看来,罗杰丽娜简直是一位卓越的魔术师。她预见了所有事情,包括自己的死。后来利威尔说那是罗杰丽娜对她单方面的承诺而已,要让利威尔看一场无与伦比的魔术,只是当事人留下这样的奇迹离开,让见到过这般魔术的我们此生无法忘却。地下室中只有一个箱子,在偌大的房间显得孤零零的。我走过去,看到箱子上的密码锁,是四个字母,毫无疑问那不是利威尔的名字,独一无二,箱子在我输入密码后直接弹出箱盖,里面是崭新的立体机动,被保养得很完美,比我在中央宪兵团哪儿看到的还要新,被拆零的立体机动下面是3颗银质的弹药,罗杰丽娜连我们出去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可是连带弹药一起,总共也只有一份。

“三笠,别愣着,赶快把立体机动穿上,我们的时间不多。”

“嗯!”

我把利威尔放到被弹出的的箱盖之上,拿起箱子里面的东西有条不紊的穿戴起来,长久以来被利威尔训练的快手快脚起了很大的作用,我学习的比艾伦更胜一筹 ,当初在利威尔班我除了要学习之外,还要随时盯着艾伦不被利威尔踢,真是不能稍微放松一下,倒是现在想起来,那段时光甚是美好。

扣上最后一刻皮带扣,装填好最后一刻弹药,箱子最底下被我忽略的机关按钮随着最后一刻弹药的拿起而被启动。联结在箱子底部的细如蚕丝的细线牵拉着烛台,所以所有的烛台被拉倒下,底部的易燃的地毯瞬间起火。

“利威尔!小心。”

这件房子看来已经被白蚁啃食完中心,只剩下脆弱的外表而已。被火烧得白蚁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一股浓烈的蛋白质被灼烧的气味猛烈扑来,我情急之下扯下我的衣袖角蒙在利威尔的鼻子上。

“还愣着干嘛?给我出去。”

“是的。”一时间事情发展的太快,我竟然还没有起步往外面跑的意思。

房子坍塌的速度远远快于我奔跑的速度,可是我却不能使用立体机动,因为我后面的瓦斯罐随时会爆炸。利威尔几次想从怀里挣脱,都被我阻止了。

“既然罗杰丽娜可以预见一切,那么她一定会知道我不可能丢下你,你也不可能挣脱!”

“……蠢……嗯?”

“你可是我最爱的人!”

“……啊?”

“你可是我最爱的人!”一边跑一边嘶吼,直到离门还有2米远的时候,门突然塌了……直接从门冲出去的话,我和利威尔两人都被火烧到,于是只有从门落下来以后从上面的缝隙跳跃出去,在平时的训练的项目中也有跨越某项障碍物的训练,那时的我们没有背立体机动也没有像现在一样抱一个人,所以按照常理来说,我不太有可能跳跃出去,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话还好说。不行,一瞬间的犹豫就是遭到灭顶,况且怀里还有我被不想放开的人,但是现在却不得不先放开他。

“利威尔,我们待会见!我先把你放下,等我!”

“啊……你终于想通了,抱着我可逃不……啊?”

啊,就算是利威尔现在也还是婆婆妈妈的,我怎么可能会把你放在这里嘛,脑回路真不对,呵呵,我自嘲的笑笑,这些话我也只敢在心里说说而已。

抱起利威尔往后还没有着火的地方退了几步,再一口气冲到倒塌的门前,并用尽全身力气把怀里之人送出去,就像小时候父亲把我从怀里抛出去,最后接在怀里一样,利威尔在飞出去之前回头看我,我终于在他的眼神里捕捉到一点不可思议。啊,我真是赚了啊。眼看那个缝隙越来越小,我不得不冒险开启立体机动飞出去,我能感受到瓦斯被点燃的热量,可是这有算得了什么呢,我在利威尔落地之前接住了他,干脆就让他惊讶个够吧,飞出来的我马上关闭瓦斯才免除了被瓦斯炸掉的命运。

“我说过我不会留下你!”

“啧!小鬼。太得意忘形。看来罗杰丽娜是想毁掉这里吧,我们赶快从房间的暗道出去。”

“啊,利威尔,你可要抱紧我了。”

“嘁,嚣张!”利威尔很气愤,但是现在却无可奈何,不知怎么的心里面 有些暗自高兴,就算利威尔好了以后我会被踢得很惨。

打开门以后我按照利威尔的指示搬开衣柜,然后我抱着利威尔站到衣柜的地板之上,房间开始摇晃,明显可以听到机械与齿轮的转动之声……然后,脚下的木板瞬间没了?没了?我和利威尔毫无预兆的落下去,我们会再次落到哪里?最初还有管道,可是到了后面我们直接落空,唯有强烈的恶臭提示我们这里面污水道!

“落到污水里的话,我会杀了你!”

利威尔清冷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才意识到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不落到污水里面。情急之下我射出钢索,双腿张开蹬住两边的墙面,直到钢索固定,我的双腿已经在两面潮湿的墙之间完全成为“一”字!

“啊,利威尔,真是太好了。啊!”我放松的舒一口气。

“啊,要是真的落到水里,我也不会杀了你!”

“啊?!!我以为是真的。”

“我只是不会让你靠近而已。”

“那比杀了我更难受!”

落到水边的石板上,利威尔更加的把脸埋入我的怀里,啊,我的脸上不禁露出满意的 笑容,虽然要忍受这不得了的臭水沟。

到了地下街的正街,街道上的人群都行色匆匆,到处喊抓的人络绎不绝,我抱着利威尔的目标太大,于是我不得不没入一间衣服店当起了小偷,顺手抓起一间黑色的大斗篷盖住我和利威尔两人,在试衣间里,外面的老板正在被盘查,直到那些人一间一间的寻找。所以我不得不把利威尔靠在墙上,腿伸进利威尔的双腿之间为利威尔支撑一点力量,利威尔看着我的表情就知道我又要邀请他演一场一片干地久逢甘霖的场景。捧住利威尔的双颊,毫不犹豫的吻下去,在那些然来之时发出强烈渴望的声音,何其的撩人!

“啊……恩恩……哈嗯……啊……恩恩……”

我故意变声用好似粗糙爷们的声音对利威尔强求,利威尔黑着脸发出好听又诱人的甜美之声……我竟然有些后悔让利威尔发出那样的声音了……

“嘁,俩干柴烈火!走!”

一人掀开帘子看到这一幕就离开了,毕竟会有谁在到处抓人的地方干这种事情呢。

“喂,够了!”

“啊,他们暂时离开了。我们要抓紧时间。”

出来街道的我们从利威尔以前的秘密小道往那边的天井奔去,可是再怎么隐秘,我们还是被发现了,那些人已经布满整条街,连这种小街道也不会放过,所以我不得不发射立体机动快速移动,期间不时扔下一颗弹药做掩护,直到我们来到可以看到地面的那个天井。后面的立体机动声越来越近,我当然不能等他们过来才逃开,但是心理却想着再给他们一件小礼物也不赖。

“啊,三笠,把那两颗糖果全部给他们吧!”

“啊,利威尔,我们想到一起了呢。”

“3、2、1!”

我发射出钢索固定在壁面,开启瓦斯迅速上升,在那些家伙追来之际,抛下一颗拉开引信的糖果,扔下去,顿时下面就炸开了锅……我三下五除二的迅速飞上地面,再把最后一颗弹药往右边薄弱的墙壁扔去,正在飞行中的对方眼里无不是惊恐,那片薄弱之处塌陷以后,他们就没有机会上来了,还顺带消灭一些杂碎。

我们上来的那片地,就是我们经常出来训练的那片树林,回家的感觉真好,不知家里面到底怎么了?

“利威尔,我们回来了!”

“啊,不知埃尔文他们怎样了?”

“啊,好久没见艾伦和阿尔敏了!”



评论
热度(2)

so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 越鞠 | Powered by LOFTER